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丽幻想_第四十二章 阿拉米斯山顶(黑猫公馆)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10日

莉妲的目光闪烁着从琉奈脸上移开,过了一会儿才再次看着琉奈,咬着嘴唇道:“刚才……你在梦中一直叫着一个人名字……”

琉奈没有说话他只是紧紧盯着莉妲,只听莉妲说道:“你刚才一只在叫‘小雅’……”

“小雅……”琉奈重复着莉妲说的名字。

“铿”就像一道黑暗中闪过的亮光,琉奈在提起这个名字的瞬间耳边响起一阵轰鸣……

“好疼……啊……”琉奈抱着自己的头就像脑袋要裂开一般,他感觉到脸上出现了一道道裂口灼热的痛感充斥着大脑……

“少爷!” 莉妲声音中带着惊恐,她看见琉奈的身体出现了如同瓷器破裂前绽出的裂纹,裂纹的中心射出白色刺眼的亮光,这种白亮光路遍布琉奈的整个身体。

“少爷!少爷!”莉妲伸出手想要触碰琉奈然而她的手却从琉奈的身体穿过了。

“怎么会这样?!”莉妲呆怔地望着滞在半空的手。

“啊……好痛……”琉奈体内散溢出一股浑厚的魔力冲击,这道冲击震得房间里所有东西都在晃动。

“发生什么事了?”虚空中传来妃丽尔的声音。一阵波动漾过妃丽尔的倩影凭空出现,她看到琉奈的目光中同样充满震惊。没有时间多问妃丽尔在琉奈的周身唤出了一道银色的魔法阵,四周立时垒砌出道道奇怪的立场将琉奈框在其中。

然而琉奈的痛苦并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加强烈,接着从琉奈的身体中投射出了一团奇怪的金色光华,这道扭曲在奇怪维度中的能量体仿佛想要挣脱束缚般飞速的颤动着,就在那团光华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康沃尔的上空传来了一阵冥冥低语,同时康沃尔夜空里响起震彻云霄的霹雳。

伴随着这声低语的出现,从琉奈身体投射出来的金色能量凝住不动,化作一道虚影飞回了琉奈的体内,接着遍布琉奈全身的裂光也开始减弱。然而这道低语并没停止,它一直在整个天穹上空重复了三次,等到琉奈完全失去知觉昏迷在床上时低语才消失,然后屋外的云絮渐渐消散闪电与雷霆也随之消匿。

妃丽尔走到窗边遥遥眺望阿拉米斯峰夜色下的漆黑剪影,她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向躺在床上的琉奈,走到琉奈的身边摸了摸琉奈的额头,见他体温和呼吸都正常后才放心地站起身来。

莉妲担心着急得都红了眼睛,她跪坐在琉奈的床边,抓着他的手艰涩地问妃丽尔道:“少爷他怎么样了……”

妃丽尔微露出安心的笑容对莉妲道:“暂时没事。不过,我要带他去个地方。”

莉妲稍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一把急抓着妃丽尔的手臂慌道:“要带他去哪儿?”

“阿拉米斯山顶。”

———————————————————————————————————————————————————————————————————————————

阿拉米斯山顶最后屏障处。

常年不散的狂乱暴风雪早已化作循回不散的罡风,将通向山顶的最后一段路阻挡在了高大的石拱门之前。

提图斯石门前,被风雪充斥的空间忽然出现两个人影,银色的屏障瞬间将两个人影罩在其中。

“唔……”莉妲对忽然出现在阿拉米斯上顶有些不适应,稀薄的空气让她难以呼吸立时前额和双颞部的跳痛冲击着她的意志力。

“忍一忍,等会儿我再帮你消除痛苦。”妃丽尔担心地道。

莉妲捂住嘴强忍着不适道:“先不要管我,妃丽尔小姐尽快吧……”

“那好。”妃丽尔接着叮嘱莉妲道,“你现在用魔力封住你的耳朵,记住一定要封住,否则……”

“我知道了。”莉妲点了点头,用魔力封住了外耳。

妃丽尔一手抱住琉奈一手为他封住听觉,然后闭目凝神中长吸一口气,当她再次睁眼时流溢着七彩的眸子变得凌厉起来:“Lok Ro Zoor”

妃丽尔嘴中连起的音节卷起周围的气流化作一股十分庞大的震动体,这团震动体的表变附着着冰屑呈现出雾白,在它撞到提图斯石门后如同泛滥的洪水般向外扩散,周围数里的空间出现扭曲和震颤在一刹那周围的空间与妃丽尔的语言产生了共鸣。

顿时环绕在妃丽尔她们身边的撕裂气流消失于无形,平静空气中凝结的冰核沿着两人屏障边缘缓缓飘落。妃丽尔对身边的莉妲道:“坚持一会儿,我们先过提图斯之门。”莉妲缩紧头上染霜的风帽跟上妃丽尔清丽的身影。

两人刚过提图斯之门周围的冷霜寒气又如刚开始般肆虐于峰顶周围,两人刚在身后留下的脚印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过了提图斯之门就能明显感觉到峰顶之上有人设置了阵法 。因为无论外面的风雪如何狂暴,她们所在的提图斯门后的这片领域都平静如潭。

妃丽着环山尔和莉妲沿而上的破陋台阶往上去,终于在最后一座青石平台上见到了一座十分雄伟壮丽的白色建筑。莉妲看着它想到了刚来康沃尔时从那个车夫那里所听闻的传说,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妃丽尔背影陷入沉思。

“来吧,我的孩子。”只听一个声音从四周传来。接着妃丽尔怀抱中的琉奈被一团光裹住从妃丽尔的臂弯中飘然升起接着,在一道十字星的闪光中消失了。

“少……”莉妲惊呼出声被妃丽尔拦住了,她对莉妲摇了摇头道,“我们快进去吧。他在里面。”

风雪中的建筑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妃丽尔引着莉妲从大殿的白色立柱群中往大殿的最深处而去。

“这……是?”莉妲惊讶地环顾着大殿透明的穹顶,准确地说大殿的穹顶看起来像一片小型的星空,上面记录着夜空上星辰运行的轨迹,而在她脚下的地板则是一整块深蓝色的巨型宝石雕琢而成,用金色的线条在宝石平滑的表面刻录乩占图。但是这些占卜图已经完全超越了她所能领会的范畴。

“这是一种传说曾经于中古亚世代——格拉底斯平原流传的神秘占星术,我没记错那几个老家伙早就说这种东西肯定已经失传,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获晓这种占星术的。”妃丽尔踏着地板上精美绝伦的占星图说道,她的每一句话都会在大殿里回响不绝。

空荡的大殿里面的除了立柱便是遥望无际见不到边界的虚无,这么宽阔的地方已经远远超出莉妲在外面看到的范围,但是妃丽尔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对周围一切都不以为意。

“来了。”妃丽尔忽然停止脚步,接着两人身边的立柱飞速后退,莉妲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地恍惚便来到了一个高台面前。一阶阶白玉石阶梯直通往高台上的顶座上,在那里有三个人。

“少爷!”莉妲情急着想上去不过被妃丽尔及时阻止。

高台之上,一个鬓发虚白身着朴质素色长袍的老人正凝视着浮在他眼前的琉奈。而在老头的身侧站着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年轻男人,年轻男人一样是一身白袍,他面露和煦微笑对着莉妲和妃丽尔儒雅而礼貌地点头。

“克雷欧斯,我按照你的意思把他带过来了。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妃丽尔目光转向琉奈。

克雷欧斯神色凝重缓缓踱着步一言不发。

莉妲紧攥着手泪眼朦胧地看着妃丽尔,她的神情让妃丽尔心中一软。妃丽尔心下了然,于是气势上更强了几分提高声音继续问克雷欧斯:“既然是你让我带他过来,总不至于你现在什么也不解释?”

克雷欧斯抬起头但是没有回答妃丽尔而是看向他身边的那个男人道:“你觉得呢?”

“碎裂的灵魂,还有,圣痕。”

克雷欧斯听了他的回答笑了笑道:“既然如此,你不帮他吗?”

“一切尽顺其自然。”

克雷欧斯眼角的皱纹叠在一处,他似乎并不认同男人所说的话:“若说顺其自然……你又是为什么来找我?”

“只为寻求一个答案。”

克雷欧斯摇了摇头:“我这里没有你需要的答案。”

“既如此,那我便告辞了。”年轻男人纯净的眼睛没有丝毫的波动,得到克雷欧斯的答复后他并不多言转身凌空一踏白色的身影便杳然消失。

克雷欧斯的目光从男人消失的地方收回,他望向台下的妃丽尔道:“你这个急性子,这么多年就没变过。”

妃丽尔对克雷欧斯的话不以为意,问道:“那个人是谁?还有我们在这儿等了半天你们却在那里打哑谜。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担心琉奈!”

“一个无名无姓的人。”克雷欧斯的话让妃丽尔和莉妲都有些诧异,但是见他的神情并不像在开玩笑。

“至于这个小家伙……”克雷欧斯指的当然是依然浮在空中处于昏迷的琉奈,他顿了顿道,“他的情况刚才已经回答过。只是我不明白他的灵魂为什么是碎裂的。”克雷欧斯抚着下巴的那一蓬白胡子思索着说。

“怎么会?!”妃丽尔猛地抬起眸子。

克雷欧斯的眼睛看向莉妲,妃丽尔也看向了莉妲,这里只有莉妲和琉奈最亲近。

莉妲怯然低下头,犹豫了会才道:“我也不知道……”

妃丽尔眸子盯着莉妲道:“难道他这个异样是今天才出现?”

莉妲咬这唇轻轻摇头:“我原以为他只是像以前一样做噩梦罢了……”

“府里其他人提起过少爷从小就有头疼的毛病,有时醒过来会说胡话……甚至会忘掉那几天发生的事……犯头疼最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昏睡好几天……”

“但是……”

“但是没有像今天这么严重。”克雷欧斯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