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亦有情[综影视] 第25章 陈情令(24)_清歌一曲红尘醉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1日

进不净世之前,蓝忘机叫住了魏无羡,将他的随便和江澄的三毒都给了他。

“随便,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魏无羡见到离开自己数月的佩剑随便,面上大喜。随后,将三毒扔给了江澄。

“蓝湛,谢啦!”魏无羡朝蓝忘机一笑,随后跟上了江澄一行人,对于魏无羡露出的笑脸,蓝忘机微微一愣,嘴角也不自觉的微微扬起一些。

因为大家都是赶路过来,舟车劳顿。所以聂明玦不急于先议事,而是叫手下的人安排了客房,让他们先休息一会。为此,聂明玦还在晚上设宴招待他们。

魏无羡从姑苏那边带了几瓶天子笑过来,一到房间就邀了傅谨之与江澄喝酒。傅谨之虽去了,却不碰酒,江澄也是如此。他们不喝,魏无羡也只好自己喝了。

“等射日之征结束后,我一定要痛快的到处玩。”

“你啊,就知道玩!魏无羡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江澄丢了颗花生扔向魏无羡,魏无羡接住,向上一抛便丢进嘴里吃了起来,向着江澄嘿嘿笑了两声。

魏无羡又丢了颗花生进嘴,然后喝了一口天子笑,舒服的哈了口气。“谨之啊,你呢?”

“我与阿离想好了,这一切结束后,便成婚。”傅谨之说完,魏无羡拿花生的手顿住了,同时顿住的还有江澄。

“阿姐同意了?”

“师姐答应了?”

魏无羡与江澄是异口同声说的。

傅谨之点头,魏无羡缓过来猛的鼓掌,然后拍了拍傅谨之的肩膀说道“我可就这一个师姐,你小子以后要对她不好,我可是得揍你的。”

“喂,魏无羡你干嘛抢我话!”江澄反应过来白了魏无羡一眼。

“谨之,你可得对我阿姐好。我只有这一个姐姐。”

傅谨之轻笑,对于两双灼热的目光,他再三保证。几个人说笑着,这时江厌离端着一盅汤走了进来。

“好香啊~还是师姐疼我。师姐最好了。”魏无羡闻到了香味就开始夸起了江厌离。

江厌离目光温和,她轻轻的将盘子放在了桌上。看着他们问道“我见你们聊的甚欢,都在聊什么呢?”

“再聊谨之要是对你不好,我和江澄——揍他!”说着魏无羡皮的对着傅谨之的胸口拍了一下。然后,快步躲在江厌离身后,对着傅谨之吐舌。

江厌离耳朵微红,她侧身抬起手刮了一下魏无羡的鼻子,无奈道“净是调皮!”

“师姐,我才没呢~”

……

傅谨之他们只休息了一日,第二天就开始商量起射日之征的事情,不少失地已经收复,唯一没有收复的就是夷陵。

“赤峰尊,魏无羡请战。”

见魏无羡站了出来,蓝湛也走上前说道“蓝忘机,请战。”

“我也请战!”江澄不放心魏无羡,跟着出来。只是夷陵这一个地方,现在温晁温旭温逐流都死了,只有一些不足为惧的温氏子弟守着那处。所以,他们三人过去收复,也是够了。

聂明玦同意后,他们三人便出发去了夷陵,傅谨之自然是留了下来等着他们回来。夷陵,并不需要很长时间。

不出所望,不久以后夷陵传来好消息,这最后一个地方已被收复。魏无羡他们回来当日,聂明玦设宴招待庆贺。而如今,就只剩了不夜天。也就是,与温若寒的最后一战。

当日,魏无羡回来自然是好好吃了一顿。他坐在他们那一桌,与傅谨之江厌离小声讲着夷陵的事情,滔滔不绝。

“对了,我碰见了温情他们。”魏无羡突然提到了温情,傅谨之想来也知道,魏无羡虽恨温氏,但对温情一脉的旁支还是留着善念的。

“我承诺了她,不会对她的族人动手。温氏虽可恶,但温情一脉不同。她那一脉,世世代代都在救人,与杀人的那些温狗不是一类人。”

魏无羡恨得是那些恶贯满盈的温氏子弟,但对于温情一脉救人的族人,他还是拎得清的。

“所以,倘若日后有人要动她们,我定会站出来保护他们。”

江厌离听之,她轻轻的拍了拍魏无羡的手,温和的看向他。对于魏无羡的决定,她是支持的。魏无羡见师姐这般,也就放心的笑了。

这件事情江澄也是知道的,他早在夷陵时就说过魏无羡。但他还是选择了支持,魏无羡说的没错。温氏那些恶人犯下的过错,与温情一脉族人又有何关系呢。区别大着呢,一边是杀人,而另一边是救人。这个道理,江澄还是懂得。

江枫眠与聂明玦谈论着关于温若寒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魏无羡他们说的话。金子勋就坐在不远处,虽不知魏无羡在说什么,但他不喜魏无羡那帮人很久了。

于是,金子勋放下了酒杯。突然对着魏无羡说道“早就听闻魏公子剑法了得,金某也有意与魏公子比试比试,不知魏公子意下如何?”

金子勋的宣战,魏无羡自然是爽快的答应了。正好,金子勋那傲慢的模样他也看不惯。说完,两人起身去了堂外的练武场,各自拿上佩剑站在一边。

比试开始,本以为金子勋有点能耐。可他这三脚猫功夫,比起金子轩都差的甚远。魏无羡三两下的,就挑掉了金子勋的佩剑。随便架在金子勋的脖子旁,就表示着他赢了。

对于魏无羡来说,这世间除了他那深不可测的好友,也只有蓝湛能与他打个平手了。哎,无敌是多么寂寞。哦,好像不对。魏无羡想到他有师姐,有好友,有江澄这个兄弟。有江叔叔这个长辈,还有蓝湛这样的知己。这样想着,魏无羡朝着他放在心里的人笑了。

但在金子勋眼里,这是对他的嘲笑。他愤怒极了,双手都颤抖着。“金兄,失礼了。”在魏无羡收回随便,转身朝江澄他们走去时。金子勋终于受不住这份屈辱,以及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举剑刺了魏无羡一剑。

好在魏无羡反应快,只是手臂被划伤,躲过了金子勋刺向他的第二剑。

“金子勋!”金子轩见之急了眼,拿上佩剑上去就抵住了金子勋对魏无羡的再次攻击,并让兰陵金氏的随从制住了他。

“你这么做!将我兰陵金氏置于何地!金子勋,你真是糊涂!”虽然金子轩也看不上魏无羡,但他绝不会做这种小人行为的事情。对于金子勋这样输不起就动杀心的行为,金子轩看了都觉得脸上蒙羞。

“魏公子,对不起。我代金子勋向你道歉。”见到魏无羡手臂上的伤,金子轩过意不去。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江厌离看向他们兰陵金氏时,眼眸中染上了怒意。

金子轩那时微愣,但骄傲不允许他同时还要对着江厌离他们表示错误。金子勋被制住后冷静了,一想到让金光善知道这样的事情,金子勋脸色惨白。

“丢人。”金子轩转身走向他,低声说道。“明日我就将你送回兰陵。”接下来的话,让金子勋更为绝望了。等回到兰陵,金光善得知今日之事,也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了。

本来,他还有希望与金子轩争一下今后的宗主之位。但现在,因为他的冲动,一切都完了。

这件事情,最后因为金子轩的关系散了。但人多嘴杂,不能保证有的世家子弟不会在背后嚼舌根。

第二日,众人再次议事。魏无羡却不在场,所有人找遍了都没找到人。虽说是受了伤,但只是划伤并不严重。突然的失踪,让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

但一想到金子勋昨日的行为,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金子轩。

金子轩面上一燥,急忙说道“金子勋今早已被我派人遣送回兰陵,魏公子失踪之事,应与他无关。”见那些人收回目光,金子轩松了一口气。

“罢了,他有伤在身,应该走不远。我们先说正事,江公子与傅公子就将今日所议之事传达于他吧。”聂明玦说道,然后提到了正事。

“如今温若寒二子已死,犹如双臂已失。正是我们一鼓作气,攻破岐山的好时机。胜负在此一役,大家还需齐心协力。”

……

崎岖的山路上,聂氏子弟押着在夷陵抓到的温氏旁支,慢吞吞的走着。聂氏的弟子,将手上的鞭子抽在走得慢的温氏的人身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而他们抓到的温氏旁支,正好是温情那一脉。

魏无羡做了噩梦,一早就起来,便出来散散心。走到了这一处地方,他就看到了温情他们。一想到他对温情的承诺,魏无羡没忍住,下去帮了她们。

鞭子抽在了他受伤的那只手上,魏无羡的脸色只是白了一分,却一声不吭。

“你是何人?”显然,这位聂氏的子弟并不认识魏无羡。

“云梦江氏,魏无羡。”

“原来是魏公子,不知魏公子这是……?”那人原本嚣张的脸,在魏无羡报了名后,有了些讨好谄媚的韵味。

魏无羡微微皱眉,说道“温氏虽残暴,死有余辜。但这位姑娘的族人,世代都在救人,与那些温狗不同。不知小哥可否卖我一个面子,放了他们。”

“这……”魏无羡知道,自己是为难到这个聂氏子弟了。毕竟,这里不是他云梦江氏的地盘。

“那不如这样,小哥你看,这一族的人都是老弱妇孺,对你们也没什么威胁。就不要用鞭子这类东西对待她们了,你看,你抽我这一下,我身上就有了伤痕,倘若让你们宗主知道了,你这也说不过去吧。再怎么样,我也是客人。”说着,魏无羡抬起了自己又渗出血的手臂。

那聂氏子弟脸色一变,这得点头。反正只是些老弱妇孺,不足为惧。

自然,这也是魏无羡在除掉温若寒之前,暂时保住温情一脉不受伤害的办法了。

“那我走啦,多谢小哥啦,这个给你们拿去买酒喝。”魏无羡扔了点银两给那个子弟,走之前还不忘说“只有你们与我知道,放心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