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你打我儿子问过我没?! 第31章 第三十话_SUI岁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日本,东京。

“旗木君,剩下的就拜托你咯!”一个脸蛋圆圆扎着马尾的女孩背起书包,向还在慢吞吞收拾开会资料的银发少年人挥挥手,得到少年漫不经心的点头之后,吐吐舌头拉开门跑走了。

今天可是情人节啊,好不容易捱过了学生会的例会,约会的、准备约人的男男女女们早就走得一干二净了,就只有旗木君还是这么兢兢业业留在会议室收拾资料。虽然把工作都丢给旗木君很过分,但是……哎呀今天可是情人节啊。

女孩脑海中浮起今日跟她告白的高年级学长帅气的脸庞,瞬间就什么愧疚心都没了,不自觉的哼着歌脚步轻快。她跑过走廊,就在即将转弯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从拐角处走出来,女孩慌张间没刹住脚,一头撞上了来人!

“啊——小心!”那人个子高挑,娇小的女孩跟个炮弹一样撞过来也只是堪堪撞进他怀里,他赶紧伸手扶住那惊慌失措的女孩子,这才避免了两人摔成一团的惨状。

那女孩羞恼地抬头连声道歉:“对、对不起!你没……咦,宇智波君!”

那高个子的少年皱着眉头把她扶稳后就客气地退开一步,点点头算是向她打招呼。

女孩局促地踢踢脚尖,红着脸小声说道:“抱歉啊宇智波君,是我失礼了。”一边说着女孩忍不住好奇心偷偷用眼角去看那个学校中的‘传奇人物’。

那被称为宇智波的少年身材高大,肌肉结实,版型笔直的黑色校服穿在他身上似乎有点小,袖子在手臂上勾勒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宽肩窄腰,五官英俊,整个人帅气非凡。

就是,左脸上还略微明显的几条伤疤让这个本该阳光帅气的少年略显凶恶……

“看够了吗?”那少年眉间皱起,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女孩猛然惊醒,连声道歉抱着书包快步跑开了。

那少年烦躁地啧了一声,抬脚就往女孩刚才来的方向走去。

——

学生会会议室。

那银发的少年还在仔细地核对着今天的会议内容,并将他们分类归档,放进它们该在的档案袋里。

会议室的门却突然被刷的一声推开,刚才那个叫宇智波的少年走了进来,不耐烦地嚷嚷:“我说卡卡西你还要弄多久啊!我快饿死了——”

卡卡西吊着唯一一只露在外面的死鱼眼瞥了来人一眼,面罩下的唇轻动:“进来前要先敲门这件事我到底要跟你说几次?白痴带土。”

带土一脸纠结,看卡卡西不徐不缓地整理着满桌文件,一时间是走不了了,只能崩溃地一把扑倒在会议桌上装尸体。

“你就不能快一点么,我已经饿到没力气了啊啊啊啊……”

卡卡西敷衍地哦了声,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办事。

带土无聊透顶,撑着脸颊看了一会,确定卡卡西是下定决心做完这些鬼东西再走之后,只能无奈地拉开一张椅子,两腿架在会议桌上苦逼的练习那个已经烂熟于心的忍术。

他翻来覆去地结同一套印,每次结完都有不同的效果出现,也许是他整个人突然移动一段距离,也许是手里突然出现一些附近的东西,笔啊纸张啊甚至是卡卡西正在整理的文件袋。

卡卡西看了眼他穷极无聊的练习,嘲笑道:“还只是这样的低水准啊,我拜托你用点心好好开发轮回眼吧,都来这一年多了,连最基础的空间跨越都办不到,哎……”

带土已经被嘲笑了无数次,早就习惯了卡卡西欠抽的语气,一脸苦逼地继续结印继续召唤出一些奇怪的鬼东西:“又不是我偷懒或者干嘛的!咱们都不知道找那岸本齐史‘聊天’多少次了,他也只是个画漫画的家伙,根本就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异世界来客,只根据市面上销售的公式书和设定集我就要开发出跨时空忍术,你也太抬举我了吧!”

虽然嘴上推脱抱怨着,但带土眼中还是闪过浓重的挫败。

卡卡西收拾文件的手一顿,也跟着叹口气。

两人每次聊起这个都会陷入困恼,所以干脆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各干各的。

卡卡西机械地给文件分类,脑中却神游去了天外。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在原来的空间里,他最后的印象就是带土为了救他舍生忘死被撞进漩涡,然后他就陷入了昏迷。直到他逐渐恢复意识,他才发现他已经跟带土和玖辛奈大姐一起来到了玖辛奈转世投胎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异世界。当时他和带土并排躺在医院里,玖辛奈大姐硬撑着全身大小伤势用幻术和变身术打点好了他们的身份和一切相关证件,直到玖辛奈大姐在这个世界的家人们闻讯赶来,那个坚强的师母才眼前一黑陷入昏迷。于是师门三人就这样包下了一整件重症监护室……

现在的他虽然也叫旗木卡卡西,但却已经是异世界完全崭新的一个人了,他和带土现在的身份是挂在一间福利院里的孤儿,一年前被前田家收养,保留了本姓没有改姓前田。而他们的师母在这里的身份则不是漩涡玖辛奈,而是前田玖辛奈,一个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商管系的高材生,在东京的一家大企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上个月不知为何忽然失踪,一个月后毫发无伤的归来。玖辛奈对外的解释是说压力过大外出旅行解压,却遭遇极端天气滞留在小岛上,所以耽搁了这么久。

伤好出院后,他们先是去警察局撤了失踪的报案,然后玖辛奈坚持他们这个年龄应该去高中上学,所以经过一个暑假的疯狂备考,他们两成功被录进了附近一间还算不错的高中,开始了他们的校园生活。而玖辛奈为了更好的照顾他们这两个啥也不懂的‘领养的弟弟’则是辞去了公司的职位,自己盘下一间小店面,在他们学校附近开了一间糕点屋,偶尔也会卖卖特色便当什么的,多亏了玖辛奈的手艺,她的糕点屋在学生之间口碑还挺不错。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一年就过去了。

卡卡西整理好了文件,拿出今天的会议记录逐条查看,试图找出他还有什么事情疏漏了。

他和带土在这个异时空生活的一年里,一刻都没有停止对于回归他们世界的研究。从用忍术开挂潜入少年JUMP编辑办公室试图找出《火影忍者》未公布的资料,到直接上门找作者‘聊天喝茶’无所不用其极,虽然也有摸到一些门道,但始终没有跨越性的进展。

玖辛奈大姐虽然嘴上不说,每天都表现出一副积极向上开开心心的样子,但那种渴望回归的心情根本就藏不住,从眼睛里,从背影中丝丝渗透出来。卡卡西和带土只能无措地在生活上多去帮忙,放学后在糕点屋当销售员,放假时去糕点屋帮忙烘焙或者洗刷烤炉什么的,但这样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作用,玖辛奈还是一如既往地用心照顾着他们,而他们却对她无以回报,只能无所适从地接受他们师母的悉心照顾。

带土又一次召唤出卡卡西手里正拿着的笔记本,懊恼得以头砸桌,崩溃大喊。

“根本就不行嘛——搞什么鬼啊!!”

卡卡西沉默的走过去拿回自己的笔记本,无言以对。

带土伏在桌子上,闷闷不乐地嘟囔:“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我需要一个突破……一个突破啊混蛋……”

卡卡西:“谁说不是呢,但怎么找到这个突破才是大问题啊。”

“啊啊啊不管了!!!!如果放弃的话就什么都没用了!!还是要继续练下去才是正经啊——”带土崩溃地抓挠着脑袋,猛然站起来,瞪大轮回眼再度开始结印,随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小东西不停地从他的术里召唤出来,他周围已经堆满了各种易拉罐啊钥匙扣啊甚至是马桶刷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卡卡西叹息着摇头,抱着臂靠在书架上看带土不断地施术——失败——重新施术——失败。

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我说你两今天是不打算回家吃饭了是吧。”忽然,一个粗糙的声音从窗口传来,卡卡西回头去看,结果人影没看见倒是看见迎面而来一团微型的尾兽炮!!

卡卡西大惊:“你干什么……带土让开!!!”

带土刚结完一轮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弹珠大小的尾兽炮正面炸中术式!嘭的一声整个人都被炸得一懵逼,团团黑烟弥漫开来一下子就塞满了整间会议室!

铃铃铃——

刺耳的火警警报声响起,会议室里的防火喷头猛然开启,刷拉拉地喷着水。

“咳咳咳——快把窗户都打开……”卡卡西喊了一声,发现浓烟中已经看不清带土的人影了,只能自己摸索着走到床边一把推开窗户,滚滚浓烟立刻顺着气流往窗外流出,过了好一会视线才重新清晰起来。

“咳咳咳咳——九喇嘛!!!”

卡卡西扑在窗户上刻个撕心裂肺,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第一件事就是大吼着始作俑者的名字。

“啧啧啧,真是一群娇气的小鬼。”一个火红的小身影窜到灭火碰头上,一爪子关掉了那还在铃铃铃个不停地警报器,不一会儿,喷头也自动结束了喷水,整间会议室里已然是一片狼藉……

带土被炸翻在地,人倒在一堆纸箱里面被里面的书和资料盖了一身,动弹不得。

卡卡西怒道:“九喇嘛你干什么!!这下好了!我又不知道要收拾到猴年马月!!还出发了火警……我明天怎么跟学生会交代啊救命。”

那个始作俑者、或者说始作俑兽——一只身披火红皮毛,双眼处各有一条狭长的黑色眼圈一直连到耳尖的狐狸状生物鄙视地看着还在书堆里挣扎的带土,哼了一声:“那是你们的警戒心太弱了,小垃圾们。”

带土好不容易把身上的杂物推开,靠在墙上大口喘着气灰头土脸地骂回去:“九喇嘛你作死啊,你完了,我回去肯定告诉玖辛奈大姐你在学校吐尾兽炮!!”

卡卡西心塞地看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文档资料被火警喷头淋成一对破烂,灵魂都快从嘴里飘出来了。

“九喇嘛你死定了……我要告诉玖辛奈大姐……你下个礼拜就等着关禁闭吧……妈呀我的文档……”

卡卡西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九尾微不可查地一抖,尴尬地咳了两声:“咳咳,那什么,我来喊你们回家吃饭来着。”

卡卡西&带土:“吃个鬼啊!!!!你这是来坑我们的吧!!!”

九尾被吼得一缩脖子,抬起爪子做了个冷静的姿势:“喂喂喂,我就跟你们闹着玩儿一下,你们要不要这么大反应啊!我以前还用尾兽巨炮跟你们对轰也不见你们这么激烈啊!”

带土刷的站起来,顾不得身上哗啦啦摔下来一堆杂物,悲愤大喊:“反应个鬼啊整座山都被你夷平了你要我们做什么反应啊混蛋!!!”

轻微的哐当声响起,有什么尖锐的东西随着带土的怒吼一同掉了出来,而正沉浸在愤怒中的带土并没有发现。

卡卡西回过头,正打算伙同带土把九尾那个肆意妄为的伪‘宠物’喷的狗血淋头,结果眼尖的他一眼就看见了带土脚下那个混在书本和纸张里的熟悉入骨的……

卡卡西声音颤抖,手指颤颤悠悠地指向歹徒脚下:“带……带土……”

带土正跟九尾吵得面红耳赤,口气恶劣地回头:“干什么!!”

卡卡西面色苍白,颤抖着指着他脚下,带土疑惑地随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烟紫色的轮回眼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东西时,瞳孔蓦然紧缩!

满是水渍的地板上,一把熟悉得几乎要让他落泪的三开刃苦无静静地躺在那里,裹着特殊防滑胶的把手上用符文清晰地写着‘忍爱之剑’。苦无上特殊的查克拉波动清晰的显示这是一把真货,不是什么动漫周边产品。

是水门老师的飞雷神苦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