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食死徒预备役 第59章 报复_卡塔酱的霍格沃茨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21日

一月不知不觉变成了二月,寒冷刺骨的天气没有丝毫变化。摄魂怪依旧徘徊在霍格沃茨不远处,他们看起来焦躁了很多。忒弥娅他们每次去霍格莫德,都要在他们的检查下出去,而霍格莫德因为摄魂怪的去而复返,好几家店铺不再在晚上营业了。

小矮星.彼得却没有被摄魂怪轻易抓住。

礼拜六早上,十点三刻,忒弥娅和潘西已经准时出现在了魁地奇赛场的高台上。

今天的天气晴朗,凉爽,微风习习。

“哦!他们出来了——”潘西兴冲冲的指着绿茵茵的草地说。

忒弥娅眨了眨眼睛向下看去,身穿绿色队袍的斯莱特林队员和身穿黄色队袍的赫奇帕奇队员已经站在球场中央。周围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告诉我支持哪一边啊?”潘西把一面闪闪发光的银蛇图案的绿色旗帜放到忒弥娅手里。

“当然是斯莱特林了。”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和弗林特微笑握手的塞德里克,毫无疑问的说。

“哔——”霍琦夫人的哨声一响,比赛开始了。

十四把扫帚拔地而起,蹿到了空中。

“比赛开始!赫奇帕奇的领队依旧是迪戈里队长,自从他当上赫奇帕奇的魁地奇队长,已经率领队伍获得了多次胜利,这毫无疑问是赫奇帕奇最有希望的一次——”

李的解说淹没在斯莱特林发出的一片嘘声中。

“现在斯莱特林在控球。斯莱特林的沃林顿在场上猛冲,带着鬼飞球直奔赫奇帕奇的球门而去,他又撞了一个人。啊,让我们看看麦克米兰能不能——哇!艾米丽这一记游走球打得漂亮,沃林顿丢掉了鬼飞球。赫奇帕奇控球了。加油,麦克米兰——他晃过了蒙太——小心,麦克米兰,游走球!——他得分了!十比零,赫奇帕奇队领先!”

伴随着李.乔丹的解说,麦克米兰绕着球场一端滑翔,得意的挥了挥拳头,对面黑黄色的海洋一片欢呼。

“这个解说是有什么毛病!”忒弥娅不满的说,她下首坐着的带着银绿色装饰物的斯内普教授转过头来冷冰冰的看了她一眼,又轻飘飘的把脑袋转回去了。

“哎呦!”麦克米兰差点从扫帚上摔下去,是马库斯.弗林特狠狠的撞了他一下。

塞德里克迅速在一片嘘声中拨转扫帚向麦克米兰和弗林特飞去。

“有什么问题。”他稳稳的停在空中问弗林特,灰色的眼睛没什么情绪。

“对不起!”弗林特在观众的嘘声中说,“对不起,没看见!”

“你们明明就是故意的!”麦克米兰愤怒的说,他对场下的霍琦夫人挥手,示意这里有问题,霍琦夫人一时半会没有看见,他长大了嘴就要往下吼。

“没有问题吧,迪戈里。”德拉科也掉转扫帚飞了过来,他挑衅的看着塞德里克,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

“对于弗林特想伤害我队员这件事,我需要和霍琦夫人商讨一下。”塞德里克冷冷的说。

他低头对灰白短发的霍琦夫人举手示意,这时,李.乔丹发出了一阵大吼,他们转头看去,发现是李.乔丹摔下了座位,他的话筒掉在了地上。

“嗖!”一道金黄色的影子在他们中间飞过。

“德拉科,快!”弗林特大叫出声。

塞德里克和德拉科飞快的拨转扫把冲着金色飞贼飞去,他们的扫帚都是光轮,飞行速度不相上下。

“他们是不是——哈!比赛才开始十分钟,赫奇帕奇优秀的找球手就找到了金色飞贼!他们正在空中竞速——”李.乔丹捡起话筒激动的说。

斯莱特林对他的嘘声更响了。

“啊,还有斯莱特林的马尔福,他也一样!”李不情不愿的说,这时赛场上的情况又有了新变化。“鬼飞球,麦克米兰,小心那个鬼飞球。沃林顿冲过来了!没错,球又进了!三十比零!赫奇帕奇赢定了!”

“李.乔丹有没有搞错!”忒弥娅气极了,她怒气冲冲的站起来直往下面的解说台而去。潘西跟在她的后面站了起来。

她拨开围在李.乔丹周围的学生,铁青着脸戳了戳李的背。

“乔丹!如果你不能中立的解说,那不如让我来——”忒弥娅威胁道。

李.乔丹显然不把她当一回事,他撇了撇嘴就转过脑袋要继续解说。

这时,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响起了。

“再让我听见你有什么不公正的态度,格兰芬多扣一百分。”斯内普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低沉的说:“没有理由。”

“我会实事求是的,教授!”

她们和斯内普重新回到斯莱特林的看台坐下,这时李.乔丹总算开始好好解说了。赛场上的情况更加焦灼了。

塞德里克和德拉科一前一后的快速着绕着赛场盘旋,他们这样已经十多分钟了。

“嗖!”又是一个游走球擦到了塞德里克的胳膊肘,贴着他惊险的划过。斯莱特林的另一名击球手博尔包抄过来。

“滚开——”德拉科对着博尔大吼,博尔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塞德里克疑惑的皱了皱眉,但他很快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到了金色飞贼上。

德拉科这时也加速了,他迫着光轮飞快前进,他甚至认为这把扫帚在这场比赛后就要报废了,很快他又和塞德里克飞的一样快了。

他一定要赢下这场比赛,告诉忒弥娅这个赫奇帕奇的蠢蛋根本就没什么出挑的地方!

没有了游走球的介入,他们很快就能分出个胜负。

但眼前的一幕让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塞德里克在俯冲,脸上带着胜利的,兴致勃勃的表情,在他们下方,离草坪几英尺的高处,金色飞贼就在那。

但那实在是离草坪太近了。

“快!快!快!”斯莱特林传来一阵助威声,他一下就能在其中听出忒弥娅的声音。

德拉科催动着他的光轮,无限逼近塞德里克,心一横冲着草坪飞了过去——他和塞德里克并排了——

德拉科向前扑去,双手都放开了飞天扫帚,他把塞德里克沉重的身子往旁边一攘——

“抓住了!”

他直起身来,手举在空中,全场都沸腾了。德拉科重新跨上扫帚飞向斯莱特林的高台,他的耳朵里仍在回响刚才斯莱特林的呐喊,嗡嗡嗡的让他目眩神迷。

小小的金球被他紧攥在手里,绝望地拍打着翅膀。

他赢了迪戈里!他能看见忒弥娅和潘西紧抱在一起,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斯内普好像也在为他鼓掌,但是他只能看见她。

---

“庆祝会,你不去吗?”她们走下高台,踩在软绵绵的草坪上。

“不去啦。”忒弥娅对潘西说,她看了看远处赫奇帕奇的更衣室,心里有些着急。

“我先去看看塞德里克,你等会帮我多夸夸德拉科吧。”她说完这句,就掉头往斯莱特林学生的反方向走。

“还真是心里眼里只有塞德里克。”潘西有些埋怨的说,这时她旁边出现了一个人。

短头发的女孩转头看去,德拉科还穿着斯莱特林的队袍,手里握着金色飞贼,苍白的脸上的笑容正一点点褪去,他神色冰冷的看着往赫奇帕奇走的忒弥娅。

“嘿,德拉科!”潘西尴尬的笑着,兴冲冲的说“飞的真好,真好——忒弥娅说你飞的特别好,她让我告诉你。”

“让她亲口和我说。”德拉科的声音冷漠极了,他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我做什么她都看不见。”

---

她走到赫奇帕奇的休息室,塞德里克正拿着光轮从里面出来。

周围的赫奇帕奇队员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他们无一不垂头丧气的。塞德里克却仍旧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他把扫帚交给了等待在一旁的罗尔夫,拨开人群牵着她往外面走。

外面草坪上吵吵嚷嚷的,各个学院的学生都有,他们穿行在其中。

“别难过,塞德——”她软着声音安慰他。

塞德里克听到她说的,突然牵着她停了下来,很快他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接着说:“你从哪里看到我难过的,弥亚,而且看到你我也难过不起来啦。”

“好的。”她轻声答应。

“你有听进去我说的吗?我不难过呀。”高个子男孩低下头来用明亮的灰眼睛注视着她,认真的说:“这场比赛很公平,德拉科这次确实飞的比我好,我心服口服。”

看到他好像确实不怎么难过,忒弥娅这才放下了心,她嫌弃的笑着把他推远了“快去洗澡,一声汗味。”

塞德里克却更加凑近了她,他棕色的鬈发都贴在了她的脸上,有些埋怨的说:“你嫌弃我啦。”

“不呀,我不嫌弃你。”忒弥娅亲亲热热的抱住了他的脑袋,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

“你这么好看,我怎么会嫌弃你啊。”

---

忒弥娅和塞德里克待在一块儿吃过晚饭又去黑湖边散了会步。

他们并肩坐在草坪上,周围也有零零散散的几对小情侣,他们只是霍格沃茨无数小情侣中平凡普通的一对。黑湖边有大章鱼在那溜达,今天的天气暖的出奇,落日的余晖照在搁在浅滩上的大章鱼上,黑黑的湖水泛着神秘的光。

“现在真好,塞德。”忒弥娅看着山头边落了一半的太阳满足的说“这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

“我们以后也会一直这么开心的。”塞德里克低声说,他轻轻抚摸着忒弥娅的手。

“等小矮星.彼得被抓起来,我还会更开心一点。”

“不要担心,弥亚。”

他们在一起黏黏糊糊的坐到太阳下山,黑湖边吹到脸上的风都变凉了,才往寝室走去。

忒弥娅回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斯莱特林的联欢会刚刚结束,大家正在安静收拾物料。

“你怎么才回来,联欢会都结束了。”潘西走过来挽住她的胳膊,有些埋怨的说。

忒弥娅脸上仍带着舒心的微笑,正想对潘西解释,这时,旁边传来了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

“和你赫奇帕奇的小甜甜呆够了,还知道回休息室的路。”德拉科声音冰冷的说。

公共休息室里突然一片寂静,斯莱特林的学生笑容玩味的看着忒弥娅。

布雷斯皱着眉对德拉科说了句话,而德拉科仍冷着一张脸,眼神冷漠的看着她。

忒弥娅的笑慢慢僵在脸上,她沉默的看着德拉科。

“你们该回寝室休息了,玩够了没——”斯内普教授换了一身黑袍子,那看起来像是他的睡衣,出现在了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

他坚持让他们上床睡觉,他的到来也正好打破了忒弥娅和德拉科之间的尴尬气氛。

终于,她躺在了柔软的四柱床上看着泛着绿光的波光粼粼的天花板,明明没有什么事,只是看了一场比赛,却有些精疲力竭的。

她刚刚还很开心,但现在躺在床上想起了德拉科的冷嘲热讽,和仍旧逃脱在外的小矮星.彼得,又开心不起来了。

她努力回想着塞德里克的灰眼睛,听着窗外细浪拍打的声音,身体上的疲惫使她很快进入了梦乡,最后一刻,塞德里克的明亮的灰眼睛突然变蓝了,眼神也不再温柔,而是变得非常有倾略性。

“有人在帮助他。”邓布利多的声音回荡在她已经入睡的脑海里。

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或者说很熟悉,梦里她和小天狼星又回到了阿兹卡班,她仍旧和她许久未见的母亲贝拉一个牢房。

她在曾经的那个小石坑中醒来,贝拉正沉着脸疯疯癫癫的对她笑,她露出一口青黑的牙齿,阴恻恻的说:“你醒啦 ——妈妈等你好久了。”

“小天狼星!”忒弥娅下意识的往后靠去,贴着石壁听对面的声音。然而除了小天狼星的哀嚎,和一个男人疯狂的大笑,别的什么都没有。

“我错了,妈妈!求你别这样,饶了小天狼星,饶了他!”忒弥娅扑上去想抓住贝拉的手臂,却被贝拉的一道咒语打回了石坑里。

贝拉抬起手挥了挥魔杖,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块瞬间漂浮在了空中。忒弥娅赫然发现贝拉手中的是她的魔杖。

贝拉厉笑着把魔杖直指向她的眉心,她可怖的面容,布满血丝的双眼,无限放大在她的面前。

“嚯!”

那些石块直朝女孩的脸袭来,包裹着无数的灰尘把她深深埋在了石坑里。

那使得她动弹不得,而那些石块还在不断增多,很快她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我怎么和你说的——你又做了什么——”贝拉在外面尖声大笑,一遍遍重复着一句话“杀了哈利.波特——”

“杀了哈利.波特!”

她冷汗淋漓的醒来,一双充血通红的眼睛豁然停在她面前,这双眼睛好像注视她很久了。她甚至已经分不清楚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很快疼痛告诉了她这是现实。

那双眼睛的主人把一大块散发着黑气的潮湿石块从她面前掷下,石块在她眼前爆裂开来,分裂成了无数块尖利的黑气腾腾的小石块,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她几乎下一秒就知道自己破了相,因为黏糊的血液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抓住魔杖往那个男人身上发射一切恶劣的咒语,阻止他的去路,无数道咒语打在门上,墙壁上,四柱床上,潘西在旁边迷迷瞪瞪的醒来了。

“警告!”那个男人凄厉的大叫一声,飞快的褪去皮毛变成一只老鼠冲了出去。

小矮星.彼得!

忒弥娅顾不上别的,翻身下床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跑。潘西在她身后害怕的叫她的名字。

“你怎么敢逃!”忒弥娅冲着前方厉声说。

那只老鼠在前方顺着旋转楼梯往下爬,就快跑没影了。

她追到了公共休息室里,四周漆黑寂静,只有绿森森的黑色大理石壁炉燃着一簇微弱的火,除了轻微噼啪作响的声音别的什么都没有。

一道黑影从她左前方擦过,她高举魔杖指向那边。

“四分五裂!”

“统统石化!”

“速速禁锢!”

“粉身碎骨!”

一道道咒语擦着老鼠的身体打过,在地上留下不深不浅的石坑,忒弥娅完全看不清眼前的路了,她抬起手把脸上的东西抹到一边,很快又有新的遮住她的视线。

“钻心剜——”

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咒语,她小时候贝拉就每日把三大不可饶恕咒挂在嘴边,而她很乐意让小矮星.彼得尝一尝。

“忒弥娅!”是德拉科。

眼前燃起一团亮光,她的双眼受不了刺激,条件反射的闭了起来。

“他在那儿——小矮星.彼得!”她高声喊道。

有人冲上来抱住了她,把斗篷披在她的身上,那个人也急促的呼吸着,而忒弥娅的反应更大,就像是扔在岸上的一尾活鱼。

“怎么这么多血——伤到哪了!”她听出来是德拉科的声音,他颤抖着手扶着她的脑袋轻轻触碰,又不敢用力。

她挣脱开他的手,努力着睁开眼睛,但血液粘着上下眼皮,她睁开后又被刺眼的白光弄得一阵剧痛。

周围有好几个学生,他们没有一个因为她的话有所动作。她看不清楚他们的表情,很快她又疼的闭上了眼睛。

“她刚才说了什么咒语……”弗林特嘲讽的说。

四周不再寂静了,很快大家开始窃窃私语。

“她什么都没说!”德拉科冲着弗林特威胁道,他的声音像落满了冰渣子。

“这里的人要是被我听见一句多嘴的话——”

他没有再说下去了,学生们也不再说话了,周围又陷入一片死寂。寝室拐角处不断有新的学生闻声下来,人越聚越多了。

“潘西,去叫斯内普过来。”德拉科转头对着一个角落说,有人蹬蹬蹬的走远了。

这时,一阵轻微的不同寻常的地板摩擦声响在她的耳边。

“别出去!他跟在你后面!”忒弥娅冲着那个角落大声说,又抬起手举起了魔杖,费力的把眼睛睁开。

潘西一动不动的呆呆站着,她脚边沙发的角落里似乎有一撮黄乎乎的毛。

“粉身碎骨!”一道白光从魔杖尖射出直冲角落而去,把墙壁辟出了一个大洞。

“哪里有什么东西,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西奥多.诺特在旁边偷偷的嘲讽。

“闭嘴!”德拉科冲着诺特恶狠狠的说,诺特被他的目光吓得后退了两步。

他又转头看向忒弥娅,她脸上的血已经黏满了整件睡袍,连他的斗篷都变的湿漉漉的。

德拉科努力稳住不断发抖的手扶住她的脸“没事了,我们快去庞弗雷夫人那里看看!”

他说完这句就拦腰把她抱了起来。

“德拉科——”她攥住他的衬衫,断断续续的说“真的在那里,别让他跑出去了。”

“发生了什么——”石门突然之间洞开了,斯内普穿着一身黑袍子站在门口。

那只老鼠刺溜一下从沙发中钻出来,直往石门而去。

周围的学生这时也看见了,争先恐后的发出惊叫!

而斯内普只看见了忒弥娅对着他举起了魔杖,他黄色的脸迅速变成了一种变质的蛋白牛奶色。

“速速——”

“除你武器!”

忒弥娅的魔杖脱手而出落在斯内普的手里。

“啊——教授——在您脚边!”达芙妮尖声叫道。

斯内普皱着眉毛惊慌转头,那只老鼠从他脚边掠过,溜出了石门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