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娇养指南 第105章 人赃俱获_风行水云间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他仔细看了看挂在正大门上的两张门神图,抚着胡子道:“门神,嗯?”

他的确能感受到门神的投影存在。它有拒邪之能,可不是普通人家那样摆来好看、图个心安的。

当然,它不管活人。

胡成礼走进去不多久,就见到里面的僵持,面色一冷:“挡道儿的,碍事儿的,杀!”

陈中和怵然一惊,胡成礼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哦,我忘了这是府上。那么不要杀了,改为关进厢房吧。”

云城再繁庶,也在拢沙界辖内。胡成礼是拢沙宗的特遣使,为宗主跑腿办事,权力极大。衙役得他命令也不敢再摸鱼,认认真真开始搜查。

陈家人听说拢沙宗特遣来使,也不敢再阻挠他们办案。

胡成礼叫人送来茶水点心,拉着陈中和在中堂坐下,全程不让他离开,也不许陈家人进来。

陈中和知道,这是要防止他交代家人转移物件。

陈府很大,半个多时辰后各路衙役来报,除了金银字画和贵重古玩,并无甚其他发现。

陈中和悄悄舒了一口气,还好。

胡成礼暗中留意他,见他虽然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置之度外的模样,但心脏跳得格外勤快,当即下令:“再搜。”

陈中和的恐惧都化成怒气:“胡大人,适可而止!瞧瞧我家都被翻成什么样子了!”

衙差入户搜查可不是轻拿轻放、看完物归原处。他们搜过一遍,这家里就跟飓风过境似地,物什东倒西歪,甚至被褥还要被割开来看,以免漏过藏物。

这还是衙差念着本宅主人是陈通判,多少手下留情了的。

“‘可’在哪,今晚我说了算。”想到自己踩在他地盘上,胡成礼向他敬了盏茶,“陈通判,今晚我对你不住。要是搜不出东西,明早我就来负荆请罪!”

又过很久,衙役再来报告,仍是一无所获。

胡成礼把玩着茶盏,下了第三次命令:“再搜!”

众衙差面面相觑,明白了:要是搜不着东西,这位胡大人今晚是不打算离开了。

从这时起,他们打起了十二分认真。

两个时辰过去了。

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三更,陈中和担惊受怕大半个晚上,人都熬得有些头晕。他刚拿起茶盏喝了一口,两名衙差从外头匆匆跨了进来,手里还举着一样东西,大声道:

“报!书房里发现暗格!”

“叮”,清脆一声,陈中和手里的茶盏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藏在书桌下的暗格,真被找出来了!

胡成礼呵了一声,大步走了过去,先从里面摘出一个簿册,翻看几页,然后举起来对着陈中和抖了抖:“这是什么?”

陈中和张了张嘴,说不出话。这是他的花名册、账本子,记载着任职以来的人情往来,里面人名和数额俱在,若是流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记有暗语,但破译起来不过是时间问题。

抓起册子时,胡成礼脸上兀自哂笑,可是当他看见格子里余下两样东西时,面色一下转作了凝重。

他抓起黄铜符缠身、造型别致的匣子,飞快打开。

当然,里面是空的。

胡成礼先前的镇定全不见了,厉声问道:“笔呢!你又藏去了哪里!”

这匣子狭长,是笔匣?陈中和一脸茫然:“这是什么东西?我、我不知道,我在暗格里只放了一本册子。”

“哦?”胡成礼斜眼看他,“这东西就放在你的暗格里,你不知道它是什么?”

“我从没见过这个!”陈中和焦急道,“一定是石氏那个贱皮放进去的!她要诬陷我!”

胡成礼一字一句:“你是说,她病得要死不活,还能潜进你的府邸、瞒过你的护院、爬进你的书房、找到你的暗格,然后塞进这个笔匣,好栽赃嫁祸给你?”

“我,这……”陈中和哑然,几息后才灵机一动,“她可以指使别人!”他忽然明白了,这匣子是装宝贝的?

胡成礼冷冷道:“比方说?”平民可以结交的,只有平民,否则石星兰和苏玉言会被这姓陈的欺负个半死?

陈中和说不出来,只觉满嘴都是黄连。

“这匣子坏了,已无封印之能。”胡成礼又问一遍,“你把春秋笔藏去哪里了,还是说,送去哪里?”

陈中和只能否认。

胡成礼一伸手,从暗格里取出了第三样东西。

一面令牌。

材质不似金也不似玉,黑乎乎地,可是在灯下翻转牌面时,偶尔会反射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金光。

牌子很简洁,就在正中刻了个“胜”字,底下标明“壹佰陆拾贰”。

“还是老问题。”胡成礼晃了晃令牌,“这是什么?”

陈中和只能摇头。今晚发生这么多事,早就脱离了他的承受范围。也不知是不是受惊过久,这会儿他反倒麻木了。

“人赃俱获,把陈通判带走!”胡成礼挥了挥手,“连陈家人一起。”

“等下,我不服!”陈中和快步冲去,结果被衙差拦下,“我都不知道这两样是什么!”

“这个么——”胡成礼手里抓着牌子,反复打量,“我会很快查清。希望陈通判在那之前,就老实交代了。”

¥¥¥¥¥

石家。

今晚胡成礼已经下令要严守石宅,不许有人进出,临走时还留了七八个衙役在这里把守。

内厢房里乱糟糟地,再说盯着一个重病的、满脸皱纹的妇人既不赏心也不悦目,所以衙役都守去院子外头,偶尔四下里巡逻一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内厢房里突然传出阵阵哭声,一下响得房梁都要被掀开了。

几人惊得互望一眼,冲进屋里一看,胖嫂捂着巾子哭天抢地,石宅下人都垂头抹泪,翟大夫坐在一边,黯然神伤。

那位名满云城的名伶苏大家半坐在床头,抱着怀里的人一动不动,仿佛化成了木雕,连眼泪都不会流了。

石星兰走了。

哭丧现场最是晦气,众衙役缩手缩脚正想往外走,其中一个突然道:“咦,好像少个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