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品温如言——韶华留白 第22章_慕呆呆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23日

回到家,慕白扔了东西就往厨房跑,却在手还没摸到菜刀时就被陆流提着衣领子带到隔壁家门口了。

“我还得做饭呢,你把我拉这儿来干嘛,”慕白扒拉着衣领子嚷嚷。

“帕克夫妇邀请我们吃晚餐,”陆流伸手按门铃。

“帕克夫妇?谁?”

正要问,门就被打开了,一位银发的老头笑呵呵站在门口。

“帕克先生,”陆流打招呼。

“快请进,晚餐快做好了,”老头热情的带他们进门。

慕白跟在陆流身后一脸茫然,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嘀咕,“你怎么不早点说呀,我都没有准备好。”

陆流却是只笑不答,径直的往屋子里走。

沙发上,帕克先生同陆流聊得十分融洽,偶尔提及初到维也纳的囧事,还会一起笑出来。慕白坐在旁边,觉得有些尴尬,他虽然个性活泼开放,却极少有这样到陌生人家做客的经历,又想起了什么些往事,更觉得如坐针毡。

胡乱塞了几口点心想要缓解缓解,却没成想吃的太急,被噎住了。

“唔,唔……”

帕克先生正说起自己年轻时候的事,却被慕白捶胸口呜咽的声音惊到了,急着喊陆流,“这是怎么了,陆,快看看。”

陆流伸手在桌子上端了杯水递给慕白,却是慢悠悠的问他:“吃多了噎到了?”

慕白捧着水就往嘴里灌,一边喝水一边可怜兮兮的点头,眼圈都快给委屈红了。这边帕克先生三人集成一团,厨房里听到动静的一银发老太太也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菜刀都还没来得及放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老太太走到慕白跟前连声问道。

慕白正斜着眼儿跟陆流诉委屈,猛地一转眼看到跟前挥着菜刀的老太太,和老太太那张极其熟悉的脸,顿时被吓了一跳,一个没收住就喷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咳,”被呛到的慕白捂着肚子拼命咳嗽,脸涨的通红。

老太太也顾不得衣服上的水了,拿着菜刀就要凑过去看慕白,旁边的帕克先生也担心的围了过来,客人第一次过来就出了这么多状况,他觉得很过意不去。

眼看着刀尖儿就要擦到慕白脸上去了,一旁坐着的陆流终于勉为其难的出手将慕白揽了过来,一手拍着慕白的后背给他顺气儿,一手拉住焦急的帕克夫妇,安慰道:“没事的,只是喝水喝的急了,被呛住了,别担心。”

见慕白没有再咳嗽了,陆流指着老太太给慕白介绍,“这是帕克太太,我的邻居,也是她邀请我们一起过新年的。”

慕白转头挥爪子跟帕克太太打招呼,“帕克太太您好,我是慕白,”

帕克太太甚是和善的对着慕白笑,“孩子,你还记得我吗,我们上午见过面的。”

慕白顶着一张涨红的脸点点头,笑的比哭还难看,能不记得吗,上午就是我把您给关门外的啊。

晚餐准备的很丰盛,帕克太太是个十分热情的人,年轻时曾到中国游历过一段时间,顾及到慕白同陆流远在他乡,特意做了些中国菜,满满的摆了一桌。

慕白心宽的没边儿,脸皮也厚的没边儿,起初的尴尬和懊恼过了,又原地复活,跟在帕克太太身后各种耍宝卖萌,惹得帕克夫妇笑的眼睛都弯了。

“您都不知道,我刚来这儿的时候,住在那小巷子里,半夜走路上听到猫叫都能吓个半死,”慕白一边撕火鸡腿一边表情夸张的说着。

帕克太太满脸的同情,“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外面闯荡,真是太辛苦了。”

慕白耷拉着眼睛连连点头,“恩恩,特别可怜,身上就带了那么点钱,还在车上被人偷走了,饿了好几天的肚子呢。”

油乎乎的手指了指自己瘪瘪的肚子,又指了指细细的胳膊腿儿,“您看看,我这肚子就是那时候饿的,到现在都没长回来呢。”

帕克太太心疼得不得了,当即就数落起来:“哎呦,这没道德的小偷,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下手。”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慕白的小脸儿,只觉得更消瘦了,拿起餐具就往慕白的盘子里添食物,“可怜的孩子,快多吃些,以后多来这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啊。”

慕白正往嘴里塞糕点,见帕克太太这么心疼他,顿时就感动了,放下刀叉就往帕克太太怀里扑去,声泪俱下,“呜呜,帕克太太您对我太好了,比我亲妈对我都好。”

帕克先生坐在一旁也偷偷的蹭袖子抹眼泪。

如此,好一副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祖慈孙孝的场面,陆流坐在一旁,看着慕白包着满嘴的食物在那含糊不清的艰难的哽咽的样子,只觉得一脑门的黑线。

这么好的苗子,只弹琴画画实在是可惜了……

除夕夜的维也纳是疯狂而欢乐的,夜色深处,街上却是一片灯火璀璨,弥漫着独属于新年的喜悦。

吃过晚饭,两人就在帕克太太的盛情推荐下,来到街上感受新年的氛围了。

慕白拉着陆流穿梭在人群间,隔着厚厚的围巾都能听见他那清脆的笑声。

大街上搭建了每隔几十米都搭建的有露天的舞台,炫彩的灯光闪耀着,打在舞台上,DJ穿着个性的皮衣,戴着耳机,随着手指的拨动放出各种风格的音乐。

“哇,陆流,好动感的音乐啊。”

慕白站在人群中,跟着音乐摇晃着脑袋,兴奋极了。陆流有些不大适应这样的环境,穿着一身休闲的商务西装,挤在人群中倒有些格格不入了。

“嘿,新年快乐!”慕白来了劲头,拍了拍旁边的金发男人的肩,指着他手上的啤酒,“喂,能请我喝一罐吗?”

男人也爽快,当即便把啤酒递给慕白了,慕白哈哈大笑,拿过啤酒就给了男人一个热情的拥抱。

转身拉着身体仍处在僵硬状态的陆流往人群外面跑,一路上撞到了许多人,陆流的袖口也在奔跑中松开了。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陆流双手撑着膝盖,直喘着粗气。

“请你喝。”

慕白笑着把啤酒递给陆流。

陆流抬头看他,接过啤酒打开,也顾不得形象的蹲在地上就仰头喝了一大口。慕白扯了围巾,也在旁边蹲了下来,转头看陆流,戏谑道:“你头发乱了,袖口也松了,好没形象诶。”

“你跑这么快做什么?”陆流问。

慕白眨眨眼,“就刚才的歌里面唱的啊:奔跑吧,狂欢吧,尽情的笑吧。”

“……”

中心公园有着全市最大的摩天轮,每年的除夕的午夜都会有倒数纪年的活动,尚有一段距离,时间也尚早,倒也不急。

慕白似乎有着源源不断的活力,身影穿梭在街头的各个角落,偶尔会转身看一眼陆流,又或者突然消失一段时间,然后,又在下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突然拿着满手的食物冒了出来。

“尝尝,新出炉的呦。”

慕白献宝似的把手上东西塞到陆流手上,陆流向来不爱甜食,看着眼前的心形的粉红色棉花糖,纠结。

“真的特别好吃,”见陆流迟迟不下口,慕白干脆身体力行的证明,握着陆流的手就在棉花糖的反面咬了一大口,沾了满嘴的粉色糖丝。

陆流不忍拂了他的心意,勉为其难的咬了一口。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陆流点点头,“挺好。”

一路晃悠着,绕了两条街,便是中心公园了,已近零点,摩天轮下聚满了人。

两人没有往里挤,寻了一处高台便坐在下来,仰头看着天空。

进入倒数,摩天轮在星空下缓缓的旋转着,璀璨的星空同光影交错。

三,二,一……

烟花带着金色的火光冲上天际,绽放朵朵纷繁,破碎的星雨倾泄而下,刹那,容光。

陆流侧头看向慕白,莞尔,“新年快乐,小艺术家。”

慕白伸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声音带了几分郑重,“新年快乐,陆流。”

他粲然一笑,一双桃花眼弯若新月,溢了星光,刹那,风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