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中的林夕 第四章 最好听的情话_断腰杆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17日

5月22日我怕在桌子上小睡了一会儿,我醒来时是被同学拍醒的,我迷迷糊糊中睁开眼,小嫚说外面有人找我,她才把我拍醒的,我往往窗外看了看,没人啊,她让我出去看看我就去看了看。

我自言自语,“没人啊,谁找我?“

正当我准备转身走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我背后响起“等一下。“

我转过身是一个男生,我打量了一下他。长得还挺高的,和冯瑞波差不多高吧!但是比他乖那么一点点。而且也比冯瑞波有气质。

我看了一眼他,“是你找我吗?“

他点了点头,“是的。“

我若有所思的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嘴角略带笑意的问,“你就是杨婼灵?“

我点了一下头,“是啊,我就是杨婼灵。你是我的仇家还是?“

在这个学校我惹到的人可不少,但是他们都拿我没办法。所以眼前这个人我不知道是敌是友。所以只能以这么冒昧的方式问了。

我这么一问弄得他很尴尬,“我怎么可能是你的敌人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交一个朋友。“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我不认识你怎么跟你交朋友,而且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

就在这时我们班的燕子出来了,小声的跟我说:“婼灵,你484傻啊?他你都不认识!“

我转过身小声的跟燕子说:“我又不是来认人的,我当然不认识他啦。

看着燕子那花痴的目光,我就知道他一定又是学校的一位大人物吧。

燕子用充满爱意的目光告诉我,“我们学校有两大校草,一个是冯瑞波,另一个就是他,他就是安义辰。“

我惊讶了,“什么?你说冯瑞波是两大校草之一。“

她点头,“这个不是重点好吗?重要的是这两大校草你都认识啊。重点是现在这个安义辰他也来主动找你交朋友诶。“

我苦笑一下,“那我宁愿不认识他俩。“

燕子白了我一眼,“我等一下再跟你说他俩的事儿,现在又来了一个安义辰,你还是先处理好你和他的事吧。“

说完燕子就进教室去了。这么不地道吗?就把我一个人扔这儿了。

我又转向安义辰,他笑了一下,“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安义辰。“

我干笑了一声,“你……找我有事儿。“

他盯着我说:“没有,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认识你和你做个朋友。“

我点了一下头,“哦。“

他直接问我,“那你方便留一个联系方式吗?“

我婉言说:“不好意思啊,不方便。“

说完我就进教室去了,我一进教室,我的天呐,我们班是有多少女生喜欢这个男生啊,满脸花痴的样子真是也太那个了吧,下午,我在微博上打榜时云凯的粉丝又和王浩昊染的粉丝闹​起来了,吵什么呀?有什么好吵的?云凯马上就大学毕业了,要是他看到该有多伤心啊,看到部分粉丝,像私生饭一样,每天都缠着他,我真替云凯感到特别痛心。就不能给他一点私人的时间吗?这天下午我有一点点感动,但是感动也改变不了我对冯瑞波的讨厌,我真的很讨厌他这种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感觉,下午我去社团办公室时,吕珍珍看到了我。

她看了我一眼,“婼灵,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好奇的问,“去哪儿啊?“

她不告诉我,“别问那么多,跟我来就对了。“

跟着她走了一半我才说:“人还没到齐呢,我没有去哪儿。“

她走得很快,“他们自己知道去舞蹈室等。“

我点了点头到了舞蹈室门口,她又不让我进去,“你先在外面等我,我让你进来你再进来。“

谁让她是社长了呢,“好吧!“

吕珍珍进去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后又出来了,让我进去,我进去里面一片漆黑,我没看到吕珍珍叫了她几声,她也没答应。我一进去门就被锁着,这是谁在恶作剧吗?忽然投影仪上放出了视频,全是我上次去聚会的照片,而且几乎全是我的背影。我看完了视频灯开了。

冯瑞波走进来问,“什么感觉?“

我撇了他一眼,“没有感觉。“

他不相信,“不可能吧,你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呢?“

我反问他,“我为什么要有感觉?对了,这些是你做的吗?“

他点头,“是啊,都是我做的。“

我又好奇地问,“你做这些干什么?“

他直言不讳的说:“追你啊!“

我好笑的说:“追我?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他低下头又抬起来,“你这么急着拒绝干什么?“

我冷冷的说:“不喜欢就拒绝。“

他不放弃说:“不喜欢我们可以慢慢培养嘛,感情是需要培养的,我们可以试试。“

我冷笑一下,“不用了,我对你真的没有感觉,再怎么培养也培养不出来。“

我转身走了,听见他在身后说:“喂,你真这么绝情!“

我没回答他。没错,我就是这么绝情!

第二天.

打完球赛后我看了一下时间说:“王钰花,程潇然,安丝丝,你们跟我去接李娜娜。“

王钰花不确定的问,“他们到了吗?“

我一边走一边回答,“按这个时间应该快了,我们先去门卫室等吧。“

路过时,林梓银刚好和我们遇到了。他问,“你们这是要去干嘛呀?匆匆忙忙的。“

我稍作停顿回答,“校门口。先不说了,有时间细聊。“

到了校门口我们帮忙把东西接过来了,提进了教室。第一节晚自习照常上;第一节晚自习下后全班忙的手忙脚乱,为了给我们亲爱的副班长张柯老师准备一个非常意外的惊喜,李娜娜负责拖住张老师在全班的共同努力下成功了,张老师进来有点懵了。

张老师有些激动,但又有点腼腆的说:“我……你们给我整这么大场面,我……我都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王钰花开心的接过话茬,“柯长,您不用不知所措,您又不告诉我们您的生日,我们只好给你一个惊喜了。“

张老师被同学们弄得满脸奶油奶油说:“嗯,那好吧,对了,你们买这些花了多少钱?“

李娜娜开玩笑,“没多少,也就几百万吧。“

张老师吃惊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几百万?怎么可能,几百万你们买这么小一个蛋糕?再说了,你们要是有这么多钱去买好一点的画纸多不好啊,非得给我弄这个。我就奇怪了,平时我让你们买一些好的画纸,你们一个个的都说没钱没钱的,现在有钱了?“

程潇然故意说:“哎呀,那不一样嘛,这个主要是您高兴就行。这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大家刚才也听到了吧?张老师是在嫌弃我们给他买的蛋糕小呢。“

程潇然这么一说,弄得全班哄堂大笑。

我是笑非笑的问了句,“老师,你问我们这些花了多少钱,您是要给我们报销吗?“

李娜娜也打趣儿,“是啊,老师。这些东西可花了我们不少钱呢,难不成你真的要给我们报销?“

张老师玩笑的说:“我给你们报销?怎么可能!我自己的工资都没有多少呢?“

王钰花笑了笑,“哇哦,原来我们张老师很缺钱呀!“

全班就在给张老师过生日的氛围中度过了一个晚自习。其实大家给他过生日一方面是真的想给他过个生日,毕竟下学期就分班了,他不一定能当的到我们副班主任。再有一个原因就是今天晚上是他的晚自习,如果不给他过生日的话,说不定他又会让我们画一些我们不喜欢的画,画不出来,他还要在那儿说你。不得不说我们班的同学还是有一些头脑的。

6月6日易云凯的大学生活就结束了。他大学刚刚毕业就有一个年度盛典的晚会,虽然很开心,但是还是有点担心他因为刚刚才在大学毕业。晚上就参加盛典晚会。粉丝们都担心他会吃不消。易云凯在大学时期没有谈恋爱,也没有恋爱的绯闻传出。真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是大学毕业后他就踏入娱乐圈生活了,这让我不得不担心他未来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对他好不好?知不知道他有低血糖,会不会每天为他准备一颗巧克力在身上?易云凯出关后的首秀,既然不能到现场去,那这个直播还是必须得给整起的!直播开始的时候就看到了下面粉丝为易云凯准备的蓝色星海!更有灯牌上写着“臣妾给凯皇请安!““臣妾恭迎凯皇。“等应援横幅灯牌,这些姐们儿你真是到位呀!全场蓝海真的是炸翻了。易云凯以一首《生》感动了不少人,我想如果我在现场的话,肯定也不比其他姐妹差吧。肯定会和其他姐妹一样哭得一塌糊涂。真正让我哭的不是他的那首歌,而是他出场的时候那一句问候“哈喽,好久不见!“

真的我们太久没见了,我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世上最好听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来自易云凯的一句普通的问候“哈喽,好久不见。“盛典晚会结束后,易云凯就发微博了下面炸评的全是“臣妾恭迎凯皇。““臣妾给凯皇请安。“等问候语。我的评论不是这个。我在与云凯的微博下面评论“原来这世上最好听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从云凯口中说出的一句好久不见。“我一发出这句话得到许多云凯粉丝的转发和评论。真的!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就是:好久不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