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花千骨之护你一生 第124章 一百二十四、前兆_梦羽辰风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26日

笙箫默在仙牢里来回踱步,他皱眉看着屏障里的韶玥,连一贯潇洒摇着折扇的作风,都停了下来,他不安地自语道:“小师妹,怎么还不出来?”

坐在牢里的涅,平静地睁开眼,“没那么容易,韶玥在里面经历的远比她当时渡劫成仙还要困难。”

“什么?”笙箫默担忧道,“小师妹,到底要干什么?”

“她要完全掌控惊雷剑,达到人剑合一。”涅想起了雷浩,遂垂眸不语。

“人剑合一?”笙箫默看着韶玥,细心地看出她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而且眉头微皱,似乎在忍受着痛苦一样,笙箫默心下更加担忧了。

此时,一个长留弟子急冲冲地跑上来,“世尊,不好了,花、千、骨···妖神来了!”

摩严转身一惊,“花千骨?”他不明白花千骨来此何意,难道是因为那些流言?他双手背后,严肃道:“走,出去看看。”

“是。”长留弟子紧随摩严身后,来到了长留广场。

花千骨走上来,睥睨地看着台阶上的摩严,冷声道:“师尊呢?”

摩严不满花千骨的态度,愤怒道:“花千骨,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虽已被逐出长留,但最起码的尊师重道,你都不懂吗?”

花千骨一顿,想起韶玥,只好收敛自己身上的怒气,平复心情道:“敢问世尊,师尊如今是否在长留?”

“哼!”摩严偏头道,“师妹前几天确实来过长留,现在···”摩严疑惑看向身边的长留弟子。

该弟子会意,连忙上前道:“禀世尊,剑尊现在···在仙牢···”

“什么?”摩严一惊,“师妹怎么会在仙牢?”

花千骨刚平息的怒气立马涌上来,她一甩衣袖,一道红光闪过,飞向仙牢。心道,果然他们惩罚师尊了,将师尊关进仙牢,所以师尊才没有回来。花千骨内心自责不已,遂坚定道,师尊,小骨这就带你离开。

摩严指着花千骨,怒道:“花千骨,你···”最终也跟着飞向仙牢。

花千骨一来到仙牢,就看到韶玥被困在结界里,她怒气上前,一掌打在结界上,瞬间被结界上的力量反击,花千骨后退几步,她抬头诧异地看着结界上方,果然惊雷剑在上方盘旋,还有一柄散发红光的悯生剑,交叉而行。

笙箫默走到花千骨身边,“千骨,小师妹她在虚无空间里历练,不会有事的。”

花千骨看着笙箫默,不像是在说谎,心里有些疑惑,然后她转头看着韶玥,忧心道:“师尊,没事吗?”

笙箫默现在也只能相信韶玥了,花千骨刚放下心来,在结界里的韶玥突然嘴角流出血迹,那殷红的颜色刺痛了花千骨的双眼,她红了眼眶,身后吹来一阵阴风,吹得她的发丝随风飘荡,宛如地狱修罗一般。

笙箫默察觉不对,急忙上前道:“千骨···”

“啊···”花千骨大叫一声,仙牢内的气流肆意涌动,将上前的笙箫默震出仙牢,整个仙牢摇摇欲坠,涅看着花千骨将要入魔的样子,心道,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摩严赶到仙牢外,见整个仙牢都快崩塌了,而笙箫默却从仙牢里飞出来,他急忙上前接住笙箫默,落地后,问道:“师弟,怎么回事?”

笙箫默指着仙牢,“千骨···花千骨她···”

摩严怒瞪着仙牢的方向,“又是花千骨?哼,我这就把她抓出来。”说完,摩严便飞身冲进去。

笙箫默来不及阻止,只得大声喊道:“师兄,千万不要刺激她!”

摩严置若罔闻,飞进连连震动的仙牢里,看见花千骨浑身散发着洪荒之力的力量,并一次又一次地攻击韶玥周身的结界,但每次她都被反弹回来,惊雷剑的雷电之力还时不时地紧追她不放。可即使如此,花千骨还是坚持不懈地要打开结界,她无法忍受师尊在自己面前受伤,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摩严也不解为何韶玥会在这里,他看花千骨不冲破结界誓不罢休的样子,想起了之前在世间的流言,摩严心里一惊,难道花千骨真的···对师妹?眼见仙牢快要坍塌,摩严急忙冲上去,挡在花千骨的面前。

花千骨冰冷地看着摩严,“让、开···”身上散发的威慑力,迫使摩严不禁后退一步。

摩严用内力抵挡花千骨的洪荒之力,同时愤怒道:“花千骨,你这个逆徒,竟敢对师妹存有非分之想?!”

花千骨一怔,看了看结界里的韶玥,遂坚定了眼神,现在的她已不怕暴露自己和师尊的关系,因为师尊给了她信心,她相信若是师尊面对这些,也一定会大声承认她们之间的关系,“我与师尊是真心相爱!”

“胡说!”摩严不相信道,“师妹生性善良,对任何人都温柔以待,何况是自己的徒弟,师妹一心爱护你、保护你,可你却让师妹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甚至是被唾骂,你就是这么报答师妹的?”

花千骨哑口无言,一路上她听了不少这样的非议,可是让她放弃师尊,她做不到!花千骨大喊道:“我不会放弃师尊的,永远都不!!!”

“你···”摩严伸手挡住眼睛,一股巨大的风袭来,刮得让摩严睁不开双眼,摩严拼尽全力稳住身形,最终还是被花千骨的洪荒之力逼得连连后退。

花千骨抬头看向空中盘旋的两柄剑,紧抿着嘴唇,然后使出浑身的力量击向那里。惊雷剑察觉到洪荒之力,立马发出数十道雷电,袭向花千骨,并与悯生剑一齐抵抗住了花千骨的洪荒之力。

花千骨连忙躲闪雷电的追击,而旁边的摩严见此,上前拦住花千骨的去路,随之与花千骨交起手来。

“花千骨,师妹是我们长留的人,你已被逐出长留,从此以后,不许你再靠近师妹半步。”摩严一边与花千骨对掌拼内力,一边说道,但他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但他咬牙挺住,还不忘警告花千骨。

花千骨摇头,“我是不会离开师尊的!”然后双手用力一推,两人分开一段距离,在摩严还没反应过来时,花千骨飞身一脚踢在摩严的胸口上,摩严撞击在仙牢的墙壁,然后倒在地上,摩严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吐出来。

一道雷电紧随而下,花千骨刚松懈下来,便被击中,她急忙飞身离开,另一道雷电劈在地面上,花千骨还没落地站稳,又一道雷电从她的正前面劈下来,花千骨闷哼一声,跪在地上,强忍着疼痛。

花千骨抬头看向前方的韶玥,结界里的韶玥紧皱眉头,额头上薄汗不断,而嘴角边的血迹依然那么刺目。她伸手向前,喃喃道:“师尊、师尊···我一定要带你离开,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花千骨一手撑地,聚集洪荒之力于全身,然后大叫一声,一道红色光束从她身上发出,直入天际,将仙牢的顶部穿出一个大洞,整个长留的人都惊讶地看着那道红光。

刚刚到达长留的紫竹和紫陌,看着天空的红光,暗叫不好,好不容易追上来的她们,却还是晚了一步,没能劝住花千骨,叫她不要冲动。

而正在照看落十一的糖宝,感到外面的异样,起身走到门外,她疑惑地看着那道红光,自语道:“骨头?”

正在上长留路上的霓漫天一行人,也看见了从长留发出的红光,霓漫天疑惑不已,“那是什么?”

夜无痕走到霓漫天身边,望着那道红光,猜测道:“难道长留出事了?天儿,我们得快点儿。”

“嗯。”霓漫天点头道,然后加快脚步,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霓漫天不禁摸上脖子上戴着的炎水玉,朔风,希望千骨她们没事。

七杀殿的杀阡陌忽然感到一阵异样,他起身飞入空中,看到长留的方向有一道红光直入天际,杀阡陌皱眉道:“小不点儿?”遂一甩衣袖,乘着火凤凰飞向长留。

花千骨的洪荒之力突然暴涨,而惊雷剑也因此反应很剧烈,仙牢里不断充斥着雷电之力,即使有几道雷电劈在她身上,她也咬牙承受,而她的眼睛也渐渐地变成一片猩红。

摩严看着眼前的花千骨,内心大为惊骇,此刻的他才真正地见到妖神的样子。

此时,一道白光从天而降,顺着红光落在仙牢里,白子画看到眼前的情景,微皱眉头。他偏头看了看结界里的韶玥,又转头看了看依然淡定地坐在牢里的涅,便知涅一定知道前因后果。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制止花千骨的洪荒之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白子画刚出关,修为又大进了一步,而花千骨此时因雷电之力大为虚弱。于是,白子画翻手一指,凝聚仙力打在花千骨的身上,将花千骨那暴躁的洪荒之力抑制下来。

花千骨的眼睛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她看着韶玥叫了一声,“师尊···”便倒地昏迷。

摩严走上来,“子画,还好你来了,不然长留会被这个孽障搅得天翻地覆。”

白子画看着涅,清冷地问道:“小玥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在这里?”

涅微微一提唇角,“果然是白子画,”白子画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涅继续道,“能让韶玥不顾一切的,唯有一人。”

白子画看向花千骨,涅了然道:“原来你已知道。”

“小玥要干什么?”白子画无视涅的话,问道。

“她在找消灭洪荒之力的方法。”涅如实道。

白子画走到结界边,伸手触摸了一下,结果雷电之力传到手上,一阵发麻。他收回手,看着韶玥痛苦的样子,于是试图用法力打开结界,却被反弹回来。

“没有用的,韶玥在虚无空间里接受试炼,除非她成功,否则这个结界无论是从外面,还是里面,都无法打开。”涅叙说道。

白子画无法,只能先处理花千骨的事,他转身看着花千骨,眉头越皱越紧。

长留大殿里,白子画、摩严和笙箫默人三人坐在那里,笙箫默将仙牢里所发生事的说了一遍,白子画内心叹口气。

摩严十分气愤道:“子画,花千骨必须严惩,她竟然来我长留大打出手,分明不把我长留放在眼里,哼!”

“哎,师兄,千骨也是心急小师妹啊。”笙箫默劝道。

说到这个,摩严便摇头叹息,“师妹,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子画很清楚韶玥这么做的意图,无非是想保护花千骨,笙箫默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师妹只是想保护千骨,拥有洪荒之力,花千骨始终会成为天下人争夺的对象。”

“可师妹一直护着她,难道能护一辈子吗?”摩严不解道,遂想起之前的流言,和花千骨在仙牢里所说的‘真心相爱’,他心生怀疑,“难道师妹···真的如流言那般··竟和花千骨···”摩严说不下去,一拍座椅的扶手,连连道,“荒唐之极、荒唐之极啊···”

“师兄,你胡说什么呢,流言能信吗?”笙箫默不相信道。

“流言?”白子画疑惑道。

“哦,是这样的,掌门师兄,最近一直都在流传小师妹和千骨有私情······”笙箫默将世间流言一一告诉了白子画。

白子画的手不禁握紧,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出现了,从他知道小玥和花千骨的事后,他就知道小玥迟早要面临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

这时,一个长留弟子走上前,“禀告三尊,各派掌门已来长留,要求见尊上,还有魔界的魔君也来了。”

“没想到,各派掌门这么快就来长留了。”笙箫默略微诧异道。

“哼!都是花千骨惹得好事,她若不对师妹存有非分之想,怎会有那些流言蜚语?”摩严站起来愤愤道。

“师兄,你说什么?”笙箫默惊讶地看着摩严,不解他此话何意。

“好了,”白子画打断他们,“魔君来此,必有所图,我们要多加提防。”摩严和笙箫默点头赞同。白子画抬眼看向门外,不远处的天空乌云密布,似有山雨欲来的趋势,他紧皱眉头,心里忧虑不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