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咕哒应该以人类代入 第77章 她是海盗_不见烟霞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16日

正如大卫所说的,果然有海盗船看到大火而靠近岛屿,在发现岛屿上没有珠宝但是有一个小姑娘,而能保护小姑娘的只有一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人时,海盗立即登岛了。

“男的杀了,女的抓起来。”

就连台词都和想象中没多少差距。

云图今天穿着的是迦勒底传统魔术礼装,没有花嫁那么富贵,但还是个娇俏的小姑娘,在当代,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完全能嫁人生子。

对于她来说就有些不尊重了。

海盗们涌下来的那艘船,发出粗鲁笑声的那艘船,宏伟的立在海面上,像是对着大海冲锋似的,带着自由与未知的向往。

她侧头。

“大卫,想要做一次海盗吗?”

“海盗啊,非常有收入的一项职业呢。”大卫点了点头。

“那你休息一下吧,刚刚使用宝具也很累吧,这些人就交给我,”云图默默给自己上了三层强化,撸起袖子往前走,“你的Master也很强哦。”

自称为享乐主义者的大卫当真没有上去。

虽然大卫不是会将女人、儿童作为战斗力算计的王,但是云图是有自觉的战士,是名出色的士兵,如果只是因为她是女人或是未成长起来的儿童而剥夺她战斗的天分,反而是件残忍的事情。

出色发挥战斗天分的云图扒在海盗船上开心的转身对大卫晃了晃手。

……惨绝人寰。

暴遣天物!

大卫看着互相搀扶着上海盗船的海盗们心中不停控诉,竟然让这么可爱小姑娘变得这么暴力,对于男性来说真是太丧尽天良了!

得手的难度就高了嘛。

“大卫,看,大海!”

年幼的Master看起来有些兴奋了,几乎整个人都快悬空的趴在船栏上……当然坐在船栏上的大卫也无法说她什么。

海面平静的映照着漫天的星辰。

“看,天空在我脚下!”

听见她响亮清澈的声音,大卫神情一震。

女孩的双眼中倒映着星辰。

她是认真的。

并且终有一天,天空、群星、大海都将在她脚下。

她有那种气魄。

而且现在已经心怀世界。

“希望那天,我能陪伴在你身边,Master。”

海盗船依旧向前行驶,虽然证明了自己的力量,但云图还是能感受到很多目光黏在她身上,毕竟这船的海盗已经登船太久了,很久没有见过女人。

虽然很不舒服,但云图没办法连人家的视线也管。

而且她现在真的非常兴奋,一切都非常新鲜。

从夜晚映照着星辰的大海到白日如镜子一般的海面。

“大卫生活的年代经常能看见海吗?”

看起来表情没什么变化呢。

司空见惯?

新鲜劲总算过去了些的云图回头问道。

“海的话,不怎么见的到啊。”

大卫也对海没什么印象,但他一生的经历很难再让他有那么兴奋的心态,还真是让人有些羡慕呐,想着他的手沿着她的发抚摸着她的背。

“诶?”

“因为见过很多了吧,说不定Master再经历这么多战争之后,也会和我是一样的心态呢。”

哼着歌一样说着,对云图来说有些残忍的话,大卫自身却毫无所觉。

“不会。”

云图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看向大海。

“战争结束之后,我的道路才刚刚开始,这个世界对任何时候的我来说,每一秒都是崭新的。”

“还真是了不起的孩子啊。”大卫点了点头,依旧像是在哼哼着,轻轻柔柔的语调就像是拂过耳畔的风。

“船长,发现未曾见过的旗帜!”

未曾见过的?

云图强化视觉往远处眺望。

那个体型巨大的生物是啥?明显不是人类啊。

Servant?

“大卫,用直觉回答,是敌方还是己方?”

“诶,直觉?”

对于Servant的直觉莫名相信的云图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敌方吧。”

云图转头就对船员们叫道:“全船,准备作战!”

“我的直觉是逃跑比较好哟,Master。”

作为Servant,大卫察觉到对方船只上复数Servant的气息,显然不是己方人员,双方实力悬殊,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不过他是这样建议的,但却并不觉得能逃跑成功,对方的船只显然被宝具加持过,比拼速度,想要赢的可能性很低。

Servant的吸引力是双向的,已经察觉到大卫的船只开始向他们这里推进。

“快看呐,那个小丫头,不是拯救世界的那位Master嘛。”

金发碧眼着装华丽长得人模狗样儿的青年用着古怪的,有些刺耳的调子说着,那副笑容,一看就不是好人。

两船已经行驶的足够近。

“怎么样,来我的船上玩一玩吧,以及那位Servant,”金发的人还嘲讽力满满的说着,“约柜在你手里吧。”

云图瞥了眼大卫的表情,在听见约柜两个字的时候眉梢微动。

应该在大卫手上没错了,叫做约柜的应该是个很了不得的东西,绝对不能让那个金发的人拿到。

“我拒绝,并且代替我的Servant拒绝,我自己的船挺好的。”

云图说着,自然垂下的手在裙摆的遮掩下捏了几个手势,雾化的使魔攀岩上她的手腕,在大海的遮掩下隐藏行踪对她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最为麻烦的是船速。

金发的青年唇角抽搐了两下,突然露出笑容:“我美丽的妻子啊,听见了吗,赶紧让那两个不识好歹的人乖乖听话。”

做Servant还能夫妻双打吗?

云图机警的看向淡紫色长发竖着马尾的少女。

郎才女貌看上去模样挺配。

“请交给我吧,Master。”

“等一下,”出声叫住少女,金发青年像是想到想到什么有趣的一样,“还是让赫拉克勒斯去吧,把他们抓过来。”

模样巨大的,就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忽视的Servant发出一声长啸,仿佛整片海域都因此而颤动。

这个EX的数值是怎么回事?

云图都想揉一揉自己的眼,恩奇都的数值调整说不准都达不到筋力EX吧。

大卫将云图揽在身后,只是听见那位Servant的名字就让他额头滑落了冷汗。

“让开。”

一直默默站在几位Servant之后的全身都为绿色的少女突然暴起,正在赞叹着她身上的绿色,她身上就被黑色的皮毛覆盖,身上的数值立即出现变化,直向Berserker逼去。

宝具?

那双利爪从后向金发青年的背后刺去,几乎是惨叫着的,金发青年哆哆嗦嗦的躲到紫发也就是她妻子的身后,竟然恶心的将妻子推了出去。

人干事?!

“大卫,掩护她。”

大卫的木杖被简易的弓取代,轻快的应了一声之后,箭就像是长了眼,无论金发青年怎么躲闪都牢牢追着他的身后。

“赫拉克勒斯,赶紧把那个女人给我除掉。”

立即转移目标的,金发青年更换了命令。

虽然在调整数值之后那位帮助他们的Servant有着和Berserker媲美的攻击力,但还是差的太远了,索性那位Servant的身手灵巧,暂时还能周旋。

船间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就算是云图强化之后也能跃到对方的船上去。

她掂量着自己迦勒底战斗礼装能承受的最大破坏力,再加上卢恩符文加持的魔术阵的加护……正想着,那边船上又有了新的动向。

似乎是新召出来Servant,在到来的同时就泛起一阵魔雾。

应该的Caster。

魔雾稀薄之后,云图就看清了站在召唤阵中央的那位Servant,深蓝色的袍子,大的有些吓人的眼。

“蓝胡子!”

现在契约还没有成立,蓝胡子的宝具又太过麻烦,绝对不能让他们建立契约,不然这次她就正的黄了。

想着,云图放大音量呼喊。

“蓝胡子!贞德在我这边,和Alter一起都在我这边!”

“所以,请和我,签订契约!”

“……这个,可恶的女人!”金发青年咬牙切齿。

云图斜眼:“呵。”

蓝胡子转动大眼珠子看向她,似是审视了片刻,一只手放在胸前冲她弯腰:“小生不才,愿意为您奉献微薄之力。”

紫发的少女的魔法阵已经在她周身浮现,云图瞧着有些着急,既然现在是己方人员,战斗力能保全一个是一个,之前的敌对经历绝对不能再这时候提上台面,这点应该是此时所有并肩作战的Servant所达成的共识。

“大卫。”

还好Archer的攻击和Caster一样,都是远距离作战,大卫还能打断紫发少女的攻击。

已经拖延这么长时间了,云图多多少少的看出来,那个金发青年就只有一副皮囊好看,其他的从战斗力到品性都让人无法形容。

另一边和赫拉克勒斯周旋的Servant已经被一斧头挥到了船板上,抽搐了几下之后才爬起来艰难的躲过追击。

只要有那位赫拉克勒斯在,他们就很难取胜。

虽然圣杯就在眼前这点非常不甘心,但只能暂时避退了。

“找准机会就释放宝具,大卫。”

虽然不清楚云图脑子里在想什么,但秉承着双方利益是一致的准则,他没有任何异议的点了点头。

“还真是会使唤人呐。”

大卫正说着,突然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向船上窜出,他瞳孔都放大了一圈,探出阻拦的手只触碰到灵子化的衣摆。

云图已经换上了迦勒底的战斗礼装,魔法阵全开的跃到船上,矮身转到赫拉克勒斯面前,对那位似乎因为宝具损坏再次回归绿色的Servant快速扔下两个字。

“上船。”

现在不是询问,也不是犹豫的时候,只能选择相互信任的少女点了点头如箭一般窜出跃到船舷上,再一次跳跃就到了大卫身后。

赫拉克勒斯扬起的斧头已经向云图挥下,虽然魔法阵结结实实的抵挡在她面前,但依旧减缓不了多少力道的将云图顺着力道抛出了船身。

索性她已经将足够炸碎一条船的刻印着卢恩符文的结晶扔了出去。

伴随着爆炸声她听见了礼装防御撕裂的声音。

身上也超级痛。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赫拉克勒斯似乎有意将她往己方的船身上甩出去。

抱住脑袋因为魔术礼装的撕裂,云图实在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吃的住摔落在船上的力道,背后就被牢牢抱住了。

“疼疼疼。”

气息拨动了耳边的发,云图转头,大卫瓷器般白皙的脸就在她睫毛都能扫到的距离处。

完全是靠自身阻挡下她的冲击力。

又不是Saber之类的Servant,太胡来了。

她爬起身,一边施展治愈魔术,一边看向另一条船,爆炸的威力被魔术阵挡住,但赫拉克勒斯僵直在那里没有动弹,没有生命迹象,却也不能确定是否消亡。

“那个臭丫头竟然浪费了赫拉克勒斯的一条命!”

金发青年跳脚的声音很好的解决了云图的疑惑。

没死。

而且还有好几条命的样子。

但竟然能用数量记录的话,说明他还是能消灭的。

不过眼下,大家都上船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撤退吧。

“蓝胡子,帮忙召唤海魔隔开两条船。”

海魔在海上真的不是一般二般的有用。

除了阻隔船只之外,还能附着在船身上让船快速移动。

本来还想让大卫用宝具补上一下的,但现在大卫的情况实在不怎么好。

想来也是,达芬奇制作的宝具登记的礼装在腹部这一块也完全粉碎了,虽然□□上并没有造成实际性伤害……

“Master,Servant没这么脆弱。”

大卫轻轻的说着。

“不用在意。”

“很难做到啊。”

虽然知道这样担心这个内疚那个的将来都会很辛苦,但是这种心情哪是那么容易扶平的。

用魔术治愈大卫之后,云图才转头和新来的两位打招呼。

蓝胡子已经见过两次啦,虽然都是敌对关系,但这次是己方,还是要好好沟通,还有那位也需要治愈一下的,长的像精灵一下的小姐姐。

还有耳朵和尾巴!

“我叫云图,来自迦勒底,小姐姐,你嘞?”

“阿塔兰忒,阶级是Archer。”纯真的孩童的视线一直是阿塔兰忒的弱点,她摸了摸云图的头顶,给人高冷感觉脸上甚至露出笑容。

被摸的很舒服的,云图往阿塔兰忒边上蹭了蹭。

“阿塔兰忒小姐,请问,你是否知道之前两位Servant的身份?”

明明伤已经好了,却依旧揽着云图一副接力模样的大卫对阿塔兰忒问道。

表情一下子冷淡了的阿塔兰忒回答:“伊阿宋与美狄亚,他们的目标是你手上的约柜,但目的我并不清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