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蓄谋已久 第7章 假戏真做_妃茜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17日

翟茵眼前一亮,她对肖瀚的智商从来没怀疑过。

“你说。”

“假戏真做。”

翟茵闻言,脸色瞬间僵硬起来,假戏真做,那就是让她怀上孩子了?

可是,她已经对陈志航恨之入骨哦,肖瀚明知道,怎么还能让自己去怀上他的孩子?

翟茵的脸色冷的仿佛能将人冻住。

“抱歉,这个办法可能行不通,我现在多看他一眼都恶心。”

知道是她误会了,肖瀚摇头道:“我的意思是,拍不到他和沈婉儿的,可以拍他和别人的。”

闻言,翟茵愣住。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

“只是,这件事情需要保密,而且,还要找到一个愿意跟陈志航……的人,要去哪里找?”

肖瀚神秘的勾了勾唇角:“这件事情,我能帮你。”

她现在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来谢他……

“不用说谢谢,我是有条件的。”

翟茵疑惑的抬头:“你说吧,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正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周五想办法避开家人,陪我回家一趟。”

闻言,翟茵脸上一红,这话说的也太暧昧了吧?

“你,要干嘛?”

看她一副害羞确又装作淡定的小模样,肖瀚觉得有趣的很,不由得勾了勾唇,起了调侃的心思。

“当然是一个人孤单寂寞……”

“别,别开玩笑了,我,我先回去了。”

翟茵的脸更红了,转身就要往外走。

肖瀚见她连正事都忘了,连忙收了玩笑,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她的手:“别走。”

灼热的温度从指尖处传来,翟茵全身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还有什么事?”

她竭力作出淡定的样子,粉色的耳根却暴露了她的害羞紧张。

肖瀚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她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别走,我开玩笑的,我奶奶逼着我再娶一个妻子,你知道,我还有个女儿,我怕那些女人对团团不好,所以,暂时不打算结婚,希望你能陪我回去哄一哄奶奶,让她别再逼我相亲了。”

原来是这样……

翟茵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害她以为肖瀚几年不见变得这么开放,差点吓跑!

“可我结过婚,万一你奶奶问起来,怕是要穿帮了……”

他拉着翟茵坐下,这才开口:“没关系,我奶奶不是不开放的人,更何况我也是二婚,只要我说不介意,她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结果,翟茵心里却更加紧张了,她总觉得,肖瀚的目光实在灼热。

“既然是演戏,当然是越真越好,我觉得这些实际情况也不一定要说……”

肖瀚闻言,眼神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盯着她一眨不眨。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虽然是演戏,但我也不想骗她,相信我,只要我愿意,她一定可以接受你。”

没等翟茵反驳,接着道:“至于孩子的事情,我对你的身体状况很了解,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怀孕,所以没必要骗她。”

翟茵咬住下唇,他是在告诉自己,就算两人假戏真做了,自己和他也还是有可能的?

“我答应你了,我出来的够久了,待会婆婆可能要起疑,这个围巾你拿回去吧,要不我没法交差,还有啊,找出轨对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肖瀚见她答应,微微勾了勾唇角:“一切交给我,明天去了医院直接找我就好。”

不管从前还是现在,只要有肖瀚出现的地方,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万能。”

翟茵说完,转头就离开了,留下肖瀚在原地自言自语。

“你的事情,我当然要尽力了。”

翟茵刚一进门,就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问心无愧。

“婆婆,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她往卧室走去,门内突然传来一阵娇笑声。

“志航哥哥,你别,我腿现在还疼呢……”

这声音,娇媚放浪,不是沈婉儿又是谁?

翟茵顿时火冒三丈!

这声音像极了情动时候的叫声,这两人还有没有脸了,居然敢在主卧公然做这种放荡的事情!当她死了吗?

她气的浑身发抖,但还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早晚有一天,她一定要这帮畜生一无所有!跪着来认错!

良久,她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着表情,喊道:“婆婆,我回来了,你在家吗?”

闻言,卧室瞬间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翟茵算计着两人差不多收拾好了,这才推门进去。

“诶?志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卧室大床上,陈志航正拿着一份新闻报纸在看,身上盖着一条被子,发丝还有些凌乱。

卧室里散发着一阵难以言喻的味道,刺激的翟茵直想吐!

并没看到沈婉儿的人影,翟茵猜她是藏起来了。

陈志航一脸紧张,声音都有些微喘:“茵茵,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啊。”

翟茵见他的视线不住的往阳台上看,她大概就猜到了沈婉儿藏在了哪里。

她心头升上来一个阴险的计策。

“老公,你怎么躺在床上诱惑我啊……”

边说着,翟茵脱掉外套,直接扑在了陈志航的怀里。

不得不承认,翟茵画了个淡妆,姿色仍旧是倾国倾城,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种沈婉儿没有的少妇的风韵,勾起人来简直要命!

陈志航欲望刚退下,一见她这模样,瞬间浑身紧绷。

但他知道,这时候不能,让沈婉儿看着两人亲密,回头他该怎么哄?可是送到口的大餐不吃他又觉得不甘心!

“老婆,我们去卫生间,房间里味道不好,开门散一散吧。”

他是在暗示沈婉儿趁机出去,又希望能在卫生间饱尝美味……

还真是会享福!

翟茵自然不会让他如意:“老公,你说什么呢,我还怀着身孕呢,我们的宝宝现在正是脆弱的时候,我知道你为了我的身体一直舍不得碰我,我怎么会那么不懂事呢……”

闻言,阳台的沈婉儿心里瞬间一阵揪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