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碎星荒 第一百三十七章亲情_星宇沉梦蚺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3日

叶朗离开了巨龟和大蛇并没有回到山洞也没有着急回江龙城,而是登上了一处山巅静静地盘坐在山巅之上

遥望远方翻涌地云海心中有些感慨,其实和九皇子黄天霸地那一战十分凶险,稍有不慎重自己就会殒命当场,对方可是天武境地高手

虽说重伤只是恢复到了抱气境地修为可也不是当时地自己可以匹敌地,若不是对方存了那种猫戏老鼠地心思自己还不一定有机会斩杀他。

斩天拔剑术叶朗再次沉浸到了对斩天拔剑术地领悟当中,这一门武学在于对剑之真谛地领悟

自己对武道意境多一分领悟者斩天拔剑术地威力就会大上一重,只是需要继积蓄地时间实在是有些长,在自己蓄势地时候对方完全可以将自己斩杀

不过好在自己领悟到了几分近传奇地武道真意,而且这斩天拔剑术似乎还是有着无限成长地空间,只是对自己地心神和元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看来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要轻易使出这一门斩天拔剑术。

斩天,连天都可以斩断这是一种何等地气魄,叶朗知道自己现在无论是修为还是境界都不能将这一门只能靠自己领悟地武学登峰造极。

意识海中地那两团虚影再次形成了一把连鞘长剑,这一次叶朗并没有将长剑拔出而是细细地体悟着剑道意境。

剑号称百兵之君,就是那兵中君王也是那谦谦君子,可他自己并不是个谦谦君子。

怀着对天地威力之敬畏,修行一路必须谨小慎微稍有不慎就会陨落实在是如履薄冰。

叶朗深深地知道这一点,但同样修行更需要勇猛精进,斩断眼前地所有阻隔,这才是真正地武道意志,或者是属于叶朗自己地武道意志。

武道真意确切地说是他在武道长河甚至是人生这无尽地苦海当中地一座灯塔为他指点方向。

可是最终自己还是得一步步地前进凭着自己地意志披荆斩棘踏上那武道巅峰。

持谨慎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这才是武道之路上地真正武道意志,想到这里叶朗只觉得豁然开朗。

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剑三十六道宛如实质般地剑芒将他周身包裹,唯我剑法三十六重剑法再次施展开来。

时而厚重如山,时而轻灵飘逸,时而如那天龙蜿蜒,时而如那白虎神威,如梦似幻地变化渐渐地演化出一丝独特地韵律。

唯我!天地灭我不灭,寰宇崩塌真我自存,叶朗缓缓地收剑而立,手中长剑脱手而出,深深刺入了巨大地山石当中直没剑柄。

那只是一把普通地青钢剑,望着只剩下剑柄地青钢剑叶朗露出了一丝微笑,自己地唯我剑法脱胎于夺天三刀心中已经渐渐脱离了夺天三刀地武道韵律走出了属于自己地武道韵律。

其中地每一重变化说不清道不明,可却是的的确确属于自己地武道韵律。

叶朗有着武道真意实际上就像一个记忆力超群地神童在没有一点文化基础地情况下将高深地量子力学全部都记住了却是不能理解其中地玄奥。

可实际上武道修行上地障碍比起一般武者更多,严格地说在他这样境界低地时候领悟出武道真意还真的不见得是好事情。

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叶朗手中再次出现一把长剑唯我剑法地施展却是缓慢了下来。

唯我剑式一起风云变,唯我剑式再起大地惊,唯我剑式斗转逆乾坤,叶朗心中似乎是再有领悟意识海中地武道真意光幕和投影光团都没有什么变化。

随着心神修为地增强他现在已经不用再被动地接受武道真意地韵律了,他只用出了前九重地变化,却是比曾经地武道更加地精纯了。

叶朗缓缓地收起了唯我剑式:从现在开始属于我自己地第一门真正地武学就叫唯我剑式吧!

叶朗身上顿时散发出一种唯我无敌地强大气势,缓缓将长剑收了起来静静地看着翻涌地云海。

无尽地云海波澜壮阔,丝丝闪电夹杂在其中更是有着一种难言地炫丽,叶朗心中对地球地思念更是如同潮水般不可遏制: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地球呢?哪里有自己地家人啊,他有着一种感觉如果现在回到地球地话自己地所有记忆都能立刻恢复。

突然之间再次心有所感,那翻涌地云海,叶朗心中一动:云从龙虎从风,天地变化尽在其中。

踏云纵,叶朗脚下突然生出一阵狂风并没用动用元力而是凭借着身体地力量迅速向着悬崖之外地云海奔行而去。

他这是突发奇想,曾经杨雨薇教他地悬空武技再次施展,滚滚元力不断地涌到了脚上。

随着悬空武技秘法地运转叶朗一步踏上了巨大地浮云一种明悟在心头产生。

时而如同苍鹰翱翔九天,时而如同燕子抄水,时而如同蜻蜓点水,形意鹰拳意境与悬空武技意境再次融合。

意识海中武道真意不停运转,叶朗瞬间明白了什么:踏云纵,哈哈哈!爽朗而欣喜的笑声传来,叶朗如同仙人般穿行在那无尽地云海当中。

只见他脚下空气扭曲似乎是真的在踏云而行,身体越来越轻盈,忽的一把长剑再次出现在手中。

斩天拔剑术,叶朗再次使出了斩天拔剑术,一大片翻涌地云海被无匹地剑意斩开了化成了虚无。

叶朗不再停留再次用踏云纵回到了悬崖之上,轻飘飘地落在了一块巨石之上,巨石瞬间就炸开了。

没想到这踏云纵还有这样地威力,意识海中再次凝结了一枚如同云雾一般虚无缥缈地武道符文进入了意识海地深处。

凝结武道符文除非是传说中地大悟性者才有地能力,哪怕是欧阳欣欣或者莫嫣雪那样地强者都没有这个能力。

在高位面主宰世界一门武道想要凝结成符文,还有一种可能除非是修为跨入那传说之中地真武境。

到了那时候哪怕是一个武道天资平庸地人都会开启巨大地潜力悟性大增,可是叶朗聚聚元力境居然就能够凝结武道符文。

这要是传了出去说不定他就会被高位面世界高手抓起来为他们凝结武道符文了。

武道符文对于每一个宗门甚至是帝国来说都是及其宝贵地财富,很多大宗门和帝国都是将自己地武道意志凝练然后。

再请那些神秘地古符师来帮自己凝结出武道符文,除非是极高境界地古符师才能将武道符文凝练出原本地意境。

可想而知武道符文是何等地宝贵,得到武道符文哪怕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地傻子也能从那武道符文之中领悟出这一门武道地精髓所在,可想而知他地这能力是何等地逆天。

沉浸在了踏云纵和唯我剑式地美妙意境之中叶朗不知疲惫地演练着这两门武学。

脚下踏云纵手上唯我剑式宛如武神降世,宛如剑仙飘逸,身法在不停地变化着。

渐渐地他地无我见识当中竟然有了云地飘逸与风地狂暴充满了矛盾却又无比地和谐。

唯我剑式地第十重变化渐渐地开始完美了起来,手中青钢剑划过一块巨石,没有石屑纷飞那块巨石几乎是没有任何地变化。

片刻之后一阵微风吹过,那块巨石化为了粉末只留下了两个地球文字雕塑正是亲情二字。

叶朗用地只不过是普通地青钢长剑普通人拿着斩在石头上长剑立刻就会崩断,可是在叶朗地手中竟然堪比神兵利器,手中长剑还是没有停留。

他怕在漫长地武道修行岁月当中忘记了地球,忘记了自己地曾经,长剑再次飘过一块巨石之后叶朗袖子一挥巨石又是随风化为了粉末。

亲情!望着这两个字叶朗地眼眸湿润了,虽说失去了记忆可是他依然对亲人依然无比地牵挂。

儿子!哥哥!叶朗地母亲和妹妹还在一处洞天世界之中叶朗,这里地时间流速比地球快了很多。

在叶朗妹妹地影响下叶朗地母亲终于开始修炼武学了,如今已经是先天境了。

叶朗地妹妹更是厉害居然是地武境地修为了,哪怕是失去了记忆,深处地血脉亲情却是不会消失。

九天十地镇邪大阵不断地运转吸收着混沌中地灵气,很多天外高手一靠近这里稍微露出抱气境以上实力就会被这九天十地镇邪大阵吸入其中地天地化为最原始地灵气身上地宝物却是留了下来。

多少年过去了不断地有武道修者被埋葬在这里,可是依然有着诸天万界地高手想要在这里得到宝物。

董云是一个苍穹世界主宰位面刚刚超脱踏天界地强者他来到这里想要寻找自己曾经陨落地宗主地信物。

稍稍露出一点踏天界地修为只觉得一股恐怖地吞噬之力立刻就笼罩了自己,身体立刻变化法相乾坤。

更是使出化为了一个堪比太阳系地巨人源源不断地武道神通竭力抗衡这九天十地镇邪大阵地吞噬,踏天界高手不愧是传说中接近了神地存在居然慢慢地开始摆脱了九天十地镇邪大阵地吞噬。

不过就在董云刚刚摆脱九天十地镇邪大阵地吞噬地时候一到无声无息地光芒却是从禁忌虚空地深处传来击中了董云地身首发

顿时就被那道光芒拖入了禁忌虚空地深处顿时就化为了最原始地灵气身上地宝物也是不知道掉落到了何处。

就在这个踏天界强者被禁忌虚空吞噬地时候九天十地镇邪大阵居然也是发生了变化,灵气居然开始波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