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雨雪霏霏 第4章 试水_碧水寒宵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28日

被强逼着PK,叶雪免不了心中不快。但一旦开局之后,她就将其他情绪抛诸脑后。

这是一片沙漠。强烈的日光比窗外G市的阳光还要刺眼得多,一眼望去,连空气都仿佛被扭曲了。整片地图上黄沙漫漫,只能看到高低起伏的沙丘、翠绿的仙人掌,还有枯死的胡杨树。

一对一的地图并不大。叶雪操控着醉里挑灯一步一步丈量着脚下的地图,真实的沙漠中,缺乏定位标志的环境下人很容易将直线走成曲线、然后开始兜圈子,但在网游中,由于位置坐标的存在,自然不会出现这样的烦恼。

醉里挑灯走到了一座沙丘前,然后停下了脚步。

[当前][醉里挑灯]:发现你了。

风声很大。除此之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当前][醉里挑灯]:真的不打算出来么?

天还是那天,沙还是那沙。似乎真的只是叶雪试图诈魏琛出来,结果不幸猜错了而已。

醉里挑灯重新开始前进。

围观的队员们却不由得暗地里松了口气。现在魏琛和叶雪坐着的当然不是相邻的机位,他俩一左一右分占电脑桌两头,中间的机位全被看热闹的群众占了,打开了上帝视角的他们看得清楚,算命老仙的确藏在那座沙丘后面,不过深谙兵不厌诈的魏琛可不会就这样轻易被诈出去,轻而易举地骗过了对面的狂剑。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但站在叶雪身后的方世镜却不这么认为。

醉里看剑不再像之前那样漫无目的地行走,而是缓慢地、迂回地向着某个目标接近。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判断出来的,但方世镜就是觉得,这个姑娘这样笃定地、没有丝毫犹豫迟疑地前进,她的目的地,一定就是术士躲藏的地点。

坐标显示,醉里挑灯已经走到了地图过了三分之二的位置。这时候叶雪忽然顿了顿,好像被阳光晃到似的闭上眼睛,片刻后又睁开,微微调整了方向继续前进。

方世镜没看出来用意何在,以为对方只是在修正判断,因为隔壁屏幕上的上帝视角中可以看到,算命老仙并没有移动。只有叶雪自己知道,她已经非常靠近对方了,为了避免被提前发现,她选择了下风口的方向慢慢接近。

这时候没有谁还会认为醉里挑灯是在随便瞎走,两人分明已经近在咫尺,但是由于视角的阻挡,魏琛毫无所觉,依旧一动不动。

醉里挑灯终于出现在沙丘顶的一刹那,已经是躲避算命老仙视野的最近距离。但这距离还远得很,甚至还没进入术士的攻击范围。然后就在这一刹那,狂剑脚下发力,举起重剑冲了下来——

冲撞刺击!

算命老仙才刚刚发现敌人的踪迹,但并未慌乱,反而好整以暇地举起了手杖开始读条。

[当前][算命老仙]:小妹妹来得太慢啦,哥哥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一个是远程,一个是近战,就算后者是主动出击,对方掌握地利之便,还是能从容反击。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事实。

从对方的手势中,叶雪判断出,这是一个六星光牢。不能确定会落在什么位置,但一定是醉里挑灯停下来的位置。

狂剑没有冒昧地取消技能,而是反手一撩,重剑扬起漫漫黄沙,阻隔了二者的视野。

这下,谁也看不见谁了。

“咦?”对方的神来之笔打乱了魏琛的节奏,他不得不无奈地取消了技能,下一刻就见到漫天黄沙仿佛被一道十字整齐地切开,并且去势不减地向自己斩过来。是狂剑的十字斩。这两道横劈竖劈看似避无可避,实际上两斩之间有着相当的空隙,有经验的玩家完全可以从空隙中避过去,而不需要浪费跑位的时间。事实上魏琛也正是这样做的,他一边躲避,一边还蓄力搓出了二十来枚诅咒之箭,打算来一波群伤逼对方走位。

但他的诅咒之箭注定没机会建功了。

几乎就在躲完十字斩的竖斩的同时,魏琛就意识到自己中计了——就在与竖斩几乎位置相同的地方,扑面而来的魔法波动告诉他,这是魔剑士的技能“裂波斩”。这个抓取类技能平时谁都知道要躲,因为它的魔法波动实在是太明显了,但是在这个环境下,不说阻碍视觉的黄沙,连空气都被太阳晒出了魔法波动的特效,他只能靠风沙被剑风卷起的位置判断对方的出招,然而就是这一点欺骗了他。

裂波斩距离他还有三步远,但是短腿的术士不可能在此之前走出裂波斩封锁的范围。他当机立断双手微动,下一刻剑风卷起黄沙,术士的身影烟消云散。

同属暗夜系的忍者技能,影分|身术。留在原地的影分|身被剑风擦了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紧跟着裂波斩冲出黄沙的狂剑顿时扑了个空。

一番交锋兔起鹘落,迄今为止双方还都未损血。蓝雨几个队员各自对视几眼,暗暗点头。

这才是那个不再一味抱头鼠窜的术士的实力么?叶雪暗暗心惊,手下按键不停,操纵着醉里挑灯一个后跳,躲开了身后射过来的手里剑。

影分|身术原本就移不出太远,何况这个环境下,除非钻进地里,否则仍然是一览无余,而术士并没有地心斩首术的技能。

叶雪不必调整视角就已经判断出了算命老仙的位置。但术士再次占据了主动,一边后退,一边用各种咒术限制狂剑的走位。切割术,束缚术,操纵术……

狂剑的应对就是开了嗜血狂暴,硬冲了上去按住术士一顿揍,双方的血都掉的哗哗的。但是一个不起眼的停顿,使得狂剑一套大招交完后,术士居然奇迹般地生还了——一系列被霸体硬抗过去的咒术中,掺杂了一个不起眼的“衰竭”术,降低了狂剑少许攻击力。

到了自己反击的时候啦。魏琛庆幸地想,嗜血狂暴状态结束,算命老仙抓住技能交完后的空隙,一边后退,一边开始读条。

但狂剑并没有如他所愿地放过他。醉里挑灯上前一步,一个上挑打开了算命老仙高举的手杖。魏琛以为是自己记错了,看了看战斗记录,确实是一记普攻,只不过重剑的判定较强,近战的时候必然是胜过法系手杖的。

但是这个时候低阶技能的CD又结束了,算命老仙只能避其锋芒。战队的其他成员只能无奈地看着短腿的术士和拖着重剑的狂剑一个追一个逃,又眼睁睁看着术士脚一歪踩进了流沙。双方这时候都没剩多少血了,但狂战可是狂战啊,单单低阶技能的攻击力,卖血提升之后也够可观的了。魏琛自认为看够了,索性停了手让对方打死了事。

开局沉闷无聊、中间高潮迭起、结局出人意料,观众们还有些意犹未尽,PK的两个主角已经回过神来。这次不待叶雪说出什么来,就站在她身后的方世镜抬手止住她正要起身的动作,他甚至没有与魏琛交流,就直接开口留人:“这位小姐的荣耀技术很好,有考虑过成为职业选手的意向吗?”

他知道,魏琛一定有着与他一样的判断。

以为打赢了就能顺利走人的叶雪还是太甜了啊。

第一届联赛中,参赛队伍不多都是草台班子,能有六七个人凑够一场比赛就敢上场的那种。高手圈子其实很小,也就是网游里认识的那些人,站到了公众平台上,私下里彼此都很熟悉。

“本以为荣耀玩得好的也就那些人了,现在才知道是我坐井观天了。”蓝雨俱乐部摆完接风宴后,队员们和新来的工作人员们就三三两两地结伴回宿舍了,方世镜和魏琛也不例外。令他们尤为不可思议的是,本以为只是接新同事来俱乐部,居然意外发掘到了网游里的好苗子。

“说来还真不怨你我,人家本来就不是国服的。”靠在窗台上,深深吸了一口烟,魏琛露出感慨的神情,“该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才是。还有之前网游里碰到的那个孩子,一定要争取过来啊——我有预感,蓝雨未来战术的雏形,就要出现了。”

看老友一副阅尽沧桑的表情,方世镜忍不住捶了他一拳:“想得这么远?”

“那是。”魏琛得意地吐出一口烟圈,“下一次,蓝雨一定不会输!”

为了将他设想中的战术付诸实现,战术师、攻坚手、破局者……这些一个都不能少。魏琛又想起了今天碰上的那个女孩子,几乎就像做梦一样,他理想中的攻坚手就送到了他眼前,得来全不费工夫。虽然对方暂时还没答应成为职业选手,只肯暂时留在公会部打工,但能将对方留在蓝雨,一切都有转机。

而对方连草创的训练营也拒绝了的原因则是,她缺钱。

外表完全看不出啊——魏琛以他历练多年的眼光表示,这姑娘一身上下绝对没有一件地摊货淘宝款。

现在她就在宿舍楼一个角落的房间,考虑到避嫌,身为蓝雨宿舍唯一的妹子,周围几间宿舍都是空的。而她也特别淡定地当场就拎包入住了,以行为佐证她答应留在公会部真是冲着包吃包住的待遇来的。

这个姑娘叫叶雪。魏琛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看着远处还亮着等的宿舍窗户,思维渐渐发散,暗想都是姓叶的,她可比叶秋这小子顺眼多啦。

叶雪就这样兢兢业业地干起了她来到G市第一天找到的工作。

公会的工作强度其实挺大的,尤其是草创时期,人员不够,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叶雪又没有管理公会的经验,她之前玩游戏对公会方面并不积极,顶多跟着指挥冲冲战场抢枪Boss,攒了公会贡献点就自己研究着换装备拉倒。结果来到这边才知道,这年头玩游戏也有不少讲究。虽说公会部的同事们都比较照顾她这个唯一的妹子,但她哪里好意思干拿钱不干事,很是恶补了一番蓝溪阁的管理方式。她目前的顶头上司,新上任的公会部部长梁易春干脆给她出了个主意:“你不是技术好么?带带精英团呗?”

“我自己的账号还没满级呀。”叶雪长叹了一口气。

她练的新号还是一个女剑客,跟她在欧服的主号一样。不同于广大剑客玩家常用的光剑,她的剑客学的却是重剑精通。

梁易春也头疼不已:“你的号id叫什么?”

“匣中雪。”

[系统]:玩家[匣中雪]加入帮会[蓝溪阁]。

“这么着,你跟着他们练号的一起,带带新人,刷刷副本,还能帮帮会刷点材料,一举数得。”隔壁的同事帮着出主意。

这个主意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叶雪无奈地退了野队组上了帮会的练级队——这不是跟她这几天休息的时候做的事情一样么……

一个月后,蓝雨俱乐部喜迎乔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