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隐藏性病娇 第99章_我爱吃山竹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20日

目暮七月不顾她话出口以后让给柯南和赤井秀一想些什么,她只拉了安室透就离开了这里。

到了摩天轮下,她对着通讯器说了些什么。

不过半分钟,渡边一淳就赶了过来。

“怎么样了?”目暮七月问。

渡边一淳行了个礼,就开始汇报:“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库拉索呢?”目暮七月又问。

对于库拉索的身手她是了解的,她不会轻易的死在那些子弹下面的。

“重伤,一颗子弹穿透了她的腹部,另一颗划破了她的大腿动脉。”渡边一淳马上答道。

目暮七月皱眉,然后她又看了看一旁的安室透。

她给他的印象是不是越来越凶残了……

想了想,目暮七月还是说:“送她去医院。”

至于是否能活下来,那就看她的运气了。

“如果活下来就拟造她死亡。”

“是!”渡边一淳郑重道,没有半分敷衍的意思。

目暮七月点了点头,随手摘下通讯器就扔给了他。

她无意跟今晚行动的陆上自卫队的人见面。就如同在组织里一样,只有极其少数的人见过她的模样。

渡边一淳自然明白这一点。

“记得将我来时换下的衣服销毁。”目暮七月道。

“是。”

他再次行了个礼,才离开这里。

经过这件事渡边一淳对她越发的恭敬,目暮七月并没有阻止他的行为。

有时候,这种关系要更可靠些。

等渡边一淳走了以后,目暮七月就看到了忙碌不已的目暮十三。

她本来还想同小田切敏郎说些什么的,但看了看两人的位置,目暮七月默默地放弃了这个打算。

“安室,帮我挡挡。”目暮七月扯了扯安室透的袖子,小声说。

安室透好笑的看着她,如果他没记错,她已经不止一次让他帮她在她父亲面前遮掩行踪了。

那些事,好像还近在眼前。

但那时候的他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轻易的就栽到了她的手里。

安室透侧着身子,将目暮七月整个身子都遮挡起来。

目暮十三似有所觉,回过头来。

小田切敏郎眼角余光看到了目暮十三的动作,然后就状似不经意同他说话。

目暮七月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道的时候就逃过了一劫。

——

出了游乐场,目暮七月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掏空,变得四肢变得软绵绵的。

手臂、腹部、后背和脸颊都有不同程度受伤,疼痛感让她苦了脸。

“安室,你不难受吗?”目暮七月停下脚步,瞬间就盘膝坐在了地上。

索性,他们是从穿越小巷子离开游乐场范围的,并没有人看到她不顾形象的样子。

至于安室透,他的身上也有明显的灰尘印记,同样是刚刚躲避塌陷的时候留下的。

昏暗的灯光下,安室透无奈的看着她。

“说吧,你想怎么样。”

目暮七月听了他的话,马上接口:“背我。”

安室透看着一脸理直气壮仰望他的女孩儿,认命的蹲下:“来吧。”

即使是反驳,他也总会被她说服。久而久之,他索性就不再反抗了。

目暮七月眨了眨眼,瞬间就趴到了他的背上。

安室透起身,发现她出乎意料的轻。

骨量纤细,看起来是如此的纤弱。

大概就是这样,他才总有种想要保护她的错觉。

目暮七月不知道安室透在想什么,她只是说:“这还是你第一次背我吧?”

安室透沉默了一瞬间。

这是第二次。

那次她被怪盗基德用高浓度的催眠剂报复的时候,他还背过她一次。

只是目暮七月当时是昏睡过去,所以不记得。

目暮七月见安室透不答,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

然而她忘记了,她的脸颊也被子弹给划伤了。

她手指一触摸到伤口,本来凝结的伤口再次流出血液。

安室透察觉到她的动作,语气带着警告道:“别动。”

“放心吧,不会留疤的。”目暮七月笑了笑。

药物几乎改变了她的身体,这也是她手中为什么没有枪茧的原因。

安室透几乎要被气笑了。

目暮七月的视角只能看到他有些抿紧的唇。

她眨了眨眼,一口就咬上了他的耳朵。

只是一瞬间,目暮七月就感觉到了他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安室透的表情有些狼狈,茶色的头发变得凌乱起来。

他咬牙:“七月!”

目暮七月无辜的看着他。

她完全没有想到耳朵居然是他的敏感区……

安室透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罕见的心虚的样子。

目暮七月想要起说什么,但还没等她开口就被堵住了唇。

所有的语言都被尽数咽下,这次安室透的吻带着一些惩罚的意味。

似乎是觉得不解气,他又加重了力道。

目暮七月轻轻闭上眼,专心同闯入她口中的温暖嬉戏。

她又在撩拨他了!

强烈的感官刺激让安室透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打算。

女孩儿的舌头仿佛灵巧的湿润的水草,总是带着最缠绵的意味。

黑夜里,所有的感受都被放大。

目暮七月察觉到安室透的气息发生了变化,随后他就离开了。

一吻结束。

安室透的胸膛起伏之间的频率加快。

本来想给她个教训,但现在看来难受的还是自己。

安室透心中苦笑。

过了良久,安室透才平复下来。

“走吧。”他道。

他没有看到,目暮七月的目光闪了闪。

她这个模样是不能回家的,所以安室透就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公寓。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他买了些东西。

——

公寓同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

还没等目暮七月打量完,安室透就拿着药箱和短袖体恤衫走了过来。

“去洗澡,等下我给你上药。”安室透催促道。

目暮七月看着手中的短袖体恤衫,挑了挑眉。

浴室——

脱下衣服,目暮七月看着腹部和背部一片青紫,就连手臂都是红肿一片。

顿了顿,她才走进水幕中。

洗完澡擦拭身体的时候,她想着,这些伤痕肯定能让安室透心疼一阵了。

但她穿上短袖体恤衫的时候忽然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或许是良心发现?目暮七月笑了笑。

短袖体恤衫到大腿那里,将所有的伤痕都成功隐藏。

等她从浴室吹干头发出去的时候,安室透就拿出了药和纱布。

当药接触到手臂皮肤的时候,目暮七月只觉得一阵细微的疼痛,然后就是一阵清凉。

“还有别的地方吗?”安室透皱眉问。

目暮七月的手指不着痕迹的顿了顿,嘴上却道:“没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