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碑漂流记 第八百零六章 浸满雨水的绳索很轻_阿宝的笔记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27日

凯特做梦也不敢想,自己竟真的杀死了一只需要瓦拉尔三人,才能勉强击杀的长尾猿。

他更不敢想,这只长尾猿的身上,插着他击杀的两把匕首。

此时,凯特的内心既有劫后余生,击杀长尾猿的喜悦,又莫名生出凄凉悲痛的伤感,仿佛是在做梦,可眼前身体不停抽搐,无法站立,且在咳血的长尾猿,已经单膝跪地,痛苦地不停挣扎。

求生的本能无法大过死亡的降临。

而打落在身上的雨水,一刻不休地带走长尾猿的生命,他无法在支撑下去。

忽然,天空一道闪电,落入身旁峡谷。

跟着,破风声疾响,嗤嗤有声,如龙如蛇如箭般,射入眼前跪地的长尾猿身体,直将他钉在了地上,去势不减,长枪的彼端仍在晃动。

雄壮宽大的长尾猿,还没来得及痛吼,就这样垂下了头。

凯特心中一惊,连忙抬头,向着天空大雨的源头望去,只见黑沉沉的云遮天蔽日,银白色的闪电在其中游走翻腾,时不时地闪烁。

而在黑云之下,一只飞速下落,向着地面疾驰的巨鸟,放大在凯特的眼中,瞬间填满,没有一丝缝隙。

“凯特……”

一声呼唤,穿透雨幕,划过长空,灌入凯特的耳中。

文起驾驭石斑雀,带着曲达施回来了。

那把钉死长尾猿的长枪,不是别物,却是采集原矿石用的铁铲,只是速度太快,来势太猛,力量太足,铲头直入松软泥土,只留一杆在风雨中摇摆。

凯特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转瞬大笑起来,但怎么听都像是在哭。

……

自石斑雀落地,来到凯特身边,这场暴雨已经下来足足三十分钟,在这三十分钟里,凯特经历了生死瞬间,险象环生,带着不退缩的信念,走到了最后。

“凯特,你没事吧?”文起关切地一把握住了凯特双臂,却也只是前臂,凝视着他:“你们是吧,我一直放心不下,好在你没事,总算是赶上了。不是和你说,千万不要急着动手,只要他们不收回绳索,你不要冒这个险。”

事实上,现在的文起同起初的凯特一般,不认为就凭两只长尾猿,能把粗大如手臂的绳索收上来。

除此之外,神秘人与另外两只长尾猿没有见到踪迹。

文起不禁皱起眉头,带着担忧与慌张,气愤愤瞪了凯特一眼,但在凯特看来,文起的双眼满是关心与心悸。

“凯特…这两只长尾猿都是你杀的?”

曲达施难以置信,面色变得极是难看:“刚才在天空中,我就看到这家伙动作很怪异,为什么向你单膝跪地,原来身上插了两把刀呀!是你插进去的,嘿,我以前真是小瞧你了。”语气轻快,却又一种自嘲之感。

曲达施难得说上一句俏皮话,亲身感觉,也是古怪至极,但心里别提多开心。

他对凯特的牵挂,不要与文起。

凯特是他所认同的,经历过苦难、生死的异族挚友,凯特的生命就像自己的一般。

暴雨持续了三十分钟,就在文起与曲达施询问凯特情况时,下落的雨水明显小了,风也不再那般疯狂,仿佛要将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吹走,撕裂。

天空中的黑云,有变淡的迹象,闪电乱舞的痕迹少了,雷鸣也间隔渐远,不再轰鸣。

凯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来不及洗去身上沾满的泥土,捎了捎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我杀的,但这最后一击,是你们补的。我是见他们两个上来收绳子,为了阻止绳索被收,才想办法杀了他们两个的。”

凯特的反应,让文起哭笑不得,眼前的他就像犯了错,被大人质问后,胆小怯懦地回答的孩子,连头都垂了下来,不敢抬起来,看文起,哪怕是曲达施一眼。

文起眉头紧锁,闻言,不住摇头,不敢相信却又忍不住道:“真的是这样?”

凯特点点头,没有再回答,而是低垂着头,等待文起的惩罚。

文起敲了眼地上躺着长尾猿,脖颈处的伤口已经被雨水冲刷地发了白,却狰狞地暴露在外。

这只长尾猿的体型同凯特无二,脖子上的伤痕,证明是被凯特悄无声息,欺身到后,一刀致命的,手法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破绽。

而那只被原矿石铁铲钉死在地的长尾猿,可就不同了,即使跪在地上,身体所成团,也能明显看出,他的身体可要比凯特雄壮的多,即便年龄相仿,可毕竟高大许多,凯特身体竟没挂彩,就杀了他,饶是文起相信凯特实力,也不禁怀疑。

“凯特,你用什么方法杀了他的,难道是近身肉搏?”曲达施疑惑道,眉头皱的很深,挤出了三条痕。

没等凯特回到,文起已走到绳索旁,用力向回拉了拉。

这一拉不要紧,文起心中大惊,面色变换道:“怎么会这么的轻?”

他不敢相信,左右手交替,拉动那一手根本握不住的绳索,不断向回拽,就这一瞬间,脚下绳索已经盘了五圈,且仍不断增加。

文起这声惊呼,引来了曲达施等人的目光,好奇地跑了过来,看着文起不断回拉绳索的举动,心里说不出的古怪,好像在做梦,怎么文起突然力气变的如此大,竟能将手臂粗的绳索轻易拉动,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连面色也是如此平静,更别说青筋鼓起,蠕动了。

“你们快来试试,别傻站着,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文起忙喝了声,惊醒了曲达施与凯特。

徐明与宋强也上来帮忙。

四人来到文起身前,一字站开,同时握向绳索,同时向回拉扯,同时发力之下,心中不禁又惊又奇,真的是奇怪至极,手臂粗的绳索,竟然轻的没有重量,像是拉扯丝巾一样,轻巧容易的很。

不过,这又与凯特的记忆产生了冲突,没顾上深想,凯特说出了心中疑惑:“我是真看到他们在拉扯绳索,的确是在收回绳索,这我敢确定,当时虽然已经开始下雨,但视线没有受阻,我看的清清楚楚。就是很奇怪,我见到他们两个收绳索,非常的吃力,两人拉动,直到我决定下手,也不过拉回一圈,怎么现在,光文起一人就能拉回六圈。”

凯特用力摇头,眯着眼睛,面色凝重,盯着手中湿漉漉的绳索,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看起来样子很痛苦。

就在这时,一直没出声的毛球忽然道:“用刀割下一段,说不定能行。”

尖碑漂流记 p

p尖碑漂流记 60304dexhtl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