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在异世界当邪神的奇幻经历_轰轰烈烈的人生(万夫长)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05日

——能行。

这是克图格亚现在的想法。

对方的火力虽然强大,但是还存在防御的可能性,虽然说防御的频率高得让克图格亚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若还是在游戏中的话克图格亚可能就已经因为神经反应不过来而举双手投降了吧。但是,在这奇怪的世界了里,可能是因为不止是肉体,连精神都成为克图格亚了吧,现在还意外的有余。在这里,克图格亚只能赞叹这具身体的强大了。

现在,对方的火力变得越来越凶猛了,但是克图格亚却并不在意,从对方那急躁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这已经是乾坤一掷,只要突破了这道火力,那么胜利就属于克图格亚无疑了。

克图格亚慢慢推进防线,欲登上对方的船舰。只要上了船,那么对方在顾虑是否会对船体造成伤害的状态下,这强烈的火力也就此会被封印吧。

「……嗯?」

就在这时,船的侧仓突然打开,只见超过百艘类似帆艇的小船从其中被排出,克图格亚通过[鹰眼(Eagle Eye)]技能甚至还看到每艘小船上都有一个人,甚至连当时的那个肌肉壮汉也在其中。

若是就这么放着不管的话,不用十秒钟他们就会因为自由落体而摔成一堆混合绞肉了吧,但是克图格亚知道一句话叫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诡异的事,肯定会有做的道理和意义所在。

果不其然,在所有小船全被排出船舰后,那位名叫希尔瓦利尔的疑似船长的人就移动到船头,准备做些什么的样子。

随后,她便从双腿两侧的枪匣里掏出两把火枪。左手高举,枪口朝天,开始了今天的头牌好戏。

——————————————————————————

——————————————————————————

——————————————————————————

希尔瓦利尔一变之前的急躁。她深吸一口气,将心绪放空,全心全意感受着爱船,她赖以成名的宝具。这让她不禁回想起那还没成为海盗之前的,美好又天真的过去。

希尔瓦利尔原本是商人之女,父亲是个不大不小的商会的掌权人,经常来往于各个城市,过着虽然繁忙但是他觉得非常充实的生活,他也爱着他的妻子和女儿望她们能过上更好了生活。于是,他将女儿送进了附近最好的学院以充实她的生活。

在学院,希尔瓦利尔的生活非常简单,除了上课之外她的时间就基本上是和朋友们一起喝下午茶,聊天,或者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书。这就是希尔瓦利尔生活的全部,那时,希尔瓦利尔就相信,自己是幸福的。这平淡而美好的日子将持续下去,等到到从学院毕业,那时自己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了,找个互相爱恋对方的结婚对象,与他一起继承父亲交给自己的商会,然后生儿育女,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将自己的孩子抚养成人后,再将商会再传承下去,那么自己就能够安度晚年了吧——当时的希尔瓦利尔就这么,帮自己安排了一个随处可见,但又平淡而温馨的一生。

但是,一场飞来横祸打乱了希尔瓦利尔的一生。

在希尔瓦利尔十六岁那年,父亲在一次运送货物时遇到了抢匪,货物丢了,父亲也在保护货物的过程中身受重伤,在不久后也去世了。母亲,则是在这样的打击之下变得一蹶不振,没过多久就自杀了。希尔瓦利尔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返回家去,尝试接手这个难题。若不是幸好,父亲曾教过自己商会的基本运作,恐怕商会已经四分五裂了吧。

但是希尔瓦利尔则遇到了此生最大的难题。被抢的物资按照合约,自己这里要全数赔偿它的损失,但是现在,父母亲双双离世,而那群父亲所谓的助手和伙伴,也露出了丑恶的嘴脸。企图从希尔瓦利尔这抢夺父亲一生的心血。这让希尔瓦利尔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赔偿损失。于是她当即退了学,将每次父亲回家都会送她的首饰给卖了,再将家里大大小小的装饰品也全部当掉,这才凑够了赔款。

就在这时,就在希尔瓦利尔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那些“助手”和“伙伴”就已经拓宽了他们自己的势力,联手将希尔瓦利尔这个合法继承人给拉下了台。还不知社会险恶的希尔瓦利尔就此背上了一笔负债,被赶出了商会。

这成为了压垮希尔瓦利尔的最大的负重,她卖掉了自己的房子,还清了负债。拿着她还债剩下的钱,离开了这个悲伤之地。

花钱跟着别人的运货商队,希尔瓦利尔来到了另一个城市。她知道,自己必须找个住所还有工作,虽然说自己的钱在一般人看来是比较可观的一笔财富,但是若是要置办生活的全部,这点钱还是远远不够的。

她先是寄宿在当地的海洋之神依斯提的神殿里,还好神殿的教士是个温柔的老人,对于希尔瓦利尔这样的吃白食的人还如此友善,给予她居住的地方与食物,让希尔瓦利尔暂时不用考虑居住和食物的问题。随即,希尔瓦利尔就到处寻找可以让她工作的地方,不久后就找到了一家酒馆,酒馆的主人是一对纯朴的中年夫妇,他们在听到了希尔瓦利尔急于找工作就十分爽快的让希尔瓦利尔成为了他们的服务员。

就这样,希尔瓦利尔又开始了她平静朴素而又充实的生活。同时,她又在庆幸着,她的身边,不管是酒馆老板夫妇还是老教士又或者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她身边的人都是温柔善良,会在她危难时刻帮助她的人。就这么不知不觉,希尔瓦利尔已经来到这里两年了,她用这些日子积攒下来的钱,买下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离开了教堂,但是她绝对不会忘记神殿给予她的帮助,于是她就此成为了一名海洋之神的信徒,每天从酒馆结束工作后到神殿祷告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可以说一切又变的美好起来。

可能是因为命运不想让她的生活如此平淡,希尔瓦利尔的人生又出现了转变。一位当地的小贵族在乘马车经过的时候碰巧看见了正准备前往神殿的希尔瓦利尔。进过两年的成长,希尔瓦利尔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一位美丽的女性,甚至在酒馆里,她也是吸引顾客观光的看板娘般的存在。那名小贵族看上了希尔瓦利尔,他在第二天就去希尔瓦利尔家拜访她,并暗示希望希尔瓦利尔成为他的女人。

但是希尔瓦利尔拒绝了,无论生活如何变动,她对于自己的另一半还是有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互相爱着对方,像是现在这位贵族的眼神,希尔瓦利尔还在商会的时候就已经看见过好多遍了,那是充满贪欲的眼神。她知道,对方说爱着自己,爱的恐怕却只是自己的美貌,要是和他在一起,恐怕没过多久自己就会被他玩腻了随后丢到一旁吧。

对于希尔瓦利尔的拒绝那位贵族感到了十分屈辱,他随即摔门离开了希尔瓦利尔的家。而她就天真的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第二天她还像往常一样前往酒馆,却发现酒馆被人给破坏了一通,老板夫妇也被打成重伤,在希尔瓦利尔正准备带他们两去找医生的时候,他们两用充满惊恐的眼神看着希尔瓦利尔,并将这个月的工资提前给了希尔瓦利尔,还跟她说也,以后不能再雇佣她了。这时,希尔瓦利尔知道了,这是那位贵族先生的报复,让她无法在这个城市待下去的手段。神殿也不能再去了,不然老教士也可能成为那位贵族的报复对象。于是,希尔瓦利尔又一次,卖掉了除了一些随身物品外的所有东西,赶快跑出了城,她知道,那位贵族是想要抓住她,那么走官道或者坐马车是肯定行不通的,于是,她从森林中绕道前往了要塞都市韦恩塔尔。

风尘仆仆前往韦恩塔尔的希尔瓦利尔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能够保证人安全的三样东西。金钱、权力以及力量,若是想要不被他人欺凌,那么这三样东西就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希尔瓦利尔用她最后的一点钱,拜师于韦恩塔尔的军练教官,请求他教导自己剑的使用。其实希尔瓦利尔知道,自己的这点钱是完全打不动那位教官的。但是他在听到了希尔瓦利尔的理由后却以一句“有趣。”收留了希尔瓦利尔。于是她就待在了那位教官了家里接受他的指导。

一开始,希尔瓦利尔显得十分痛苦,在那位教官的眼里,没有男人、女人、小孩、老人的区别,只要是拿起了剑,那么就是士兵。每天,希尔瓦利尔都被他打的伤痕累累,而他每天都用草药膏和他的低阶治疗魔法来治疗希尔瓦利尔的伤。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希尔瓦利尔被调教成优秀的剑士时,又是两年过去了。这时,教官先生就将希尔瓦利尔轰了出去,给了她一张介绍信和一笔钱,让她自力更生,成为一名冒险者。

应该说,不愧是军练教官,他的教导让希尔瓦利尔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冒险者,不过半年,她在全韦恩塔尔的冒险者里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了。她自己也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伙伴,加入了一个正好全是女性的七人小队。

虽然有点超乎希尔瓦利尔原本的想象,但是冒险者工作也算是比较平稳,每天去完成一个击退野兽或者盗匪的的任务成为了希尔瓦利尔的每日功课。到最后,希尔瓦利尔她们的名声越做越好,就连那些雇人保护货物的商人也会点名雇佣她们。而希尔瓦利尔的生活也逐渐走进了正轨。

然而,没过多久,一份特殊的指名雇佣来到了她们面前——商船护送。

所有人都很困惑,她们对于海上的战斗并不擅长,但是这次的雇佣金却出奇的高,虽然说很有可能是被抢了工作的同行准备的陷阱,但是对方是个在信用方面完全没有问题的老牌商会,所以这种可能性很小。

于是,她们就一路将商品护送到韦恩塔尔附近的海港都市,再转乘商会的商船前往别国。一路上除了几只不长眼的豺狼突然窜出来被她们解决了以外,可谓是风平浪静。以至于希尔瓦利尔她们都放松了警惕。

然而,这看似平静的海洋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咔——」

这是金属碰撞并卡住的声音。

随即……

「哗——」

只听数声某物从水中跳出的声音,船上突然多出了许多手持武器的男人。

海盗,海上除了海浪和魔兽外最危险的存在。

虽然说八人都因为放松了警惕而让海盗靠近了,但是作为冒险者的经验还是让她们拿起了武器并让所有非战斗人员躲进船舱里。

缺少在在船上作战经验的她们处于劣势,还好,这些海盗的单体能力都不强,所有人都选择了逐个击破的方式企图扭转劣势。就如同计划的一样,八人抱成一团,两边的人警惕其它海盗的袭击,真面的希尔瓦利尔和另一个伙伴则对阵面前的敌人,两个弓箭手和一个法师则是看紧船舱入口以防被攻击而神官则是负责在她们受伤时为她们回复伤势。

她们配合默契,用不了多久甲板上的海盗就已经被打倒的差不多了。就当大家觉得胜负已分时,异变又起。

「嗤——」

耳边突然响起什么东西被发射的声音,只见右边靠海的伙伴突然飞了出去。

不,飞出去这个比喻不太形象,倒不如说是被拽飞出去的。

希尔瓦利尔向左看去,那位伙伴的胸口上突然多出一把像是捕鱼抢似的长矛,锋利的枪尖轻易地穿透了她的链甲再从她背后捅出去,将其牢牢地钉在甲板上。她恐怕还未理解发生什么事吧,脸上还带着与敌人对峙的严肃表情,但是鲜血却从枪的血槽里不停地流出来。

——死了。

在一开始,希尔瓦利尔甚至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直到刚刚,她才理解了一个与她一起出生入死的挚友的死亡。

长枪上还系着钢丝,大家看向钢丝的方向……

所有人都看到了绝望。

一艘海盗船缓缓驶来,上面站满了人,起码数百人。除了枪弩外,还有几个黑黝黝的炮孔对着她们,看得出来,要是她们敢有一点轻举妄动,这些火炮就会将她们轰成碎片。

之后,失去战意的七人就被海盗们变成了他们的战利品之一。甚至为了预防万一,她们的手筋也被海盗们挑掉了。

感受着手渐渐失去力量和知觉,希尔瓦利尔知道,她,这辈子都没法再挥舞剑了。

而失去了一切的她们,在海盗船上的唯一工作,就是成为他们的泄欲工具。

她们被分开用手链锁在不同的房间里,一到晚上,帮海盗们发泄**就成为了她们的工作。而那些被她们打倒的海盗们甚至还对她们使用暴力。弓箭手姐妹没过几天被那些企图接近船舱被她们“照顾”的海盗们给殴打致死,魔术师则是被切掉了舌头没日没夜地被鞭打,神官更是一边被侵犯一边被勒住脖子,就这么被海盗给掐死了。至于希尔瓦利尔和另外两名战士小姐,应该说多亏是战士职业,抗打击能力比起其他人要好上一点,但也是被虐待得遍体鳞伤。

到最后,三人里一人因为完全坏掉了而被处理,另外一人也是咬舌自尽。就这样,这个八人小队就只剩下了希尔瓦利尔一人。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天眷顾希尔瓦利尔,在有一天晚上,海盗船被别的海盗给攻击了,而那个正好在侵犯她的海盗还在途中解开了她的手链,而被袭击的信号则是让他没空管希尔瓦利尔就直接上去了。

————能逃走了。

这是希尔瓦利尔心中唯一的想法。她悄悄溜出舰内,偷偷捎了两把自己现在唯一拿的动的武器——火枪。在射杀了看管室的海盗后随便拿了点钱、衣服还有食物弹药等东西,趁着夜色开小船逃走了。

知道已经没有可归之地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决心做海盗的呢,又是什么时候将势力发展得如此之大的呢?

这些,一眨眼已经27岁的希尔瓦利尔自己都快记不得了,但是,在海上漂泊的日子,让希尔瓦利尔知道了一件事。

那就是平静而充实的生活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么——

「就让我轰轰烈烈地活着然后再轰轰烈烈地死去好了!宝具!真名解封!」

随着希尔瓦利尔高涨的心情,整个船体也在跟着她一起轰鸣。

「Het is een schip, een demon is onbekend schip.(这是艘封印着恶魔的不详的船)」

「de eeuwige reis vol zonde.(永恒的航行让人充满罪恶)」

「de dag des oordeels nadert, hypocriet en ze heeft dezelfde hypocrisie in de kooi zit vast in gevangenschap.(在审判日这个伪善者和他们同样伪善的神被圈养在牢固的猪笼里的日子)」

「En ik zal in het vagevuur kant die lachen met hun laffe tot!(而我,则会在炼狱里一边航行一边嘲笑他们的懦弱直到灰飞烟灭)」

「De Vliegende Hollander!(彷徨的荷兰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