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的现代魔法师参上_昏迷(冥王星雪)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2日

“神代川计划,第七次会议现在开始。”

会议室的长桌两旁坐满了人,都是统一的黑色正装,从他们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这次会议的严肃。

一边是以言川稚田为代表的天照小组,他们的胸前佩戴着金色鸟居与红日组成的徽章。

而另一侧则是佐藤崎的须佐之男小组,徽章是由一柄插在礁石上的武士刀和蓝色的巨浪组成。

程冬阳和洛冥雪也参加了会议,不过看上去两人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首先请尼伯龙根的主观泽井村二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相比这边的严肃,泽井还是那么脱线,虽然说好歹换上了西装吧,不仅领口外翻,连领带都打歪了。

“大家好,我是泽井。那个,呃。既然都是熟人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啊。”

他的声音像是死了一个月的死鱼,不过也难怪。昨天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才好不容易整理出了完整详细的信息,另外两位现在还在底下躺着呢。

“昨天我们在来自STOSEB的洛小姐的帮助下成功破解了天启者的资料库。”

众人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两人,搞得洛冥雪又缩了缩,被这么一群人注视还真是挺让人害怕的。

“不过破解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墨田区的频繁断电。”

“关于墨田区的损失问题不在我们的任务范围内,说重点泽井。”

“哦,诶多……”

被言川一说,他翻出了口袋里写好的稿子。

“我们根据天启者的信息找到了一个可能性很高的目标。详细资料散会后会下发给每一个人,这里也不过多赘述了。”

屏幕上印出了铃木原之的详细到可怕的资料,几乎所有登记过,网络上能找得到的资料都在上面了。

“呃,记录显示他最近预定了一款即将发售的galgame,该游戏应该于明天正式于秋叶原售卖。初步计划于其返程时进行捕获。”

捕获?洛冥雪开始怀疑这翻译器是不是有点问题,捕获这词用得很奇怪啊。

“这次主要参与行动的两个小组,天照小组负责主要行动,而须佐之男负责外围警戒。由于考虑到天启者可能本次任务已经准许装备使用轻武器来保护目标安全。”

“以下是暂定的行动细节部署……”

洛冥雪是听得昏昏欲睡,那个梦境越发的频繁搞得她有些晚上失眠了,坐在椅子上听完泽井吧嗒吧嗒说玩一大堆之后几乎是被程道士拖着离开会议室的。

“哟,”好久不见啊。我的中国朋友。”

背后传来浑厚的声音,程道士回头一看,果然是曾有一面之缘的佐藤崎。

“你是须佐之男小组的组长佐藤,哦不米切尔?”

“正是!”

男人拍了拍程道士后背。

“我当时一看你们就不简单,稚田对你的评价很高啊程先生。”

“评价?这几天我还没干什么事情啊?”

“嗨,我当然不是说办事那方面。洛小姐这是太累了么?希望明天打起精神来,我还是很看好你们的。”

待他走了,洛冥雪才小声的哀嚎着。

“啊~~~为什么我们也要去啊!我不想去抓什么人啊!”

“去秋叶原还不好?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去么?”

“可我是想去逛街的呀……”

程道士半扶着她,今天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还是先把她送回去睡着吧,昨晚也闹了挺晚才睡。

“喂,你站稳一点,一会回去再睡。洛冥雪?”

他回头一看,死宅已经靠在椅子的扶手上上呈一个诡异的姿势睡着了。

“这……也能睡着?真是让人操心。”

程道士拉起洛冥雪,将她轻轻靠在自己背上,准备背着回去。

过程中他的手不可避免的摸了一把洛死宅充满弹性的小翘臀,还好她已经是睡着了。

不得不说,这厮闭上嘴巴还是相当的漂亮,只是平时她的光芒全部都被她那张神奇的嘴和奇葩的思维所掩盖了。

程道士自己感觉到和言川稚田呆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微微的心跳加速,而对于死宅平时则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光是他了解洛冥雪的“本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你会对一个长得有点漂亮的蛇精病**么?

“我回来了!开门!”

程冬阳在大门前等了好久,涂山风铃才一蹦一跳的出来开门。

“暗号!”

她瓮声瓮气的说道,搞得程道士想一脚踢开大门。

“别玩了!快开门。”

“不行,万一是敌人的特务怎么办!我提示一下好了,天王盖地虎。”

“开门啊!我懒得跟你皮。”

这次门内没有再传出任何声音。

“这死狐狸!”

不是他非要跟风铃对着干,是因为她设的狗屎暗号实在是……!

“死道士……”

洛冥雪的脑袋是靠在他肩膀上的,似乎是说梦话了,弄得他耳朵痒痒的。

“怎么了?唉,这家伙睡得可真是……”

“冷,好冷,死道士,好冷。”

“洛冥雪?洛冥雪?!果然!”

背后传来一股寒气,程冬阳想起了之前在飞机上的一幕。

“涂山风铃!快开门!唉!”

“天王盖地虎!竹签插屁股!好了吧!开门!”

门刚刚打开一条缝,程道士侧身就撞了进去。风铃捂着嘴跑到了一旁,似乎快笑喷了。

但程道士并没有理会她,转身冲进了卧室。

“栀子快起来。”

卧室的大床上栀子还,半睡半醒的躺着。听见他的声音才坐了起来。

“怎么了……”

他将洛冥雪横抱到床上。她的表情十分痛苦,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怎么这么冰?”

摸了摸洛冥雪的额头,像是摸到了冰块似得,这得赶快想办法。

双手解开了她的衬衣,露出了衣衫下光洁的小腹,还有粉红色的文胸,她的胸脯在混乱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哥,你……你要干什么?”

青丘栀子缩到了一旁,小脸红彤彤的也不知道是睡红的还是羞红的。用双手捂着眼睛(手指露出的大大的缝隙。)在她眼里这发展下去妥妥的R18内容啊。

“栀子,今天晚上不做饭了,你和你姐姐随便找点东西吃吧,另外把门关上。”

双手放到洛冥雪的后背,一丝丝真气涌出。要说程道士的老妈是医仙,论把脉他还多多少少会点,不过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脉象。

真气刚刚进入洛冥雪的身体他立马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气根本无法再前进一步,她的经脉都像是被封冻住的一般。

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直接送医院的程道士确定了这根本不是现代医学能够解决的。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希望她醒来之后不会打死我……”

说罢他褪去了洛冥雪胸前最后一块布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