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六零年代】  “妈妈,不用的,我们都没事的,不用上卫生所去。”阳阳马上说,“就是一点皮外伤。”  “不,你们不能说自己是皮外伤,你们一定要装成重伤的样子……”说到这贾二妹停住了,想了两秒,说到:“对,可以不去卫生所,现在你们俩个马上躺床上去。”  “为什么要躺床上去?”阳阳和小尾巴哥俩
精灵们是神的宠儿,所以——怎么吃都不会胖啊!而且食量巨大!简直是吃货的最高境界。    这顿火锅盛宴被精灵们吃了一天一夜才宣告结束,所有人在火锅汤汁都浇饭的情况下才心满意足的去休息。至于残羹剩炙锅碗瓢盆什么的谁来收拾……唔,不是还有伏地魔同志吗?    火锅如此的受到欢迎是加里安之前没有想到的,于是
几人立刻摆好架势,面对声音的来处众人只觉得随着声音的靠近,地面也随之震颤,看样子是个大家伙那个声音的主人终于踏进了村庄里,身影被火光照亮,展现出它那巨大的身躯,灰绿色的肌肉,手中象征着抛瓦的大砍刀,怒睁的双瞳死死瞪着几人,带着外凸的獠牙的血盆大口正“呼哧呼哧”的呼着热气,在阴冷的地下洞穴里化为一片白
强大的帝国坐落在一片辽阔平原的平原之上,肥沃的土地为帝国的兴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经过数年的对外扩张,帝国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当今没有一个国家和势力能够撼动的了的世界霸主。我们今天的主角虽然讲的是帝国的一个地方。但并非是帝国的帝都,亦或是帝国内陆的其他城市。而是位于帝国东境的大山从中,几乎无人知晓的无
长遥村的村长秦大牛回家之后,妻子许月娥赶紧围上来了,同时还有村里的其他三姑六婆们,统统围上来打探消息,七嘴八舌的问道:    “三娃儿抓回来了没有?”    “哎呦,这个三娃真是造孽啊。”    “癞子庄每天都要有个人去守着才行……”    村长秦大牛点点头,“抓回来了,你们别担心。”    “那就
晴风村前线的战局异常惨烈。  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在晴风村前修建了一座小型要塞,此时这座要塞在巨魔的攻击之下已经摇摇欲坠。  奎尔萨拉斯并不具有暗夜共和国那样强大的建筑技术,面对多名洛阿的轮番冲击,城墙上的裂纹越来越多。  一名手中握着精美长弓,身后拖着绿色披风的女将军手中如拉出残影一般倾泻着箭矢,
他们不是第一次的亲了,之前更激动的也有。但是在车里,在狭小的空间,之前还没有过。两个人谁都不服谁,她恨得像是发狂的野兽一样的疯狂反击,他则躲过之后又更加长久的侵蚀。本来她就喝了酒吃了药,靠着失恋和对蔡家,对白长佑,对方正的愤怒勉强维持清醒到现在,被他一靠近几乎是瞬间点燃。&12449;新&12516;&9319;1中文
就连妖神皇都惊呆了。  他原本胸有成竹,十分的自信,可是现在,他也感到无比的震撼。  根本想不到。  会发生这样的变故,神王巨人,竟然借助他的力量,直接挣脱了出来。  而此刻。  他的力量已经耗尽,原本自信满满,却遭到这样的结果,他很吃惊,也很无奈,只能够依靠辰风。  两人跨越了裂缝,出现在星空古道
原本以为在温泉中练出了灵力,按照无尘的指示运转一下身上的灵力不会太难,没想到她体内的灵力还是太弱,到了气海之后就会消失不见,几乎不能做到气沉丹田。  墨久微微蹙眉,刚想睁眼问无尘,忽然后背有一只手贴了过来。  那只手的掌心灼热,像是在给她度着灵力,一股灼热的能量通过后背涌进体内,冲击着她的气海穴。 
肖奈x乔曼    一切ooc归我。    >>>>    叮铃铃。  宿舍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正在写作业的乔曼和贝微微都抬头看向接起电话的二喜,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原本好心情的二喜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明明微微在宿舍却睁眼说瞎话的说不在。  而知晓二喜为什么突然生气又因谁生气以及被曹光困扰许久
林酉时结束了拍摄画报的简单会议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刚拿出手机,界面上蹦出来的热文提醒就让她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看到一条条的新闻标题,林酉时恍惚间才反应过来啊,那人已经是31岁的年纪了呀。    细细算来,关晓彤大学毕业没两年呢,这就公布了婚讯,也算是他作为北京爷们的说话算话了吧。    
应声而入,易远翱发现进来的是苏知宜,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以后一定要好好休息。”感受到易远翱的关心,苏知宜由心而笑,甜甜回答道:“知道了,你别只知道关心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你吃早饭了吗?”易远翱摇摇头,表示否定,以前和楚颖欢住在一起,两个人每天都一起吃早饭,说说笑笑,成为美好一天的开始,
萧逸在铜须的带领下,离开了果林贤者的果林,回到了萧玫玫他们所在山洞。  萧逸把自己和小冷的奇遇说了一遍。  梅兰更是心里不是滋味,嘴上情不自禁的嘟囔道:“凭什么好事都是她的,给我一些东西,我也能帮忙。”  小冷知道梅兰又在做醋,就故意气梅兰,说道:“梅兰,你知道吗?谁具有潜力,不是自己以为的,是要被
雷瑟的一大串话就如同机关枪的子弹一般喷了出来,而且始终是往同一个靶子发射的。不断的将靶子打薄,然后击破。  拉克丝几乎在心底暗暗为他叫好。  但摩卢基奥导师却不愧是温和派的精神领袖,在雷瑟的一连串质问以后,他居然非常快的接了一句,“人心。”  “哈?”雷瑟也不免为之一呆。  “你问什么地方更高尚,更
“刚刚那是什么人?”纲回到办公室的秘书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讯问任斌。“只是一个老朋友而已,很多年没有见了。”“老朋友需要让我离开吗?”“真的只是一个老朋友,而且他也是圣上的老朋友。”任斌端起已经有些凉掉的红茶,美美地滋了一口。“我奉劝你不要拿圣上来压我,你,那杯子不是我的吗?你居然敢擅自动用我的东西!”
“哦,他是我介绍的。”江清儒淡淡的开口道。理所当然地样子好像在说,对,没错,是我潜规则了他。    座上众人……    原本刁难谢一剑的大胡子……    一个个悄悄抽了口气。    底下的谢一剑眉头也微微拢起。他这是……什么意思?    最后还是导演张克笑呵呵地打了圆场:“清儒第一次在我面前推荐新人
【你们不打算休整一下?】默默的在后面看着四人一脸疲惫的在丛林中艰难前行,危显加快几步走到了罗丝前面如此写道。原本以为他们会先去某个最近的城镇休整一下,但没想到罗丝只是原地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边立即决定行动起来。“我们不能停下,刚才被困在那片遗迹中便已经是意外了......我不知道格温德林还能撑多久。”罗丝一
“太子,我相公不过是个寻常的读书人,又不会医术,八皇子受伤,太子该找的是太医,而不是我们,我们无能为力。”宋挽歌冷冷道。  姬烨眸光定定地看着两人:“我知道,容公子能救小八。”  宋挽歌的眼睛一眯,她还要说些什么,容焱拉住了她的手。  “我可以救他,不过太子需要答应我一件事。”  姬烨的眼底多了喜色
兰卿被小依的话说的一笑,心里却也不再像刚刚那般没底,轻轻点点头,“没事了,我就担心身份证,钱包里只有点儿现金,银行卡刚刚交停车费之后我顺手揣兜里了。”小依笑着还没等说话,却见顺着兰卿的方向,迎面走过来一男子,怀里搂了个女孩儿。“哎呦,嫂子,缘分呐,在这儿看见你。怎么了?我刚刚看你们匆匆忙忙的挨个地方
“普天之下,能够隐藏书山投影的人,怕也只有书山书灵了,没有想到……”  “书灵?”听到这两个字的众人那一刻都是沉寂下来。  别人或许不明白这当中究竟意味着什么,可是那些家主可是明白的很。  “没想到,如今书灵既然还能够回到书山中?”洪刚那一刻眼神死寂。  书灵归来对他们书院来说,并没有什么好事儿,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