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魔王的自我修养_5.万世师表(东云)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15日

所谓张贴任务,指的当然是张贴寻人启事的任务。

考虑到寻人启事的发酵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无止境地张贴又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我浪费多余的钱财,因此我再三权衡之下,对该任务设下三天时限,托米纳斯寄存在公会的储备金也是按照三天来计算的。

如果米纳斯在这三天时间内,派人不计成本地张贴寻人启事,那么可想而知,我到时候将要付出一个极端恐怖的数字。

要知道,每张贴一百张寻人启事,我便要支付一枚银币,虽然有设下自费印刷的条件来避免有人乱来,但为了表现出寻找雪莉的焦急,我同时也有设下上不封顶的条件。

「我去,这是人干的事吗……不行,我得回公会一趟,天杀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终于意识到米纳斯的底气所在,当即是冲着赫蒂草草吩咐一声,而后动作飞快地冲着公会狂奔而去。

虽然任务是在各个分部发布且不需要通过本部审核的,但只要有足够明确的理由,本部可以对局域任务进行干涉,这便是我不需要在各个据点城来回跑动的理由。

至于霸王餐的问题,眼看着便要倾家荡产,谁还会在意这区区一顿饭钱。

然而,当我匆匆忙忙赶到公会本部,并对柜员表达出我的诉求后——

「非常抱歉,我已经联系过各个分部,但分部给出的答复全都一样,因为您一不是任务的发布方,二不是任务的保证人,所以您没有权限提前取消该任务。」

「——」

我瞬间觉得喉咙中似是卡着鱼刺一般,一时间甚至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而随我一道而来的赫蒂,听完柜员的结论,忍不住在一旁捂住嘴憋起笑来,整个人的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真怕她把自己的肺泡给憋爆。

——是了,我为了转嫁风险,只有与米纳斯的一纸文书。

无论是任务的发布方,亦或是任务的保证人,全部都是由米纳斯一手宏观操作的,她通过雇佣勇者的人脉进一步转嫁风险,而其他雇佣勇者们也会继续转嫁风险,真等到落实到最终,发布方与保证人可能都是什么二姐夫邻居家的大儿子的朋友之类之类的。

我当然没有权限提前取消该任务,这任务与我的关系简直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这便如同是有一家店铺按照正轨手续在限量贩卖魔王肉,然后突然有个陌生人跑过来说这魔王肉我不卖了,当然是极端莫名其妙的逻辑。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陌生人便是魔王,这些肉都是从他身上割下来的,然后是他一手把这些肉送上商业战场的,而最悲惨的是,这种话就算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光从文面上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愚蠢气息。

——倾家荡产。

这四个大字突然变得充满现实感。

我将米纳斯逼得早晚在人族混不下去,而她一手便要抄光我的私人财产——可我哪来的什么私人财产,一顿饭钱都快付不起,真要等到三天后,我怕不是得卖书卖血。

「那你们这边,就没有什么机制,能强制中断任务的吗?」

我微微睁大眸子冲着柜员问道,现在我也只能寄希望于公会人性化的制度,论服务水平到底还是这一家出色。

「有的,从各个分部的反馈信息来看,这项任务的评级是在C级以下,所以理论上,只要有一位A级或者A级以上的勇者对该任务提出审查要求,那么公会这边就会下令冻结该任务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们会派人前去调查该任务是否符合条件,这个过程大概会持续一到两天。如果符合条件的话,冻结解除;如果不符合条件的话,强制解除该任务,并对涉事人员进行处罚。」

「A级勇者及以上?」

听闻柜员很是详细的说明,我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扭头望向一旁的赫蒂,却见她佯作事不关己地望着外头,竟还吹起颇有几分旋律的清脆口哨。

我一动不动地盯着赫蒂的侧脑,而她终于是不堪重负地咋舌一声,贴近过来低声说道:

「殿下,我的身份是秘密,不能公开的,难道你为了这区区几个钱,就打算把我卖了吗?」

「不是区区几个钱,是我的全部身家。天杀的,你难道舍得我风餐露宿,然后不得已之下,卖自己的血赚来第一桶金,再用这一桶金去投资人族的教育事业,最终成为万世师表吗?」

「……你这不是挺有脱贫致富的计划性的吗,不如说,梦做得真美,还万世师表呢,传销之王吧。」

赫蒂很是讽刺地说道,见她如此不上道,我也只能无奈地揉起太阳穴,我与SS级勇者及以上倒是常打交道,但A级到S级这一段的交际可就是一片空白了,最可笑的是,我与SS级勇者的关系都极为微妙,绝对找不到人来帮忙。

「其实吧,殿下,你也没必要这么担心。到时候,你完全可以死不要脸地赖账,你想想,这一条条下线发展下去,到最后谁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使呢。」

赫蒂如恶魔般在我的耳畔低声念叨道,而我忍不住嫌弃地一瞥她,说道:

「你这话是人说的话吗?从你的言语里面,我一点尊严都感觉不到。这种事情还需要你来提醒,我当然早就想到了,但米纳斯手头有契约文书,她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殿下,那我们可以躲躲嘛……在她扼住命运咽喉之前,先让命运扼住她的咽喉。你人不在的话,大家不是只能先找她算账吗?只剩下你们两个的时候,事情不就简单多了吗。」

「这话——」

——倒是有几分道理。

我心头不禁微微一动,赫蒂提出的方案其实便是持久战中,以空间换取时间这一要领,只要任务结束的时候,米纳斯还找不到我,那么大部分风险自然会集中到她身上去。

要知道,现在的她不仅被大量的地皮捆绑着,还被浮游矿这一国宝级资源所束缚着,绝不是躲躲藏藏便能规避危机的。

「天杀的,你不愧是天杀的,这种卑鄙无耻的做法你都想得出来……真是让我失望透顶,我觉得近期有必要回城里一趟,帮你进行一次短期培训,想来三五七八天就足够了。」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而赫蒂很是无语地望着我,那表情上写满着怀疑与鄙夷,你自己提的方案还好意思这么看我?

「这样吗,那我去找个人过来,麻烦等等。」

结束与赫蒂的暗中对话后,我当即是扭头望向柜员,佯作为难又无可奈何地说道。

这当然是天大的谎言,但如果我说出「那算了,打扰了」这种话来的话,指不定这会柜员便会冒出一句「且慢,您之前的餐费还没有付呢」来,也只有我摆出此刻这种态度,才能让柜员误以为我会再过来一趟。

人们总会无意识地规避冲突,所以如果有下一次的话,冲突绝不会在这一次爆发,这也可以用来解释某些人的拖延症。

「……好的。」

女柜员一瞬间露出一丝迟疑的神色,可下一刹那便换上标准的营业式笑容,以至于我倒是有些心生愧疚起来,但这也无可奈何,都是生活所迫。

……

「殿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迈出公会门槛的时候,外头的日光有些刺眼,而赫蒂突来的话语让我微微挑眉,忍不住斜眼望着她,说道:

「可见这是一句不当讲的话语,但我素来善于纳谏,你不妨说来听听。」

「其实……我觉得吃霸王餐是不好的。」

「——」

望着赫蒂那近乎悲天悯人的神情,我突然很想一拳打断她的鼻梁,可她的言论极为正当,我没有反驳的余地,因此我果断地说道:

「我也觉得不好,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殿下,你不是想当万世师表吗?」

「是有如何?」

赫蒂忽地露出颇为古怪的神色,她莫名其妙地打量周边一圈,拧眉说道:

「你不怕教坏了自己的女儿?」

「——」

……

第二次迈出公会门槛的时候,我的内心无比平静,丝毫不曾因空空如也的钱包而叹息。

这没有什么好叹息的,更没有什么好悲哀的,我是一名伟大的教育家,理所当然要以身作则,吃霸王餐那是绝对要不得的——哪怕点餐的人不是我,也要打碎牙齿往下咽。

绝不是因为这段时间,奥尔菲基本不曾出声,以至于我都快忘却这么一位女儿——绝不是如此。

我最是珍重感情,可谓是感性的化身,看到路边的乞丐都会心生悲悯,然后捂住钱包绕路走开,所以吃霸王餐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吃霸王餐的人应当从这个世界灭绝,我人生中最讨厌的东西,一是蒲公英,二便是霸王餐。

这种词汇这种概念本就不该诞生,所谓的社会得要充满法律意识才对。

「赫蒂,不觉得今天的太阳格外灿烂吗?」

我望着那无比明媚的阳光,有种浑身的污浊都被净化的错觉,世界何其美妙,天空何等澄澈。

「是呀——呵,咳、咳咳,贼灿烂的!」

赫蒂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脸上挂着不逊色于太阳的灿烂笑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