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什么的我才不干呢_7.血夜 身份·解疑(硬气猫coras)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破碎的包间没了以往的厮杀,一片安静。

我一直在等着这位「女装大佬」的回复。

可不知怎么回事,这家伙从刚刚结束战斗之后说了几句话之后,居然就安静了下来,戒备的盯着我看。

我则是在一旁继续饮酒,笑道:「怎么了,少年,怎么不说话了?还是觉得你朋友的性命并不重要?」

「女装大佬」最终还是开了口,他缓缓的说道:「我能相信你吗?」

我微笑的答道:「信任这种东西嘛,不是应该要互相认识对方的条件下才能产生的吗?」

「女装大佬」明白了我的意思,继续说道:「我叫夏宪羽,看着我这模样客人应该知道了,我并不是本地人,是来自东方大陆的妖族,本体是一只尾狐。」

说完,夏宪羽化作了原形展示给我,这般举动是坦诚的表现。

我则回答他的意思介绍了起来:「原来是妖族的人呢,我还以为你是魔人来着,呐,听好了,我叫路西泽,如你所见,我其实也可以算做是东方大陆的人,当然,我不是什么妖族就是了,我啊,是魔族之人呢!」

当然,关于魔王的事情我则没有说出来,毕竟这事要是随便说出来是很危险的!

「哦哦,那我叫你路哥哥好了。」夏宪羽说道。

但夏宪羽有点疑惑,「可是我没听过魔族人有东方面孔啊?虽然你我的气息有些类似,但本质是有区别的哦!」

我继续喝着酒,笑道:「其实啊,我是魔族之人这件事没有人知道的哦,对亏被你发现了我才知道我的隐藏技能有点烂来着。」

夏宪羽微笑的说:「没有啦,路哥哥,你的隐藏其实很棒哦,至于能发现哥哥的身份,是在下的“独一”技能的影响哦,那是一种名为“身份核实”的“种族”探查技能来着。」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呢。这么说来,少女失踪案是你找到了跟西方魔族有关的线索,才怀疑到我身上的吗?」

夏宪羽说:「没错,路哥哥真厉害啊,确实如你说的这样。」

我「哦」一声,「原来如此啊,不过你该告诉我这之中的细节了吧?」

「啊?哦哦哦。忘记说了,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夏宪羽拍了拍脑袋,才想起要说的事来,这呆呆的样子,可以说有点萌吗?

我内心暗道,脸上自然的笑着,细细聆听起夏宪羽的事情来:

其实夏宪羽也是最近几天听到这件事的,他的一个要好的朋友在这家酒楼工作,但突然莫名失踪了,他也是来拜访的时候才知道的,而且酒楼不止发生了这一起,而是发生了三起这样的事情了。

他为了找到朋友的下落调查了起来,这让他发现在都城同样发生了相同的事情,根据记录,最早被告知的一起还是在三个月前来着。

当然还有一件事,其实他也偶遇过凶手,但当时太过大意,所以被ta跑了!不过最后倒是留下了一个细节,这也是因为他才能发现的事情,那就是那名凶手真实身份是魔族之人!

他也知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凶手还会再犯的,正因此他才打算守株待兔。

于是正当我走进酒楼那一刻开始,夏宪羽察觉到我是魔族之人后,设下了抽奖的环节,给我下套逼问朋友的事情,所以才发生了之前的事情。

听完夏宪羽的汇报的消息之后,我倒也理解了夏宪羽的情绪,毕竟魔人可不敢随意走进人类的领地的,当然排除我这个例子,他们绝对会被第一个发现然后被制裁——当然往实里说,也排除夏宪羽这类妖族,他跟我说,因为身上穿着一件可以屏蔽感知的内甲才能得以进来的。

这么想着,我就发现了一个疑点:「那照这么说,其他魔族之人如果不凭借这类东西之外,是进不来的咯?那为什么突然就来了个魔族之人呢?」

夏宪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哦,路哥哥,或许也有像你我这样的魔人也来了吧?」

或许,大概可能是如此了吧,暂时也想不到其他可以解释的理由了啊。

我烦躁的挠了挠头,这件事确实不好处理,但既然我都大话说出要为此负责来着,毕竟还是被人这样冤枉了,对于此我也不能原谅这个魔族之人啊!

「对了,既然这家伙还会犯事,倒不如咱们设个圈套让他现身吧,这样干等可没有结果的哦!」

我这么告诫道,像夏宪羽这样守株待兔是不可行的,我才不相信这魔人会傻到要在同样的地方犯事,毕竟可一可二不可三,如果屡次犯事,会被人察觉到的啊。

「那么,路哥哥,咱们要怎么办?」

夏宪羽问道。

我神秘的一笑,其实计谋早就想好了来着,我带着目的瞟了夏宪羽一眼。

「嘶~我说路哥哥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夏宪羽我这么一盯,有点不自然起来。

我嘿嘿笑着。

铃铃铃~

正当我要继续将继续说出来的时候,我身上的与瑷莉相连接的「魔具」突然发起警报声。

「糟糕!」我大喊了一声。

夏宪羽不解的看着我:「怎么了,路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吗?」

此时的我有点慌乱了起来,没想到才短短一会儿的时间不见,瑷莉这家伙就出事了吗?

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那个,宪羽,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等我回来再继续商讨好吗?」

我着急的说道,我得赶紧去解救瑷莉才行。

夏宪羽点点头,说道:「也好,路哥哥你先忙你的吧,等你回来再说也不迟。」

我点头示意着知道了,随后解开了结界,飞奔了出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