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用好感度抽卡 第59章 059_一只金桔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23日

千手扉间说宇智波止水叛出木叶的时候,说什么宇智波带土也是不相信的。

止水的为人带土最为清楚,算起来宇智波止水跟他还有些亲戚关系呢,带土母亲的表姐就跟止水的父亲是表亲关系,也就是说他跟止水是亲戚。当然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人,族里面的人不多不少都有些亲戚关系。

亲戚关系还算是其次,他们两人一个是族内模范被称为天才般的存在,而另一个则是有名的吊车尾,但说起来其实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因为年纪相仿他们很容易混在一块。

以带土对止水的了解,他知道受到木叶火之意志教育的止水这种死脑筋是不会对木叶不利的,所以在老头子跟他说止水将卡卡西重伤并叛逃出木叶的时候,说什么带土也不相信。

静静地坐在病床旁边,宇智波带土盯着卡卡西苍白的脸孔发呆。听说卡卡西身上的伤是止水所为之后,宇智波带土才仔细回忆当初卡卡西身上受伤的痕迹。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造成卡卡西身上伤势的武器,是止水惯用的胁差,不仅如此,就连卡卡西身上手里剑的伤害痕迹,都跟宇智波惯用的投掷手法所造一模一样。

所有证据都指向重伤卡卡西的人确实是宇智波止水无误。

“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止水怎么可能会背叛木叶。”不知不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带土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卡卡西细小的呻/吟声,那是他从昏迷中转醒的先兆。

“卡……”反射性地坐起身来想查看卡卡西的情况,然后又像是忆起什么一样强行压下站起来的欲望,宇智波带土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能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带土的判断并没有错,卡卡西确实是要醒过来了。

十天之前卡卡西跟宇智波止水在火影楼里接受了调查初代细胞被窃的任务,他们也有了具体怀疑的对象,一个最近声名鹊起并且擅长使用空间忍术,名叫阿飞的叛忍。

无论是卡卡西还是止水,都是木叶年轻一代里数一数二的高手,虽然年纪还不算很大,但已经是一名出色的忍者。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接下任务的两人也合作无间,在调查的过程中找到不少有用的蛛丝马迹。

然而有一天,当外出调查回来的卡卡西发现了止水私底下将调查资料秘密传出,而且传出的方向竟然还不是木叶。

他们中途休息的小镇旅馆上,站在窗边的宇智波止水正让一只忍鹰往水之国的方向送去情报,卡卡西认得秘密卷轴上面的封印符文,那是水之国专用的暗语。

“不解释一下吗。”双眼紧紧地盯着止水的眼睛,卡卡西将盖住写轮眼的木叶护额拉上,露出那只三勾玉写轮眼来,只有写轮眼才能对抗写轮眼,在这种情况下卡卡西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止水跟村外的人有所往来。

“竟然让前辈你看到了。”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宇智波止水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疑似叛村的行为而有所解释,他直接伸手往背在背后的胁差摸去,语气里完全没有被人发现时的惊慌,“虽然很抱歉,但只有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卡卡西跟止水的战斗可谓不相上下,宇智波止水也不愧被称之为瞬身止水,速度甚至比卡卡西还要快,尤其是对于轮眼的运用,半路出家的卡卡西简直就是完全比不上。

落败也可以说是很正常的事,卡卡西能在止水的攻击下捡回一条性命也算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了,事实上如果不是带土及时赶到,让感应到空间产生波动的止水撤离,也许卡卡西就要交待在那里了。

卡卡西依稀记得他在昏迷之前仿佛听到了带土在喊着他的名字,介乎在清醒与昏迷之前他甚至还能看到带土向他跑来的样子,以及面上充满着急和惊慌的表情。

那个傻瓜……一定是他太挂念对方,所以才会产生幻听幻觉。

张开始,视野范围内一片模糊,然后再变得清晰起来,映入眼前的山洞顶部让卡卡西知道,自己已经获救了。

“你醒来了。”稍微带着点跳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卡卡西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到坐在身侧的人身上,就算身上所受的伤还没完全痊愈,但他仍然以最戒备的神态对着眼前的人。

然后他发现床边坐着一个戴着橙色漩涡面具,身上披着黑色斗逢的人,这种装扮跟他需要调查的叛忍阿飞一模一样。

“是你救了我?”勉强想坐起来,卡卡西发现自己连最简单的抬手动作都做得不到,不过能捡回一条命也算是不错的了,他也想不到止水竟然背叛了木叶。

见卡卡西醒来,带土也算是安下了心,用着异于以往宇智波带土充满朝气的语调,当带土化身成阿飞的时候,他就像是换了性格一样,变得有点跳脱和神经质起来,“是阿飞救了你哦,卡卡西桑。”

他有自信,就算是这样的他出现在族人面前,族人也完全认不出阿飞就是宇智波带土。

然而偏偏就是有人能认出了他,就在带土跟卡卡西谈了几句并打算离开的时候,躺在床上连动也不能动的卡卡西视线紧紧地盯着带土离开的背影,无缘无故说了一句让宇智波带土当场连背脊都被冷汗冒湿的话来,“谢谢,带土。”

气息不稳,面具下的瞳孔因为带土这个名字而不受控制地睁大,宇智波带土怎么想也想不到卡卡西竟然会叫出他的名字。

在这种时候,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面临着人生最大的危机,连当初在战场上差点死掉,都没有这次危机来得大。

而同样觉得自己面临人生最大危机的还有待在战国时期的高森一树。

宇智波确实是一个战斗能力非常强的忍族,能跟千手齐名被称之为当代最强的二个忍族之一,宇智波的实力可想而知。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强大的忍族,居然严重缺乏医疗忍者,说真的让高森一树极为惊讶。

顶着宇智波斑朋友这个身份被带回来,虽说身上带着与空间能力有关的血继。但尽管是这样要在以实力为尊的战国时代获得到宇智波的认同显然并不足够。高森一树想融入宇智波这个排外的家族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或者一个机会。

不过,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事情的起因在于一个宇智波小队外出任务回来,其中某个小宇智波身受重伤,眼前就要生命不保的时候。

“可恶,如果不是我的话,慎也就不用受伤了,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我能更小心点的话,他就不会被……”一个开了眼的小宇智波死死地趴在同伴身边,睁着一双红通通的写轮眼,眼泪一直掉个不停。

宇智波族里虽然也有医疗忍者,但对于更加擅长忍术和幻术的宇智波来说,医疗忍术这种东西跟隔壁擅长医疗的千手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这也以致于很多在战场上受到重伤的宇智波都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而死亡。

像宇智波慎也这种肺部被捅了个对穿的伤势简直就是被判了死刑。就连他的父母也赶到他身边难受地低下了头,紧紧地抱着唯一剩下的孩子任由悲伤的气息蔓延。

在族医摇头表示已经没有办法的时候,就连站在后方的泉奈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只有七岁的孩子,很快就要因为过重的伤势而离开这个世界。

高森一树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出于医者对伤患的天性,本来由泉奈陪同在族地周围认识环境的高森一树马上冲到伤者跟前,将制作好的补血魔药灌入宇智波慎也口中,然后动作迅速地撕开他的上衣露出受伤的地方。

动作利落地进行缝补,再用医疗忍术促使伤口愈合,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灌上几瓶魔药,从高森一树进行治疗开始到结束,动作无比纯熟,甚至比宇智波的族医更为熟练,不到一会儿,垂死的宇智波慎也已经被他救了回来。

当宇智波慎也张开眼睛的时候,托魔药的福他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元气,只是还有点虚弱。高森一树这一手不但让在场的宇智波极为惊讶,也让陪同他一起走来的宇智波泉奈感到自豪。

果然,哥哥的朋友没有弱小的人存在,他家斑哥绝对是最棒的。

“谢谢你,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失而复得让这对父母感激不已。

而在场所有宇智波看他的眼神都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口渴了几天几夜的沙漠旅行者看到了绿洲一样,双眼都放起光来。

他们跟千手实力相当,也就是说每场战争之后,两族伤亡率其实差不多,但由于千手比较擅长医疗忍术,而且体质过人的缘故,同样的伤势但人家千手就是比宇智波痊愈得更快。

长此以往两族的损耗就有了一个很明显的对比,再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天宇智波会因为后继无力落败于千手。

身为族长宇智波田岛当然很明白这个道理,然而……他们宇智波确实在医疗上比不上千手啊,而且人家的血继还是打不死的蟑螂体质,宇智波能做的只有尽快结束战斗,不要跟千手耗时间,凭着强大的爆发力将千手给打下去,然而这做法并不保险,因为千手的实力也不弱,想不耗时间实在有些难。

所以当高森一树当众露出这一手的时候,他觉得宇智波一族有希望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