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之剧透好不好 第69章 小李飞刀_金名尹口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08日

“表小姐!!表小姐!!少爷回来啦!!”粉衣的小丫鬟昭昭提着裙摆一路小跑到冷香小筑,满脸的喜色。

林诗音坐在梳妆台前,手持一把檀香梳子,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头发,听到昭昭的叫嚷声,她顿了一顿,同身后的澜儿吩咐道,“你让昭儿进来,我有事问她。”

“是,表小姐。”澜儿福了福身,倒退出房。

刚一个转身,澜儿便被冒冒失失的昭昭撞了个趔趄,不由得皱眉训斥道,“胡闹,表小姐喜静,你吵吵闹闹又东跑西撞地做什么?”

昭昭吐了吐舌,抓头,“因为少爷回来了嘛,我替表小姐开心就忘记规矩了。澜儿姐姐,昭昭下次不敢了。”

澜儿一戳她脑袋,恐吓道,“再有下次,我便没收你的零嘴肉干,还叫你顿顿喝粥配咸菜,不见半点荤腥。”

昭昭大惊失色,捧着脸哀怨道,“昭昭再也不敢了,求不饿我肚子。”/(ㄒoㄒ)/~~

“行了,别搞怪了,表小姐有话问你,随我进去吧。”澜儿说完便转身回房。

“是。”昭昭点头,立马跟上。

林诗音端端正正地坐在软榻上,在昭昭行完礼后问道,“昭儿,你说表哥回来了?”

“是呀表小姐,少爷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很英武的男人,听少爷对福伯说,那是他的救命恩人和结拜大哥。”

林诗音皱了皱眉,一旁的澜儿心下一个咯噔,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心情很是微妙。

【表哥当真带了人回来,便是他...毁了我和表哥的姻缘吗?】

【我的乖乖,眼皮子乱跳,怎么会突然想起表小姐前两天说的话呢?】

“昭儿,你可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吗?”林诗音接着问道。

昭昭点头,“知道,他说他叫龙啸云,家中排行老四,少爷让我们唤他龙四爷。对了,少爷命奴婢前来唤小姐去大厅,见见他的结拜大哥。”

林诗音听着眉头又皱了几许,眼中幽远的愁绪氤氲出濛濛的水汽,我见犹怜。

澜儿看着心疼坏了,忙劝道,“小姐,如果不愿,那便不去了吧。反正,本来也没有内院女子抛头露面见外男的道理。想来少爷也是刚刚认了个大哥,高兴坏了,一时忘了礼数。”

昭昭看着面前两人悲凉得好似要赶赴沙场一般,一头雾水道,“小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好像不愿去看看救了少爷的大好人呀。听少爷说,他这次出门遇上了仇家,若非这个龙四爷,他可能就回不来了。”

林诗音顿时犹豫起来,澜儿见状横了昭昭一眼,怪她乱说话。

昭昭吓得一哆嗦,嘟嘟喃喃道,“我又说错什么了嘛,你们怪里怪气有秘密,还排挤我,哼。”

“澜儿,取一面纱与我。”林诗音收拾好纷乱的心绪,吩咐道。

“是。”澜儿看着林诗音的样子,总觉得心下不安,可是又不好阻拦,索性赶紧去找一副稍微厚实一些的面纱,叫人看不到表小姐的花容月貌,这样也就不会有糟心事发生了。

大厅前,李寻欢正和龙啸云聊天,大概两盏茶过去,林诗音才姗姗而来。

“表哥,你回来了。”清清淡淡的声音如轻羽搔弄人心,听到声儿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只见来人一袭淡紫的广袖衣裙,身子单薄又羸弱,面带白纱,只余一双忧郁含怨的眸子,如诉如泣,惹人心怜。

李寻欢看着林诗音好似瘦了许多,那被紧紧束起的腰肢细得仿佛能折断一般,他赶紧起身走到林诗音的身前,克制地虚扶着她的双肩,关切道,“诗音,你这是怎么了?我不过出门月余,你竟清减了这么多。”

林诗音掩藏在面纱下的嘴角古怪的轻扬,她用只能两人听到的音量道,“为伊消得人憔悴又不只是男人的权利,表哥出门这么久,可曾想过诗音会茶饭不思,牵肠挂肚?”

这般露骨的话可不像是从林诗音嘴里说出来的,往日的她矜持又守礼,让人不敢唐突,突然冒出这类似告白的话,倒是让李寻欢懵了,呐呐地说不出话,耳根却一片通红。

林诗音不经意间看到李寻欢羞红的耳朵,心里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她伸手触了触李寻欢的耳廓,把人吓得差点蹦起来,顿时心情大好,“表哥,你不是要介绍结拜大哥与我认识吗?”

“哦对,”回过神的李寻欢终于找回理智,耳朵也不再发烫,只是突然间不敢看林诗音,只觉得她今天特别不一样,叫人心里发慌,“龙大哥,这是我的表妹林诗音。表妹,这是我刚刚认的结拜大哥,龙啸云。这次出行,多亏龙大哥,不然我可能都回不来了。”

“我听昭儿说过了,”林诗音对李寻欢说完,冲着龙啸云行了一礼,言辞恳切道,“诗音谢过龙大哥救命之恩,表哥之于我,不止是唯一的家人,更是未来的夫君,若是他有何三长两短,诗音

万万不能独活。你救了他,更是救了我。”

“诗音....”李寻欢不解林诗音突然间的直白,又被她的言词触动,他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龙啸云很是惶恐,想要阻止林诗音行礼又不好直接上手碰人家,只能直摆手,急切道,“姑娘言重了,武林中人路遇不平事,自然该出手相助。若非对方手段卑鄙以多欺少,想来贤弟堂堂小李

飞刀又怎需我多此一举。”

“龙大哥过谦了,武林凶险,人命如草芥。我从不希望表哥置身武林,可惜盛名所累已不容表哥全身而退。每一次表哥出行,我都放心不下,这次若非龙大哥,我可能都看不到表哥了,”说到这儿,诗音十分动容,“千言万语都道不尽对大哥谢意,还请大哥今日务必留下吃顿便饭,诗音亲自下厨,为你做几道爱吃的菜聊表心意。”

“哎呀,这....”龙啸云有些无措地看看李寻欢,却见他抬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只好妥协道,“好吧,既然林姑娘如此盛情,龙某只好厚颜接受了。”

“那龙大哥喜欢吃些什么,可有些忌讳的食物?”

“诶,龙某粗人一个,哪那么娇贵,姑娘做什么,大哥便吃什么。”

“那好,诗音先下去准备准备,表哥,你带龙大哥逛逛李园吧,正好消磨些时间,待饭菜备好,我让下人去唤你们一声。”

“也好,不过你身子弱,厨房烟熏火燎的当心累着。若是撑不住还是让李妈搭把手吧。”李寻欢体贴地嘱咐,换来诗音浅浅一笑。

“诗音晓得,表哥未免太过小心,不过做顿饭菜,不会累的。”说完,林诗音款款离去,只余一抹背影也叫李寻欢舍不得挪开眼睛,当然,这一幕也被龙啸云看在眼里。

他揶揄道,“贤弟呀,看来为兄很快就得改口喊弟妹了,到时候可一定要请大哥喝喜酒啊!”

李寻欢回神,倒是没有因为龙啸云的话而脸红,想来能叫他无措害羞的也只能是心上的那个人,他坦然道,“届时跟大哥不醉不归。”

“不妥不妥,洞房一刻值千金,为兄要是把你灌醉了,弟妹该怨为兄了。”

“哦?”李寻欢颇为自负道,“到时候还不一定是谁灌醉谁呢。”

“哈哈哈,好,到时候我们兄弟在酒桌上拼一场,便是叫弟妹怪罪也不管了。”龙啸天豪气道,却不想现在这一口接一口的弟妹叫得痛快,待日后见到林诗音真容,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林诗音从蒙面起便杜绝了龙啸云爱上她的契机,开口直言对表哥的情意更断了龙啸云跟李寻欢开口要她的可能。

打一开始,林诗音便是以李园女主人的派头说话,李寻欢坦然接受不做他想,那是一种无声的承认,奠定了林诗音在李园的位置。

若有一日,林诗音还是落得那般下场,那么无关其他,李寻欢同林诗音,只能不死不休。

真挚的爱情变了,相守的誓言毁了,再沉静的女人都该疯魔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