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的自我修养 第40章_樱雪待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30日

整场跳舞的戏几乎拍了一整天。

傍晚时分霞光漫天,安导终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机子,宣布可以收工。旁边的副导演弱弱地问:“导演您拍了这么多,是拍综艺吗?真人秀?”

安导怒:“素材多才方便我剪辑!”

副导声音飘渺:“临时要改分镜就直说嘛……”

而在场的其他人,虽然对于成片出来后的效果没什么概念,但都忍不住在拍摄结束后来跟初初说两句,比如“跳得不错”或者“杨之文这小子还挺有福气”之类。

场务专程赶来看戏的远房表妹表示,如果今天要不到沈初初的签名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灯光刚怀孕的老婆则感叹,生出来的孩子如果是女生,揍也要揍到舞蹈班去……

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

只是从一个与电影拍摄无关的旁观者的角度看,这场跳了五六遍的舞蹈着实太惊艳。

甚至每一次,即便是同样的动作,因为步伐和声音的不同,都给人以不同的感受:时而如云飘逸,似乎难以捉摸;时而若风灵动,仿佛自由自在。

但不管哪一次,施夷光的神情却总是差不多:欢喜,轻松,爱慕。

一般人从旁边或者远处可能只会注意到舞姿,但导演身边能看到屏幕的人,包括副导演、邵一廷等,都能真切地感觉到镜头中人的感情: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感情。

戏结束后许多人都散了,几个主角跟初初说了几句也都离开,杨之文还有一场夜戏要拍摄,先赶去吃饭,只有初初留了下来。

她的舞衣轻薄,下了戏就给自己套了件外套,穿着便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坐到一边,乍一看简直像个群演。

为了拍起来好看,她一天都没吃饭,早已饿过了头,跳舞体力消耗大,累就不用说了,胃里也空空地难受。

小强在半下午的时候,就专程给她买了一碗小米粥,但此时也已经凉透:“我去给你找地方热一热。”

初初一副见鬼的神情:“要不要这么讲究,娘炮。”

她端起饭盒咕噜咕噜喝下去,随意擦了擦嘴,问导演:“我能看看吗?”

安导点头:“可以,不过肯定跟最终版出入很大,排得挺长的,剪下来可能就几分钟。”

初初也没觉得可惜,乐呵呵地说:“所以能看到未剪辑版,还是蛮幸运的。”

拍摄确实很长。

能看出来她跳第一次的时候还有些紧张,或许是因为人多,又或许当时脑洞比较大,一直在担心自己如果太重了,木板负担不住,到底会不会一下子掉进下面的水缸里。并且,如果掉进了水缸,那么最好能直接掉到一个里头,最尴尬的就是掉到了两个之间,她甚至还在一边跳一边寻思:这水缸里到底有没有水。

总之第一遍动作很标准,但是步伐不自然,神色也有些心不在焉。

第二次则好了很多,她整个人像是终于放松了下来,跳起舞如同一朵红云,姿态优美秀雅。

仔细看起来,这个施夷光与之前那个在溪边浣纱的女子已经迥然不同,虽然面貌未改,眼中亦同样清澈,但神态已经不再那样天真,反而多了几分妩媚和狡黠,而且,或许是因为看着自己所爱的人,整个人都充满着一种“女为悦己者容”的感觉。

初初看着这一段,忍不住感到自己有点发热。

没错,拍摄的时候看着杨之文,她一直想像对方是顾泽来的……

(ω)ノ

第三、四次舞蹈的拍摄与前两次又有很大区别。

安导的主镜头似乎完全舍弃了远距离的拍摄,所有镜头几乎都是近距离的特写,包括手指、腰部、□□的双足,甚至是飞扬的头发。

这样看起来不免觉得稍显凌乱,但若只是看每一个片段,即便是完全不懂拍摄的初初看来,也不得不承认安导对于镜头的掌控力:虽然像不连贯的幻灯片,但每一帧都精致得让她感到窒息。

其中有一幕脸部特写,摄影机似乎没有动,而她的脸从左侧切入,微微抬起,又转了过去。背景是一片清淡,而因为跳舞时手臂上举的原因,衣袖垂下,红纱堪堪从脸颊划过,与她的唇色近乎一致的正红,与美得惊人的脸一起,点亮了整个镜头。

即便早已知道,沈初初的脸绝对是绝对经得起屏幕前细致考验的,但此时还是会觉得,自己果真是走了狗翔运,才能在车祸之后没被毁容不说,还得到了这样一张美得让自己有时候也hold不住的脸。

她吸了吸被冻出的鼻涕,跟旁边的John说:“沈初初真好看,哈?”

一边的人递上一张纸巾:“擦擦。”

初初转头,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脸嫌弃的John和安导,没想到这两人都不知道在何时失去了踪影,不知道在她旁边站了多久的,是总裁boss邵一廷。

她恍惚想起,见了这么几次,对方似乎永远都是西装笔挺的模样。

初初仔细看了看,发现他衣服平整,不见一点褶皱,皮鞋锃亮,领口、袖口都整齐地分毫未乱,仿佛每一根发丝都不断强调着[我是一个成功人士]。

不过……领带竟然是骚包的粉色。

=_=

她接过纸巾,瓮声瓮气地说:“谢谢。”

对方点点头:“不用客气,现在很晚了,你穿的少,很容易着凉,我送你回去吧。”

初初一边擦鼻涕一边摇头:“哦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邵一廷打断她:“刚才化妆师让我叫你去卸妆,衣服也必须先换下来,因为道具也要离开了,你确定你不先过去一趟?”

初初急忙道:“喔喔。”

她一路小跑到换衣服的地方,手忙脚乱地还好衣服卸了妆,拿出旅行装的护肤品,往脸上抹了些爽肤水和乳液,抓了把头发,连镜子都没仔细看,就被急着收工去约会的化妆师赶了出来。

暮色四合,初初站在门口自言自语:“呵呵,小强这是打算跟我玩捉迷藏吗?”

没等不怕死的小强出现,一辆车停到她面前,后排的人按下车窗:“上车。”

初初看着邵一廷,强忍着自己脑子里的[你有病啊]四个字,尽量礼貌地说:“不用了,我等我助理。”

邵一廷似乎压根听不出什么是委婉的拒绝:“你说那个高个子的,很瘦的男人?穿着橙色格子衬衫的?之前我听说他跟朋友喝酒去了。”

初初已经想到了一百零八种虐小强的办法,微笑道:“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再见。”

邵一廷沉默半晌,最终道:“我刚才说送你,你已经答应了。”

初初讶然:“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邵一廷认真道:“你刚才说[喔喔]。”

初初静了一秒,还是没忍住:“你丫有病吧!”

她绕过车子,自己一个人走了。

邵一廷没有跟上来。

初初一边走一边想,邵一廷能混到如今的地位,别的能力她不清楚,但还是比较有眼力见儿的。

毕竟,如果他跟上来,他那辆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车一定会在她的脚下报废。

不过看到他,初初突然想起来,三天后她有件大事要做。

自从她穿越成为沈初初,有幸实现了第一次拍电视剧、第一次拍写真、第一次上杂志、第一次拍电影等美好的第一次。

而三天后,她将迎来她的第一次综艺节目录制。

跟她一起的不是别人,正是杀青不久的《汉宫秋》剧组中,各位可爱可亲的小伙伴们。包括不太熟悉的皇帝皇后、最萌段子手[自封]郑琳琳,还有邵一廷同志醋劲儿超级大的前女友:穆白月同志。

现在想起来,节目组简直高瞻远瞩。

邀请的时候,可能只是想着这是一个颜值颇高、说不准会很受欢迎的剧组,没想到之后这个剧组会囊括近期三大话题人物,不知道导演会不会做梦都笑醒。

-_-#

夏日炎炎,初初在刘导的帮助下(刘导因为穆白月怒闯《吴越》剧组的事情,已经被安导以“没能想办法约束好本组演员”的由头敲了好几顿竹杠了),跟安导请了假,专程飞往荔枝台总部所在地,襄省。

其首府的机场因为荔枝台节目众多的原因,时常有各大明星出没,比如此次的沈初初,还有她巧遇的郑琳琳。

两个人一个正在拍摄《吴越》,一个则刚刚“触电”,在拍摄青春电影《□□未了》,都忙得焦头烂额,许久未见,郑琳琳兴奋地不像话:“矮马,初哥又美了,不行不行这次真嫁不出去了,谁都配不上了。”

初初斜着眼看她:“今天七夕我真不想一个人过了。”

郑琳琳想了想:“也是,那好吧,我觉得勉强还有一个人配得上你。”

“谁?”

“娱乐圈最着名的、青春无限活力满分的、既有演技又有颜值的、让你的生活永远充满欢笑的……元,元气美少女。”

“说人话。”

“……我。”

初初的微笑标准得仿佛微博表情:“哦。”

郑琳琳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其,其实我还有几个定语没说出来。”

……要是见面也有黑名单就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