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旅人_二(寒灬氷晨)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23日

旅 〇 (续)

〇/伽岚(续) (其二)

伽岚走得很快,这回他没放慢脚步,一会儿人就快没影了。

“迷叶,你不会还在介意我们的决定吧……”

旅人见迷叶一脸不情愿,于是询问了。

迷叶看着地面,摇了摇头。

“迷叶之前相信了茄篮,所以现在也会相信,既然是茄篮说的话,那就是有道理的吧……”迷叶小声地回答道,虽然说着自己不在意,可脸上还是有些许苦恼的神情。

这时的伽岚或许是终于发觉到自己走远了,旅人保持着原本的速度前进,却赶上了前面的伽岚。

“有什么主意吗?关于接下来去哪的。”

“离开这座森林,”伽岚表示:“想必你也察觉到了吧,这片森林里除了那些黑漆漆的生物,再也找不到其他能动的东西了。所以,当务之急便是让你跟迷叶先离开这里,到了外面再想其他办法,这是我的判断。”伽岚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迷叶,平静地说道。

“我跟迷叶……那你呢?”

“我?”伽岚只是一愣,便继续道:“我还要留在这里,我有一些必须要弄清楚的事情,关于这座森林……”

说着,他一只手从一旁的树根旁摘取了生长在那的蘑菇,另一只手则在蘑菇旁张开。

接着,那蘑菇里开始自然地渗出黑色的气体,它们像是被吸入了伽岚的手掌之中,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黑气完全消逝。

“这座森林内覆盖着一股浓郁的死气,你们在这里待久了的话,多少应该都会出现一些负面影响,尽快离去的好些。”

“这对你而言,也是一样的吧?汲取那种死气,你应该也是会死的。”旅人表示十分担忧。

“不知道死域之外的人们是否知道,一些多多少少有关于‘织魂者’的传闻。”伽岚的话语中并未过多地提及自身,面对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的旅人,伽岚并未直接面向对方给予回答。

“安迪戴兰……大概是这个名字吧,那个处处是放逐者、拾荒者、狂信徒、远古暗魔人与不死灵的亡者乐园里……据说,他们从一开始便是从那地方过来的——渡过亡灵海。”灰发青年随手将它刚采的蘑菇放进嘴里,然后背过身去继续向前走了。

“如果能理解的话,那我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了。”伽岚大概没有要补充说明的打算,但是很显然地,他并不想过多地提及自己。在谈话的这段过程中,也始终没看向迷叶,这番话大概只是他想说给旅人听的吧。

迷叶看着转过身去的伽岚,看上去战战兢兢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呃……那啥,迷叶你有话要说?”旅人转身望向迷叶。

“那个……之前茄篮救迷叶的时候,也是那样子,抽出很多黑色的线……所以……很……很害怕……刚才茄篮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明白……”迷叶抱住脑袋晃了晃,大概是竭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没事没事,那家伙不是还挺靠谱的撒。”旅人笑哈哈着,轻轻摸了摸迷叶的头。

迷叶没继续说话,只是表现得十分温顺。

于是,接下来就这样子一路无话,伽岚虽然看起来是走在前面离得很远,却但总能巧妙地保持在旅人与迷叶两人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

然而每每迷叶望向他时,却也不见他回头探望过。

直到两人经过一个拐弯时,伽岚并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停了下来,待到两人靠近,才对旅人说道:“有些奇怪,有什么东西正企图包围我们。”

伽岚话音落下,四周的确是一片寂静。

“……”

旅人尝试着感知周边的情况,但是腐败的气息太浓郁了,他完全失败了。

“走这边!”伽岚犹豫片刻,向前迈了一步,又看了看身后的两人,不再继续向前走,而是往边上的密林里钻进去了。

虽然便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周围的林子里很快便不约而同地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有什么东西追过来了……

接着便是一个男人的呼喊声自远处传来:“他跑了,快追!”

“我们快走。”旅人拉着迷叶,追赶伽岚。

两人跟随着伽岚,一路在密林中快跑着,但身后不明身份的人紧追不舍。

“我……我……跑不动了……”

渐渐的,迷叶有些跟不上旅人了。

旅人咬咬牙,不由分说背起迷叶,追上了伽岚。

三人一路穿越密林,就在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的时候,前方突然从树上跳下来个人,挡住了伽岚的去路。

“呼……喏,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呢……总之,留下人质,否则此路不通。”一名身穿皮甲的男性青年悄然落地,他一边站起身来,一边转了转手中匕首,然后将其尖端猛地指向伽岚说道。

“让开!”伽岚沉声喝道。

“你以为我们没注意到你吗,身上沾满了邪灵气息的家伙,不管你隐藏得多么巧妙,这股气息最终都会令你无所遁形。”青年说着,在他身后又出现了一男一女,一左一右两个装束差不多的人,他们胸前均有一个由左边羽翼与右边交叉剑刃的白色徽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没错,但如果你想死,我可以马上成全你。”伽岚这时凶相毕露,他伸出手掌向前跨了两步。

他不由自主地使用了他的死亡法术技艺。

接着,匕首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传来,那人突然跪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捂住胸口。

就像是先前他展示给旅人看的那颗蘑菇,一条条的线如同抽丝一般从他身体里被抽出来。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青年身后的两人急忙对他进行法术治疗和火力增援。

伽岚不得已收手,挥动死气抵消他们的法术攻击。

而另一方面,旅人也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

旅人感觉伽岚有些顾忌,所以没有继续发动攻击,而是退后两步,与那三人僵持不下。

这时,后面的人也追上了他们,一共五个人,在他们的胸口上,都佩戴着与那三人类似的白色徽记。

旅人拔出随身的剑,又将迷叶护在自己身后。

他们看见旅人出剑,不约而同地一愣,而其中三人也随即拿起武器,摆出架势。

其中一名没拿出武器的巫师沉声说道:“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两个,不必如此。”

“全部住手!”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下,这片区域的另一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见了这声音,不由得收了收武器,退了几步。

伽岚保持着戒备,伺机而动。

四个人从另一边赶了过来,彻底包围了旅人他们。

那四个人里的其中一位气度不凡,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喊话的人也是他。

加上这四人,一共是十二人,在这着装、职业各不相同的十二人中,都有一个一致的共同点——胸前的那枚白色徽记。

旅人仔细观察分析了一下,这十二人中,先前与伽岚交手的三人,为首的应该是擅用匕首,只不过还未交手便被伽岚那蛮横的力量压制住,看看他现在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若非他身后有两名擅长使用净化魔法的人及时救治并施于援手,恐怕已经一命呜呼了吧。

而在旅人这边的五人,其中两男一女都是带甲的高个子战士,另外两人则是身着没有什么防护的布衣,并且是空着手的。这两人的其中一名比另外四人都要矮上许多,和迷叶差不多高的样子,还又是戴着兜帽遮住脸,看上去十分不起眼;另一名则是向旅人表明他们没有敌意的那位巫师,这人面相显善,脸上似乎经常挂着那副自然而又自信的微笑。

至于后出场的四人,为首的中年男人带着一把赤色的大剑,着装方面和其他人倒没什么明显的不同,另外三人两男一女,分别使弓、剑盾以及魔法。

“殓长生,把那瓶邪灵液拿出来看看。”扛着赤色巨剑的中年男人竖眉瞪了瞪伽岚,然后说道。

之前与旅人交谈的那人应声站了出来,从怀里取出一瓶药液,然后毫无顾忌地走近伽岚。

不明所以的伽岚看起来也搞不清楚状况,只见殓长生刚一走近伽岚,那瓶中的液体突然沸腾起来,争相跳跃着,仿佛要突破瓶口冲向伽岚似的。

“嗯……看来想说你和邪灵没关系都不能了,炎裂啊,你看这咋办?”殓长生对这结果似乎不是很满意地摇摇头,转头对中年男人说道。

“你们在这里自说自话下定论算什么,以为人多就是你们说了算吗?”伽岚狰狞地看向殓长生,看他的那副模样,在场的众人应该都毫不怀疑他会在下一刻突然对殓长生发动袭击了。

“邪灵?伽岚,先冷静些,他们似乎知道些什么。”旅人说道。

暴戾的伽岚听不进旅人劝阻的话语,与此同时,也不止是旅人在劝阻伽岚,在这些身份不明的人当中,也有人对此时毫无防备的殓长生大声提醒,让他小心提防伽岚的袭击——因为就在这时,伽岚已经张开手掌,正如他之前对那匕首男一般,即将对殓长生使用他那诡异而又霸道的力量。

“啊!”

也几乎是在同时,灰发青年又放下手掌——伴随着一道箭矢的破风声,接着只听伽岚怒吼一声,旅人便看见灰色的血液顺着他的指尖缓缓流淌而下。

放箭的人就在那名为炎裂的中年男人身边,他凝视着手掌中箭后怒视自己的伽岚,一语不发。

“该死……”伽岚低声咒骂着,毫不顾及疼痛,拔出掌中的箭矢丢向一边,接着又全力抑制着什么似的,后退两步,不再轻举妄动。

那丢在一旁的箭头已经被腐蚀得不成样子。

“先带走吧。”炎裂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包括另一边旅人和迷叶的反应也是。他一边吩咐殓长生,一边独自走近伽岚他们说道。

“好的炎大队长,准确的判断。”殓长生笑容不减,接着又转过头看向伽岚:“知道吗,一般的猎物在落网前后大致会有三种反应:其一、背水一战,作困兽之斗;其二、保存精力,伺可趁之机;其三、抛开一切,求苟全性命。我觉得你应该会是第二种。”

“既然你这么说,那也该知道猎人和猎物之间的角色扮演者是经常互换的吧。”后者无所畏惧地挑衅。

“我们是猎杀‘邪灵’的专家,这方面当然有着充足的觉悟。”殓长生说着,收敛住笑容,后退了两步,与缓缓走来的炎裂对调了一下位置。

旅人有点搞不清状况,但无论如何,如果这些人要对自己不利,那自己就只能站在伽岚这一边了。

见到两人这一交换位置,伽岚定了定神,意识到这名大剑士可能并不简单。

伽岚睥睨着包围了他们三人的十二个人,十二人中除了那矮个子不敢看他,其他人都同时警觉地将目光投向他,密切关注着他接下来的举动。

伽岚的目光逐渐变得越发暴戾,但当他将目光定格在了迷叶身上时,却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注意到这一点的殓长生眯起了眼睛。

旅人觉得这种气氛太压抑了,必须得想个办法劝解他们。

“正是如此,认清现状吧。”炎裂见伽岚四处张望,便手按剑柄敲击地面,审视着伽岚。

“如果是要取我性命,那就不要多说废话了,动手吧!”伽岚听后,重新望向炎裂,无所畏惧道。

“且慢!”这时殓长生夸张地举起手臂,高喊道。

心系伽岚安危的旅人,自然也听到了殓长生的这句话。

“刚才说过,我们是针对‘邪灵’的专家。你不是‘邪灵’这一点,我这双眼睛还是能够分辨的……”在众人高度警惕之时,殓长生突然开口,意图阻止冲突进一步发展。

“何以见得,殓大师。我见过伪装得和平常人一样的邪灵,他们拥有一切人类的特征,直到原形毕露的时候,都没人知道他其实是邪灵伪装的,况且这家伙……”之前射出弓矢的青年说道,眼神淡淡地瞥向场地中央的伽岚,这人给旅人一种非常刻薄的印象。

“这句话其实不攻自破,因为这个人毫不知情地将邪灵的力量流露在外,如果是伪装的,如你所说,应该竭力隐藏起来让它与邪灵液不产生共鸣吧?”不待弓矢青年说完,殓长生便狡黠地反驳。

“所以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对于殓长生突然帮自己说话,伽岚并不领情,反而不耐烦地给予回应。

“你在暗中观察我们,我们当然会有所怀疑,而且你这种力量……我也算见识过了,就算是魔法师……也不可能会有的。”之前的匕首男看了看在他对面的旅人,又看向之前还宛如死神一般要夺取自己性命的伽岚,开口说道。

“的确是恐怖的力量呢,毕竟连邪灵的力量都能吸取。”殓长生恰好接过话题,笑得更开心了。

“为了针对你这家伙,我才让伍方他们在你逃跑的必经之路拦截。三番四次潜入我们的营地周围,我也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有这种能耐,既然来了,为什么又不敢见人?”炎裂质问。

伽岚保持沉默,不再言语。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哦,我完全听不懂诶……”旅人挠挠头,搞不清状况的他非常抱歉地的摊牌,希望能缓和一下紧张的氛围。

“简而言之,这应该算是一场误会。”对于旅人突然的提问,殓长生毫不介意地回答道。

他离开炎裂身边,往旅人这边走了几步。

“你们这位特殊的‘朋友’,近期时常来到我们的营地周围,实在是令人不生疑都难。”殓长生走向旅人和迷叶两人,接着伸手指向伽岚。

“如果是最早暗中观察就算了,最近居然还来偷东西了,这就不能忍了。”这边一个持剑的汉子又嚷道。

“那……那你们不会伤害伽岚吧?”旅人听见迷叶怯生生地询问。

“嗯……这个我不能保证,还是得问问我们队长的意思。”殓长生对迷叶微笑道。

这时炎裂和伽岚还在互相对峙着,伽岚仍旧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对于这些人所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似乎也并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

旅人觉得有点脑壳疼。

殓长生见他一副头疼的样子,便开始打量起了他跟迷叶。

另一边炎裂却是先开口说话了:“小贼,你现在已经被抓住了,如果你不打算辩解什么的话,你就得暂时失去你的人身自由了,在你身上还有许多我们要搞清楚的事情,你对邪灵究竟知道多少,为什么能吸收邪灵的力量?”

“……”

两人彼此对峙着,不知道相互之间在心里头较量着什么,旅人只见伽岚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一言不发,只是做好了准备防卫进攻的姿态。

这时在场的除迷叶之外的其他人,包括殓长生在内的人员大抵都是一副准备看戏的模样。

“如果你执意……”

炎裂眯了眯眼,刚准备开口,后者却突然粗暴地打断道:“好了别废话了,听了这么多,我大概知道你们是什么来头了,我不会跟你们走,我凭实力抢来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话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麻烦你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你这家伙这么膨胀的吗,谁给你的自信?”持剑的汉子又嚷道。

“那就没办法了……”炎裂按剑的手动了动,摇摇头道。

“你偷走的药品是为了这个小女孩吧?你有着与你表面黑暗力量不符的内心,我觉得我们有义务教会你该如何正确行使自己的力量。”殓长生沉默片刻后,又再一次开口说道:“你们,是刚来到这里的人吗?不是说从别的地方来到这里什么的,而是突然发觉到自己身处于此地,对吗?”殓长生正色道。

“这……倒的确是这么回事。”旅人点点头。

“是……是、是的……”迷叶也同时回答道。

“那么,这一来就通了……”殓长生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了解。

他凝视着伽岚,然后又对两人沉声说道:“听着,你们的伙伴是个极度危险的家伙,如果不由我们来看管的话,可能会成为一个对所有人都不利的不稳定因素。”

炎裂的双手动了动,他随时都能挥动那把大剑,而伽岚即便如此也依旧无所表示,周围的十一人只是注视着两者,看起来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他们的首领会打不过伽岚。

“我觉得不对,伽岚要真是什么不稳定因素的话,他早就对我们不利了吧?”旅人生怕他们听不见,所以大声喊道。

“世事虽无常,人心最难料……”在殓长生话语刚说出去的同时,那边伽岚便率先对还未有所行动的炎裂发动了袭击。

与先前只用手掌抽离伍方的生命力不同,这一次他似乎是动用了全身的力量冲刺向对方,他全身被死气笼罩,一副势必要将面前之人撕裂的架势。

炎裂丝毫不惧,他挥动赤色大剑,只一击便逼退那只灰色的恶魔,无形的火焰魔力力场阻碍了伽岚“抽离”的能力。

“嘁。”伽岚轻啐一声,感觉到对方有些棘手了,便收敛死气,立在原地伺机而动。

两人初次交锋,看起来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但周围还有观战的十一个人,旅人知道他毫无胜算。

这时迷叶拉了拉旅人的衣角:“化……化石,你让……让他们别打了……我好害怕啊……”

“迷叶放心吧,我会保护伽岚的……”旅人哄了哄迷叶,并再一次冷静地分析情况:这一队十二人倒也并非像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虽然手法强硬,但他们所针对的,看来也只是伽岚这一个人而已,从他们的对话也可以听出他们之前已经有过接触,所以有防范意识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至于殓长生这个人,虽然感觉有些不明底细,但还是不难看出他是在和炎裂一个唱红脸 、一个唱白脸,其实隐有拉拢伽岚的意思,而其他的队员也都默契地配合着,只是伽岚大概没看出来而已,甚至还觉得对方只是来找他算账的。

不过目前处于这种情况,会有这种想法也是理所应当。

而就旅人来看,在眼下自己对这里的情况都还不明了的情况下,暂时跟随他们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旅人这边分析着情况,那边伽岚又动了动,似乎要再一次对炎裂发起进攻。

旅人打定主意,向前走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