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天上来 第382章颜面扫地_荔枝哥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03日

“参见少天主!”

整齐划一气势如虹的声音响起,显然,独孤莫没少做功夫。

“咱们现在,首要的任务,是不能让机甲一族,在我武商虚无天的地盘,肆无忌惮!”说到此处,展牧风大手一挥,“带进来!”

话声甫落,焦无骨带着金盔机甲,迅速飞了进来。

“说说吧,你们是哪一部分的,闯入我武商虚无天的地界,究竟意欲何为?”展牧风目光冷峻地看着金盔机甲,冷冷地说道。

“哼!你们别得意,你们虽然抓了我,但是,我机甲一族,战力之恐怖,又岂是尔等能够想象的,你们就等着覆灭吧!”

金盔机甲面目狰狞地说道,看着展牧风和手下一百多尊的初虚境强者,竟然丝毫不惧,似乎抱定了必死之心。

邢云韶猛地上前,啪的一声,就将金盔机甲的金盔,打落了一角。

“说不说!”

但是,金盔机甲看着邢云韶,神色之间,却是无限的鄙夷。

“让我来!”展牧风淡淡一笑,手指轻轻一弹,手尖之上,一朵豆油般极其细微的火焰出现了。

金盔机甲鄙夷地看着展牧风,冷笑道:“雕虫小技,我机甲一族,所有材质乃是取自上古玄铁,早已经是水火不侵!”

“哦?是吗?”展牧风手指轻轻一弹,豆油一般似乎随时都要熄灭的火焰,轻飘飘地朝着金盔机甲就飘了过去。

火焰飘到金盔机甲身前,金盔机甲还没来得及发出第二声鄙夷,就惊恐地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上古玄铁之躯,竟然如同熔岩一般,一段接着一段,直接烧成了水!

“怎么样?说还是不说?你要还是不说的话,也行,那本天主就只能烧死你了!”展牧风手指再次轻轻一弹,这一次,却是数十支豆油火焰,出现在了指尖。

“我说,我说!”金盔机甲终于恐惧了。

“我们乃是星海上将大人的部下,因为受到机甲之皇的排挤,在星海上将千金岳明珠的统帅之下,高价与虫族交换,得到虫族通道,进入了武商虚无天,目的就是寻找通往星海幽灵船的虫洞通道!”

金盔机甲颤栗的说道,生怕展牧风的豆油之火,再次将他烧成水!

独孤莫沉声道:“你们找星海幽灵船干什么?”

“传说,传说,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就是在星海幽灵船上,只要找到星海幽灵船,就可以拿到玄牝之门朵拉法则秘钥,这样,我们就可以复活星海上将大人,就不会一直被欺负了!”

金盔机甲苦丧着脸,现在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独孤莫沉声道:“天主,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明了。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处虫洞通道,究竟会是在我虚无天的哪一个方向,但是,我们与机甲一族的战争,估计已经是不可避免!”

就在此时,虚无天各处传来紧急军情,机甲一族首领听说他们的机甲小队在武商虚无天被全歼,已然出动了数千机甲,从赤龙城出发,仗着速度快,在武商虚无天各处烧杀抢掠。

武商虚无天一众修士,十万年以下寿元着,不要说没见过机甲,就算是听过的都不多。

一时间,整个武商虚无

天和末法亡灵种族领地,被杀的尸横遍野。

虽然,在武商虚无天一众初虚境高手的抵御之下,与机甲一族的战斗互有伤亡,但总体而言,吃亏极大。

“没什么,机甲一族敢入侵咱们,就地消灭就是了!”展牧风不以为意地说道。

但是,饶是展牧风将法则神识散布出去,依旧没有发现,哪里有一丝一毫虫洞通道的气息。

就在此时,忽然之间,横跨不知道多少位面的末法城堡,竟然猛地一阵摇晃。

“不好了,主人,桑天埋骨地,竟然坍塌了!地狱领主和冰龙使者,都消失了!”一尊星魄境亡灵将校,惊恐地说道。

“独孤叔叔,我过去看看,你先部署一下,咱们先把机甲一族在赤龙城的钉子给拔了!这一战,你亲自带队!”

话声甫落,天主宝座之上,已然消失了展牧风的身影。

站在一处处嶙峋巨龙骨架之间,怨念纵横的法则空间,无数的狂暴混乱法则,如同一支支毁灭天地却又毫无目标的利剑,狂乱地四下激射。

但是,这些利剑,却无一例外,无法靠近展牧风的周身百步。

这桑天埋骨地,似乎曾经是某处强横存在的栖身之所,虽然历经三千年的大战毁损,却依旧能够从一节一节恢弘壮阔的断壁残垣之中看出往日的雄壮气象。

展牧风神识散发出去,桑天埋骨地之间,却如同死水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甚至,展牧风连自己的呼吸都听得到。

诡异静谧的可怕!

三千年大战之地,怎么可能静谧到如此诡异!

展牧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脚踏虚空,一步一步地朝着桑天埋骨地深处走去。

就在展牧风步入桑天埋骨地纵深不知几许,看着前方一座高耸的龙骨祭坛微微发愣之际,忽然之间,桑天埋骨地的气息,出现了一丝极其细微的异动。

“龙神冰火剑!”

几乎是如同发丝入水,根本就难以察觉,一柄散发着龙神怒吼,似乎冷若冰霜又似乎瞬间可以切换成灭世大火的长剑,无声无息,从展牧风身后,向着展牧风急刺而去。

眼看着龙神冰火剑就要刺破展牧风的胸膛,伴随着无声的恐怖剑气,一道悠远苍茫的地狱龙吟,仿佛在为展牧风吟唱最后的葬歌。

“恐惧真是个废物,连这等蝼蚁都战不过,真是让我们末法亡灵颜面扫地!”

然而,这个声音刚刚落下,就在龙神冰火剑就要一击得手之际,猛然之间,偌大的桑田埋骨地之中,哪里还有展牧风的影子!

“地狱领主,这小子哪去了!”龙神冰火剑瞬息之间,竟然幻化成了一条通体如冰晶一般的无色巨龙。

“奇怪啊,明明刚才那一剑,已经刺中了啊!”面若寒霜的地狱领主,法则神识散发出去,也是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异动,满脸的惊奇与难以置信。

就在此时,高耸的祭坛深处,忽然出现了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

“在那里!”地狱领主和冰晶巨龙几乎同时面目狰狞地说道。

话声甫落,两道鬼魅身形,从左右两侧,同时包抄了过去。

然而,让地狱领主

和冰晶巨龙万万没想到的是,等他们也就是半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赶到方才声音发出的所在,却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刚才那少年的气息。

就在此时,忽然之间,东西方向,竟然同时出现了两道初虚境第一辟的人族修士气息。

“你往左,我往右!”地狱领主说完,身形一动,便朝左边方向,迅疾无比地猛扑了过去。

冰晶巨龙点了点头,一道气息过后,出现在了右侧人族修士气息暴露处。

然后,让地狱领主和冰晶巨龙震惊的是,他俩又再一次扑了个空。

就在此时,真正的无声无息之间,正在满心疑惑的地狱领主,没来由地感受到了一道透骨的寒意。

一股让他从未有过的、不由自主地发自内心和灵魂的颤栗胆寒恐惧到只能匍匐的气息,从天而降。

几乎是瞬息之间,完全就是出自于本能反应,地狱领主被震惊的跪倒在了地上。

“大能饶命...”

但是,话还未说完,地狱领主就感受到了一股极其邪恶霸道的气息,闯入了自己的识海之中。

赫然竟是展牧风趁着毁天灭地大雷神箭的滔天威压将地狱领主震住的瞬间,给地狱领主施展出了万恶魔胎功法。

这一次,展牧风想要的不是一举将地狱领主和冰晶巨龙击杀,而是同样将他二人收归麾下!

但是,万恶魔胎功法,刚刚进入地狱领主的识海,展牧风便感觉到了一股同样是出自于地狱领主本能的顽强抵抗力。

这力道,同样也是展牧风有生以来,所经历过的最为顽强的识海反抗之力。

须臾之间,展牧风身形一动,幻化成一道虚无法则神识,伴随着万恶魔胎功法,一并侵入了地狱领主识海。

“哦?是你这该死的蝼蚁!”地狱领主瞬息之间反应过来,然后就在自己的识海,发现了展牧风幻化进来的那道神识。

“嘿嘿,你们还想阴小爷一把,想得美,小爷坑神之名,岂是乱叫的!”展牧风嘿嘿一笑,风轻云淡地看着地狱领主,丝毫不以为意。

“在本领主的识海之中,还能让你这区区初虚境第一辟的蝼蚁嚣张不成!”

地狱领主一声暴喝,一道神识虚影出现在自身识海,手持一柄地狱冰寒剑,狰狞地看着展牧风。

展牧风施展的万恶魔胎功法幻化的法则,则看似毫无目的的在地狱领主的识海之中游荡。

“那就看看,小爷到底能不能嚣张!”

展牧风一声轻啸,法则神识砰然之间。全数散开,幻化成漫天的法则碎片虚影。

只此一招,地狱领主狰狞的面目之下,竟然开始了颤抖。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是洞虚境强者才能施展的法则破碎啊!你这蝼蚁,只有初虚境第一辟的修为,怎么可能...”

地狱领主简直就要抓狂了。

但是,抓狂归抓狂,地狱领主看着满天的法则碎片虚影,迷茫地抓着手中的地狱冰寒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出手。

看着混乱挥舞着手中地狱寒冰剑的地狱领主,展牧风嘿嘿一声冷笑,轻轻巧巧地将地狱领主手中的地狱寒冰剑夺了过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