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对象是神明 第13章_徒手吃草莓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13

乌头村位于江南边缘的一个偏僻山窝中,三面环山,一面流经江河小分支,去附近大一些镇子需要经过一座石桥,然而这座石桥已经被堆积的泥水冲垮,暴雨阻断了唯一一条道路,上百人被困在村内。

隔日清早,本以为能听到好消息,然而并未如愿,舟闻征在温暖的怀抱中醒来,下意识蹭了蹭,下巴微微擦过一块温热的皮肤。

舟闻征做了一个不错的美食梦,想重新回笼续一波时,突然相似灵光乍现,猛然睁开眼————自己身边果然多了一个躯体。

对方闭着眼,单手搂着他,两个人隔着睡衣几乎蜷在了一起,而舟闻征的下巴正好戳在对方的侧脸上。

就在舟闻征要大声质问时,突然想禁声,想起昨晚自己邀请同床的那一幕————因为太黑太冷,所以没骨气的邀请易将阑一起凑合一宿。

看了一眼窗外,依旧刮着风下着雨,玻璃上传来雨点敲击的声音,而此刻传来敲门声。

“舟哥,醒了吗?我可以进来吗?”是穆水深,他看起来谨慎了不少。

本来舟闻征还想着要解释,但是想想穆水深那小子总是莽撞进他房间,如果能改掉也是好的。

舟闻征:“嗯,刚醒。”

穆水深进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铁盆子,以及拎着一袋子黑色的煤炭,他看了一眼床,没有太刺激的画面,松了一口气。

他说:“桥那边已经报告有关部门,准备抢修,但是雨水太大,要等到雨停之后才能进行作业,不过节目组那边已经找到了乌头村村长,他们有一个存储粮食的仓库和一些资源,愿意分给我们一些,听说他们经常发生这种事情。”穆水深一边说,一边把铁盆子放好。

“这是什么?要升火盆吗?”舟闻征没从床上起来,因为实在太冷,他缩回到了被子里。

“这里屋子不太封闭,升小火盆不碍事。”穆水深拿出火引子扔进碳堆里,慢慢的,炭火开始燃烧。

生起了火,因为屋子小,不到十分钟,屋内就开始暖和起来。

穆水深坐到边上的木凳子上,拨弄这木炭,舟闻征正想着起床,刚想起身,被一双胳膊困住,又栽回去。

易将阑还没醒,他的双臂还缠绕在舟闻征的身上。

睡眠质量真好,舟闻征想。

只是这么一动作,很快,对方就醒来,蓝色眼眸深处似乎有一些雾气,那种懵懂的感觉将他的冷感缓解,有一种慵懒的无辜诱惑感。

这种感觉从一位身体健硕模样俊美且看起来十分冷漠的男人脸上流露出来时,连带着牵动起舟闻征因为晨起而早已有些异样的感官。

成年男性都懂。

这让舟闻征毫无意外的想到昨晚的国王游戏。

舟闻征将对方的手臂移开,换换坐起,披上挂在床边的衣服,从床上钻了出来。

这床并不像舟闻征公寓大床那般富余,是标准的一米五,勉强的双人床,所以当他们需要制造热度时,毫无意外会拥在一起。

虽然舟闻征昨晚已经注意了距离,可睡着之后,不免还是会缠在一起。

舟闻征洗漱完毕,屋内比昨晚的温度提高很多,不再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这时,周郁然的小助理来敲了门,说可以下去吃早饭。

舟闻征让易将阑洗漱完毕再下来,他和穆水深先下楼。

这种情况,他本以为拍摄肯定会中断,没想到等他跟着穆水深下去吃饭时,摄影师又背起了摄像头,将镜头对向舟闻征。

“还有两块电池,导演说不能拖更,拖更的话后续会打乱。所以让我们继续拍摄,用完电池。”

灾后的生活也是生活,很显然,导演已经死马当作活马医,或许能挽救回来。

这边的信号少了wifi之后,变得极为弱,只有二楼走廊的尽头有4g网,剩余地方只有3g信号,像是老头爬楼似得,慢慢吞吞,只能阅读一些文字类的网站。

早饭是面食,吃完早饭的舟闻征拿出自己的充电宝,打开自己看小说的app————晋江文学网。

本来晋江文学网平日就十分卡,用了3g之后,慢得令人发指,幸好他早就囤好一大堆的小说,订阅后下载在后台。

“小舟,你平常在家里就干这些啊?”周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

舟闻征说:“这不是没网么。”

冷余这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后面跟着易将阑,也不知道两人是碰上,还是先见面再一起下来。

“有网你做什么?”周郁然问。

“打游戏,看电影,上跑步机溜达半小时……”舟闻征还是要点脸的,好歹加上了最后一句话。

“年轻就是好。”周郁然来了这么一句。

舟闻征注意力被他吸引走,抬起头问:“那之然哥你喜欢做什么?”

周郁然说:“老年人嘛,种种花,听听歌,偶尔再出门去健个身。”

正好冷余经过他俩边上,周郁然突然问了一句,“冷余你呢。”

冷余冷冷的说,“吃饭,睡觉,打————”

“打什么?”周郁然一脸要高黄色的样子。

舟闻征来了一句:“这个能播出去吗?”

周郁然:“我说什么了吗?就不能播出去?”

两人看向冷余,等他说出后面字,结果他不说了,直接走向餐厅,把周郁然这一口气给憋住了。

冷余作为健身达人来当嘉宾,其实几人都有些好奇,毕竟他平日是以演员的身份出现,而且很少出现在其他镜头里。

“游泳,”周郁然说。

任译来了兴趣:“我也很喜欢游泳!”

周郁然嘿嘿笑一声说,“他游泳可是专业级别的。”

“难道他以前是什么游泳队的?”任译问。

周郁然摇摇头,说:“等你们有机会见到的话,一定会惊讶的,专业级别的哦!”他强调。

可惜这里没有游泳池,本来节目组是打算最后结束之前,会带着艺人嘉宾去健身房走一趟,可是现在看来是泡汤。

一档爆笑节目,现在硬生生变成了谈话节目,不过好在有几名老司机带队,谈话的内容也很有意思,一时间爆笑声连连。

吃完午饭,成员和嘉宾又在大厅里跳了橡皮筋————没错,就是那个橡皮筋。

最后以任译捂着老腰结束。

节目组的电池,终于在吃晚饭前,彻底没点,因为屋内没有灯光,所以他们提早吃完饭。

这次是穆水深和几个工作人员负责做饭,舟闻征过去监工时,看到冷余站在窗边。

窗外光线还是亮的,光线洒在冷余身上,显得他的五官十分的冷然。

舟闻征无聊撩闲了一句说:“如果在家里我喜欢雨天,可以躲在屋里,如果在外,便觉得湿乎乎得令人讨厌。”

冷余回过头来,说:“我喜欢湿。”

舟闻征仔细品了一下,怎么觉得对方在开车。

没等他说话,冷余望向窗外,他的眸子毫无聚焦,声音淡淡的说:“我最喜欢雨天,雨水是最纯净的东西,比大海还让人向往,皮肤被水浸湿的感觉无比曼妙,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吗?

舟闻征只觉得眼前的冷余气质变得更加虚无缥缈,而自己像是长在地上的一颗土豆。

“我不会水,可能会淹死,”舟闻征十分实在。

冷余回过头来,说:“游泳让人愉悦,水也让人愉悦,如果你也想愉悦,我可以教你。”

舟闻征仔细品了品,又觉得冷余在开车。

“如果有机会的话,”舟闻征客套。

冷余说:“先把男二接了。”

舟闻征:“……”

到了接近七点,终于传来好消息,雨开始慢慢的变小,外面的抢修队伍已经开始作业,预计明天就能有突破。

加上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他们一共差不多三十多人,要不是村上有余粮,舟闻征那些肯定不够吃,不过他喜欢屯粮的好习惯估计以后也会成为了在座各位的好习惯。

舟闻征:“其实我平常被经纪人勒令不许吃零食,我都藏起来吃,只不过藏得比较深。”

只要我藏得多,总会有漏网之鱼。

没事,不会被发现,实在不行就把锅给助理背。”

舟闻征传播自己的秘籍,在工作人员里像是个孜孜不倦的小蜜蜂,聊了一会,几人决定去任译房间,看任译电脑里已经下载好的片子。

————《午夜凶铃》

“你说的电影就是这个?任哥?”舟闻征说。

任译点点头:“我一个人不敢看,我助理也不敢看,正好你们都在,气氛也好,我们一起看吧。”

舟闻征:“……”他妈我也不敢看啊。

周郁然说:“哎,小舟,你不会是怕看恐怖片吧?我看你出去找餐费的时候也是挺积极的啊?”

舟闻征说:“没有,我不怕。”

周郁然说:“那你抖什么?”

舟闻征说:“帕金森。”

周郁然:“???”

几人拿着小凳子围坐一圈,穆水深最后一个进来。

穆水深说:“舟哥别怕,我让保镖保护你。”

舟闻征还没提味出这句话的意思,酒感觉全身被裹住,有人坐到了他的身后,他一低头,就看到一双胳膊环绕着他。

“这……就是保护?”舟闻征说。

穆水深说:“是啊,你不觉得坚实可靠?”

舟闻征:“……”那倒是挺可靠的,坚实就不知道了。

事实证明,所有想看恐怖片的人,都是纸老虎,提议看片的任译今晚去了周郁然的房间,准备蹭一宿,舟闻征全程抖下来,时不时往自己保镖怀里钻,穆水深想去舟闻征房间打地铺,冷余表示————无聊。

舟闻征竖起大拇指,“冷哥,你真男人。”

冷余突然笑了,他唇色殷红,他说:“真男人不是这么用的。”

“那是怎么用的?”舟闻征一脸不解问。

冷余说:“如果你今晚来我房间的话,我告诉你。”

舟闻征:???

周郁然立刻嚷嚷:“这是性骚扰!保镖,你管不管啦?”

舟闻征倒是没有觉得被性骚扰,他就是在惊讶,冷余是gay?

我的妈,他看了一眼周郁然,看了一眼冷余,他是不是知道得太多。

舟闻征说:“我会不会被灭口?”

周郁然摸不着头脑问:“什么?”

“我知道得太多了,”他示意俩人的性取向。

周郁然笑得前俯后仰:“我这边不会,冷余那边,你就担心别被淹死。”

舟闻征:“……”

闹了一通,时间差不多,准备散场,屋内依旧是几根蜡烛,而任译一连借来十根,把整个屋子都点的亮亮的,甚至在出门前还把电脑放到其他员工的房间里……

“有屏幕!”任译说。

舟闻征:“……”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有恐怖片后遗症的不只是任译一个人,穆水深有,他缠着工作人员,准备去睡通铺,而舟闻征只好拽着易将阑的胳膊回房间。

冷余和他们一起往走廊方向走,他说:“随时欢迎。”

舟闻征:“……”他不知道说什么。

冷余对舟闻征不回应的做法并没有生气,而是说:“你今天一定会做个好梦。”

舟闻征挠了挠头说:“谢谢。”

冷余转身上了楼。

今天晚饭的蘑菇汤特别好喝,舟闻征喝了一大碗,刚刚还没什么,这会突然就想上卫生间。

卫生间黑洞洞,一眼看不到头,里面还有一面镜子,舟闻征吞了吞口水。

“我去上卫生间,”他拿起蜡烛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颤抖着拉拉链。

脚步声咚咚咚,应该是楼上冷余的脚步,舟闻征只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吓尿,快步往里走。

尿意上涌,人有三急,实在忍不住,舟闻征心一横,两步走到了卫生间,想要快速防水。

楼上又传来咚咚咚。

而卫生间里面的镜子,斜对着舟闻征,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个黑色长发的妙龄少女从中窜出来。

恐怖片最恐怖的并不是你在看他的时候,而是当你看完,你脑子总是忍不住回想,即使你命令自己不要想,不要想,你也依旧忍不住,甚至去想象他的细节,想象旁边的镜子。

镜子,他没敢去看,可放水是挺爽的。

只是脑内在这一瞬间,至少诞生了五百只妖魔鬼怪,舟闻征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大概恐惧的脑细胞战胜了理智的脑细胞。

所以舟闻征喊了一句:“易将阑,你在做什么?”他想给自己壮胆。

只是这句话绝对是发抖的。

丢人。

太丢人。

“我在你后面。”

这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像是低声呢喃,舟闻征整个人差点弹起来,慌乱下侧过头,在镜子里看到了易将阑站在自己身后。

这突然而至的应答声已经吓到舟闻征,他手一抖,就那么差点往外撒,也差点喊出声。

幸好,一只胳膊扶住了他的腰,让他免于吓得腰软,也让他很好的放完水。

“操,”舟闻征完全靠在了对方身上,颤抖着说:“你特娘吓死我了……”

舟闻征绝对是在欺负人,他欺负易将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洗完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得,回到了卧室。

并且命令易将阑以后不许跟着他进浴室。

易将阑说:“你怕。”

“我怕你也不许。”

易将阑说:“穆水深说,特殊时期特殊手段,必要时刻,可以强行使用手段,你害怕。”

舟闻征:“……”这是沈行和穆水深说的话,因为每次他都会打游戏熬夜,只要有通告,穆水深就会逆他鳞来关游戏机。

这家伙怎么好的不说坏的说。

易将阑本来就不爱说话,舟闻征因为尴尬也不发声,两人躺上床,一直到闭眼睡着,都沉默。

只是舟闻征能听到易将阑的呼吸,很有节奏感,呼在他的耳朵上,热热的。

那呼吸的声音让人心生安全感,也让人似乎被吸进去,困倦感袭来。

匀称的呼吸声如影随形,一直在脑海里回荡,以至于让舟闻征分不清接下来的梦境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