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戏 第125章_无*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12日

黄濑将食物倒进准备的小碗里,一转身就看到灰崎眼睛里的小星星,忍不住笑了笑,他得意地转了转手里的碗,“最近新街那边新开餐厅的招牌汤哟,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这么一小碗呢,祥吾君今天可有口福了哟。”

灰崎听了眼睛更亮了,但他转眼又看懂了黄濑眼里的趣味,下意识地缩了回去摆了一副“我才不想吃,不过你要是求我我就勉强试一试”的表情。但他又忍不住盯着那个碗,黄濑笑了笑,凑近灰崎,将碗递给了他。

有点惊讶黄濑今天这么容易就放过他,灰崎眨眨眼,将放在汤上的注意力分了小半到黄濑身上。黄濑正温柔地看着他,见他拿眼睛瞟他,对他宠溺地笑了一下,“快喝吧,别等它冷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灰崎端着碗不再看黄濑,不自在地将脸埋在了汤碗里。

汤的味道比想象中更加美好,灰崎的胃部也渐渐暖了起来,眉头也自然地舒展了开来。喝了一半灰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闷闷问出了声,“这个,你们有吗?”

黄濑愣了一下,“啊,汤吗?这个每天一个人只能买一份,我只买了你的。我的话不要紧,等下可以回自己家吃。”

“我又不是猪!”莫名地就想发脾气了,灰崎将手里的半碗汤塞到黄濑手里,被子一掀将自己卷了进去,“不吃了!”

无奈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蚕宝宝,又看了看手心里的话汤,黄濑笑眯了眼,慢慢喝了起来,等喝完又盛了饭菜给灰崎。

两个人吃完了饭,黄濑又给灰崎念了会儿故事,没错,就是故事,少儿的那种故事书,《灰姑娘》的那种,灰崎没听一会儿就睡着了。黄濑看他睡着了,躺在他身边,隔着被子抱紧了他。

等灰崎再次醒来,房间里已经没了黄濑的身影,不知道奇迹的世代是怎样装扮他的房间的,竟然真的没有半丝光从窗户那透进来,仅从门缝观察看不出此刻确切的时间。现在只过了几天,还能判断白天黑夜,只怕时间长了,黑白就要开始混乱了,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不知道奇迹他们打算关他多长时间,虽然知道迟早会被放出去,但这么多天都没人察觉到自己失踪,自己也是相当失败啊。

晚餐是由赤司送来的,应该是晚餐吧灰崎有点犹豫,赤司白天一般是没有什么时间的,虽然晚上属于自己的时间也很少。

“感觉怎么样?”

自己动手打开精致的食盒,摆放整齐又精美的小菜勾起了灰崎的食欲,他没怎么注意赤司,随意地点点头,拿起筷子开动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抿了抿桌上的茶,赤司看灰崎吃的开心,打开了书包做作业。最近在忙部门和灰崎的事,功课一般只能留到放学后完成,这让赤司皱了皱眉,他感觉自己的效率好像变差了。

重新在心里规划了一下日常安排,等做完手里的这份功课,灰崎也吃完了饭菜。“福田的功课我最近找人帮你问了问,明天他们会有人帮你把课本和最近的作业带过来,你记得做,不会做的留着到时候问我或者真太郎。还有,我帮你制定了一份训练计划,明天的灯我会给你留着,你记得按时间完成训练,不要耽误了吃饭。”

生无可念......

灰崎白着脸看着注意力放在下一本作业上的赤司,整个人都不好了。囚.禁就好好囚.禁嘛,写什么作业!训什么练啊!真是忍不住,哇地一声就想哭了。

“我,不想。”艰难地出了声,灰崎瑟瑟的有点不敢看赤司。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越来越怕赤司了,明明对方既没自己高也没自己壮。

“不想”将视线投放到灰崎身上,赤司点了点下巴,双色瞳孔里满满的苦恼,“那你想做什么呢?”

“我想出去。”刚说完就觉得自己智障了,灰崎捂着脸拽紧了被子。

“好啊。”出乎灰崎意料的,赤司听了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那你以后每天训练完可以出房门一个小时,怎么样?你该知道的,训练不能停。”

我其实只是不想做作业而已,灰崎腹诽着,却没敢说出来。

速度很快地做完了手里的作业,赤司解开捆着灰崎的软绳,将灰崎带进了浴室。就这么自然地站在浴室外,赤司目光平淡地看着灰崎沐浴。

被注视着的感觉很奇怪,但赤司明显不会听他的,灰崎背对着赤司尴尬地解开衣服,想要简单地洗个战斗澡。

其他人都会直接将浴室门关上放他一个人慢慢洗,只有赤司,每次都要看着他。

勉强自己忽略掉身后的注视,灰崎打开了淋蓬头,温热的水让他整个人轻松了起来,如果身后没人就更好了。

准备探手去拿洗发露,灰崎将湿透的头发拨到脑后,刚伸手就有人将洗发露放到了他手边,赤司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他。

灰崎挑了挑眉,这个时候他反而不紧张了,“你离远一点,不然可会湿身了。”

“没事,湿了我就和你一起洗。”异色的眸子深沉但是又很平静,“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撇撇嘴拒绝了赤司,灰崎不知道是该转身还是面对面抹洗发露,后来犹豫了一会儿选择了面对面。

“这个洗发露味道还挺好闻的,”看着灰崎揉着自己的头发,赤司伸出手拿起灰崎的洗发露看了一下,随后放下瓶子脱起了身上的衣服,“我也试试。”

“......”

两个人赤条条地面对着,动作都在揉搓着自己的头发,灰崎莫名有些脸红,视线也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去。本来这时候男人间说些荤段子最好不过了,但他怕刚说完荤段子,段子里的内容就应到他自己身上,张张嘴还是一片沉默。

在赤司的示意下先清洗头发,灰崎闭着眼,滑腻的泡沫顺着身体的曲线慢慢滑落。鼻尖是熟悉的清香,嘴唇上是不太熟悉的温软。

等等,温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