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梦_11、分别(dear青落)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天色正在逐渐变暗,虽然仍然是白天,但已经能看见天上白色的月亮

“回来啦”门口的服务生微笑着冲他们打招呼

“嗯”

“跟我来吧”莫科瑞摆了个手势,领着路易二人往楼上走

“我跟老板说完了,明天就走”他熟练的领着二人在走廊拐来拐去,停在一间房前。他拧开房门,把钥匙递给路易“就是这里,二位。明早我会叫你们一起的”

“老板是您熟人吗?”

“没错,他是我朋友。别看他长的那样,比我大不了多少”

“我们现在需要商讨一下细节”莫科瑞说到

“我先睡觉了”阿尔芒赛打开房门往其中一张床上一扑,脸埋在枕头里,举起右手冲身后的两人摆摆手

“你也得听听,阿尔芒赛。”莫科瑞在房间里找了把椅子坐在“事关你们俩的终身大事”

路易把门带上,走过去坐在床边,轻轻拍拍阿尔芒赛的后背。一脸不情愿的阿尔芒赛只好坐起来,嘴里还在打哈欠,身子直晃悠

“刚才都睡了还这么困”

“刚刚那都不算的好吗”阿尔芒赛闭着眼迷迷糊糊地答着

“你听着就行”莫科瑞笑笑

“话说您怎么在这做服务生呢?”路易非常好奇

“在学校里呆着不是要演讲就是要应酬,还有那些一有机会就来送礼搞关系的,简直要人命”莫科瑞很无奈“这里起码清净,能让我专心思考”

路易想起自己曾经刚从空岛留学回国时的经历,感同身受,不禁深表同情

“真是辛苦您了”

“唉,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说我们之间也不用这么拘谨,总用敬语我听着很不习惯。不久之前我也是个学生,现在也依旧在求学的路上”

“好的,莫科瑞先生”

“我们来说正事”莫科瑞从怀里掏出两张卡片,小心地递给路易。那上面刻着一个发出淡淡荧光的魔法阵。路易之前留学时也有过同样一张,知道这是空岛的通行证,或者说身份证更贴切一些。

“这是科学院的通行证,用手按一下上面的法阵就会记住你的信息,别人没法篡改”

路易接过来,把其中一张递给阿尔芒赛,瞅了瞅,拿左手食指摁在自己那张的法阵中心

光芒从卡片四周向中心的指尖汇聚,一阵火花闪过,将指纹雕刻在中间的圆形区域上

这可是只有空岛才有的高级科技,地面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阿尔芒塞看了看,想把它直接丢进垃圾桶。直到看见路易的视线,这才不情愿的作了相样的事

“你们之前见过这个?”莫科瑞有点惊奇

“哦,这个…”

看来是动作太熟练引起怀疑了

路易赶紧想办法圆过去

“这个一看就能知道原理”

“哦,可以”莫科瑞愈发觉得自己眼光不错

“有了这个,你们在空岛就可以直接进入科学院了。但是考试必须要走一遍,而且必须要过。不然没有证书都是空话”

说到证书……我倒是有一个,路易想。

但他根本不敢拿出来,因为上面的记录瞬间就会暴露他的身份

其实就算他那出那个证书,上面写的也不会是路易·阿尔芒塞,只会有路易两个字

这世上所有关于路易·阿尔芒塞的事,都已经被替换掉了

路易·阿尔芒塞已经死了

换句话说,他现在就是路易

但路易不知道,他仍然谨小慎微,生怕暴露

“虽然你们应该知道,但我还是再说一遍吧。明年,在空岛再次落地之前,各地的学校就会举行世界范围的魔法等级考试,你们需要考取一级研究证书,才有资格进入空岛。路易我推荐你报魔法应用,阿尔芒赛就报术式结构理论吧。有我给你们教导一年,凭你们的天赋,这种级别的考试轻而易举。”

“没问题是没问题”路易说“但我们初到乍来,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总不能在宾馆住一年”

“小事。明天跟我一起去学校,我给你们找地方,吃住都包”

“太好了”路易“不知我们应该怎样感谢您”

“都说了不用说敬语”莫科瑞无奈道“说实话,我非常想找几个能干的助手。你们俩加油冲进空岛科学院,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非常感谢!一定不负您所望”路易再次致意

说到这路易感觉肩膀一沉,他扭头一看,阿尔芒赛靠在他身上已经睡着了

估计是因为前两天一直赶路,大小姐身娇体弱的受不了了吧。

路易这样想

他慢慢抽出阿尔芒赛手里的通行证,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在床上躺平,盖好被,这才起身到另一张床上坐下

“不好意思,估计她太累了”

莫科瑞点头表示理解

“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免得吵到她”

“好”

两人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到楼下去商谈了

……

夜色沉了下来,月亮如同洗过一样,干净透亮

已经是深夜了

鼾声在寂静的房间里起伏

经过连续几天风餐露宿,路易同样非常劳累。毕竟他的身心都处在大病初愈的状态

自从孤身踏入帝国境内,发生了这么多事,现在的路易,对未来有了期待,生活也有了希望,他也终于不必竖起耳朵绷紧神经入睡

路易由衷感谢他遇到的每一个人,无论是阿尔芒赛还是莫科瑞

即使身边的窗户被打开,即使冷风刮过他的脸,都没能让他从熟睡中清醒过来

这在之前的战争时期简直不可想象

……

阿尔芒赛坐在三楼的斜屋顶上,一条腿支着,一条腿伸在屋檐外晃悠。夜风吹起她脑后的黑发,雪白的飘带在月光下闪着银光。

她没有穿那件土色的长衣,而是身着一件淡紫色的衬衣,以她的身形这件衣服几乎快盖到她的膝盖,雪白的双腿和赤着的脚露在外面。她右手搭在膝盖上,手里着转着一小根玻璃管,细细的管身里面半管金色的液体上下跳跃,在月色照映下闪着微光

她眺望着远方的森林,望向她和路易走过来的方向,一言不发

无数的黑影凭空出现,打破了夜的宁静。无数蝙蝠向她身后汇聚,

巨大的黑翼在夜空中展开 ,几乎遮住了照在阿尔芒赛身上的月光

蝠翼猛地一振,收在一起缩成一个削瘦的人形。当比夜更浓的黑暗散去,一个人站在了阿尔芒赛的身后

那是一位老者,灰白相间的头发一丝不乱,西装革履,腰板笔直,系着黑色的蝴蝶结;左眼挂着一件古朴的改装单片眼镜,用银链子拴在耳上;背在身后的双手上套着一双整洁的白手套,脸上的皱纹和苍老的面容丝毫没有磨灭他眉间的精气

年代的气息在他身上显露无疑

阿尔芒赛似乎没感觉到身后的异样,依旧目视前方,慢悠悠地晃着腿

夜又恢复了宁静

“殿下,小心着凉”老者微微向前鞠躬

“我一直都挺好奇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阿尔芒赛低下头,把玩起手里的小试管,像是在自言自语“难道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

“殿下的味道,万里挑一”老者的语气恭敬谦卑

“听起来像个装满烟头的烟灰缸”阿尔芒赛耸耸肩

“应该是插满鲜花的水晶瓶才对”

“好像没什么两样”阿尔芒赛琢磨了一下,笑出声来

她举起手,把那根闪着金光的试管递给老者

“把这个给他送过去吧”

“要是您能亲自前去,主人一定会非常高兴”老者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没有接

“我本来想亲自去的,但我现在走不开。你也看到了”阿尔芒赛向后一仰,平躺在屋顶上。她让整个身体尽可能放松,两臂张开,把两条腿都伸到屋檐外

这个姿势能尽可能晒到温柔的月光

同时她也能看见身后老者的脸了

“埃德文,你真是一点都没变”阿尔芒赛感叹

“殿下不也一样吗?”

“也许吧”

她再一次把小试管递给埃德文,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埃德文接过那一点光芒,放进西装的内衬里装好

“现在您不来的话,恐怕主人就会亲自来找您了”

“那就叫他别来烦我”阿尔芒赛闭上眼,挥了挥手

埃德文保持着躬身的姿势,向后退了一步,隐去了身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