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唯尊 第八十章 邪不压正,正不胜邪_三两姜山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哼!”看着张济善周身那不断将邪气碾于虚无的紫金色灵炁,原本正准备看好戏的葛宏,脸色一瞬间沉了下来,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没想到你突破铸鼎境后,倒是凝聚出一个奇葩的炁根!”

“奇葩的炁根?”张济善闻言嘴角一翘,一挥手,其周身最后一道邪气也消失于无。“奇葩又如何?能够灭了你足矣!”

听到张济善这一句话,看台上那一直憋着一口气的普通人及武者,无一不齐齐的给张济善叫好起来!

“吼!”

“说的好!”

“对!对!对!能够灭了你足矣!”

……

一时间,看台上只为一人的欢呼声达到了这届少英会开始以来的最高点!

“济善!济善!济善!”

“哼!白痴!灭了我?真是可笑!”看着看台上那一浪强过一浪的呼喊声,葛宏撇了撇嘴,嘴角冷冷一翘道。“我倒是十分想看到,你们看到你们的希望被浇灭时的模样!”

因为葛宏的话音很小,加上那震天的呐喊声,遂唯有张济善一人听到了。只见得张济善淡然一笑道:“呵呵,白痴么?可笑么?倒是你现在很像个白痴。身为冰火圣体的天骄,竟看不透现在的局面!邪不压正,败的人终究是你,你们的春秋大梦也该醒了!”

“哦?”不远处的于万生看着张济善那无比自信的样子,看着那一身浩然的正气,有些惊讶。

“呵呵,小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看台上,霓裳仙子抿了口香茶,好似能看到二人身上的气运一般,嘴角微微一翘,轻声的喃呢道。

“哼!好一个邪不压正!那我便还你一个正不胜邪!”只见得那葛宏低吼了一声,火龙从天而降,冰蛇破土而出!一龙一蛇,张着大嘴,吐着信子,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济善。

“又来这一招?给你明说了吧,凡是你此前所施展过得招式,对现在的我来说统统没有作用!所以,若拿不出新花样你必败无疑,即便拿出了新花样,你同样必败无疑!”

“哼,没试过又怎会知晓!”看着张济善眼中的不屑,葛宏的脸色一时变得更加的阴沉,冷哼一声,手一挥,一道道冰火龙爪从天而降,一条条冰火剑蛇从地面蹿出。

在这龙爪与剑蛇齐齐的向张济善打去时,只见得张济善嘴角微微一翘,脚下一点便直跃天空。只见得青冥在他的手中上下飞舞,左砍右斩,上劈下削,无论是那龙爪,还是那剑蛇,都没有碰到张济善的一丝衣角!

“哼!跳到空中?”看着那跳向空中的张济善,葛宏嘴角微微一翘,两手联动,分别控制着龙与蛇。

只见得那龙从天空中扑向了张济善的头,那蛇从地面上袭向了张济善脚。

看着葛宏施展的这一招,一旁的于万生暗道一声不好,但却没有提醒葛宏。为何一个邪道之人做事还这般规矩守己?只因那于万生怕死。

在场的人中,唯有他知道,皇甫龙天身边的那位,正与其身后的那位,在擂台的万丈高空上喝着茶注视着擂台呢!

虽然于万生可以通过传音告知葛宏,但那两位是怎样的存在?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还有秘密可言?

遂于万生才一切都按照规矩来。

看着那扑来的火龙,张济善嘴角微微一翘,这葛宏果然被自己这么一刺激乱了心神。他忘记了,张济善可是有着控制火焰的能力!

只见得张济善手一挥,炁火便飘入了那火龙之内。原本那即将抓向张济善头颅的龙爪,也瞬间顿住了。看着那即将咬合的冰蛇,只见得张济善轻轻地反手一挥。一道混合着紫金色灵炁的刀气便斩向了那头冰蛇。

是了,因为修为上的突破,使得张济善能将那刀气好似灵炁一般的打出去!

在普通人,甚至锻体十重的武者眼中,张济善的这一刀仅是一刀,但在那些铸鼎之上的武者眼中,张济善这一刀足足有七七五十四刀。

只因为快,所以才变成了一刀。

是了,因为修为的突破,张济善在《杀人刀》上的境界也突破了,突破了《杀人刀》圆满的三十六刀,直达五十四刀。

因为凝聚出了初步的混元圣体,所以张济善此刻的身体强度,是此前的十数倍不止!遂五十四刀还不是张济善的极限,但一时却施展不出更多的刀斩!只因这五十四刀,在张济善突破三十六刀之后便一直在悟了。

因为每一阶都是九的倍数,所以张济善一下便了解三十六刀之后是五十四刀。可因为加了九刀,那刀法的意境不同了,所以直到突破铸鼎后,张济善才明悟五十四刀之意。

看着那由一道,渐渐分成九道,分成四十九道的冰蛇,看台上的那些看客们一个个都叫好起来。

王子涯可是在这招上吃了亏,可张济善呢?却从容无比,轻松解决,这如何不让他们士气大增呢?遂心中更加的认定张济善必胜!

“呵呵,刀法也突破了么~”看着那踏着火龙头向葛宏扑去的张济善,皇甫龙天抿了口香茶微微一笑道。“可是,来来回回就这一招,虽然是快,但总会被人看出端倪,总是有空档的时间。若是那葛宏再有其它的招数,这一招可就不好使了?”

“皇甫太子说的对!的确如此!”

绾?也不是在舔皇甫龙天,事实就是如此,即便是作为当事人的张济善也是如此想的。自少英会开赛以来,张济善就觉得那强大的杀人刀很是鸡肋。强是强,但一招之后呢?却不能瞬间施展出下一刀,这期间的空档期。若是被人掐住,那可就难受了!

而且,因为看了那些少男少女们施展出来的,许多虽没有修炼到极致,但每每能躲开危机的武技。

张济善便想着在少英会结束后,一定要多修炼几门武技!人在江湖行走,多几门手艺终究是没错的!

遂张济善才会利用炁火控制火龙,来渡过这个空档期!

可是张济善这巧妙的一个计谋,在葛宏的眼中,却是张济善对他的蔑视。只见得葛宏脸色阴沉欲滴,冷哼一声,一条比张济善脚下还要威猛的冰龙从其背后升起!在其指挥之下,瞬间便向那火龙扑去。

张济善虽然自信,但却不自大!虽然突破至铸鼎境,凝聚出了什么混元圣体,混元炁根,体质力量也超同级十数倍!但却没自大到硬抗这双龙碰撞所产生的余波!也没自大到一刀打败全盛状态的葛宏。

遂在两龙即将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张济善意念一动,瞬间将炁火收回体内,脚下一点借助火龙跳起十数丈!

“哼!你不是很牛逼的么?躲啥?你躲啥?”看着借助灵炁跳跃暂时悬浮在空中的张济善,葛宏很是不爽的冷哼一声,手印一捏,一条冰蛇便拖着他飞到与张济善齐平的位置。

“呵呵,激将对我来说没用。”看着那借助冰蛇悬浮在空中的葛宏,张济善嘴角微微一翘淡然道。

“哼,在空中还这般的自信,看来你是不知道法武者的厉害!”看着那一跳一跳的张济善,葛宏轻蔑一笑,手一挥,一条条口中含剑的冰蛇一个接着一个出现,瞬息间便将张济善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看着那在阳光照射下,一条条寒光凛冽的剑蛇,张济善嘴角微微一翘,不屑道:“呵呵,凝聚出这么点剑蛇就想灭了我?你莫不是太自信了!这点剑蛇,还不够我一刀斩的呢!”

“哼!你放心,会有无穷无尽的剑蛇攻击你的!”看着张济善那轻蔑的目光,葛宏的脸色阴沉滴水!同辈之中,什么时候有什么人敢这样看着自己的?而这样看过自己的,都到阎王那报道去了!

遂心中不忿的葛宏,再次接连不断的捏着手印,只见得一条条剑蛇不断的出现在张济善的四周,很快便将张济善的四周围得密不透风!且一层套着一层。

看着那一层又一层的剑蛇,看台上老一辈的铸鼎武者有些紧张的讨论起来。

“这?张济善为何不提前规避?”

“呵呵,你也看到了,张济善从始至终好似只有一招,他若想要击败葛宏,必须要有所牺牲!”

“最终是邪不压正,还是正不胜邪,想来这一招之后,便可见分晓了!”

“呼哧~呼哧~”葛宏站在蛇头上,大口喘着粗气,冷声道:“哼!张济善你不是会躲么?我看你这次怎么躲!有本事你躲一个给我看看!”

“躲?为何要躲?”看着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泛着青筋的葛宏,张济善耸了耸肩淡然一笑道。“你这人还真是容易受刺激,为了别人一个轻蔑的眼神,一句讥讽的话语,都能乱了分寸!这数百条剑蛇,已消耗了你大量的灵炁了吧!我现在要杀你,可一说易如反掌了!”

在张济善说完这句话后,只见得葛宏那阴沉滴水的脸色更加的淤黑起来!但其却故作知晓了张济善的计谋一般,手一挥冷声道:“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刺激我么?想要杀我,先扛过这数百条剑蛇再说吧!不过,你是抗不过的!”

如此近距离,那些剑蛇几乎是瞬间就射在了张济善的脸前。但那一直负刀而立的张济善呢,在那剑蛇即将打在身上时动了!

只见得一个个好似露滴般的刀刃从青冥上喷出,瞬间击打在了张济善前方的那些剑蛇的身上!只听得“啪啪啪!”一条条剑蛇瞬间炸裂。

与此同时张济善也动了,脚下一点借助灵炁,瞬间射向了葛宏!

只见得葛宏双眸一怔,两手猛地一挥,张济善身后的那一条条剑蛇,也打在了他的后背上!

看着张济善后背溅起的血花,那站在蛇头上的葛宏嘴角微微一翘,摆出一副胜利的姿态!可就在其欲要开口讥讽张济善的时候!

只见张济善眸光一闪,脚下猛地一踏,瞬间跨越至葛宏的脸前。而他手中的青冥呢,也在同时间斩在了葛宏的胸膛之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