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 第二十九章 生日宴会_东海鲲姐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8日

但是看着李宝宝这么心驰神往的,李思乔还是心软了下来,“这样吧,我带你进去,你想吃什么自己拿,但是就是一件事,”李思乔直视这小家伙儿的大眼睛,“绝对不能在会场乱跑。”

李宝宝得到赦令,脸上表情霎时间多云转晴,并且郑重的朝李思乔敬了个礼。

“保证完成任务!”

李思乔可不信他,“我们拉勾。”

顾辛尘按照和李宝宝的约定,顺利完成了国外公司的大换血,回到了A城。

一下飞机他便赶往家里,带着给李宝宝买的礼物高兴的推开门却发现李宝宝不在,看了看腕上的表。

指针指向七点钟,一般这个时候李宝宝早就坐在家里看动画片了。

顾辛尘不假思索掏出手机,按出了一串号码,嘟嘟嘟······

李思乔正在会场食物区看着自家儿子很没有形象的狼吞虎咽,感觉到手机震动,拿起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不紧不慢的接了起来。

“喂。”

“儿子在哪儿?”

什么在哪儿,还能在哪儿,肯定是跟自己在一起啊!

李思乔觉得顾辛尘这个人真的有一种天生自带的说话讨人厌天赋,“他跟我在一起。”

宴会上好像是主持人说了一声什么,场下气氛被带动了起来,声音大的李思乔捂住了耳朵。

顾辛尘当然也听到了骚动,不满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也变冷了又问了一遍,

“儿子在哪儿!”

场内声音平静了下来,李思乔冲着话筒大声说了一句。

“我们在索菲亚酒店,你不用担心,我会看着他,毫发无损的带他回去的。”

说完便挂得意的挂了电话。

李宝宝吃东西之余问道:“妈咪是谁啊?”

“没谁,”她甩了甩头发,挂了顾辛尘的电话让她觉得非常痛快。

顾辛尘手里捏着电话,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

从来没有人敢挂掉自己的电话,这个李思乔,谁给她的胆子跟自己这么放肆。

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歇一下又转身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身后捧着新泡的茶水地佣人站在原地,放下还是倒掉?一时间不知所措了起来。

“哔”一声刺耳地喇叭声响彻顾家,大门应声而开,顾辛尘手握方向盘风驰电掣地开了出去。

宴会上

李宝宝看到了之前他在酒店门口发现的那个和李思乔吵架的女人。

这是她的生日宴会?

小家伙儿眉头皱起,苦大仇深的说:“妈咪,哪个女人我见过,她之前有欺负你。”

李宝宝伸出手指着人群中的田生生。

李思乔将小家伙儿的手按了下去,这样指着人不太礼貌。

“哪有,就她怎么可能欺负到我。”

“我明明都看到了!”

李思乔切了一声,“我早就报仇了,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田生生在她眼里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那就好,但我不想看到她,我们走吧妈咪。”李宝宝嘴里说着,眼睛却还是看着满桌的食物垂涎欲滴。

李思乔哪里搞不懂这小家伙儿的心思,他不想让自己觉得为难所以才这么说的。

“走什么走,我们就在这儿吃,宝宝你可不知道吧这些甜点都是国外忒有名的厨师做的,死贵死贵的我们能吃多少吃多少,吃垮她!”

李宝宝咧嘴一笑,妈咪说得对!

看着小家伙儿又开始眉开眼笑,李思乔才放下心来,这些事不该让李宝宝知道,之前是她没有注意,之后绝不能再让儿子为自己担心了。

田生生挽着陈浩宇的手臂不停的在场下来来回回的与人攀谈。

她扫视了好几遍才在一个角落里的食物区看到了李思乔的身影,视线落在她身边的小孩子身上时田生生不禁惊诧的张大了嘴。

李思乔竟然这么大胆,敢把自己的野种带过来,她不知道自己邀请了顾辛尘吗?她就不怕被撞个正着?

不过正好,田生生嘴角扯出了一抹奸佞的弧度。

话说,怎么到现在了都没看到顾辛尘的身影?

她凑近陈浩宇耳边,“老公,顾辛尘怎么还没过来?”

陈浩宇正在和其他人说话,听到田生生的疑问后也抬起头来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顾辛尘。

他低声:“你邀请函到底有没有给到啊。”

田生生委屈,“给了啊!”她派过去送的人回来也信誓旦旦说给到了顾家的佣人。

“再等等吧!”

没有得到任何要用的回答,田生生咬着下唇有些泄气。

“张总生意最近可是如日中天呢。”

陈浩宇转了个身举着酒杯,对着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道。

被称作张总的男子听到恭维惹不住笑了一声,举起酒杯回道:“哪比得上陈总您的房地产生意啊!”

身边便有人附和,“是啊,而且陈总如今佳人在怀,真是羡煞旁人。”

田生生听到有人夸赞自己,也是高兴不已。

“我就先祝陈夫人生日快乐了···”

“陈夫人长的也真是美丽动人,我们家那位就······”

李思乔隔岸观火的看着众人,心下浮现出四个字:商业互夸。

一番寒暄之后,田生生跟陈浩宇耳语了什么,陈浩宇点了点头,田生生才抽身离开。

陈浩宇接着混在一群总裁中,到处刷好感。

陈氏集团的主要的房地产项目上个月刚拍下了一块地皮准备建造购物中心,不过地理位置有点偏没有处在市中心,为了成功获得各大企业及品牌的入驻,他和田生生早就计划好了利用这次宴会来邀人入伙。

陈浩宇打起精神,脸上扬起微笑,“张总,您应该知道我上个月刚购入了一块新的地皮吧。”

张总一开始便知道这个生日宴会是徒有其表了,不过,他倒是不反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也很有兴趣。

“当然知道了,就是不知道陈总的规划是怎么样的,我也好考虑考虑······”

陈浩宇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故作稳重道,“我的初步计划是······”

“嘭”的一声,宴会门被一股大力拉开,陈浩宇等人正在攀谈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去,陈浩宇面上非常的不爽,自己才刚说到点上是谁这么不长眼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