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戟之灵]野粟 第29章 Act.29 急事_君钧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02日

Act.29 急事

野原粟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幸平餐馆”,更放心不下幸平创真。走到半路,她停下来,双手合什举过头,顶弯腰向仓濑真由美和小金井亚纪告罪:“抱歉了,突然想起有件非常紧急的事需要去办。CR的新专辑我们下次再一起听吧。”再次扔下一句“抱歉”,没等仓濑真由美她们回应,野原粟已经转过身跑起来。

在这个小镇已经生活了五年,它的每条街道野原粟都烂熟于心。为了节约时间,野原粟直接抄近路,跑过狭长的甬道钻进小树林里。没一会儿,仓濑真由美和小金井亚纪就再也看不到野原粟的身影了。

“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仓濑真由美看着野原粟消失的方向,担忧道。她抬脚想沿着野原粟跑过的路线追她,但被小金井亚纪拦住了。

小金井亚纪看着她的眼睛,问:“真由,你是真的想去帮她,还是想去帮他?”

仓濑真由美怔在原地。

小金井亚纪无奈地叹了口气。

只一眼,她和仓濑真由美都看出野原粟跑的方向是朝“幸平餐馆”而去。这条路线小金井亚纪曾陪仓濑真由美试着走过一次,走到半途就因为太过困难原路返回了。

也因此,在野原粟开始跑起来时,小金井亚纪和仓濑真由美一瞬间就知晓野原粟的“急事”大概与“幸平”有关,只是不清楚是和店子有关还是与人有关。

若是平时,小金井亚纪绝不会拦着仓濑真由美,就连她自己也绝不会袖手旁观,如果是“幸平餐馆”有事的话。但是自从昨天,看到野原粟和幸平创真俩人旁若无人地互动,小金井亚纪就不想再让仓濑真由美和幸平创真接触太多。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小金井亚纪不相信仓濑真由美看不见,但她似乎在故意逃避这个事实,视若无睹。

小金井亚纪是在国中一年级认识仓濑真由美和野原粟的,也是从那时起,三人组成了小团体。

在几何学上,三角形是最牢固的几何图形;但在人际交往上,三人团体可以说是最牢固也最不牢固的组合形式。

三个人谁也没办法一分为二,也就永远做不到感情均分一致。感情有亲近疏远之别。小金井亚纪本来以为三人团体中自己会是最难以融入的那个,但事实却是,即便在认识小金井亚纪之前,野原粟和仓濑真由美已有三年的交情,但是当她融进她们两人中时,团体重心竟然飞快偏移到有利于她的地方,野原粟反而成了最不合群的一个。

三人团体中,野原粟永远有些沉默寡言。性格开朗的小金井亚纪最怕遇到这种人,所以她和仓濑真由美的感情自然而然胜过和野原粟的交情。但在发现仓濑真由美、野原粟和幸平创真三个人之间奇怪的气场时,小金井亚纪却毫不犹豫地站到野原粟这边。

国中三年,她对野原粟和仓濑真由美的过去知道的并不多。但这并不妨碍她知道某些消息:如野原粟从小学三年级就住进了幸平创真家;又如仓濑真由美虽然从幼稚园起就和幸平创真同班,但真正相熟起来还是在野原粟出现之后;还比如……如是种种,让小金井亚纪觉得她不能再放任仓濑真由美继续下去。

她知道仓濑真由美喜欢幸平创真。

很喜欢很喜欢。

她也看得出野原粟和幸平创真之间绝对不是“养父的亲生孩子”和“养女”那种单纯的关系。

她甚至看得出幸平创真对野原粟表现出来的与众不同的关心。

所以,她觉得仓濑真由美没有胜算。

所以,她必须及早将仓濑真由美拉出这个感情漩涡。

仓濑真由美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亚纪,你觉得我……和他之间有可能吗?”

小金井亚纪说:“你自己觉得呢?”

“我不知道,我不想伤害小粟,我害怕。”

“傻瓜——”小金井亚纪叹了口气。她看着仓濑真由美茫然的表情,心疼得抱住她,“如果不知道,那就证明你自己都没有把握。那么,就不要再去想他,再去想这件事了。”

“可是,我……”

“乖!忘了吧。你其实都知道,对吧?忘了吧,要不然,我会很害怕。”

害怕最后受伤的会是你啊。

※※※※ ※※※※ ※※※※ ※※※※

野原粟气喘吁吁地赶回了“幸平餐馆”。因为抄小路要经过小镇中心的树林,那一段路又有些难走,等她到了“幸平餐馆”门口时,头上、衣服上、书包上沾了不少的野草落叶,黑色的小皮鞋鞋底也裹了一层厚厚的黄色泥土。

但她还来不及收拾一下自己,一抬头,就看见餐馆门口的雨篷上被泼了白色的油漆,原先印在上面的“お食事処 ゆきひら”的这样被遮了八□□九。这样的手法,野原粟一下子就猜出是谁捣的鬼。

该死的,他们果然来了!

野原粟咬了咬牙。

她突然想起先她一步回来的幸平创真。她没戴手表,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幸平创真又比自己早回来多长时间。她现在站在餐馆门口。餐馆的大门紧闭着,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野原粟心里一紧。她便祈祷幸平创真不要出事,便两步并作三步地走到店门前。

她的手刚碰到木质大门,就听到里面传出一连串“嗯~~嗯~~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的声音,野原粟脸色一白,该不会幸平创真这小子受伤了吧?!她手上猛地发力,拉开了木门。

大片大片的阳光涌进店里,木门活动激起的尘埃纤毫毕露,在空中飞舞。

突然的刺激让幸平创真眯起了眼。

他眨了几下眼睛,等适应了突然光亮的环境后,他看向门口,看到呆呆地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野原粟。他得意地笑了笑,朝她走过去,好奇地拨弄她头顶晃悠地一根小草。

野原粟已经被店里的情景吓呆了。

昨晚才见过的峰崎八重子和她的三个保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躺在地面上,一脸餍足,一脸陶醉。

她回过神,看见幸平创真站在她身边,手里拿着一株野草正在把玩。她问:“他们这是怎么呢?”

幸平创真搓了搓鼻子,面带自豪地说:“没什么,就是吃了一盘我给他们做的菜。”

“菜?什么菜?”野原粟问,一股奇异的香味飘进她的鼻子。

幸平创真张开嘴,正要回答,野原粟已经循着闻到的异香走到躺着的峰崎八重子旁边的桌子附近。

桌子上放着一个白瓷盘子。盘子里残留着一些褐色的汁水及一些零散的块状物。

野原粟闻到的异香,就是从这个盘子里飘出来的。

幸平创真说:“诺,这就是我做的菜。”

野原粟看了他一眼,伸出一根手指,捻了些块状物,沾着汁水,放进嘴巴里。

幸平创真期待地看着她。

野原粟吮了下手指,指尖的所有滋味“滋溜”一声滑进口腔。

猛烈地味道在口腔里扩散开,野原粟微微瞪圆了眼。

她闭上眼,一个有一个影像浮上脑海。

土豆、洋葱、白蘑菇、盐、蜂蜜、面粉、红酒、黑胡椒、生抽……

抬起落下带出一串虚影的刀、熊熊燃起的火、颠起的锅……

就是这些了吗?

野原粟直觉不对。

还差一样。

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

野原粟沉下心神寻找。一点一点深入,影像越转越急,一道光出现在影像尽头。

那是——

培根!

“是培根!”野原粟睁开眼肯定地说。

幸平创真看着她,灿烂地笑了。

在他背后,有千万道金色阳光,但在野原粟的瞳孔里,却只映出他灿烂的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