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每天都在崩人设 第83章 再次表白_梦里T

都市青春 2020年04月03日

乔治?

林忧先是皱了皱眉毛,然后扯出一丝笑容低声说道:“我想起来了,那是胸外科的权威啊,你放心,我一定尽力把人找到。”

顾豫这才点了点头,然后用力一拉,把林忧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声说道:“幸亏还有你在我身边,忧儿,我真的不敢想,要是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

林忧一脸的幸福甜蜜,笑了笑,然后柔声说道:“你啊,就会说这些话,哄我开心。”

顾豫笑了笑,直接开车送林忧回家,却没有想到,上了车以后,林忧低着头小声地说道:“阿豫,今天我不想回家了,家里最近不太消停,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林忧是什么意思,顾豫自然是知道的,但是……

顾豫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轻声问道:“怎么了?”

林忧有些小小的委屈,趴在顾豫的胸膛,双手也是不安分的在顾豫的身上游走,“也没什么,还不就是我爸爸那些莺莺燕燕嘛!你也知道我妈妈能有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阿豫,我真的好难受,你说,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到手以后,就不珍惜了?”

顾豫被林忧的小手撩拨的有些火气上头,皱了皱眉毛染后抓住了林忧那不安分的小手,柔声说道:“傻丫头,我不会的我会好好珍惜你的,好了,天不早了,你该回家了。”

“阿豫,你不喜欢我吗?”林忧没有想到自己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顾豫还是要送自己回家,皱了皱眉毛,然后有些委屈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姐姐?”

姐姐?林卿?

顾豫的眉头轻轻蹙了一下,眸子里飞快的划过一丝悲伤,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轻轻地摸了摸林忧的头发,笑着说道:“她已经不在了,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知道吗?”

林忧暗自握紧了拳头,脸上却是悲伤,低着头,小声地说道:“其实,是我对不起姐姐,可是阿豫,我实在是情不自禁,我……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顾豫看着林忧这个梨花带雨的样子,瞬间就忘记了尸骨未寒的林卿,在林忧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口,柔声说道:“傻丫头,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走吧,我送你回去。”

“阿豫,你对我好,我知道,可是现在全世界都以为我是为了抢走姐姐的男人,害死了姐姐,阿豫,我好怕啊,怎么办?”林忧说着,眼泪又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顾豫看着林忧这个样子,更是心疼的不得了,急忙忙的说道:“傻丫头,我们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不要在乎外面那些人说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知道吗?”

“阿豫,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林忧满脸都是感动,紧紧的抱着顾豫,把自己的脸,贴在顾豫的胸膛,一脸小女儿的娇羞。

顾豫看着林忧这个样子,男人的那点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在林卿身上,怎么都得不到的。

轻轻的揉了揉林忧的脑袋,然后开车朝着林家大宅走去。

……

慕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看着自己左手的胶布,这才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一切。

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结果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腿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皱了皱眉毛,放眼看过去,“封时奕?”

封时奕眉毛轻皱,睁开了眼睛,看着慕卿这一脸迷茫的样子,有些好笑,“醒了?”

可能是因为早上,所以封时奕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几分性感。

慕卿揉了揉脑袋,“是你带我回来的吗?”

“不然你以为呢?慕卿,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在借酒浇愁啊!”封时奕站起身来,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慕卿听着这话,只觉得莫名其妙,这大早上的,好端端的在这里说什么呢?

“什么借酒浇愁啊?我只是忘了酒精过敏的事情罢了。”慕卿白了封时奕一眼,只觉得身上到处都有些发痒,皱了皱眉毛,有苦说不出。

封时奕居高临下,看着慕卿这个狼狈的样子顿时就有些说不出来的心疼感觉,皱了皱眉毛然后低声说道:“你,是为了顾豫吗?”

顾豫又是顾豫!

慕卿有些无语,嘴角狠狠一抽,站起身来,冷冰冰的说道:“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婚约,也不是我想要的。”

之前的时候,慕卿从来没有想着解释这件事,但是现在封时奕动不动就这样的阴阳怪气的,慕卿实在是受不了,更不愿意为了这样的事情,两个人别扭个没完。

听见慕卿这话,封时奕有些说不出来的开心感觉,轻轻的扯了扯嘴角,然后淡淡的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慕卿早就已经习惯了封时奕这个傲娇的样子,只能是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我有病,行了吧?我饿了。”

封时奕侧过身子,“楼下有饭。”

慕卿这才走了下去,坐在餐桌前面,看着桌子上的小笼包还有玉米卷,有些意外,“杜姨,咱家什么时候开始吃这些东西了?”

杜姨也是一头的雾水,不过还是轻轻的笑了笑,低声说道:“这些都是总裁特意吩咐的,说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可是我记得,你喜欢西式早餐的啊。”

喜欢西式早餐的是从前的慕卿,现在的慕卿还是喜欢传统的中式早餐,喜滋滋的夹了一个小笼包放进自己的盘子里,笑嘻嘻的说道:“我还是喜欢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美食,多种多样的,多好吃啊!”

杜姨看着慕卿这个样子,顿时就觉得有些好笑,点了点头,柔声说道:“你喜欢就好了,多吃一点。”

杜姨没有说的是,家里的厨子根本就不会做这些,这蒸包子的师父,可是从最好的饭店挖过来的,价值不菲呢。

封时奕下来的时候,慕卿已经是吃得差不多了,封时奕依然是面包加咖啡,优雅的坐在桌子跟前,一边看报纸,一边喝咖啡,从容的很。

慕卿看着封时奕这个高雅的样子,有些小小的汗颜,下意识的擦了擦自己嘴角的油,放慢了进食的速度。

这个时候,司末从楼上走了下来,没心没肺的坐在桌子跟前,“我说小卿卿啊,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喝酒了?我昨晚上都没睡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