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邪神后裔的我继承了龙神之位_part3·时停的兽潮1(砂漏埋葬舞台)

耽美艺术 2020年06月24日

最近,我曾一度觉得生活太过无聊了,由此可以看出,我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因此,我才会在这一次运动会上毫不顾忌地向北斗晨星展露了我的棱角。我也明白这样或许这样会让我自己陷入某种不利的局面,虽然明知如此还是那样做了。看来我真的不是一个懂得隐忍,能成大事的人才啊。

但是现在,我如愿了,我再次陷入了非同一般的事件里面。

[怎么……会这样?]

皇甫泷晨有些呆滞地看着周围的情境,喃喃自语道。

[我不告诉你,你是不是等到吃完饭都发现不了啊,泷晨哥哥神经真是够大条的。]

东方凉月没好气地埋怨着,站起身来四处扫视,十分不安的观察着周围。

周围一切都很平静,很平静。

极致的平静。

没有风,没有声音,没有任何人和物体的移动。

甚至没有……时间的流动。

[这到底是……]

皇甫泷晨还是头一次在现实的世界见到这种场面,一时间也是震惊与激动交加,不能自已。连话都有些说不出口。

[不要慌张。]

这时,一道平静的女声传来,顿时令皇甫泷晨感觉到了安心不少。这道声音的主人当然不会是东方凉月,现在的东方凉月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大排场,内心其实完全是六神无主的状态,而这声音的主人当然就是现居住于龙之证内的龙神皇克兰娜德大人了。

[克兰娜德?]

皇甫泷晨惊喜的叫出了声,顿时就吓了东方凉月一挑。

[泷晨哥哥,你突然间在叫谁啊,吓了我一跳。]

东方凉月脸色有些白的回头看向皇甫泷晨,面色嗔怒地说道。

[没什么,我说……哥在哪呢?啊,对。我记得之前皓哥还有吴哥就坐在那边,现在怎么不在了啊。]

皇甫泷晨表情微微一僵,但是马上就想好了说辞,指着之前东方明皓二人所在的地方指了指。

[是吗?难道明皓哥哥他们回去了吗?]

东方凉月也朝着那个方向张望了一下,有些担心的说到。

[要是他们两个在的话说不定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哼,小子,想不想出出风头啊。]

这个时候,克兰娜德有些玩味的声音在皇甫泷晨的耳边响起了。

听起来简直像恶魔索求灵魂时一样诱人呢。

别说出不出风头了,克兰娜德你一定知道这里面的奥妙吧?快点解释给我听吧,至少也要让我们明白状况啊。

皇甫泷晨没有出声,在心中默念道。

[好吧,那么我就给你讲一下,你同步说给那个小姑娘就可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里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时间都被停止了一样,但是为什么只有我们没有被控制住呢……难道是幻觉吗?]

正当东方凉月喃喃自语,六神无主的时候,皇甫泷晨忽然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头,说道:

[别担心,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啊?泷晨哥哥你知道?]

[你干嘛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我有我的渠道啦。]

皇甫泷晨的手掌一划,用食指和中指揉了揉东方凉月表达着惊讶的双眉,说道。

[我们现在应该是被人困在一个十分高级的结界里面了,这个结界会让我们从原本的世界里脱离出去。严格的说,并非是周遭的时间都被停止了,而是我们的存在本身被从以前的空间中摘了出来,被放置到了一个从属于本来世界的平行世界空间内,这个空间里虽然保持着和我们所在的空间相同的模样,但是事实上这些都仅仅是一层残象而已,除了同步运行的时间以外,这里的一切都是和本来的世界无关的。]

皇甫泷晨挪开了按住东方凉月脑袋的手,在东方凉月惊讶的目光中继续接说道:

[根据对周遭空间属性和残留的法则痕迹来看,这个结界所捕捉的对象应该是“体育场内的异能者”,根据北斗晨星、南宫霜月、西门蔷他们三个和皓哥他们都已经离开了,可以猜测这个姐姐很可能是针对你我的。而周围这些其他的人……]

说着,皇甫泷晨缓缓走近了一个不远处的同学,伸出一只手指向其肩膀轻轻点去。

[应该只是脆弱的形象而已,只要稍微触动……]

皇甫泷晨的手指刚一触碰到那位同学,那个人的身体就忽然仿佛烟尘一样,消散不见了。

[看,就会像这样直接消失了。]

皇甫泷晨又缓缓地回到了东方凉月的身边,拉着她坐在了座位上。已经听得愣神的东方凉月也没有丝毫的反抗,跟着坐了下来。

[一般来说这种结界都是强者用来决斗的时候才会使用的,想要脱离出去就必须要结界的建立者主动解除结界,或者是破坏结界内的一种叫做“奇点”的东西来接触结界,因为这个结界是为了决斗而非囚禁创立的,所以说奇点是不可以被带出结界的,我们只需要找到结界的主人或者奇点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只是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强的能力,还有这个人为什么要把我们封进这个决斗结界里面的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皇甫泷晨的最后一句话倒是没有说实话了,根据克兰娜德所说,他们应该就是被那个“卡农”给关进了这个世界。而目的的确是有些拿捏不定。

[那能展开这种结界的异能者究竟有多强啊?凭我们两个能解决这件事吗?]

东方凉月面色难看,不无担忧地问。

[很强,至少有Aex级别异能者以上的实力,很可能是S级。]

[S级!]

东方凉月闻言顿时大惊失色,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开玩笑吧,如果真有S级的异能者袭击他们,那么她和他这看不出水准的泷晨哥哥是必死无疑啊。

[别担心,这个结界的主人多半应该已经离开了,在结界死气沉沉的气息之中,可以判断结界的主人已经切断了和结界的联系。]

皇甫泷晨又揉了揉东方凉月的头发,安慰道。

[但是在这个结界内似乎还隐藏着一股不弱的力量蠢蠢欲动,整体的能量强度至少也是A级的程度,看来我们想出去也不是这么简单。]

在皇甫泷晨的安慰之下,东方凉月终于平静了下来,但是随即她的神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盯着皇甫泷晨的脸一动不动。

[呃……凉月?怎么了?]

皇甫泷晨被东方凉月炯炯的目光盯得有些不知所措,微微侧身说道。

[泷晨哥哥,你……不是在编设定吧?]

[我像那种关键时刻开玩笑的人吗!]

皇甫泷晨顿时感觉内心一顿黑线,凉月到底把自己当成怎样的中二病了。

[泷晨哥哥,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自从你失踪这几天以来,我觉得你变了很多。]

[有、有吗?]

皇甫泷晨眼皮一跳,尽可能语气平静的说道。

[除非你刚才说的只是中二病的想象,不然我很难理解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连我都闻所未闻的深奥知识。]

[其实……我只是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师叫我这些知识而已了。]

皇甫泷晨硬着头皮说道。

[老师?是阿辉叔叔教给你异能知识的吗?]

[啊……算是吧,算是。]

阿辉的确也交给了他很多异能界的知识,虽然很少,但是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异能老师了吧,这样说也算不上骗凉月吧。

[嗯?把我当做老师我也没什么意见呢,事实上的确是这样。]

克兰娜德蓝蓝的声音再次传来,听起来她的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是,是,克兰娜德老师。

皇甫泷晨一边要默念着回复克兰娜德,一边还要应付东方凉月,还真的是忙得不可开交,这可不像和分别两个人在网上聊天那样简单啊。

[是这样吗?]

东方凉月半信半疑地说道。

[但是我总觉得在泷晨哥哥你失踪的这几天似乎变了很多,不只是性格,连眼神和语气都有很大的变化。]

居然会被发现吗?我感觉我表现的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啊。

[哼哼哼,你在那种生死一线的环境渡过了十几天,当然会和以前起了很大的变化啊,不过你掩饰的已经很好了,这个小姑娘观察你观察的很仔细呢。]

克兰娜德轻笑道。

[嗯……的确是发生了很多事。]

皇甫泷晨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神色一沉,对东方凉月说道:

[但是现在还不是和你们说的时机,之前说过的吧,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和你们说的。]

虽然可能说的是半真半假的事情。

[那当然,至少绝对不能把我的存在说出去啊。]

克兰娜德的声音再次响起,叮嘱道。

好的好的,克兰娜德老师,就让我先进行单线对话吧。

[比起这些,我们还是快点去找寻奇点的存在吧,虽然这里和本来的世界是脱离开来的,但是时间是同步的,不要拖延的太久了。]

皇甫泷晨说着,转移开了话题,站起身来就要离开作为去四周探查一番。

[啊,好。]

东方凉月虽然有些失落,但是还是收起了落寞的神情,连忙站起身就要跟着皇甫泷晨一起离开。

但是就在这时,地面忽然猛烈的震动了起来。

[呀!]

东方凉月刚刚站起一半,忽然的震动令她身形一时不稳,险些栽倒在地。

[小心。]

皇甫泷晨见状,连忙伸出手,扶住了东方凉月的肩膀和手臂。语气十分不安的喃喃自语。

[究竟……又有什么幺蛾子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