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大波士 第431章 真伪消息_玉绮熙

耽美艺术 2020年03月16日

三天过后,却依然没有传来任何关于辛绾绾和吕珍珍的消息,这让一向自信力爆表的端木临也开始怀疑人生了。

南宫蓝早就坐不住跑过去质问他。

“你还真是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只是叫你找两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而已,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端木临:“我也觉得奇怪啊?会不会两人不在缅甸了呢?”

南宫蓝:“放你的狗屁,两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被人追杀你倒是告诉我如果不在这里能到哪去?”

端木临:“这。。。不好说。”

南宫蓝:“我管你好说不好说,我只要你把人给我找出来,立刻马上。”

端木临没了主意,只能走到另一边去抽着闷烟。

这时,管家跑过来对端木临说:“主人,外面有个陌生人说有你们要找的人的消息,要带他进来吗?”

还没等端木临回话,南宫蓝连忙回应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把人带过来。”

管家看了端木临一眼,他也点头答应了。

不一会儿,管家就带着一个黑黝黝农民装束的男人过来了。

端木临用本地话问他:“你是怎样遇见那两个女人的?”

农民唯唯诺诺地说:“回禀老爷,小的是坎特蒙县的村民。那天晚上,小的在自己的田里抓田鸡来为孩子们补充营养,看到两个女人鬼鬼祟祟地躲在一旁的灌木丛里,我还以为他们是因为嘴馋要来我田里偷瓜吃,就大声把他们喝出来,不过她们好像听不懂我的话,我们叽叽喳喳比划了大半天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最后看到一伙人穿着军装的人开着一辆大货车慢慢朝我们驶来,接着‘哗啦啦’就跑下来几十个军人对我们大喊大叫,我就更听不懂他们的话了,这时候当然是走为上计啊,我是一个本地人熟识地形不一会儿就跑没影了,她们两个小姑娘估计就没那么幸运了像两只无头苍蝇一样东蹦西窜,我好像看见她们被那伙人抓走了。”

端木临:“好像?我看你家好像快要被我炸了哦!是还是不是?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农民:“是。。。是吧?”

端木临:“那些都是些什么人?”

农民:“我哪知道啊?”

端木临:“你的话鬼才信啦,你不懂他们话跑啥跑?”

农民:“他们一群人啊大哥!看起来就不像善茬,又不懂他们在叽叽咕咕说什么,当然是跑了再说。”

端木临拍了他脑袋一下,严肃地说:“我知道你肯定大概能猜出他们是谁,我没什么时间跟你耗下去,快老实交代。”

农民:“像是。。。像是隔壁边境邰国的地方武装部队。”

端木临:“赶紧给我滚。”

农民喏喏地说:“不是说好有重赏的吗?”

端木临:“你这算是哪门子的消息?人也没给我找着还好意思问我要赏?你信不信我就赏你一巴掌?”

看到农民一脸的郁闷,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便放缓语气:“好了,庄稼人也不容易,我也不算为难你,去找管家拿钱吧!”

农民一听有钱收,便眉开眼笑连声道谢后找管家去了。

见人走了,端木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爸,这下不好办了,我妹她恐怕不好找。”

南宫蓝:“你在说什么胡话?别开玩笑了,在缅甸哪有你办不到的事情?”

端木临:“这事我还真不好说。根据那个农民所描述,最后抓走绾绾的那些人八成是泊桑和鸿泰以前的旧部下在别的地方混不下去就学着死去的大哥跑去和边境邰国那些亡命之徒混在一起了,不说你不知道,他们死去的大哥就是你那个大儿子冒充我和鸿泰逼死的,鸿泰又是被邱善合弄死的,所以。。。如果你想绾绾死快一点就让我出面处理这件事吧!”

南宫蓝:“绾绾的死活从不在我考量范围之内,我要找的是她的父亲。”

端木临:“那不就得了,我们知道他们现在不在这里了,边境在坎特蒙小县城那边,天知道那两个婆娘怎么跑到那里去了?我刚才不过就是可怜那个千里迢迢赶来的农民才打发一点路费让他好好回去。”

南宫蓝:“行了,就知道指望你是办不了什么事的。”

端木临:“爸,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我是不跟你姓但我也是你亲儿子啊,你从小到大就偏心眼哥,你这样我会很伤心的。”

南宫蓝:“别在这里跟我卖萌扮乖,我可是不受这套的,我有事先走了,有空再聊找你。”

端木临:“你不住这吗?”

南宫蓝:“你这一家人都住这,我总觉得不方便,还是司徒的白雪庄园好。”

端木临:“那要我送你回去吗?不然的话,我给你换辆车再开吧?你那辆车实在太像是送货司机开的。”

南宫蓝:“你懂什么?我们现在可是在别人的地头上行事,这就叫做低调这才能迷惑住敌人。”

端木临的心虽然不太赞同这个观点,但不能和自己老爸硬扛,嘴上嘀咕了几句就送南宫蓝出门了。

南宫蓝前脚一走,端木临回家就跳起舞来,开心得不得了,像是送走了一个大瘟神。

回到白雪庄园后的南宫蓝显得有点垂头丧气。

司徒看见他回来了,以为是来找自己晦气的,便低声下气地说:“蓝王,非常时期,如果是我做得不周的话麻烦请你当面指出来,不要闷在心上,要是气坏了自己,那我罪过可就大了。”

南宫蓝:“你做贼心虚了吧?我这幅表情不是做给你看的,找寻辛羽唯一的线索断了。我在烦这个。”

司徒大吃一惊:“啊?绾绾死了吗?”

南宫蓝:“呵,还不知道呢!不过死了最好,辛羽这种人不配有后人替他送终。不过,你也不用这死爹死妈的表情,我儿临临得到消息说那个野种现在可能在坎特蒙村子里而且是武装份子的手上,我觉得离死不远了,最少不用受折磨。”

司徒:“坎特蒙。。。你确定吗?”

南宫蓝:“不确定,是个穿着像是农民的人特意带来的消息,那个人本身的身份就很有可疑,消息就更不知道是真假,我总觉得这线索来的太刻意了。怎么?你对坎特蒙这个地方也有印象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