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之不离 第35章_梓亦沅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莲花坞

外出采莲藕的江不离一行人日落时分方才满载而归,一个个手里都端着大框小箩的莲藕,可谓是大丰收。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别提有多热闹了,可是当在看到跟在江澄身边一起出现的金子轩时,江不离和魏无羡神同步的拉下了脸,而江厌离则是一脸的惊讶

江不离几人分主次在待客厅里落座,听清了金子轩的来意之后,魏无羡不咸不淡的开口说道“呵,我们云梦江氏面子还真是大啊,宋柏铁这种小事,居然都能劳烦金公子亲自登门造访”

“魏无羡,这你就说错了,你没看见人金公子满脸的不乐意?只怕,心里憋屈着呢”淡淡接过话的江不离

金子轩傲娇的将头扭向了一边,表示自己不和无理之人一般见识,江不离和魏无羡嗤之以鼻,只听到金子轩道“这是家母的意思,她希望江姑娘也能去参加百凤山的围猎大会”

说这话的时候,金子轩的眼睛看向了对面的江不离,不言而喻,他口中的江姑娘是江厌离,而非她江不离。这下江不离不乐意了,她嫌弃你那是因为你的确该被嫌弃,你居然敢嫌弃她,那就一定是你眼光不行

“想不到,我这么有名气。这金夫人都还没见过我,竟然都知道我了,还专门邀请我去参加百凤山围猎,放心放心,我虽然瞧你不过,但我一定会给金夫人这个面子的,到时候一定去参加!”

江不离一开口就噼里啪啦说了一通,愣是没让金子轩插上话,看着一脸错愕的金子轩,魏无羡表示,果然,看着自己讨厌的人不爽,那感觉真是别提有多爽了

江厌离无奈而又纵容的笑了笑,为了不让金子轩太难看,善解人意的开口道“厌离,恭敬不如从命”

“那太好了!”得意的忘了形的金子轩,看着其他几人看向他的眼神,不自在的开口道“家母见到你的话,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当然!还有子兰君”

得了一次教训的金子轩匆忙的补充着,很显然,方才的那一出他实在是不想在经历了,没得到用武之地的江不离抿了抿嘴,暗道“看来,我这嘴还是不够快啊”

百凤山围猎之日很快就到了,一大早江不离就被自家阿姐从被窝里拽了出来,说是要给她好好打扮打扮,这一打扮,就整整折腾了三个时辰

“阿姐,我真要穿成这样?”满身不自在拉扯着身上罗裙的江不离

江厌离上下打量了一番,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闻得此言道“这衣裳很衬你啊,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不满意阿姐马上改”

“改好啊,把这衣裳上面的什么这些个配饰、绸带之类的都改了,最好是都给改没了”

江厌离浅浅一笑“又胡说,把这些都改没了,与你素日里的衣衫不就一样了”

“一样,不好吗?”小心翼翼问着的江不离

“不好!”难得在弟弟妹妹面前强硬一回的江厌离,江不离委屈的嘟起了嘴,嘟囔道“不好就不好”尽显小女儿姿态

江厌离见状好不容易板起的脸瞬间破功,没好气的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啊,呵呵”

最后的最后江不离还是妥协了,穿上了那件繁琐至极的青蓝色罗裙,别别扭扭的在自家阿姐的连拖带拽、三催四请之下莲步轻踏,袅袅而出

只见屋外的人是本该早就随众人离开前往围场的魏无羡,见着人出来,魏无羡走上了前一番打量称赞道“果然,不愧是我魏无羡的小师妹,漂亮又可爱”

“那是”傲娇的江不离

魏无羡闷声失笑,从后面拿出了一个紫檀木的匣子,递了过去,江不离伸手接过,打开里面是一支坠着流苏的白玉兰簪,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别提有多好看了

“好看吧,这可是我特意去了许多家店铺挑了许久的,送给你的及笄礼,虽然迟了,但也得补上不是”

“你倒是狡猾,自己一个人先来,把我留在后面算什么?!”暴脾气的江澄从回廊一侧缓缓走来,很没好气的瞪了魏无羡一眼

魏无羡哥俩好的勾着他的肩,讨好道“你不懂,这最重要的往往都是压轴出场”

“就你歪理多”很是嫌弃却止不住笑意的江澄

“师姐,你看”撒娇告状的魏无羡

“魏无羡,你够了啊!都多大的人了,还来这套”满脸嫌弃的江澄

魏无羡笑了笑,继续没脸没皮道“方法不在多,有用就行”被魏无羡噎得无话可说的江澄

最后还是江厌离出来打圆场“好了,你们两个,都到别人家里了还这么爱闹,也不怕别人笑话”

二人相视一眼,瞬间偃旗息鼓,江澄上前拿出了自己的礼物,也是一个紫檀木只不过不是匣子而是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根坠着一品灵器的白玉项坠,是她最爱的兰花的模样

“你这丫头总是冒冒失失的,有了它,至少你阿兄我老得没那么快”仍旧傲娇的不可一世的江澄,只是满脸都写满了三个字‘快夸我、快夸我’

江不离三人失笑不已,旭阳初升,那是一天最美的时候

百凤山围猎场

当江不离手执团扇,娉娉婷婷步入众人视野里的时候,除了一早就见过她的魏无羡和江澄,还有就是本就面瘫的蓝忘机除外,其余的修士无不瞪大了双眼,惊掉了下巴,实在是不敢相信,彪悍的一剑击退傀儡大军的子兰君,也会这么的小女人

不管众人如何,反正江不离只感到了一种滋味不舒服、不自在。尤其是拿着手里的团扇,总觉得碍事的很,想扔吧,这又是人金夫人的好意仍不得。金子轩虽然不怎么样,但是金夫人还是不错的,就因为这点,江不离那是怎么也不能仍啊

“好了,别动了,大家都在看你呢”江厌离道

江不离抬眼一扫,众修士都将目光转向了别处,江不离用下巴指了指“没有啊,阿姐”

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江厌离,第一次深深的对自家这个小妹感到了无力。她算是理解了那些被小离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感受了

江厌离这边还没感叹完,注意力便都被突然出了行列,缓缓上前的金子轩给吸引了过去,这一看才发现,不远处竖着的箭靶子下,站了一些温氏的俘虏,听他们说,是要以此来比谁的箭术更胜一筹

‘咻!’的一声箭响,寻声看去,只见金子轩射出的羽箭牢牢地钉在了箭靶上

看着金子轩如一只傲娇的孔雀走回来时,江不离嗤之以鼻,表示没眼看!眼见金子轩高傲的没边了,江不离蠢蠢欲动,却被身边坐着的江厌离一手按住,满眼的不赞同

就在这时,魏无羡走出了队伍,来到了靶子前,还很是嚣张的用黑布蒙住了双眼,五箭齐发,破空之声震人耳聩‘笃’的一声响,寻声看去,只见五只箭矢牢牢地钉在了五个箭靶子的红星处

“好!”江不离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也是鼓掌喝彩最大声的,闻得此声,其余之人才恍若如梦初醒,纷纷都鼓起了掌,有人真心实意,就有人虚情假意

更有一些明明技不如人,还总爱大放厥词的庸碌无为之辈,就好像金子勋这样的“魏无羡!有本事,你就整场围猎都蒙着眼睛!我们走!”

眼见围猎的众修士都要前往猎场,金夫人赶招来金子轩,让他带着江厌离一起去。美其名曰跟着她这个老太婆会很无聊。还不待两人说什么就推嚷着二人速速的离了开去

正要上前跟着的江不离,被金夫人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方才还精神抖擞的金夫人,瞬间虚弱至极,歪倒在江不离的身上,捂着额头,直嚷嚷着疼

“金夫人,要不,我去把金宗主叫来”

“不用不用,你陪我在这儿坐会就好”

“可我阿姐……”

“没事的,有子轩呢,子轩会照顾好她的”

江不离暗自嘀咕“就是有金子轩照顾我才不放心呢!”

只是,江不离看了看周围,恍然发觉,这里除了她和金夫人也就只有几个小丫头了。要是现在还不清楚金夫人是故意的,那江不离算是白活的

“果然,这母子两,都没安好心!”很是气愤的江不离

而另一边,进入山中围猎的众人,却发生了一些不小的摩擦。原因竟是因为,魏无羡一个人捕获了山上三成的猎物,还是靠那两声不阴不邪的笛声

好不容易甩掉了金夫人这个大包袱后,江不离很荣幸的在山里迷了路,方才只顾着要躲,却不知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正在一筹莫展之际,遇见了同样落单的聂怀桑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晌,也没瞪出个所以然

“我说聂兄啊,你这进山围猎不带地图,是要闹哪样?”

“我带着的,就是不知道掉到哪里了”

江不离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那不跟没带一样”

“不一样!”义正言辞的聂怀桑“这前者是根本没带,而这后者是带了又丢了,你看是不是不一样?”

“是有点不一样,可这结果,不都是没有地图”江不离总结道

聂怀桑饶了饶头,不好意思道“好像是这么一会儿事”

江不离呵呵一笑,真不知道这人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就在二人绝望之际,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二人很是高兴的呼起了救

可是等看到来人,江不离抽自己两嘴巴,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她怼的快要吐血的姚宗主。聂怀桑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最后还是默默地站到了中间

“我道是谁,原来是子兰君啊”阴阳怪气的姚宗主

“姚宗主,幸会幸会”按住脾气的江不离

“别,我可担当不起”

忍了再忍,实在是忍无可忍,江不离也不忍了,嗤笑一声“正好,我还嫌费劲呢,假的慌”

“你!……好啊,那就请子兰君自己回去吧!”说完长袖一甩,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站在原地还没来得及跟上的聂怀桑

“我说子兰君,你就忍一忍好了,好不容易等来一人,又被你气走了,这下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己走回去呗!有地图我怕啥”话落只见江不离的手里多了一张羊皮卷地图

聂怀桑瞪大了眼睛,惊掉了下吧跑了过来“子兰君,你可真厉害,教教我呗”

江不离果断拒绝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我怕被赤峰尊一刀砍死”

聂怀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