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崩塌函数·ZERO_part20 FAKE(陈同学)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2日

白大褂在电梯门口迟疑了很久,才按下了按钮。

电梯门静默地打开,然后把他载往天台。

他听着这种二十一世纪的老旧电机轰鸣,心中没有一点波澜。

物业公司也真会省钱,这玩意儿早就该淘汰了。

电梯的速度慢了下来,最后稳当地停在了顶层的位置。

白大褂走出电梯,绕过拐角。他看见许笙一个人站在离他十米左右的位置,就那样一个人,没有援兵也没有埋伏,只是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木讷地就像个等待挨骂的小学生。

当然这很符合他作为【镜面】的本质,可许笙本人应该不这么觉得——

白大褂这么想着。

在许笙的视角里,他应该是和布鲁斯·韦恩一样帅气地站在楼顶,风把他的衣摆吹开,露出坚毅的表情。

哈哈哈哈……

当然,在普通人的视角里大概也是这样的。

纯正的中古炼金术士可以稍微地捕捉到一个人的【本质】,而白大褂显然精通此道。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完全不是你所认识的那般——

平常无奇的风中会有量子场的流动。

每个人的心中都潜藏着无数跳跃的灵魂。

那连接着真实与虚幻之间的链条,会在雨中发出奇妙的波动。

“嘿,你好。”白大褂礼貌地打了个招呼,“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呢?我应该还没有做过正式的自我介绍吧,我叫王司图——”

“你叫雷阿诺。”

许笙打断了他。

“好吧,我叫雷阿诺。”白大褂耸肩,“你觉得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他看着许笙,想冲上去揍那个呆滞的连一拳。

当然,只是在他的眼里很呆滞而已。

“就连雷阿诺也只是个假名而已,我数一数,你好像用过很多个假名来着,毕竟你实在是活得太久了,就连容器也换过这么多次了——”

白大褂干笑两声:“你在说什——”

割裂感从他的右臂传来。

白大褂有些吃惊地看往许笙。

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抬起了右手,在他食指的指尖上飘着袅袅的青烟。

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白大褂的右臂被整齐地削掉,那只断手在喷出的液体之中回旋着滚出去很远。

“嗯,很不错。”白大褂凝视了一眼许笙的指尖,“某种意义上比方大同还会玩小聪明。把炼金矩阵铭刻在指甲盖上,不容易发现、启动迅速、刚好也比较容易再生。”

许笙吹了一下指尖上的烟:“彼此彼此,这拙劣的表演也应该停下了吧。”

白大褂的断臂处突然诡异地扭曲起来。

他站在原地,身上的每一个部件都完完整整,可地上的断臂还在往外冒血。

“准备好一个身体的残损部件,然后把真正的身体部件用炼金术隐藏起来,不愧是很多个世纪以前最强的骗子啊。”许笙瞟了一眼地上的断手,“不介意的话能否帮我也做一个?”

“当然可以了,我欢迎一切商业交往的。”白大褂就差咬牙切齿了,“另外,就算是在本世纪,我也是最强的骗子。”

“没想到会堕落到组织邪教的程度啊,哈罗德。”许笙抬起头想了一会儿,“你的术式是叫做【万花筒】对吧?这么骄傲的炼金术士,竟然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令人遗憾。”

“喂喂,麻烦可不可以先整理一下思路?为什么我会叫哈罗德?”白大褂哀嚎,“万花筒又是什么?别给我加设定好吗?”

“别装傻了。你现在的设定是叛逃的天使,邪教组织人,强大的欺诈师雷阿诺先生,但也仅仅是设定而已。”

高楼的玻璃幕墙映出天空中太阳的形状,刺眼到令白大褂十分不适。在那些光线的背射下,许笙的轮廓已经有些模糊了。

“……”

几只麻雀踩在栏杆上,在那里悠闲地散着步,然后扑腾着翅膀再度起飞。

“我一直没有怀疑过你的身份,直到我真正去了一趟你曾经居住的地方。”

他就像在讲一个故事。

“多么孤独的一个天使啊,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一个人居住在遥远的地方,没有人际交往,只有档案能够证明他存在过。”

许笙将头仰成45度:“这就是你啊,哈罗德,或者说,雷阿诺先生。热爱龙类的雷阿诺先生,你怎么看呢?”

雷阿诺,或者说白大褂,咬紧嘴唇:“我讨厌自己作为天使的身份,我喜欢龙,有什么不对吗?”

“不,你依然在撒谎。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过的一个点,在我看见那个梯子以后,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许笙抬起手。

“真相只有一个,你根本不是一个天使。叫做雷阿诺的天使,完完全全是被神一般的骗术捏造出来的【伪物】。雷阿诺只存在于大天使之殿的档案中,当然还有那个孤单的木屋里。”

白大褂很复杂地看了许笙一眼。

他突然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别,别开玩笑了哈哈哈……那可是天使啊……想要在天使的眼皮子底下捏造一个不存在的天使身份出来,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吧?”

“因为你是【万花筒】的持有者哈罗德,参加了两次炼金术战争的男人,世界上最棒的人偶师。你原本的身体早就已经腐朽了,站在这里的,是名为【哈罗德】的人偶对吧?”

许笙的声音仍然不紧不慢地陈述着。

哇卡卡卡卡你在开玩笑吧。

真搞笑。

这种事情怎么办得到。

白大褂笑了很久,最后可能是笑到胃疼了,所以扶着墙,快要岔气地问道:“啊,所以说,我是一个叫做哈罗德的人类吧,愚蠢的堕天使?”

洁白的翅膀从他背后展开,羽毛四处飘散。

金黄的光彩铸进了那深邃的眼睛中,沉默地威胁着许笙。

“我早就说过,哈罗德是个人偶师,所以造出来接近一个天使的人偶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许笙放下手,“但人偶毕竟是人偶,所以有一些缺陷。比如——”

“你试一试现在飞起来怎么样?”

“哈哈……哈、哈……”

白大褂突然有些傻眼了,于是尴尬地笑了几声。

“你的要求这么高吗?喂,别这么过分好不好?”

许笙没有理会他:“我一直在想,既然你创造出的人偶没法飞行,那又是怎样瞒过天使的呢?后来我发现这个答案实在太愚蠢了……因为低等级的天使在大天使之殿里根本不被允许飞行。”

站在许笙对面的男人突然很长地叹了口气。

他突然一点也不嚣张了。那种使他异于常人的魔力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诈骗是不可能完美的。为了修那座房子,我甚至还自己动手建了一座梯子。”

他有些自嘲地说道。

“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会想,如果我会飞那该有多好。会飞的话就不用造那该死的梯子,也不用从上面摔到骨折。”

他疲惫地坐到地上。

“你为了揭穿我的骗局,研究了不少资料啊。炼金学会也有参加了上次战争的人吧?看来有人从高加索山下的梦境里醒了过来啊——哎,有目击记录真是件糟糕的事情。”

许笙靠到栏杆上,算是应和他也笑了两声:“其实你成功了。就像《肖申克的救赎》里那个被冤枉的银行家一样。”

“是一部电影吗?抱歉了,我醒来也就是十多年的事情,没有时间去碰这些现代人的玩具。”

“银行家为狱长洗钱,创造了一个只在法律与文件上存在的人。”

“然后呢?”

“他逃狱了,顶替了那个虚构人物的身份,带着他的钱逃去了墨西哥。”

“那真不错。”坐在地上的年轻人苦笑,“你觉得我也会那么走运吗?”

“这可很难说。”许笙抬起头看了一下天空,“瞒天可以过海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