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宿敌的正确打开方式 第116章_白夜鸦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10日

两人回到村子里后没多久,水之国新任大名相关的情报便被人送上了柱间与斑的办公桌。

“不妙啊……”

柱间看着面前的情报书,神色凝重。

水之国在今年刚换了一任大名,新任大名据说是原大名的私生子。这位新任大名也是在今年年初才被公开存在,并且手段犀利的整治了手底下不少不服他的人,还幽禁了自己的兄长,原水之国大名正室所出的独子。

这位新任大名从未在人前露过正脸,平时基本都以面具遮住半张脸,着实让人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想要一探他面具下究竟的人几乎全被处置了,更别说想打探更多其私人信息的。

木叶光是为了得到那面具下到底是怎么样一张脸的情报就着实废了好一番功夫。

——因为需要确认身份。

“应该已经死于大名府内部斗争的前火之国的二殿下……”斑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死亡时间’和‘公开时间’完全可以对的上,但是怎么跑到水之国去的……?”

“漩涡一族内部纷争问题。”扉间冷冷开口,转头看向泉奈,“那么信息就都对的上了。”

“是啊。”泉奈点头,“要做好战争准备了呢。”

——先前查的那一波贵族哪里仅仅是想反了火之国大名?这是想要让水火两国合并的节奏。

原火之国的二殿下意图和自己的兄长竞争大名之位结果被暗中做掉的事情,忍界大族还是都略有耳闻的,却不想对方并没有死,而且还跑到水之国去当了大名。

而水之国那边近期发向火之国大名府的问候文书以及新建立的雾隐村送往木叶的外交文书字里行间都隐隐透露着一股子挑衅的气息。

——水之国现任大名丰川取良,不仅仅想当水之国的领主,还想当火之国的领主。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那一位还让外交使臣抽了个空跑到丹鸟去请我呢。”因为四下并没有旁人,而泉奈知道了意味着斑肯定也会知道,扉间也就大大方方把自己这儿又收到的新情报供了出来,“我已经接了。”

对于妹妹的自作主张,柱间多少感到有些无奈,不过现下的情况确实需要一个能够打探情报的优秀人员,故而他也就没说扉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我记得上次来咱们木叶的是鬼灯幻月吧,当时状况?”

“之前就说过了,不过是任务,顺带和我们问个好。”扉间很淡然的回应,“至于水之国雾隐忍者村的现任首领根据最新情报,已经选出来了,是白莲。”

“嗤。”泉奈发出一声轻笑,“白莲不过是个普通的忍者团体的领队,虽然他和他手底下的人实力确实比起我们这些大族来说差不了多少,但是水之国居然不是血继家族忍者作为忍者村的首领……”他笑着摇了摇头,“这居心……”

“水之国的势力太散乱了,如果让某个血继家族的首领当上忍村的领导者的话反而会乱。”斑扫了泉奈一眼,“他们是大名强行拉起来组成的联盟,和我们宇智波还有千手自主建立同盟关系和忍者村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泉奈抿唇。

……现在的木叶内部的权力也不是一碗水端平啊哥你真的有看清楚吗!

千手扉间看似让步却可以说是把我捆在村子里不让我出去了啊!村子警卫全是我在负责我如果跑开太久的话会被其他人弹劾啊!而且扉间也会说我不务正业还能有借口花式嘲讽我了好吗!

“说来,村中的警备应该也要正式建立部门并且制定明细了吧?”

扉间状似不经意间提起,眼角余光瞟了一旁的泉奈一眼。看到对方立刻又上扬了几个度的嘴角,扉间就知道这家伙要恼了。

“这件事倒是不急吧,不过是差个部门的头衔而已。”泉奈笑盈盈开口,语气轻松,“有些更要紧的事情倒是不应该消耗一些精英忍者的过多时间,而且现在村子内外情况都还算安定,火核也管得过来,我不介意牺牲一些私人的休息时间进行一些外部协助。”

“这倒是不必,而且按照近期局势来看,村子仍旧处于随时可能会遭到来自各方突袭的情况,所以还是再重新检查一遍警备布置以及特殊情况发生时候的应对措施吧。”

看着眼前的暗流涌动,斑往后一仰身子靠着椅背淡定喝茶,柱间囧着脸不知道这似乎又吵起来的两人应该要怎么劝。

怎么好端端的又这样了……之前不是夏日祭的时候还处的很好吗?

柱间心里苦。

“呵,我就直说了吧。千手扉间,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想把我一直捆在村子里是想做什么?”

“我只是在提醒某些人还记不记得自己的职责而已。”扉间冷漠回应,“从回来的路上你就一直在试图向我打听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任务,你又是什么居心?”

“我可没什么‘居心’。”心里暗骂自己先前不小心犯下的愚蠢行径——其他忍者的任务那是能随便打听的吗!——泉奈却也还是不甘示弱,“身为同村的忍者,而且在村中的地位种种也都几乎对等,稍微关心一下对方的任务就不行了?”他嗤了一声,“真是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卧槽好像说错话了。

泉奈背后冒出冷汗,面上神色却不变。

为什么和扉间争吵这个习惯总是改不过来!

他在心里咆哮掀桌。

“你自己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也就你自己心里清楚。”赤色的凤眸微眯,白发女子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就接着装吧。暂先告退。”

话音刚落面前就没了人影。泉奈在原地愣了两三秒后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后一甩袖子转身就直接开办公室门走了。

把门甩上的声音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也够让人知道他已经足够气恼了。

柱间叹了口气:“泉奈居然被气的都不注意日常的这些细节了……”小麦色皮肤的男人感觉有些头疼,“斑,刚才扉间不是故意的,你没生气吧……斑?”

扉间和泉奈之间的针锋相对,斑一句话都没有说,柱间原本还以为友人可能只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没直接冲着扉间发火,却没想对方居然老神在在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茶。

“……斑?”

……斑这该不会是气到极点了吧???

柱间的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嗯?”斑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噢,你说刚才的事情。”他慢悠悠放下茶杯,语气有点儿莫名,“我为什么要生扉间的气?”

柱间这下冷汗都要下来了。

“诶呀斑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平时家里就宠着她,我也习惯了很多事儿都让着她随着她,所以她这个性格啊就——”

“……”

斑有些哭笑不得。

“你在想什么啊柱间?”他抬手示意友人先停下,“我真没在生气。”他随口撒了个谎,“我只是在想水之国和旋涡一族的联系。”

“……这样啊。”

斑看着柱间满脸狐疑的样子,心下只觉得好笑,但是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转头拿起面前的情报文件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泉奈应该确实是喜欢上扉间了吧。他心想。也就柱间那个傻瓜才看不出来吧。

……不过泉奈哦……你这样真的能把扉间套到手吗?

两个人针锋相对了那么多年,能磨合成不错的合作伙伴都不错了。扉间对宇智波的疑心重,泉奈对于表达情感以及想法总是也习惯性的会绕很大一圈弯路,这样真的能行吗?

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他的眉头紧紧皱起,神情之苦恼还有无意间散发的低气压让一旁的柱间忍不住关切询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沉声应道,“已经秋天了,再过一阵就要入冬了,近期对木叶有威胁的团体太多了,把土之国正在建立的忍村毁了吧。”

柱间:……?????

斑你手上的情报我看过啊,横竖都没可能看出和土之国还有近期土之国在建立的岩隐忍者村有啥关系啊?为什么忽然就说要毁掉人家忍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