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独尊 第二百五十三章 分散_中古社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11日

“好吧!好啊!好吧!”那人转过身来,慢慢地走到我前面。”我好像忽视了它。你带了一个人。”

劳雷尔听他这么说,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把我带走。

“被死鬼重伤,被迫破门而入,你出去这么强,不怕恐慌吗?”

听到这些话后,劳雷尔冷冷地笑着,转向那个人说:“你敢从木柳村出发,这样你就不怕反击了吗?我已经从这场战斗中走出来了,不一定是谁受苦了!”

之后,不管那个男人的脸有多丑,劳雷尔都直接拉着我离开了。

白光过后,我在床上醒来。

“很高兴,吃早饭,村长的叔叔来了!”

大光农村的人总是比城里的人起得早,而且随着家人的再次到来,我很尴尬地呆在床上。

我换了衣服,走出家门,直接坐在桌旁。

村长和他的二舅舅看着我,微笑着向我问好。

“昨天,我梦见月桂了。”我想你几乎都坐着,漫不经心地拿着一个小圆面包灯对你说。

我的话就像一个。他们在每个人面前爆炸。

村长的二叔一下子不平静。他兴奋地问我昨晚看到了什么。

“如果你记不清楚,你就知道你看到了劳雷尔。劳雷尔呢,二爷爷?你能给我讲讲吗?”

当村长的二舅舅听到我这么说时,他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好。他和我一起说:“劳雷尔是个好孩子。”

“先吃饭,早上起来不要说这些事。”奶奶看了看不对劲的气氛,很快就出来了,满身泥。

爸爸盯着我看。别再说了。他加了些菜来催我快点吃,吃完饭就和他一起去工作。

一个台大人想到了自己的想法?吃完早饭后,我很快就带着那个家伙吃了晚饭,然后我父亲出去了,把他的儿子散在地上,回到了他自己的房子里。

“你怎么这么快?没有人在追你!”我父亲骂了我几句,从我手里什么也没告诉你,开始做回。

我笑着站在我爸爸身边,问了些什么,和他一起做农活。

“爸爸,告诉我劳雷尔的情况,王和欢木柳的作战计划是谁,这是什么?”我环顾四周,没人问我爸爸。

我父亲沉默了一会儿,默默地穿了两次衣服,用破碎的声音对我说:“劳雷尔走了……你和鬼魂结婚的对象是他……!

我听了爸爸的话,突然冻僵在恢复的地面上。

“你的小子,我平时很聪明,钥匙只迷糊了。”爸爸怒目而视,我吸了一口气说,“穆里尼奥还用柳树村和鬼结婚,会去招待的,但是你什么时候看到这么多村里的旗鼓椅,这显然是他家里的事了?”你认为他是劳雷尔吗?为什么给他两个叔叔来看你太大了。本科生当然不相信这一点。外面的花太多了,他们不想娶一个死人的妻子回家。如果他不找人看着他,你会很英俊,现在和我一起做农活。他们不知道去哪儿!!

我父亲的外语完全愚弄了我。我真不敢相信我发生了什么。

几天前你祖母被诊断出患有癌症。昨天在家,我不敢说,恐怕你奶奶想得太多了。村长向我保证,你毕业后所做的一切,他安排你去找别人,而你奶奶的医疗费就足够了。在那之后,爸爸会找人来破坏你的幽灵婚姻。”

爸爸边说边拔起杂草把它们扔掉。我盯着他的动作看了很长时间,忍不住问了他一个问题。

“爸爸,这鬼婚配得很好,别分散啊……”

我父亲工作时的动作停顿了一会儿。

“此外,我昨天看到劳雷尔……看起来他是个幽灵王……!

身体不担心鬼魂犯下各种罪行,这是一点报应!昨晚的那个人虽然让我们走了,但还是奇怪他被困了。表面上的人也有一点点,其实每一步都要经过精确的计算,才能保证利润的最大化。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多么困难和危险,都不要忽视我。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劳雷尔,我会在叶皇泉待几次。

“嗨,我父亲今晚帮你逃走了!你必须抓住这个机会。”爸爸坚定地看着我,但现在我的心开始颤抖。

毕竟,你想离开这里?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想离开,但想到我的现状,突然觉得木柳村是我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我离开这里,发生的事情就不必了。

“回去!”爸爸廉价地恢复了心情,拍拍身上的灰尘,把我拉到屋里。

我觉得每一步都是沉重的。

我走得越近,就越困惑。

每次我被杀的时候,我都被劳雷尔救了出来,从漫长的日子里逃走了,连涉案的人都几乎惊慌失措。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不会用鬼婚姻,当然,我们应该先死。

我想了想。我感到很困惑。我洗了个简单的澡,把它放在一张木制的、无表情的天花板上的床上。

就像上次一样,我没有睡着就睡着了。

“阶段…你在这儿……!

我模糊地睁开眼睛,看见月桂站在我面前。

经常不和谐,月桂面越来越好,莫尔森先生的白骨已经长出了非常新的肉先生。他现在穿着那件红色的婚纱,周围的环境现在非常黑暗。

“月桂……?”我不确定地向他喊道。

甜心们嘲笑我追逐劳雷尔。

我看着微笑,松了一口气,迅速爬到地上,兴奋地握着他的手。

“你昨天怎么样?你受伤了吗?”

“祥功,我没事……这两天不会有任何天才打扰我的。”

劳雷尔还是可爱的人在嘲笑我,他是个小冷酷的人,这种触摸让我意识到劳雷尔其实是一件坏事。

我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心里充满了五件事。

我看着月桂丛,难以开口,对他说:“月桂,我在这里……和你说再见…!

劳雷尔沉默不语。

“说再见……为什么?”

劳雷尔成了一个人,尖锐而安静的抱怨,他,周围的温度更低。

“劳雷尔,你冷静点。”我紧紧抓住了他的对手。劳雷尔,你知道,如果两个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有人杀了另一个!为了救我好几次,被死鬼重伤,你不得不强行开战救我,让你的灰票烟几乎熄灭,这样下去是不可能的。”

劳雷尔讽刺地看着我:“这就是你想逃避幽灵婚姻的方式吗?”

“哈哈哈…”!夏普先生用一种非常悲伤的声音在这个未知的空间里回响。

“当你在韩国的时候,你认为你能逃脱这一切吗?”劳雷尔看着我,恶毒地抱怨着。”我告诉你,这些都是命运!还有两个。没人想逃过这一关!”

在那之后,劳雷尔给了我一个有力的推动,把我推回到现实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