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娇养指南 第102章 穿堂入户_风行水云间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燕三郎只觉耳畔风声呼呼,眼前景致高低起落,一眨眼都被甩去身后。

吉成巷里住的都是富贵之家,石星兰还特地说出了“乌门”这个标志,方便他们查找。

燕三郎忽然想起一事:“石先生是不是看出你的真实身份?”

方才石星兰喊出“天快黑了”这几字,别人不知其意,千岁和燕三郎却再明白不过:

天黑,千岁就能以本体出行,行事无拘无束。

在这种时候,石星兰唯一能求助的只有千岁。但这计划必须建议在一个基础上——她清楚千岁的身份,也清楚千岁的能力,知道她能办成什么事。

并且别忘了,胡成礼赶到石宅时天色尚早,是石星兰一会儿谈条件,一会儿晕厥,硬生生将这事儿拖到了天黑。

如果她是有意这么做,那她对千岁的身份就更加笃定了。

这怎么可能呢?

“不知道,我没有读心术。”千岁的声音很淡,眸里却有光华流转。石星兰用春秋笔窥探过靖国女皇生平,如果她看得很详尽,也就意味着……

燕三郎依旧道:“在我看来,她笃定你必会帮她。”否则石星兰爱苏玉言逾性命,怎敢拿他冒这么大的风险?

“你比女人还聒噪。”千岁不耐烦了,“闭嘴!”

燕三郎的确闭上了嘴,因为两人赶到地方了,前方就是吉成巷。

这里的砖墙高大整齐,比平民区不知道气派多少倍。把着巷子口的,就是一扇巨大的乌木门。

这里头就是陈府了。

走到这里,各家大宅都是庭院广阔而屋宇疏落,千岁不能再纵跳于屋影中而不被人发现。她戴起面纱,沿着墙根往暗处走。燕三郎眼巴巴等着她跳墙过去,可是千岁伸手按了按墙壁,低声道:“那姓陈的看来是亏心事做多了,偷偷请了守宅门神,收拾起来要费一番手脚。”

“怎办?”

“你进去,它不挡活人。”千岁指了指木铃铛,“带我一起进去就好。”

她再次强调:“门神好对付,我不想节外生枝。”

如果今晚陈府有人闯入,胡成礼对陈中和的怀疑就会大减。说到这里她不怒反喜:“这不是坏事,正好说明陈中和往常的确住在这里。”

陈府可不是平民小户,想来陈中和干的缺德事也不少,既怕别人施些阴计对付他,又恐亡魂上门索命,这才请来门神。

这也反过来证明,这里的确是他平时的长住地。

燕三郎奇道:“不然他平时住在哪里?”

千岁嗤笑一声,不理他。这臭小子从前有片瓦可以蔽身就谢天谢地了,他能想象什么叫作金屋藏娇,什么叫作狡兔三窟吗?

他们走了小半圈,遇见一个小门。

燕三郎想翻墙,千岁拍拍他的肩膀:“用不着,有人出来了,正好给我们介绍一下方位。”他们此前没进过陈府,对这宅子的布置并不了解,找起来费事儿。

果然这话说完不久,他们就见到一名丫环提着水桶,走出小门要去暗沟倒水。

这种大宅一般都有完备的排水系统,里头的人不需要像平民那样出来倒脏水。可是接连几天暴雨,想来府内的沉淀池都满溢出来,陈府的下人只好把污水提到外头倒掉。

“这真是老天都偏帮我们。”千岁笑吟吟走上前去,一拍她的肩膀,“嘿!”

……

“别怕,墙后头是草堆。”

那丫环躺在对面的牌楼上呼呼大睡的时候,千岁倾听半晌,确定墙后头没人走动,这才一手提起燕三郎,将他直接掷过了墙。自己则化作红烟,在燕三郎掉进高墙之前,抢先钻入了木铃铛里。

她用劲奇巧,燕三郎落地时轻如绵花,还掉在马厩边上的草堆里。除了几匹马儿扑噜几声避让开去,旁人都未被惊动。

“应该就在这附近……”千岁的声音从铃铛里传出,“往前走三步……唔,停,往东再走两步。”

燕三郎停下来,发现自己站在马厩的木柱前。

“看到柱上那一串铜哨吗?”

燕三郎点头。马厩柱上的确挂着一串铜哨子,可是每一枚都只有竹蛏大小,看起来居然颇为精致。

“摘下来,藏自己兜里。”

他依言照做了,红烟顿时从木铃铛里钻出来,化出人形,转动一下脖子。“走。”

燕三郎没见着门神长什么模样,风平浪静。

“那丫头说,进府以后一直往东走……”她的摄魂术男女通杀。

“直到绕过池塘。”她走得飞快,一路上避开陈家两、三名护院,“唔,池塘到了。”

燕三郎补了一句:“铜哨?”

“陈府在正大门放个主法器,将这铜哨置于其他各门作为辅器来定位,门神就会在这片区域内活动。”千岁一边疾奔,一边给他讲解,语速平稳,丝毫不受干扰,“不论主器还是辅器,摆放的位置、朝向都有讲究,不能随随便便。你将这哨子取下来,整套法器都失了效力,门神偷懒去了。”

所以她就可以大摇大摆现身了。“我们办完事还要原路返回,把哨子再放回原位。马厩最偏远,这里很久才巡查一次。但万一护院发现哨子不见的话,就知有人来过了。”

燕三郎若有所思。

“找到两丛竹子后头的白墙房子……嗯,这就是陈中和的书房了。”找起来还算顺利,千岁满意地点点头,见陈通判的雅阁二楼窗户半开,她就带着燕三郎从那钻了进去。

陈中和将这里命名为“雅阁”,除开一楼的书房之外,二楼是他收藏字画古玩之处。千岁看了看博古架上琳琅满目的东西,轻声笑道:“他官儿不大,宝贝倒真不少。”转头见燕三郎四处搜索,她知道这小子原本是贼,不由得道,“一件东西也不能带走,否则陈通判会知道家里来人了。”

这会儿功夫,燕三郎就见到两枚宝玉,一串明珠,微光下还散发着莹润的光,显然价值不菲。其实莫说这两样,屋里随便哪一件东西拿去卖了,都足够他养着白猫过上好日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