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魔王活捉的我宁死不屈_47.清晨的恶梦(绿茶L)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我已经做出了这样的思考,就必然说明我心中对这依然发生的事情有了某种见解。

一个与圣洁之地隔离的圣灵,它的诞生无论是怎样的伟大,当悲剧来临时能从其身上发现的也只有不幸,这个卑微的圣灵困苦地,以献身于造物主为目的苟且偷生着,我曾憎恨这一切,这恶狱中燃烧的一切都充满了罪恶,我曾体会过爱,因为那是充满了圣洁之地的感情,但当我坠落于此,我不曾再生过任何正面的感情。

于梦中,破碎的哀嚎浸透着罪人们的灵魂,那恶兽缀泣着,杀戮的眼泪与口水流淌着,异象来临了,那是死亡,是惩罚,那哀嚎是妇人的,她立于日月间,头戴着十二星冠冕,那僵硬的身形扭曲着,注定要刺入她眼帘的孤影游荡着,妇人在哭喊着,在向我讲述着罪恶的故事,我祈望她永不再有梦的折磨。

恶兽,那是龙,是异端的造物,这兽有七头十角,每个头上都戴着王冠,它的尾巴拖着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而后又有一个恶兽显现,那兽有十角七头,十角上戴着王冠,七头各有亵渎的名号……

“!”

当我从梦中惊醒时,发现自己的身躯早已被汗水浸透,恐惧如荆棘般缠绕着我的心头挥之不去,我的手指微微抽搐着,双眼瞪大,焦躁的念头让时间也变得冗长,我感觉到时间和生命的流逝,更是圣洁的流逝,等待着我的也许是比死亡更加不可名状的惩罚,那不只是死亡,而是永久的生命。

汗水滴下,在那晶莹的液落地前,从深处吹来的风带来了钟的响声,这时间在告诉我什么,是死亡的即将到来,还是生命的开始,猩红的空中,那怪异的明亮天体在我的身上留下了阴影,空气渐渐厚重,一切哀嚎与痛苦都溶为一片黑暗,我哽咽着,呼吸也都困难了起来。

当钟声再起响起时,彷如绝望的惊雷在我的脑海中炸开。

我犯下了罪,我不该是个女性,我可要成为男性亦或女性,可以平等地做出任何选择,但无论如何这种抉择不该有恶魔来决定,当造物的选择落入了恶魔之手时,还有什么比这更恐怖,我乞求着神能宽恕我,能够明白我的心是多么圣洁和脆弱,不要再对我加以折磨了。

那种异样的预感愈来愈强烈,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

我应该回归男性的躯体,当我面对的是恶魔时,我应该将最强烈的一面展现出来,而不是表露自然的柔弱,无论我的心是多么坚定,都无法改变外貌的影响,我应该知道,这里不是天堂,没有平等可言,可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做出妥协来换取更多。

希望主能宽恕我的罪。

当我如往常一样换好了衣服,梳理好头发准备离开卧室时,卧室的门却突然被敲响了起来,现在想来,无论是菲妮塞丽还是蒙斯坦,都很少有敲门的时候。

“进来。”我说道。

当门被推开时,进来的人让我意想不到,竟然是托隆沙。

托隆沙自从被戈洛伊任命为监军后,就很少会出现在魔王宫里了,那是个比较闲的位置,而托隆沙也有自知之明,不可能和哪个将领发生冲突,因此现在也算是默默无闻。

他穿着制服,站在门口,表情很平静,不像是有什么大事情的样子。

“你怎么来了?”

“莉帕缇娅大人,近来可好吗?”

我挥了挥手,他便立刻转身关上了门,走到了我的面前。

托隆沙虽然是个没有什么威胁的恶魔,但也同样没有什么本事,无论对我还是对戈洛伊来说,他都只是个工具,甚至可以说是一枚棋子,然而我从未有过利用过谁的事迹,因此看到托隆沙,我也难免会有种愧疚感。

“还行吧,你来做什么?”

托隆沙没有说什么,而是慢慢走到了窗边,望着窗外轻声说道:“我是有事情来求您的。”

“你这样擅自来我这里,要是被戈洛伊知道了,你和我都不好办,有什么事情这么急?”

“实际上是这样的。”托隆沙再次走到了我的身旁。“我听说弗伦那边缺少粮食,而陛下要从撒旦城调粮?”

“是有这回事,怎么了?”

“我就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托隆沙说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弗伦缺粮和你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是想求陛下,让我也随着护送粮食的车队一起去弗伦。”

“什么?”

托隆沙的话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明白他究竟想干什么,昨日蒙斯坦向戈洛伊请求让自己去弗伦,而今日托隆沙也做出了同样的请求。

但是我没有把惊讶在脸上表现的太明显,很快,我呼了口气,问道:“为什么。”

托隆沙叹了口气,无奈地对我说道:“自从我被调到了军营中任监军后,因为我的身份的问题,一直被人看不起,我想,若是我不能做点什么的话,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很不好过。”

他的话不无道理,戈洛伊不喜欢他,而他本身又不是个军人,因为他身份的问题,他比其他的学子还要难混,如果没有点资历的话,只怕以后都得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所以你想跟着粮队去弗伦?”

“没错。”

我抿了抿嘴唇,想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事恐怕有点难,毕竟这是军事任务,戈洛伊对待这件事情很认真,所以不太可能会让你跟着。”

“所以我才来求您的。”托隆沙摊着手说道。“我也知道如果是我去求陛下,那肯定不会有结果。”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戈洛伊的态度怪怪的,这时候去求他,感觉不太好的样子,可如果不帮托隆沙的话,这个没有什么资历的家伙也没什么用处,而他本身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真的跟着卫队走一趟,也算是做过点事情吧。

“我可以试试看,但我也不敢抱着戈洛伊能答应。”

不管怎么说,托隆沙还是比较听话的恶魔,如果地位能提升一点,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情。

“非常感谢您,莉帕缇娅大人。”他毕恭毕敬地对我鞠了一躬。

这些恶魔真是奇怪,都急着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干嘛偏要好大喜功。

不过要是恶魔和天使一样,天堂和地狱也没什么区别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