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这个世界到底有缘在哪_第十四章 无路可逃(涂山夕夕)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虚无业书就带着月樱飞过的那个大坑,只是,月樱又一次遇到了难题,一个岔路口。

说实在的,这是月樱在这条走廊上遇到的第一个叉路高,但这也是足以让她纠结半天。

虽然说这里有一块路牌,左边是大厅,右边是下水道……最好的办法是往大厅跑,下水道的话……

只是,如果再往深处一点想,设计这种陷阱的人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这路牌说的可能是真的,它玩的,就是人的猜忌心。

这样一来,答案就显的很明显了吧,月樱选择走右边!

没错,她就要当一回傻瓜。因为月樱在赌,涟衣可能连她的这种想法都猜到了,所以才会在这里留下一个告示牌。

毫不犹豫的走向右边的小路,毕竟已经做出了选择,就没有什么退缩的理由了。

而事实证明,月樱赌赢了,这一路非常的安全,并没有越走越深,毕竟如果去下水道的那个地方的话,她很有可能会迷路。

然而,越是这样月樱就越害怕,涟衣这个女人,她到底预料到了什么地步。

月樱记得,她之前的那些小动作,之所以会被那两个黑衣人识破,估计也是因为涟衣的缘故,似乎所有的东西都逃不出她的算计,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就像,那个跟她斗争了许多年的低劣女人一样。

很快,月樱便看到了她想要看的东西--出口,只是这一路,她走的是不是太过于顺利了些。

然而,当月樱靠近大门,她却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的东西--涟衣。

涟衣闭着眼,倚靠在半开的大门之上,仿佛已经等候月樱多时了,但月樱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轻轻的向后退了两步,转身,撒腿就跑。希望能在涟衣反应过来之前逃离这里,其余的之后再想办法也不迟。

可是涟衣会就这么放月樱走吗?不会了。

仅一瞬间涟衣便来到了月樱的身后,月樱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纤细双手就被钳制住了。

“我说过的吧,你是跑不掉的。”由于是背对着涟衣,所以月樱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不用想,也是有多么的洋洋得意了。

只是,月樱现在又一次被抓住,还会有逃跑的机会吗?

月樱不断的朝大门那边看去,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却是有种天涯海角的感觉,真是令人很绝望呢。

仿佛是看出了月樱在想什么,涟衣撩起了小人儿的奶白色长发,放在鼻尖嗅了嗅,略带陶醉的说:

“这抹茶的香味,依旧那么让我着迷,既然被我抓到了,那就一辈子呆在我的身边好了。”

“不要,啊!”月樱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可哪料涟衣的手直接绕过了月樱的身体,抓住了那柔软的胸(喵)部,剧烈的疼痛感从胸前传来,月樱只疼的咬牙切齿,反射性的闭上一只眼,却是无可奈何。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说不吗,我的女人。”这女人……

月樱知道,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了。还好,虚无业书的愿望,一天可以写两个!

“瞬步!”

幸好大门是半开着的,也就给月樱留下了一个机会,果断使用她在虚无业书上许下的第二个愿望--给我一个使用瞬步的机会。

城堡外边是一片森林,使用瞬步逃出来的月樱,毫不犹豫的选择遁入这一片危机万分的森林,因为她知道,涟衣马上就会追上来。

在森林中跑路,一来可以迷惑他人的视线,二来也多了很多可以逃跑的路线。月樱七拐八拐,拐的连她自己都快失去方向之后才停下来。这下,涟衣应该没有那么快会找上来吧。

艰难的爬上一棵树,月樱马上就累瘫在了树上。毕竟没有魔力的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孩。这么长的路程都是她死撑着跑过来的,透支生命可一点儿也不好玩。

只不过身上的疼痛刺激几乎让月樱快要昏过去了,毕竟是赤着脚在山林中跑步,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接连不断的爬上她的身体。但月樱已经很幸运了,并没有遇上什么猛兽。

月樱身上的血大多已经凝固,但仍有少量的伤口还在渗透着鲜红的液体。月樱也感觉很累,毕竟留了那么多血,身体也会支撑不住的啊。

撕下身上的衣服,撕成条带状,然后裹住胸(喵)部,这一身干练的装备在森林中显然会好行动一些,而剩下布条月樱则是用于包扎自己的伤口。

虽然无法考虑会不会感染,但至少她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掉嘛……

而这,也是月樱现在能够做到的最大限度的自我疗伤了。

腰上的锁魔链,由于失去了衣物的间隔,倒是和月樱的肌肤来了个亲密接触,顿时传来的寒冷刺骨的感觉,也是让月樱清醒了不少。

但月樱明白,她该离开这里了。

但是老天爷似乎和月樱犯冲,月樱不过才跳下大树几秒钟,这里就发生一场爆炸,直接把月樱掀飞了出去,还害的月樱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跟斗才停下来。

好险……虽然这爆炸就算直接命中,她也不会致命,但至少会让她动弹不得,到时候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

“出来吧,我知道你躲在这!”

天空之上,是涟衣的追击,天空之下,是月樱的逃亡。月樱可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爬起来就是往反方向跑,她要尽量和涟衣多拉一些距离,这样才会多一些逃脱的可能性。

只是这样一来,丛林中发出的声音,却也是吸引了涟衣的注意。当她看到了还在逃跑的月樱的时候,果断欺身而下。

说起来,月樱能在半位神的追赶下坚持那么久,到底是月樱厉害呢,还是涟一一直在放水啊,这就无从得知了。

但月樱现在毕竟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而已,体力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下一刻,月樱冲出了这片树丛,来到了一片空地,但却被一根木桩绊倒,足足滑行出去了好米才停下。

可即使皮肤擦破,她也不能停!

可是,在月樱抬头的时候,她绝望了,眼前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

“跑不动了吧,乖乖回去做我的女人,你知道我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多少吗!”涟衣仍在步步逼近,可月樱却是退无可退。难道,今天就要栽在这个疯女人的手上了吗。

可是,月樱不甘心啊,天知道她再被抓一次,会被怎样惨无人道的对待。所以,她还是选择跳下悬崖吧,或许,这也是唯一的生机。

传说中的主角跳杀不死定律!这次就看你的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