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十连抽_068 突然袭击(D啊怕)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14日

奥恩没有说什么,但罗泰德在握住大铁锤的那一刻便感觉出来,然后用力的朝一旁空地砸去。

当。

居然砸出了一团火焰。

“这……”

卡瑞达眼睛也亮了起来,来到奥恩面前,乞求道:“那个,大叔,也给我敲几下好不好?”

卡瑞达恭敬的双手捧着自己的长剑。

卡瑞达的长剑就是一把普通的铁剑,锋利程度都比不上雅各布斧子的一半,但就这样的长剑在奥恩的锤子下变成了一把闪着光芒的宝剑。

“哟。”卡瑞达轻轻在对着树干一划,竟是带出了闪电。“从今以后,请叫我闪电剑客。”

看着罗泰德和卡瑞达两人,凯西和伊娃娜也有些羡慕,不过她们俩毕竟是魔导师,对武器的依赖不是很大,所以没有开口乞求。

徐逸仙看出来,便道:“你们俩个也别不好意思,就让奥恩给你们打打敲敲,他就喜欢锻造。”

奥恩点点头。

“是啊是啊,凯西,快看我的剑,哦哦哦,我一定要给我的剑取个名字,叫什么好呢,对了,就叫噼里啪啦剑。”卡瑞达在凯西面前炫耀着说道。

“你这取的什么名字。”凯西被卡瑞达逗笑了。“干脆就叫霹雳剑好了。”

“那我这就是火焰锤。”

“火焰锤一般般。”

凯西和伊娃娜也不矫情,便把自己的法杖盾牌拿出来。

因为并不是武器,所以不需要强化攻击力,奥恩便在凯西的法杖上面增加了风元素力,使得凯西在使用冰之魔法的时候,可以夹杂一些风元素力。这并不是魔法,倒像是一个存储器,平时,将风元素力存储其中,到用的时候,再释放出来,所以并不是以凯西的魔力为原动力,凯西在施展魔法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会更多的消耗自己的魔力。

伊娃娜的盾牌,增加的便是防御。随着她的手掌控制,这一面小盾居然咔咔咔,向四周延伸,变成了一面巨盾。防御的面积增大了,但是重量变轻了,让伊娃娜觉得不可思议。

几个人都强化了自己的装备,徐逸仙自然也不能免俗,眼热的看着奥恩,可惜他并没有什么装备,有的都是十连抽抽到的道具。

徐逸仙将自己的道具拿出来,不过奥恩只是看了一眼,便对徐逸仙摇摇头。

“什么情况?”

奥恩只是笑了笑,没对徐逸仙说什么,他本来也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要不是之前说过什么,不然都会被人当做是哑巴。

“好吧。”徐逸仙无奈,想着十连抽的道具就跟神器一般,自然不是谁能随随便便锻造的。

不然,不用别人,徐逸仙自己就可以大规模生产了。不过,他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问世的话,必然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时代变革。

把这些事情料理了之后,那就必须要处理赤翼鸟了,毕竟大家此行的目的就是它。

赤翼鸟因为吃了龙卷愤怒一击,受伤严重,即便没人在旁边看管,它也没有飞走。

身边是小赤翼鸟,伤心的靠着它,啾啾的叫着。

徐逸仙已经将需要的羽毛拿到手了,看着赤翼鸟,它此时还以为四周的人类会伤害它,小心的将小赤翼鸟护在自己的翅膀下面,警惕的看着徐逸仙。

“D啊怕,我们不要伤害它好不好?”卡瑞达走过来,在徐逸仙身边小心的问道。

“我也没打算伤害它。”徐逸仙摊了摊手,随后就回头对大家说道:“你们帮我一个忙,把所有面包给它,回头我再弄些面包给你们。”

“你说的是哪里话。”罗泰德拍了拍徐逸仙的胳膊,“这些面包本来就是你的。”

“谢谢。”

“嗨,你真是的。”

罗泰德不再多话,把面包都放下,其他人也是如此。

休息一晚,几个人架着马车回去,算算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能够赶回去,和货车一起回瓦斯科城。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徐逸仙他们的马车遭到了袭击,拉车的马当场就死去。

“该死的,是谁?”徐逸仙灰头土脸的骂道,遭到袭击的时候,他整张脸都埋进了土里。

抬起头就看见了当场一命呜呼的马匹。

“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

罗泰德站起来,将自己的火焰锤横在胸前,警惕攻击袭来的方向。

伊娃娜也将自己的盾牌拿出来,虽然她的盾牌有了增强,但她并没有给自己的盾牌取什么名字。

几个人等了一会都没有等来下一次攻击,便小心的靠在一起,商议对策。

“怎么办?”卡瑞达问道。

“现在还弄不清对方的目的,不能贸然回去。”罗泰德分析道。

伊万娜也是罗泰德的意思,其他人没主意,全部看向徐逸仙。

徐逸仙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他倒是不愿意停下来。

“这样吧,我们还是继续前进,这期间,就让伊娃娜大姐给我们加强防御,然后我招呼一个人出来,给我们保驾护航。”

徐逸仙首先想到的便是沙热帝国的那一帮人,报复他们。

“召唤。”

不管是往前走,还是停留下来,现在也都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反正都已经过了一天,徐逸仙自然不会吝啬这次召唤。

“主人,请吩咐。”叶仓站在徐逸仙恭敬道。

看到是叶仓,想着警戒的任务还真非她莫属。

交代了事情,几个人便全速前进,没有马匹,只能全靠双腿,徐逸仙倒是可以依靠竹蜻蜓全速飞行,但这样就把同伴抛下了。

叶仓不愧是专业忍者,大家知道她跟在身边,但却见不到她人,很显然她已经分散在四周。

警戒是一方面,最好是找出敌人,一劳永逸,最好是问出对方的目的,不然徐逸仙也寝食难安。

先前,他还怀疑是沙热帝国的那一帮人,但是现在他便否定了。这让他想起那一晚自己遭到的袭击,和今天差不多,都不是为财而来。

前行了一段距离,众人停下,原来是前方原本是一条河流,河流上面应该有一座木桥,但是现在木桥已经不见了,看着痕迹,很明显是人为破坏。

徐逸仙紧皱眉头,如果对方对对自己而来,那还好,他完全可以吸引敌人而去,但是现在完全弄不清楚对方的目的。

手一招,身边闪现出一个人来,几个女孩发出惊讶声音。

“发现敌人的行踪了没有?”

“没有。”叶仓淡淡道,“不过我判断对方的人不多,很可能就一个人。”

“哦?”

“本来,我发现了他的行踪,从这些行踪判断出是一个人,但后来我就没有任何发现。我觉得没有任何发现,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叶仓小声道。

“你继续说。”徐逸仙感觉对方的目的就是首先阻止他们前进,现在敌人的目的达到了。

“一来对方的人数少,二来对方有反侦察的能力,应该是专业的。可惜我不是专业的,没有什么有效的侦查手段。”叶仓无奈道。

叶仓所用的方法,也不过是利用分身术,地毯式搜寻,但目前所有的分身都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可见敌人的狡猾和实力。

徐逸仙点点头,如果不是叶仓,而是日向一族就好了,有他们的白眼,敌人自然无处遁形。

“你能弄出一个桥来吗?”徐逸仙指着前面的河流,这条河还算有点宽,不然几个人都淌水过去了。

“我的血继限界是灼遁,刚好不会土遁和木盾,无法为主人排忧解难。”

“好吧。这样,你在四周负责警戒,我将人一个个抱过去。”徐逸仙打算利用自己的竹蜻蜓带人飞过去。

接下来,叶仓就让她的分身占据河流两边,这条河流能拦住普通人,但却拦不住叶仓,毕竟她可以直接在河面上横渡,让她来带着大家过河也是可以的。

不过,徐逸仙还是让叶仓负责警戒,自己则是抱起凯西。

“为什么我不是第一个?”卡瑞达抗议道。

“别吵。”

“不嘛,不嘛,不嘛。”

“就让她先吧。”凯西无所谓。

于是徐逸仙就抱起卡瑞达,而这货一脸羞涩,明显不是这性格,居然还表现出这个样子出来,手臂更是紧紧的搂住徐逸仙的脖子。

“你这是想把我掐死啊。”徐逸仙戏谑了一句。

“怎么会呢。”卡瑞达听着,稍稍放开了一些。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空中,徐逸仙没想到自己还有一天会做空运,当然只是短暂的,不过这的确是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可惜的是皇城已经有人做这种买卖。瓦斯科城倒是没有人,但是瓦斯科城这座城市太小了,人口就那么多,几万人而已,根本不需要客运。

“哦哦哦,飞起来了,好高啊。”

卡瑞达在徐逸仙的怀中,不时的朝下面看去,看到下面的河流逐渐变小,兴奋起来。

“别大喊大叫的。”徐逸仙不满道。

虽说有叶仓在一旁警戒,但是徐逸仙还是没有放下任何警惕,但是被卡瑞达这般大喊大叫的,分散了注意力,也是头疼不已。

一道攻击无影无踪,几乎没有人发现,但一直专注着下面河流的卡瑞达却突然感觉有什么波动,眼睛里看见的就好像蜻蜓点水般搅动起了波澜,不过这波澜微乎其微,卡瑞达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一直盯着空中那个地方。

但她的心头的不安感极具强烈,最后她实在忍不住,本来就不擅长动脑,这次也来不及考虑那么多,脑袋都没有什么想法,她就全身挡在徐逸仙的前面。

“你干嘛?”徐逸仙奇怪道。

这家伙怎么想要从自己的怀里往自己后背上爬。

卡瑞达刚要说话,后背就炸开了血花,她看不见自己的后背,只能通过徐逸仙眼中的一幕看到那个画面。

徐逸仙也有些发愣,突发的情况使得他还在往前飞,都已经飞过了河流,才发觉到自己怀里的人一沉。

“卡瑞达。”

手上湿乎乎的,翻过卡瑞达的身子,徐逸仙就看见到触目惊心的画面。在卡瑞达后背上,有一个碗大的伤口,伤口四周的血肉乱七八糟的,从其中居然能看见白色。

徐逸仙赶紧落到地上,看着那伤口,汩汩的涌出血来,慌张的伸出手想要按住,但除了让自己的手更加的湿乎乎的,也没能止住血。

怎么可能止住血,徐逸仙想要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怎么能冷静。

“面包,面包,对面包。”徐逸仙取下身后的背包,刚把手伸进去,这才想起来,之前就已经把所有面包拿出来分给了大家,而后来大家都把面包给了赤翼鸟。

“喂喂喂,卡瑞达,你还有面包吗?喂喂喂。”徐逸仙捧住卡瑞达的脸,不敢太用力摇晃。

而此时的卡瑞达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了过去,根本无法回答徐逸仙的问题。

徐逸仙便在卡瑞达的身上摸了起来,摸遍了全身,不要说面包了,连面包屑都没有。

“你这么一个贪财的人,怎么会把面包都给了别人。”徐逸仙转头对远处的人喊道:“还有面包没有?”

“抱歉。”

两个字就是答案,在徐逸仙他们遭受袭击的时候,河岸这边的三个人就紧张的望着四周。

“冰之魔法。”

凯西催动魔法,她想把河流冻住,让大家过去,可惜这条河有点宽,河水也有点湍急,不是目前凯西的水平就能冻住。仅仅冻住了一半距离,就让湍急的河流给冲垮。

“帮我过去。”伊娃娜对叶仓喊道,队伍里只有她会治愈术,所以她现在必须尽快的赶到卡瑞达的身边。

叶仓点点头,在敌人出手的时候,她就让自己的分身去追了,但反馈的信息来看,虽然发现了踪影,但她的分身很快就被人干掉。目前她也不能轻易出去追。

噗。

徐逸仙身边的一个叶仓分身**掉。

敌人的目标果然是自己,要是之前他还能吸引敌人离开,但是现在他不能离开卡瑞达,想到卡瑞达刚刚奇怪的举动,便明白过来,她刚刚是在保护自己,因为自己受了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