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明明喜欢你 第224章 二百二十三_皓月无影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01日

明蓁回到了自己的楼层,拿着电话,拨通。

“和安迪谈好了?”电话那头先传来了他的声音。

明蓁走入自己的超大空间中“嗯。”

“怎么了?”他准确的听出了她回答口吻里的不对劲“想到我们的那次分手了?”

“换成是我,需要的不是同情心,而是同理心。”明蓁听到他的声音心情好了不少“宗明,我们不要分手好嘛,就算我曾得过抑郁症,你也不要不要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抑郁症也是精神疾病。

“嗨,漂亮姑娘,请从同理心里出来。”谭宗明听出她的状况不太对“别胡思乱想,你没有问题,我们之间更没有问题。”

“如果她不是有这样的问题,我们之间开始都不会是嘛。”明蓁走到落地窗前,骄蛮“不过不管她是不是有问题,你都是我的!”

他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

明蓁也笑了,随即放松下来“在做什么?”

“看书。”他看了眼手上的书“老林下个星期邀请我们去他家,去不去?”

真的是普通聚会吗?她可不信“你想去?”

“我这里较好的朋友你都已经认识了,不过老林自己也有不错人脉圈子。”谭宗明拿着电话“有兴趣吗?”

“有啊。”她对必要的人脉拓展一直很有兴趣“不过不怕老林说你也开始走‘太太政治’?”

“这是我的荣幸。”谭宗明骄傲“要有位好太太了,那就说好了。”

明蓁也挺愿意和他一起应酬的,看他大方的将自己介绍给他的合作伙伴和朋友,心里挺美“嗯。”她从来不需要他停下等,就算有距离自己也会迎头赶上“奇叔从疗养院回来了,安迪让他过来。”

“他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决定吧,你也忙了一个星期了,好好休息,待会儿做什么?”谭宗明不想让她过问此事。

“嗯,做菜。”对她来说做菜就是休息“你呢?”

“读书,你写了不少心得,我也难得有时间正好同理心一下。”谭宗明调整了一下坐姿“工厂那边的事有需要尽管说,我和那里人的关系挺不错的。”

“上次去听说了,说你们好像过去是同学。”县官不如现管,他介绍的人很有用。

“那小子没胡说八道吧。”谭宗明微蹙眉“你可别听他胡说,读书时我可乖了。”

“说了,你能怎么办?”明蓁坏笑下。

谭宗明倒吸一口气“这小子!怎么办,回头法办!”

明蓁一个劲的笑“没说坏话,都为你说好话呢。”

谭宗明佯装松口气的口吻“他也是说不出,读书时我可是好学生。”

“只是外表看上去‘好’。”明蓁戏谑“骨子里早就已经有‘美人太多’的潜伏因子了。”

“这个安迪!”谭宗明沉声“那场订婚礼烟火钱更贵,她怎么就被你给收买了呢……谭太太,现在我眼里只有你才是美人……”

“这里只有明小姐,没有谭太太。”明蓁与他电话不断,话虽冷淡,脸上甜蜜只增不减。

相比楼上的浓情蜜意,22楼百合屋里却是一片安静。

魏渭和安迪隔着长桌对面而坐,两人却相对无言。

魏渭瞧着冷静却依然有些萎靡的安迪“真好,你没躲开。”想必Min和她谈过了。

安迪没有反应似的。

“你不要这样对待你自己,也不要这样对待我们的感情。”魏渭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刚从小明那里回来,为了去确认我们相处良好。”

安迪这时才抬头。

魏渭很认真很正式“我知道你所有的事,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有足够的经济条件保障我们的生活,所以没什么可怕的。”

安迪将目光移开些。

“你不是你妈妈,我相信你不会轻易发疯,而我也不是魏国强,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扔下你逃走。”魏渭给出承诺“安迪,我知道见过魏国强之后你心里有多害怕,我也知道以你的脾气肯定不想也不愿意连累我,但是我告诉你,比你那一切你害怕的事,我更害怕失去你!”

安迪的情绪有些浮动。

“安迪,想想我们订婚礼时,我们多么的幸福。”魏渭继续动之以情“我在小明面前、在你的朋友们面前宣誓要一辈子对你好,给你一辈子的幸福,我不会半途而废;安迪,请你、也求你,给我这个机会。”

安迪想起了那次明蓁煞费苦心给自己的巨大惊喜与快乐。

魏渭见她如此,从包里拿出了一叠文件,放到她面前“这是我所有家产和资料,户口本、房产证、还有我公司的股权和私人的一些投资,只要你愿意,我们随时可以去办结婚手续。”

安迪到嘴边的话因为他的这些举动又咽回。

魏渭见她如此,说了几句话后,将文件推过去些后起身离开。

安迪呆坐,看着那些文件肝肠寸断,脑中回想着刚才魏渭说的那几句话‘我不想勉强你,更不想你因为一时冲动而放弃我们的感情,我把这些资料都留下,不管你考虑多久我都等你。’

‘不说并不代表不痛,男人将伤痛都压在心里,所以看起来很坚强,可是无人知晓伤口也许疼痛的苦并不亚于我们。’明蓁的话也在脑中回响。

‘别说什么好过,不好过的,就算道理我都懂,可那又怎样,还是很痛,真的很痛。’

你说的不错,真的很痛。

……

江边高楼某层。

汪麒耀只穿了件浴袍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水晶酒杯“你的办法一点用处都没有,她身边的警卫力量一点都没削弱。”

正看着笔记本屏幕的年轻男子穿了件黑白双色的毛衣“所以呢。”事情的确有些超出预估。

汪麒耀坐了真皮沙发上“你还是将目标放在了安迪身上?”

男子不回答,飞快的回复邮件。

汪麒耀看了他一眼“这次不会失败了吧。”

男子略微抬眸,微笑。

汪麒耀冷哼了一声。

男子又低头继续回复邮件。

……

周一早上。

安迪去到公司再次见到了魏国强,父女二人交谈了一番后魏国强离开。

谭宗明不太放心,便让人注意了下,待魏国强离开后去瞧瞧安迪情况,远远瞧见安迪站在了天台上,低头看见了出自何云礼手笔的画,迈步去向天台。

安迪站立着,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排除心里的恶心。

谭宗明走到她身后“怎么样?还好吧。”

安迪冷冷“正面交锋,恶心坏了,真不知道Min是如何的好涵养才能容忍他。”

谭宗明一笑“还能损人,比想像的好。”

安迪侧了半身“我的身世,魏国强和何云礼,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挺早的,不过也是认识了蓁蓁后才知道何云礼的真实身份,何云礼是他的艺名,所以我更觉得不该让你知道他们的存在,蓁蓁是到了很后面才知道的,按我们的意思还是希望你不知道。”谭宗明点头“你不会怪我们没早告诉你吧。”

“这样不堪的往事,这样不堪的家人,谢谢你们不希望我知道。”安迪很平静。

这事上谭宗明没法多说什么,他还不想和魏国强把关系弄糟。

安迪又背对他“魏渭昨天拿着他所有的身家来向我求婚。”

“全部身家?你是说所有?”谭宗明笑了,只是那份笑意里带着一丝无法忽视的轻蔑:他也敢玩这招,真是,搞笑!

“所有。”安迪则依然冷静“我恐怕会跟他分手?”

谭宗明反有些意外“为什么呀?在我看来像魏渭这种男人拿出这种条件,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

“就是因为他比谁都了解我,比任何人都有诚意我才更不能答应他。”安迪蹙着眉头“老实说今早出门时我还犹豫了,可见到魏国强之后我突然就不犹豫了,魏国强说的对,谁能够一辈子活在提心吊胆里?谁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就这么发疯?”

谭宗明站在她身后,无言以对。

“这样的家史,这样的基因。”安迪反而坦然了“我注定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没必要拉他跟我一起受苦。”

谭宗明真的不知该如何说才能安慰她。

“只要跟何家女人有过纠缠的男人,过的都很悲惨。”安迪自嘲“我不要魏渭和他们一样。”长痛不如短痛;安迪转头“虽然我憎恶魏国强,不过Min这个妹妹我是认的,所以我打算认Min的孩子做义子,怎么样?”他们不单单只是她的朋友,更是亲人,真正心疼自己的人。

“不行!”谭宗明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她父辈打算抢丫头,哥哥准备抢小子,怎么现在还加入一个你?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那你们就多生几个,你们都这么聪明,Min又是美人,孩子一定会很好。”安迪觉得有他们在真的很好“我不抢第一,第二个吧。”

“美得你,我的心肝宝贝,谁都不给。”谭宗明‘抠门’。

安迪双手环胸“这个,你说了不算。”

“我儿子我说了不算?”谭宗明斜眸“别想,都别想!本来想看看你怎么样,没想到最后要赔了儿子,这种赔本买卖可不行。”作势要走。

“那幅画,你交给Min吧,我不想要。”安迪不想将那两个人的东西留在身边,而且魏国强刚才也说了是明蓁在没人提示的情况下看出画里的喻意,可见她是懂画的人。

谭宗明想了下“好,让她替你保管吧,什么时候想要了再说。”

安迪强撑了一个微笑给他“好好珍惜她,有这么一个女人用心在爱你。”

谭宗明抿唇“也一定会有一个好男人用心爱你的,安迪,别反驳,未来充满希望,伊人如彩虹,遇上方知有。”

安迪不置可否的看着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