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女王转生录_五号选材:新世纪联盟 重启(幻想狂奏曲)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10日

五号选材:新世纪联盟 重启

Ok终于是来到最后一个题材了,这个么不用想是不会被选上的吧,而无限次元和血色恸哭的对比结果也是无限次元的胜出,大家都很喜欢突破次元壁的动漫明星大乱斗作品呢~

关于五号题材新联就像我上一篇说到过的是我曾经写过的一本书,只是那本书还是未完成的作品而我则希望将整个故事从头到尾重写,写的更完整把没有写到的开始也好好地写下来。

新联这个选材就算没有选上我也会在血族写完后来重写它的,不过血族到底有没有完结的一天那我们就不知道了233~

新世纪联盟讲述的是在现实的一个平行宇宙内发生的故事,科技比现近稍快些的时代,隐藏于社会下魔法和科学共同存在的世界,神器能源的发现和误入歧途的人们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这是一个属于无数英雄也是无数战场的指挥官和他们军队的故事,最开始误入歧途的少年清醒过来后带着机甲再次回归,他在暗中引领着事件的发展带动整个世界的发展,在现代社会的基础上让人们强行接受了魔幻故事当中的不同种族们,让人们相信了魔法与高科技的存在,让全世界形成了新的社会。

隐藏于未来的真相,沐浴在数亿人灵魂与鲜血的暴君,他坐在他的王座上指向了整个世界,通往过去的大门被打开魔王的机械军团从门后而来,意图改变过去的“神”降临在这个世界。

在这里在这个世界,在我所描绘的小说世界里不存在任何不可能,理论是错误的,世界存在无数个平行宇宙,而每个平行宇宙有着属于自己的一条条时间线,而最强烈最饱满的那一条就是这个平行宇宙的主时间线,只要改变它一切都会改变,命运是无法掌握的,你无法知道你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但你只知道你可以改变它。

新联的故事介绍再多也无用,总得来说还是我的老风格魔幻加科幻的结合,但是搞笑的地方会少一些因为这会是个很严肃的故事,算是一个类英雄类黑暗现实小说吧。

新世纪联盟菠萝包上有我以前发的老版,虽然以后如果重新一定会变很多但对于好奇的各位还是可以满足一下你们的心的,只是那个时候写的还比较早,断句和段落都很.......难受吧。算是我两三年前的作品吧。

最后值得一说的,我之前说过所有的小说题材在我这个突破次元壁的小说世界里都是连着的,目前的血族虽然当初模板用的是黑暗世界的背景,但是就目前的世界观来说这是新世纪联盟的平行宇宙,并且是在新联发生的400多年后,一切都结束被宇宙的萝莉女王打破次元壁后的世界,一切设定的颠覆一切真相的见证,被唯一神作者所接受的世界。

虽然曾经世界观和现在有些差距但最近这段时间对于自己世界观的描绘都开始突破次元壁了,不过这样也挺好,到时候写血族番外也好玩,更多的世界观资料不能再多透露了,那可是正片以后会讲到的啊~那么最后请各位欣赏新世纪联盟2中的一篇章节,关于阴影的故事。

第二章 阴影

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在1981年被录入美国年份但在这之前它也一直是一个美丽的让人留恋的地方,濒危的野生动物、漫无边际的海岸荒原、常年被冰雪和冰川覆盖的山巅,还有茂密的原始森林所有的都包括在其中,但是这里并不是人类的家园,不是,也不是精灵不是......它是一种特殊的生物由于各种原因这里是仅存的这些生物的家园但它们也不是头脑简单的低等生物,人类并不了解它们很多生命都不了解它们因为稀少,它们自称音清灵虽然读起来可能不太顺口但实际上是为了和音灵也就是音妖精区分。它们最后的一个小城镇就在这片森林当中隐藏在那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实际上他们无论是魔法水平还是科技水平都与现在的人类相当只是仍然过着与自然结合的简朴生活也很少有人学习他们唯一擅长的黑魔法和影魔法又或者钻研两者合一的暗影魔法。他们就这样生活在一个世外桃源中过了数百年,在那火山旁的热带雨林中。

(语言直接写成中文)“妈妈妈妈,看我刚刚从结果的灵树上摘下来的一定是最大的一个!”一个有着蓝紫相间皮肤身后长着细长的小尾巴末端是一个如同龙一般的扁平突出的尖,细长的耳朵黄色的眼睛和一头黑色长发的女孩正拉扯着旁边穿着长袍般衣服的母亲说道,另一边一个长得不是那么像人类的男生脸上左右两边的脸颊是可以张开的上面带着几颗尖牙而嘴和头部也更像蜥蜴里面的犬齿也更多更大,身后有着更长的一条尾巴但末端并不像女生那样,背上长着无数尖刺但手和腿却和人类一样。他摸了摸女孩的头蹲下说着:“又穿这么少出来,虽然这附近的气温比较暖和但再这么胡玩下去可是会感冒的哦,乖快回去多穿点衣服别缠着妈妈了她还有事要办呢!”穿着由植物和布混合而成衣服的女孩从男生的手下逃开躲在母亲身后握着母亲的手,“不要哥哥,我要让妈妈拿上最大的灵果去祭礼,这样妈妈一定会成为祭礼上最出众的祭祀的!”“粼。”看着两人僵持着看到这里的母亲用双手将女儿粼手上的灵果捧了起来说道:“好啦妈妈会带着它去的,到时候一定会成为大家眼中最出众的祭祀哦但是去那里的女生可都得穿着长袍才行呢所以粼快点回去换衣服好来看妈妈举行祭礼吧!”听到妈妈这么说粼也开心地点了点头并向身后家的方向跑去边跑还边喊着“等着我妈妈我马上就来!”“这孩子啊,以后你可得好好看住粼哦沁,她总是乱跑常常让人担心啊而且她最近还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听着那个诗人讲了外面人类的事情。”沁点了点头:“当然我一定会的,我会看住她不让她跑出这里的出去一旦遇到什么就不好了。”沁看了看周围与树融为一体的房屋后也开始向家的方向走去“妈你先过去吧我回去看看粼别再出什么事。”母亲点了点头向祭礼的方向走去了。微风吹过树干枝头,人类熟知的和不熟知的植物叶子在风中轻轻作响,温和的风拂过人们的脸颊,一股有着清凉气息但很浓厚的花香从祭坛那里飘来,沁用那如蜥蜴般的鼻子嗅着花香,他穿着那宽松的衣服慢慢走着鞋子上满是夹杂着花瓣气味的露水,快到家门口时房门被快速推开了,粼从里面跑了出来穿着白色的长袍头上是之前就做好浸泡在魔水中的花环。“粼慢点地上还有水呢,来一起去祭礼吧!”

粼看着沁伸出的手点了点头拉上了他的手,两人向祭礼走去,空中飘落着带有荧光的幽蓝色灵树花瓣,歌声从祭礼上不断传来,呼唤它们族人的上古之神蛇蜥灵神,那幽蓝色与灰白色的光芒构成的幻影在祭礼上慢慢显现着。

夜晚类似花朵般的植物利用魔法散发着光芒充当着灯光,那些植物散发着和灵树花瓣一样幽蓝色的光芒,一个男性音清灵从镇子的隐蔽罩外跑进来他向正在巡逻的卫队队长小声说着话,只见卫队队长听后立刻嘶嘶叫了几声小声回应着:“什么,居然在祭礼的时候被外人看到内部了早知道在祭礼的时候就不将魔力集中在祭坛了,那之后呢?”“很糟糕嘶,非常糟糕不用说再接触了谈判是肯定的了那些人类看我们的样子就像在看其他邪教怪物一样嘶,你明白的。”队长想了想后拍了下另一个人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嘶,我知道了,没办法了没办法谈判的既然是成年人类流露出那种眼神那是没办法接受这一切的,今晚我们去处理掉他们吧。”另一个人点了点头:“实在是没办法啊让他们跟我们谈判以在它们眼中看我们的样子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像其他清灵的结果一样。”两人说完到一间地下室去收拾东西,那里是堆放武器的地方一些用魔法和科技结合与一起曾经音清灵也还在战争时使用的东西,收拾完后两人就向镇子外跑去。

沁看着快要满月的月亮,月光洒在窗台上的月之花上滋润着它的生长,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些骚动的声音,“哥哥还在等月之花开花么?”粼从床上爬起看着还在窗边的沁,沁听到声音后转过身后惊讶地回应道:“粼?你还没睡着么,对不起吵到你了。”粼摇了摇头“没关系的,不过哥哥月之花如果真的开花了你打算送给谁啊?”沁轻轻地笑了笑,微笑留存在嘴角:“傻妹妹当初不是说好了么让我帮你种忘记了么虽然说是几个月前了,等开花后自然也是送给你啊!”粼听到后仔细想了想几个月前的事情,虽然有些模糊但确实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记忆,‘“妈妈说这是月之花的种子哦,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种所以.....”“很想看它开花么?那就让我来帮你吧!”’粼用很小的声音再次开口:“嗯,好像是拜托过哥哥,没想到哥哥这么在意....”沁又笑了笑他从窗边走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因为我也想看到它开花么。”‘和你还有妈妈看着花儿时的笑容。’“哥你说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粼转向正在另一张床上躺着的沁她眼睛里闪烁着那种渴望探索的光芒,和曾经的沁一样一直待在这里就算出去也只能在附近逗留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不知道也许很漂亮吧,你希望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粼?”沁也转过身去看着粼询问着她,粼想了想她看着窗台那朵张开了一点的月之花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希望外面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希望也可以和其他人交上朋友大家都很友善。”‘温馨快乐的世界么,更多的朋友.......’

(英语也全部替换成中文来写方便你们看)远离镇子的地方一小片人类的看守所在森林旁,无数声枪响划过森林,卫队队长和另一个音清灵倒在蓝色的血泊中,“没,没想到居然那么快就叫了警察而且还引起了,你们,你们的关注要是不快点警告的话.........”“可惜已经太晚了你们的居所也在这片森林里吧怪物。”一个穿着黑绿相间防护服衣服上有一个奇怪标志拿着改装过的枪支的人带着身后无数的队员击毙了这两名音清灵,身旁还有一具尸体是被音清灵的武器夺取心脏的队员,他们的身后还有两名警察和那个看到镇子的男人,警察看到了这些后询问着这些突然来到这里的队伍:“你们是华盛顿警局的特警么,为什么我没见过你们?”“我们?”队伍里最前面的带头人听后用冰冷的声音回应着:“我们是美国超自然调查歼灭总局的,是美国最上层直属军队一半命令权在总统那里一半则在局长那里,这就是让我们来解决这件事的原因而不是让你们警察来,说起来就你们三个在这里么?”那个看到了镇子的人回答着:“嗯这里看守所就我一个人这两名警察刚到.....”话音未落三人就被无数子弹击中“听好了见到不是我们团队的人全部当场处理,不能让这些怪物的事情流露出去外面的人们还没准备好接受这一切,明白了么?”“是长官,EG!”EG,全称Earth guard地球防卫军的前身美国超自然调查歼灭总局。

“嘶,快跑,快点从镇子撤离!”一声嘶喊伴随着蜥蜴般的尖叫划破了镇子夜晚的寂静,“怎么了哥哥?”粼从睡梦中被惊醒,她揉着自己的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守卫到底说了什么。沁倒是一下子清醒过来拉起在床上穿着睡衣的妹妹“快走粼出事了!”

镇子外那伪造场景的魔法渐渐失效无数士兵用那射出那带有绿色光芒的子弹另一边则是仅仅几个拿着如同长矛般的武器射出那细长的蓝色光芒希望可以抵挡住这些士兵,但那如同墙壁般形成的火力网立刻将这仅剩的卫兵杀得一个不剩,男人女孩们四散奔逃但队长早就下达了封锁整个镇子的命令,为了剿灭这些怪物。“Fire,keeping fire!”队长在镇子最前方的出口对周围的士兵下达着命令,阴影中的身影挥舞着幽蓝色的刀刃将过于靠近镇子内建筑的士兵动脉割断摸断脖子,队长将阵型从建筑区退开把从腰间掏出燃烧手雷抛向了建筑群附近的士兵也照做着,那非人的嘶吼从建筑内不断传出,大概半个小时一股牛肉和老鼠被烧焦的味道从镇子的街道上吹来,队长给枪重新上膛看着被树木上倒下来的水浇灭的建筑打开了夜视眼镜和队伍一起走进镇子看着周围一具具手持幽蓝光刀的尸体。镇子那还未被烧毁的祭坛内雕像后沁抱住还未从惊吓中清醒过来的粼,粼眼中闪烁着幻想破灭的碎片泪还在不自觉地往外流淌着。“没事的,别出声我们一定可以活下去的!”沁不停地安慰着渐渐失去意识的粼,在从家中逃出时被爆炸崩开的墙体中有一块划伤了粼,直直地在她幼小的身体上留下一道细长的伤口,虽然沁用树叶及时止住了血但粼还是太虚弱了。军队扫荡着镇子,还没有死去的音清灵被士兵从废墟下或者躲藏的地方拽了出来接着一个一个地当场击毙,尖叫与惨叫仍没有停下女人、孩子、怪物、虫子不同的叫声混杂在一起,沁的眼中蓝色的瞳孔已被空气中的血腥味刺激使原生本能让它变成了深红色,他的心跳停不下来而且还在加快他感受到了那无法逃避的命运。歼灭队的队长一边用热感看着这兄妹俩一边向他们走来,“不用躲了我已经看到你们了出来吧,身为自己族群最后的成员感想如何,怪物?”沁听到怪物那个词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将妹妹轻轻放在地上后猛地朝队长扑了出去带着血红的眼睛与嘶嘶的叫喊声,队长关上了热感两只手把住了扑过来的沁的双手接着一脚将他踢到祭坛的墙壁上。队长走向那个雕像看着地上躺着的粼她的伤口又开始流血,队长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想把你们赶尽杀绝不过很抱歉这是命令军令,而我是一名军人,对不起。”他走到粼的面前蹲下将粼抱在自己的怀里接着掏出腰间那把手枪抵在粼的头上,“对不起。”沁趴在地上无法动弹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枪被扳动了随着一声枪响和沁巨大的嘶哑声粼死了,队长把粼放下看着一旁的沁,沁吐出了几口蓝色的血后大口喘着气他看着粼的尸体闭着眼轻声嘶吼着,队长将枪也抵在了他的头上“对不起......”话还没说完沁突然跳起来用爪子将队长抓到一边,但队长仍然掏出刀子一刀砍断了沁那细长的尾巴从根部直接切下来,沁痛苦地嘶叫着身后的尾巴在地上还如活的一样在跳动但沁已经没时间理会了,他疯狂地朝镇子的边缘跑去,眼中那刚刚烧毁被水浇过发着白烟的房屋,凌乱的田地和望向他的士兵,那道每天已经看过无数次的石拱门已经进入他的眼中他那巨大的脚掌踏着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他的嘴大张着呼吸马上就要来临的自由的空气和那颗子弹一起。“报告长官,目标已经在逃离包围圈时击毙心脏中弹,准备继续检查是否有生还者。”

‘怪物么,在这样的世界上到底谁是怪物呢?’

刺眼的阳光照射在镇子的大理石砖板上,被烧成黑色的倒塌的墙体和枯萎的高大灵树,空气中那股烧焦的尸体味道还没有完全消失仍在空中飘散着,冰冷石板上的身躯被刺眼的阳光刺激着它动了动睁开那充血的眼睛,用微弱的气息轻轻呼喊着:“妈妈,粼.........”沁慢慢从地上爬起捂住那仍然令他疼痛不已的伤口,不是尾巴上的而是从心脏旁射过去的那枚子弹造成的伤口,他在已经成为废墟的镇子里慢慢走动着漫无目的地搜寻着,微风带动着空气中的焦木屑吹过沁的脸颊,他从村子的后门走回祭坛从碎的不成样子的台阶一步一步踏着沉重的步子缓慢地向下走去,走向那尊被鲜血染红的蛇蜥灵神雕像。“粼.....粼.......”呼喊中带有着些许的哭声但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下来了,粼的尸体就和昨晚的时候一样仍然静静地躺在雕像的后面脸上也再也没有痛苦,沁走到粼尸体的面前将她轻轻抱起一起向镇子的大门走去,边走嘴中的嘶嘶声越大,昨夜的景象一遍遍地在沁的脑中重现再重现,“神啊,为什么,你为什么不保护你最后的族人最后的侍奉者!你为什么看着这一切化作灰烬还是说你就这这样渴望死亡的残忍恶神!既然你是我们一族的神明既然我是最后一名族人那给我力量啊,让我用这股怒火烧尽这世界的一切,我要复仇!我要,复仇嘶!”沁冲着天空不停怒吼,过了许久一个很小的声音传到他的耳边令他慢慢平静,他的眼睛再也没有变回过蓝色,红色的眼睛和黑紫色的眼珠凝视着远处的火山,曾经被称作一族禁忌的地方传闻封印着什么才导致的火山,一种似蛇似蜥的声音引导着他慢慢前往那里而怀中的粼仍如熟睡的孩子静静躺在沁的怀中。

(古语直接写成中文)‘爬上这炙热的黑雾山脉,走进那堕落者的洞穴’

沁根据那微弱的声音抱着粼的尸体一点点爬上这座火山,在山的半山腰有一个无法看到里面漆黑的洞穴,按常理来说如果这么深的洞穴在火山中岩浆早就应该从这里涌出来了但它没有,沁用自己在黑夜中很容易看清东西的眼睛观察着洞内的一切在确认安全后他走入洞中,没有通常洞穴会有的滴水声,在干燥的地面上灰尘被沁的到来扬起,地面上刻画着符号慢慢浮现周围的红色水晶重新发出微光,这长的望不到边的通道内回响着沁的脚步声。沁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想到镇子外的火山里居然会有这样的地方,一直觉得火山很危险而又不让走的太远就没有过来,果然藏着什么东西么,黑雾还是黑烟也一直从里面吹出来。”正如沁的自言自语黑色的烟雾从洞穴最深处不停地向外吹出,粼黑色的头发从沁的手臂和指间垂下,沁不愿长时间看着自己妹妹死去的睡颜,他又走了不知几分钟后来到了洞穴最深处的入口,通往一个广阔的房间。‘阴影堕落者的坟墓,其的身后那令人永存不朽绽放的冰池,最后的巫女沉睡的棺木’沁走进房间在广阔的空间内仔细查看着,房间圆形的边缘处都放置有红色的小水晶,而最上面也吊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水晶丛,在房间的中间一个奇怪的黑色雕像如龙如蛇如蜥如鱼,黑色的烟雾从雕像下不停溢出,“这里就是封印着所谓的阴影堕落者吧,它的坟墓。”

沁曾经学习过古语他看着那雕像所刻的字“阴霾......阴影堕落者........灭世之龙的第三子。”接着沁看到了房间最后面的水池,池子周围是不受温度影响不会融化的冰块。“永存不朽么......最后巫女所沉睡的棺木,粼将沉睡的地方看起来真合适啊那纯洁冰冷的感觉。”‘放进去吧’那个声音呼喊着,沁走到冰池旁将粼的尸体轻轻放在里面,在冰池中粼如同仍然活着般轻轻微笑着,沁觉得自己哭了但眼泪还是没有流下来。‘这古老的房间内墙壁上挂着三块用于装饰的星钢碎片,用我教授给你的那古语咒语令其的灵魂认你为主可以让你打造它们,等待时机,打造出象征自己的武器与铠甲想想自己族群曾经的科技不要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在一切完成后修炼磨炼得到力量后打破那以封印雕像为龙卵的阴霾,猎杀驯服它,感受千万年前的荣光,成为阴影的龙骑士,我最后的孩子这也是我最后能给予你的祝福失去了你们的信仰我也将消失在星芒中。’“直至复仇或我的死亡结束前我不会放弃这古老的信仰这也是继承粼未完成的工作。”沁的眼睛望向那些星钢碎片眼睛不停地眨动口中喘出大口大口的黑烟,鲜血彻底充满了它那奇怪的眼睛。

‘当心中定下一个必须要完成的目标时你也许会因为它渐渐忘记时间忘记一切只剩下最后要完成的那个结果唯有潜意识还在带动你的身体继续着行动。’

三片巨大的星钢碎片被放置在那些用了两年才做好的机械上,沁在两年间不停地从人类废弃的矿井和这睡火山中的洞穴找寻着材料炼铁做出之前在镇子内古书中制作星钢制品所用的器械,并在两年中不停地研究魔法,暗与影还有死亡系这三种和沁是最合的其次就是因为沁自身种群原因比较合的音与自然。利用魔法唤出星钢的魂魄令其任由沁的打造,火焰无论多高的温度星钢都不会有一点变化除非认灵魂或者两块星钢相互摩擦来打造不然星钢现在的样子是无法打造成其他东西的。沁因为平日里常常见到人类自己的行为也渐渐变成人类的样子这样也方便他融入其中,自从尾巴被砍断沁作为曾经族群的一员现在有很多习惯的动作也只能放弃失去了尾巴带来的辅助作用一切都得从头学起,两年虽然没有做出东西但魔法和战斗技巧的训练却从来没有停止,在那个广阔洞穴里这一切都变得轻而易举似乎永远不会疲惫。火焰淬炼过的星钢在不断地闪烁随着锤子的敲打它很容易就变成了主人理想的形状,与其说这是锻造而成不如说是想象而成但就算是这样的锻造如果不了解锻造本身也是不行的,越了解越熟悉这些知识星钢锻造出的东西质量性能就越好。沁的脑海中闪过不同的画面,枪支、匕首、长弓、细剑、巨斧亦或是坦克战车。但对于武器来说沁的脑海中忘不掉那个画面,曾经妈妈和妹妹在祭奠上穿着的那身洁白的长袍,她们的手上还拿着其他的东西,一种祭奠活动会用到的矛,只是象征性的东西毫无杀伤性只有观赏性,但沁无论过多长时间过去是他永远忘不掉的痕。“矛,长矛,寄托复仇的恨意和.....怒火的长矛?”沁在回忆时嘴中也在不停嘟囔着,而星钢也很好地形成了他脑中的样子,在敲打中一柄有着致命魅力的灰黑色长矛慢慢形成了,星钢随着主人脑海中的颜色慢慢构成,细长分裂的茅尖缠绕着蛇龙的长柄,最前面的尖头中间留出了些许缝隙旁边刻画着黑色烟雾与其中那双诡异的眼睛,双眼在另两个作为装饰的尖部,那两个尖部不是朝前而是在两边朝后伸展着。长柄上不仅有额外的蛇龙缠绕着其本身也刻画着一副奇异的树木覆盖在长柄之上,最下面也留有一个尖部虽然很小但也有实际意义,在那个上面两面分别刻画了一个小巧的巫女祷告的样子和一个蛇蜥灵神的雕塑。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打造这个星钢所制成的长矛却用了两天的时间,由于是音清灵的原因就算没有吃饭睡觉沁也还是把长矛很好的打造完成了,因为打造星钢类物品时如果是通过认灵魂的方式那么最好就一口气打造完成这样才不会因思想变动导致打造的物品出现问题而在制作期间也需要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上面。沁将这把美丽的长矛放入盛满了从冰池中捞出的水的巨大水槽,随着一道道不同颜色的蒸汽飘向空中象征着最后的一部分也差不多完成了只需要再等待半天这柄星钢矛也就完成了。对于沁来说这不是最困难的,这柄主要的武器是很重要但真正困难的是他所穿着的盔甲,他要打造的不是普通的盔甲,音清灵的文明也绝对不是什么落后的土著,那将是套纯星钢打造的动力盔甲覆盖在他这样非人的生命外面隐藏着无数致命的利刃、枪械、子弹、魔法所制成的药水。科技,魔法,似曾相识的构造,但这既不是他们文明所想出的东西也不是亚特兰蒂斯的这只是沁自己怀着那份复仇意志所不停搜寻来的无数书籍技术最后自己结合而成的作品,这套机甲。

灰黑色的机甲里面流露出的光芒少的可怜,唯一一个可以看到光芒的地方是那双血红的眼睛,就算是冰冷的机甲也可以感受到那股无尽的恨意,犹如无法烧尽的烈火,腿部的多处改装使得使用者可以跳的比平时高很多而沁身为男性音清灵本身身体机能和人类相比就高出不少得到这套动力机甲的加持可想而知最后的结果,手臂上的钢板之下藏着无数可以弹射而出的利刃肩部也藏着子弹可以用作暗杀或是突围。不过就现在看来无论它还有多么强大都缺少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驱动其能量来源,那个能量来源就是封印阴霾的那块水晶,一块很奇怪的彩色水晶,之所以沁想将它作为能量来源的原因有三个,第一个很方便找到的能量源,第二个那个水晶拥有类似魔法一般的力量可以使本身的机体强度再提高一些至今为止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他只在那个封印旁用其他东西试过因为如果拿下水晶封印就会解开,最后一个其实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块水晶能唤起沁的记忆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而这也使得沁自己的恨意更加地浓烈时刻提醒着自己这个世界的真面目。

‘你觉得呢?’蛇蜥灵神的声音再次在沁的耳边回响,“不,还不是时候只有这一把武器没有任何防护我无法对抗那头真正的怪物,还需要更多时间我还太弱小了还和以前一样,无法保护她们时一样.....无法....保护我自己。”‘是你的伴侣你们将成为新时代的骑士记住’沁第一次拿起了那柄星钢做的长矛在有着封印的房间内挥舞了起来再次开始了练习,他轻轻唤出了那柄矛的名字(古语)“哀伤的幻影”长矛就像听懂了其的意义发出了一段如同人哀伤时的悲鸣,在挥舞时长矛也如同幻影般无法看清影子也随着变化如同一头悲痛愤怒的影龙。

2017年9月20号,“生日么,真是个奇怪的生日礼物啊你说是吧粼?”沁看着冰池内的粼温柔地说道,沁回过头去向封印走去手上紧握着那柄长矛,今天是他20岁的生日在音清灵族群中20岁算是男性的成年,沁拿掉了雕像上那彩色的水晶而雕像也开始了微微的震动,沁快速跑向冰池小心地将水晶放入其中接着转过身去看着环绕着整个房间的黑雾,“我一直都觉得黑色的烟雾是你突出的气息但我从来没有想到你自己本身就是那雾所构成,这就是为什么你叫做阴霾吧。”

雕像已经悄无声息地破碎掉了其中的东西也已经钻了出来,由黑色烟雾所构成的灭世之龙第三子阴霾,雾构成了其的爪子翅膀其的一切,在头部深红色的双眼凝视着沁,虽然看似是雾所构成的但实际上却可以摸到有着些许触感,在对视了一段时间后阴霾的一声龙吼打破了宁静,他朝着沁大声地怒吼着喷出黑色的烟雾,沁跳开了那道烟雾直接朝着阴霾的右翼砍去,五年,从妹妹死去到现在一共五年的练习只为了那一个目标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绝不能失败!’阴霾被富有暗影魔法和死亡魔法的星钢长矛划过发出了痛苦的悲鸣但它仍然反抗着,阴霾化作了如同雾所构成的长枪向沁冲去但沁转过身来面对着这柄“长枪”快速挥舞旋转着长矛将黑雾打散,在阴霾重新组成龙体后沁绕着房间快速向上爬去之后跳向了刚刚组成的龙首从上到下竖置地劈了下去将黑色的烟雾彻底打散。在这之后过了许久散播在洞穴内的黑雾慢慢再次汇聚在一起化作了一条虚弱的龙的模样,虽是灭世之龙的第三子但近千万年的关押和与沁的战斗使得它最后的力量也开始消逝,沁走回冰池将水晶取回接着放在了阴霾的面前,阴霾从水晶中汲取着力量慢慢睁开了双眼,沁盯着它的眼睛询问着它不恳求着它:“据说你还有个名字是复仇之龙,帮帮我让我完成我的复仇之路,求求你了结我唯一的心愿,求求你!”

五年中第一次沁流出了眼泪,那眼泪是幽蓝色的,他伸出手抚摸着阴霾的头部,这一次它没有变作雾气而是真真正正地触碰到了,阴霾读取着沁的记忆,那抚摸着它头部的手掌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个印记,沁感受到了那股灼热的感觉,他将手伸回来看着右手上的那个印记,如同龙蜷曲般的印记出现在他的手掌上。‘千万年之后复仇的阴影化作新生的骑士,千万年前的荣耀今日继续传承,一切都足够的这也是我最后能帮到你的了,站起来吧龙骑士你象征着的应该是曾经最高的权利和荣誉,完成你唯一的心愿吧我也将随星辰...一同....消失.....’神明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消失,沁将水晶放入机甲穿在身上他的脑中某些东西渐渐消失了但又多了某些东西,力量是需要代价的,而与诅咒之龙成为终生的伴侣签下这牵绊的契约那么诅咒之力当然会随其而来,沁的一些情感消失了一些记忆模糊了但水晶仍能让其回忆起一些只是少了些什么,只剩下冰冷彻彻底底的冰冷与恨意,死亡的气息从机甲脸颊两旁如排气孔的地方排出,那里是特意设计而成可以喷出黑色烟雾的地方,这只是纯粹的装饰但现在看来却意外地合适,手上的长矛也环绕着黑雾,沁骑上阴霾令其张开巨大的翅膀飞向黑夜。

今天早已不是他的生日,他其实已经在洞穴内待了无数天只是自己不知道,10月18号,黑夜中复仇的阴影在云烟中穿行,巨大的翅膀带动着周围的一切,乌云跟随着阴霾和沁随着他们一同前往那片城市,沁的脑海中因水晶不停闪过的回忆,记忆中的故事不停地上演着他没有办法去克制自己不想象那一切因为那是他无法回归的过去,在他们的下方一个他们小到无法看见指示前方是华盛顿的路牌告诉了他这趟道路的终点,那最痛心的回忆在眼前一闪而过,‘“你希望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粼?”“我希望外面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希望也可以和其他人交上朋友大家都很友善。”“我希望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我希望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永远都无法忘记粼的笑脸,无法忘记那晚她所说出的话,真正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但也不残酷,没有善恶没有对错,世界既不讨厌任何人也不喜欢任何人,一切的公平善恶对错都是人自己的判断没有人是完全一样的,这才是世界本身真正的规则。‘“我希望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沁痛苦着双手抱住头想要忘记这一切,就算受到了诅咒就算丧失了感情他却无法止住因这段记忆而痛苦愤怒的自己,‘“我希望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啊啊啊啊啊啊啊!”沁大声地怒吼着在这漆黑的夜空中,那充满痛苦与恨意的吼声划破了整片夜空,阴霾也随着他疯狂怒吼着,沁挥舞着长矛引领者身后那片黑色烟雾构成的遍布蓝色闪电的如同梦魇般的乌云化作复仇的阴影冲向了那些真正的怪物们。

‘其实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怪物不是么,这只是你们自己所认为得的怪物’

‘世界到底是遵循着什么样的规律前进着,一切的法律都只是人为了存活而存在的不是么而不是世界的规则。’

“我希望是个温馨快乐的世界”

第二章阴影 完

那么选材番外到此为止结束,关于最终结果应该就是无限次元的胜利了,等血族签约后我就会开始动笔无限次元啦,请各位尽请期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