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剑三]我成了猪脚他妈 第16章_被害人毒某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09日

唐啸二人还不知,芈糖一直没将“急曲”效果爆掉,不然唐昊也无法稳稳站着拖这么久。

唐啸不赞同道,“这是内伤。”

唐昊道,“芈医师能治,无妨。”

唐啸:“……”

昊弟啊,你忘了你的伤是谁打出来的吗?

她会给你治?

事实证明,芈糖真会治。

“芈医师心软得很。”

唐啸:“……”

自家弟弟……是不是在故意卖惨博同情?

这位医师的原则也有毒。

反正普通人的人设也崩了,唐昊说要疗伤的时候,她看着那条惨兮兮的手臂,没好脸色地召出寒声寂影。不等唐啸误会她还要打,她便将【急曲】效果驱散,挂上【翔鸾舞柳】和【上元点鬟】,补上【王母挥袂】和【风袖低昂】。原先就没掉多少的血管顷刻满格——

手臂外表还未恢复,但唐昊的气色好了不少。

唐昊道,“芈医师果然也是治疗系魂师。”

芈糖不答话,沉默地收起武魂。

他又道,“我记起来芈医师救我时的情形。”

芈糖嗤笑,“我巴不得自己没救过,失忆梗果然是麻烦精标配。”

唐昊听不懂她的意思,但也知道自己是被嫌弃的。

他道,“我身上的伤是一只六万年魂兽留下来的。”

“十万年魂兽留下来的也跟我无关。”

“不论如何,芈医师救了我的命。”

“我不救你也死不了。”

芈糖充分发挥杠精本色,奈何唐昊丝毫没有被激怒的意思。

唐昊道,“芈医师这话错了,如果你没救,我自行恢复,兴许要养个两三年才能好彻底。哪怕是找治疗系魂师,最少也要养一年伤。那只魂兽的毒素不仅能侵蚀经脉,还能吞噬魂力。”

除了严重的内伤还有各处外伤,不好好养是好不了的。

可唐昊苏醒后,除了外伤并无其他内伤。

这种治愈能力,可不是普通医师能做到的。

芈糖:“……”

她以为那毒素是毒蛇咬出来的……

若当时没误会,她就知道这厮是魂师,自然也没之后的相处,因为她会将唐昊赶出伽罗村!

“是我学医不精,阅历不足。”

唐昊:“???”

芈糖道,“如果我学医精通,我不会将魂兽的毒和普通蛇毒弄混,更不会收你住在伽罗村。”

现在好了,她总觉得自己安逸十来年的日子要崩。

唐昊闻言沉默数秒,迟疑问她,“我能冒昧问一句,芈医师为何如此厌恶魂师?”

芈糖冷笑,“这个问题你以前问过了。”

唐昊道,“但芈医师当时只说是因为魂师好战、滥杀魂兽……”

“这两个理由还不够?”芈糖神色冷淡地倒退一步,防备道,“为了块魂骨能自相残杀,为了个魂环能毫不犹豫屠杀弱小的、拦路的魂兽,魂师不一向如此?因为一两句口角争执也能打得你死我活……真是暴力又无秩序的群体!你刚才与我过招,不也发现我魂技多得不正常?怎么,你就不怀疑我身上有魂骨,有让魂师垂涎的秘密?我只是个魂王,杀了我,这收益可比虎口夺食低得多。”

接连几个问题,唐昊与唐啸都沉默了。

尤其是唐昊,他的表情凝重得让芈糖心慌,似乎自己说了什么错话。

“芈医师眼中……昊是这般无耻小人?”

芈糖道,“我认识的是‘阿昊’,可不是眼前这位魂圣唐昊。‘阿昊’当然不会,但你难说。”

唐昊又不说话了,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但那双黑沉的眸子却似装了千言万语。

芈糖:“……”

更过分的话她是说不出口的,总有种欺负人的错觉。

她哪里欺负人了?

若无底牌,眼前这位魂圣以及他的魂斗罗哥哥,哪个都能要了她的命。

许久——

唐昊叹了一声,“昊明白了,待过了今晚过,昊与兄长会离开伽罗村,不再打搅芈医师。芈医师有什么打算?”

芈糖见他不似说谎,态度软了几分。

“我收了独孤博的全款诊金,怎么说也要治好他儿子再走,大概还会在伽罗村逗留一二月。”

等治好了独孤龄,她就换个地方隐居。

听她这么说,唐昊反而担心了。

“独孤博父子并非善类,芈医师的特殊若被他们发现,恐有危险。”

芈糖:“……”

哦,她突然想起初见独孤博的场景。

不由得嗤笑。

“如此一看,独孤博会忌惮,任由我讽刺讥诮,多半还是沾了你的光。”

毕竟,唐昊是魂圣。

手持昊天锤的魂圣,寻常魂斗罗都不敢叫嚣一定能赢他。

唐昊还是阿昊的时候,芈糖对他的笑永远是温柔明媚或者热烈的,何时被她冷嘲热讽过?

一前一后巨大的反差让他极为不适。

“芈医师执意要留在伽罗村等独孤龄治愈,昊怕是不能明日就走了。”

听他变卦,芈糖挑眉问道,“你想做甚?”

唐昊道,“自然是等独孤博父子走了,芈医师安危无恙再离开,也算是报了救命之恩。”

见他说得真挚,芈糖什么话都梗在喉咙说不出了。

“随你!”

唐啸有些看不懂自家弟弟的操作。

唐昊蛮淡定,“芈医师吃软不吃硬,服软她就没辙了。”

看似嘴硬,实则心软。

他披着“阿昊”的马甲,看到的芈医师永远是温柔圣洁的。

如今恢复了“唐昊”的身份,倒是让他看到另一个更加鲜活朝气的芈医师,也不算太坏。

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

隔壁的美食与他无缘了。

芈医师现在看到他就不快,又怎么会让他过去混饭吃?

事实证明,芈糖这人的“原则”真的有毒,她居然还做了唐昊那份晚饭。

芈糖:“……”

这才小半年而已,她居然都养成习惯了

_(:з)∠)_

做都做了,自己一个人也吃不完,她也不想浪费食物,还是喊唐昊过来吃饭吧。

最多当他是处理多余食物的垃圾桶。

嗯,就是这样!

唐昊都来了,总不能落下唐啸这位客人。

于是原本二人的餐桌又多了一双碗筷。

不够吃怎么办?

让唐昊少吃一半不就行了!

唐昊的心情却很不错,吃完之后还进厨房帮她洗碗。

芈糖阴阳怪气道,“厨房这种地方,怎么能劳驾魂圣莅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