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皇女与不败佣兵_30.复苏的起始(clouds君)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30日

30.复苏的起始

黎明升起。

艾兰睁开眼睛的时候,黑骑士萨罗早已蹲坐在露台的边缘,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远处赤红的一线天,骷髅眼眶中的鬼火燃烧着、就像是永不停息的钟摆一般。

艾兰注视着升起的朝阳,突然之间,清脆的喊声像复苏的泉水般涌入了脑海。

“早啊……侍卫先生。”

“不过只是一介庶民罢了,竟然有心情欣赏此等风光。”

“怎么啦?看一场日出谁来都能做到吧?这有什么困难的么?”

“请叫我艾尔莉亚!!真是的……”

恍惚间……似乎也有这么一个清晨,他曾与一位少女一同站在与这里相似的地方,一起仰望着地平线上绽放的太阳。少女生气的脸上不时绽放出怒火、不时却露出与之相反的纯净而羞涩的微笑,但是……却依旧无法回想起她的模样。

“艾……艾尔莉亚……”

艾兰深深地咬住了嘴唇,喃喃道。

额头的疼痛顿时犹如爆裂一般!

不行……现在还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

“大叔,早上好。”强迫让自己恢复过来的艾兰深呼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哦,小子,你终于醒了,我都等的不耐烦了。”黑骑士转过身,大风将他紫色的头发吹散,他笑着对面前的白发少年说道:

“昨晚你一直在讲梦话,真是吵死人了。”

“诶,我么?”艾兰感到有点懵。

“是啊……”黑骑士无奈地摆了摆手,“什么‘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好冷、好难受’、‘不行,绝对不要这样……’之类的,简直就像是与恋人分开的少女那样柔弱呢。”

说罢,萨罗又嘿嘿一笑:“难道说……你其实是个女生?”

“你才是在逗我吧?大叔。”艾兰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黑骑士说道:“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该不会是耳鸣梦到库拉德克的妹妹佳娜了吧?”

“怎么可能……我亲耳听见的,肯定就在这个露台上!”黑骑士萨罗怒道,“塔墙上都被神官们加持了永久的隔音魔法,在这里是无法听见塔内的声音的,除了你这小子还有谁啊?”

“……”

艾兰环视了一圈四周,的确,眼下所在的地方除了几棵小树以及他们身下的柔软草丛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空气中没有丝毫的魔力气息,更何况还有‘精灵屏障’保护,外人是绝对不可能闯进来的。

“如果真是我发出的……”艾兰在脑海中想了想,瞬间打了一个寒颤喊道:“绝对不会啦!!如果是真的干脆就从这里跳下去算了。”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应该不是你发出的。”黑骑士萨罗笑道,“我这副活了千年的灵魂拥有很强的‘通灵能力’,也许是一不小心将哪个满腹怨念的亡魂召唤到身边了吧。”

“你不是怕鬼么?还能召唤亡魂?”艾兰打了一个哈欠问道。

“我怕的只是我无法操控的鬼罢了。”黑骑士连忙叹了一口气,“像之前的‘巫妖王’那样能力甚至在我之上的家伙,很轻易就能看破我真正的‘弱点’,而那些弱小的灵魂则不同。”

“你的弱点大概就是把头移开身子就结束了吧?”艾兰毒辣地笑了。

听到这话的黑骑士则是犹如被电击一般迅速颤抖了一下!

“你……你怎么知道的!!”

黑骑士连忙将粗壮的双臂护在了伪装在库拉德克面容下的骷髅头上,不服气地解释道:“这也是为了更好的生存,只要头还在,身体要多少有多少!”

“哇,还真是啊。”艾兰笑得更浓郁了,“你那点能力我都见识到多少回了,还有什么能隐瞒住我的?”

“哼……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啊。”黑骑士冷哼了一声,无奈地垂下了散发着幽冥的头部。

真是的……等以后来到塔外一定要把你们都收拾了!

萨罗在心里愤闷不平地心想道。

—————————————————

两人走出封闭的露台,继续沿着空旷的大厅向上走去。

视野的前方就是这座空旷大厅的女神像。一道道被烧焦成黑炭的尸体堆积在女神像四周,散落的钢叉也被烧灼得如同烈焰般赤红。

黑骑士捡起一片破破烂烂的翅膀,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说道:

“这些被杀死的怪物是‘鬼王’,是在兽神界的深渊中经常出现的一种夜袭魔兽。”黑骑士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它们往往四五个一群进行活动,手中的钢叉加持有暗黑神的力量,只有投出去就会蒙蔽被袭击者的视线并掏出他的心脏。”

“暗黑神?”

“创造兽神界的三大神祗之一,具体的没必要多讲。”黑骑士默默说道。

“是曾和你战斗的那个少女干掉的么?”艾兰又问。

“当然,这种狂暴挥舞大剑的攻击方式,除了她没有任何人能做到。”萨罗看着无数具浑身撕裂、腹部被拦腰斩断的‘鬼王’尸体说道,“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释放那道蕴含黑蔷薇力量的凛冽剑芒。”

“原来如此。”艾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知怎么的,少年内心总感觉有些焦灼,就像失去了一切的飞蛾想要扑向遥远的光明般……

脑海中开始浮现出少女挥舞着大剑时那狂暴的身姿、以及那毫不珍惜性命、像是要舍弃自我一般疯狂冲向敌人的模样。

不知怎么的,好想要再一次遇见她……

抱住两眼无神的少女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没关系的,我一直在你身旁。”

……

艾兰从思念中回过神来,用有些颤抖的手握住胸前的紫色项坠,抬起头仰望着高大的女神像说道:

“我想要见到她,越快越好。”

说罢,笼罩着灰尘的女神像好像默默地发出了一道青光。艾兰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喂,你疯了么?”黑骑士萨罗说道,“想见到那个不顾一切将眼前的事物杀戮殆尽的女疯子?还不如回去找那两个骑士比较好,毕竟死得还能体面一点。”

“给我住嘴!!”

艾兰突然焦躁地喊了起来。下意识发出如此喊声的少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常、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脸庞。

“我……我到底是怎么了?”

艾兰用痛苦而又迷茫的声音问道。

“你这臭小子……”黑骑士萨罗叹了一口气,“是不是又想起来什么了?”

“我不知道……”艾兰擦了擦头上的汗滴,“如果要拼命地想就会头昏欲裂,可恶!!”艾兰不自觉地咬了咬牙齿。

“哼,既然如此……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黑骑士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在之前一起战斗过,并且结下了很深厚的羁绊……而在一次意外中,你被塔里的魔兽干掉,那个女疯子觉得你已经死了,所以就不顾一切地冲向塔顶想要向所有人复仇。”

“是这样么?”艾兰迷茫地注视着穹顶说道。

看见少年满头大汗的焦灼模样,黑骑士突然伸出了宽厚的手掌,像是鼓励同伴的“佣兵王”库拉德克一样轻轻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不必担心,既然如此我就陪你上去会会那个疯子好了。”萨罗咧开下颌骨笑道:“到时候可别害怕得逃开啊,毒舌的臭小子。”

恍惚间似乎来到了那片冰雪的荒原,面对咆哮着冲刺而来的雪狼,冲在最前方的库拉德克挡在一位受伤的士兵身前,笑着拍了拍士兵的肩膀:“没关系,危险的时刻就由我先来抵挡。”

“我知道了。”艾兰也露出了感激的微笑,“我们一起往上走吧。”

两人一起看向前方——

高高的女神像坐落在大厅的正前方,在一缕阳光的照耀下仿若散发着淡淡的微光,此时的女神正伸出左手指向东边的方向。

艾兰走到女神像背后,沿着微光下打开的阶梯不断向上爬去。库拉德克冲在最前面,已经伸手握住了开启大门的门把。

顿时,呼呼的寒风立刻从门内猛扑过来……让两人不自觉地将手挡在了前方。

艾兰左眼即刻绽放出圆形纹章,顿时,一道莹绿色的光亮覆盖住了前方,挡住了狂风的进攻。

“精灵的屏障”,将自然的气息化作精灵魔力在空气中形成一定范围内的屏障,可以有效抵挡元素与物理伤害。

此刻,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宫殿。

天空和地面都凝结着成片的冰霜,黑骑士朝着风刮来的方向望去——在一扇高大的玻璃窗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呼呼的寒风正从那里不停地涌入塔中。

“这里是?!”艾兰像是想起了什么即刻睁大眼睛,视线瞬间又变得一片模糊。

恍惚中,记忆中的景象似乎与眼前重叠,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好似久远却又像是才发生在身边的时间……扇动着翅膀扑来的大鸟、从草丛中冒出的蜈蚣、散发着寒意的树丛……以及……

将厚厚的红色外套披在自己身上,脸红却又坚决地直视前方的……黑发少女的身影。

“穿上吧,可别冻死了,瘦弱的下仆桑~”

“哼,谁要你碰我了,变态!”

“辛苦了,艾兰……”

那声音清脆地映入少年的耳中,让少年猛然睁大了瞳孔。

“艾尔莉亚!她曾叫过我的名字!”艾兰突然大声喊道。

“什……什么?”走在前方的黑骑士立刻回过头来,不解地问道:“你在抽什么风呢?艾尔莉亚是谁?”

“就是你口中那个不顾一切也要前进的女疯子。”艾兰尴尬地笑了笑,“看来你的猜测没错,我们之前一定见过面。”

“……真是难以想象。”黑骑士无奈地撇了撇手,“你这样的毒舌臭小子也有人喜欢,那家伙一定是为了你而拼命战斗的吧,一直到自己崩溃为止。”

“所以……我要快点找到她。”艾兰抬起头注视着眼前这座冰封的大殿,坚定地说道:“一定要找回属于我们的回忆,不容许任何人再去破坏!”

“好吧好吧,接下来就长点心思好了。”黑骑士叹了一口气,“恋爱什么的我可不懂,一听就让人头疼的话题还是免了吧。”

“哇,大叔原来是个千年老处男啊。”艾兰啧啧称赞,“当什么地狱骑士,不去做圣国的苦行僧侣简直太可惜了。”

“你给我闭嘴!!你这疯子的同伴!!”黑骑士怒吼道。

“哈哈哈……”

两人接着将目光投向这个地方,在满是冰雪的世界前方,一处高高的王座正静静伫立在地上,就像一块巨大的石碑一样。

王座上,一只看上去枯朽无比的大鸟正静静地趴在上面,布满了寒气的羽毛上挂着无数血淋淋的伤,它紧紧怀抱着一样看上去无比珍贵的事物,用疲惫却又凶狠的眼神望向来者的地方。

“准备好战斗吧,艾兰!”库拉德克不自觉地拔出了黑色大剑对准前方。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