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天天的傀儡戏 第25章 里程碑一战_云者不言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死亡森林里,宁次返回时,手里拿着另一个卷轴,整个人毫发无损。李震惊之后表示愤慨,再次扬言一定会超过他。

“我去打点水。”

李冲宁次扬了扬手里的水壶。

要是天天还好好的,就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她的卷轴里什么都有。李叹了一口气,自责地撇了一眼昏睡的队友,去寻找水源了。

宁次静坐在天天旁边,闭目冥思。

“宁次……”

浅浅的呻/吟让他睁开了眼睛。

他转头,面无表情地望向脸色苍白的女孩。

“宁次……”天天轻蹙着眉心,声音细微,轻不可闻,但还是被格外留神的宁次勉强听清了。

“我一定要保护你们……无论如何……”

保护我们?

……

“……”宁次注视着比赛场地上那个单薄的背影。

“啊啦啊啦,这场比试,我真是期盼已久了呢。”

天天甜美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根微妙的刺。

“迫不及待地——想要打败你呢。”

手鞠闻言,扬起下巴,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傲慢的弧度。

“体术是我的强项。”天天继续缓缓说道,右手在身侧忍具包里摸索着,“不过呢……对付你,只用忍具就够了。”

长指勾住苦无圆环,看似不经心地晃荡着,寒光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度。

“很少见呢,天天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天天身后的看台上,李不由自主地喃喃。

他们倏然惊觉,当平时一直甜美友善笑着的队友忽然敛起笑容时,那凌冽的光芒和逼人的气势,甚至比一直冷面的宁次还要强大几分。

凯往李肩上重重一拍:“天天的青春已经燃烧起来了,李,宁次,我们要给她加油。”

李:“哟西!”

“天天!使出青春的力量吧!”

“加油!拼上所有的青春吧!”

“天天,我们会支持你的!全力击败对手吧。”

“很好,再继续给她一些热烈的鼓励吧!”

宁次:“……”

李的旁边,连鸣人都捂住了耳朵,表示无法忍受:“虽然我也想给天天加油,但这两个家伙也实在太吵了吧!”

而砂隐那边,则是一片寂静。

“有这样的队友,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头疼。不过……”

天天平举起右手,手里握着两个卷轴:“不好意思啦,为了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我一定要赢。”

她蓦然弯起嘴角,荡漾出冰冷的笑意,语气轻快道:“不过,赢嘛,那是当然的。”

要是接触过赤砂之蝎的人在,肯定就能看出天天此时这副自负欠揍的模样完全是跟她师傅学来的。

“这种话还是等到你打败我之后再说吧!”手鞠银牙一咬,“看你的样子,是在森林里受伤了吧。别太狂妄了,木叶的家伙。”

“受了伤照样能打败你,”天天挑眉,“即使你是未来火影参谋的老婆,我也不会让步的。”

丁次抓起一把薯片放入口中表示不解:“未来火影参谋是谁?”

鹿丸叹气,觉得好麻烦:“我怎么知道。”

当火影参谋不说,还娶了个这么凶的女人?那人还真是不嫌麻烦。

月光疾风轻咳一声,制止了两人的嘴遁:“开始吧。”

宁次微微勾起嘴角,若有所思:“砂隐……应该会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比试。”

他望向对面看台,正好我爱罗也看向了这边,两个强者的眼光在半空激烈碰撞出冰冷的火花。

“不会吧,天天一开始就要用那招吗?!”

李扶着栏杆,半个身子都快探了出去。

“双升龙!”

卷轴解开的瞬间,扬起巨大的风暴,烟幕弥漫,最终汇成两条腾飞的长龙。长长的卷轴如丝带般在空中旋转舞动,无数雪亮的忍具倾盆而下。

手鞠“嘁——”了一声,刷一下将扇子全部展开,直接亮出了三星:“风遁·镰鼬。”

在强大的风暴面前,没有支撑的忍具很快被吹落,散落一地。

天天不慌不忙地咬破手指往另一个卷轴上一按。

比试场半空,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铁球,上面布满尖刺,重重地往手鞠站立的地方砸下。

天天还在暗部时,就已抽空去了硫黄师傅那里,两个忍具迷一拍即合,颇有相见恨晚之意,硫黄师傅称赞天天为绝无仅有的武器大师,将地团太赠予了她。

“不过就是体积大一点罢了,”手鞠冷笑,“照样没用。”

她挥舞着扇子,掀起一阵巨浪,横扫万象。

地团太的尖刺猛然凸起,露出无数起爆符。“爆!”天天一喝,起爆符同时炸裂,爆炸的风浪将手鞠风遁的力道减轻了许多。手鞠往后连跳好几步,险险躲开了地团太的攻击。

凯:“目前看来,是天天占上风。”可对方并不是好对付的,风遁忍术一流,头脑也很灵敏。

“太好了!”李挥舞着手臂,“天天,加油!”

烟幕散去,手鞠的身影消失不见。

上面。

手鞠乘着三星扇,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容高傲且残酷:“还有什么招式,全都使出来吧。”

“这把扇子,你似乎很为之骄傲嘛,”天天拿出手里剑,朝手鞠掷去,瞬间结印,“那我就把它戳破——手里剑影分/身术!”

当手里剑命中手鞠的那一刻,天天瞳孔猛地一缩——

那仅仅是个分/身。

“晚了。”手鞠冷酷的声音伴随着狂风袭来,直接将天天卷到了半空,“镰鼬术似乎对你不太管用,不过——”手鞠咬破手指,往扇面一划,“通灵术·斩斩舞!”

风里隐藏着无数利刃,划破了天天的皮肤,细长的伤口顿时涌出细小的血珠。

手鞠看着天天往铺满忍具的地面坠落的身体,冷冷道:“结束了。”

结局竟与天天记忆一模一样。

“手鞠连这招都用上了……木叶那个小丫头,还不赖嘛。”勘九郎感慨道。

不过,谁叫她碰上的是手鞠呢。

“……”我爱罗没有说话,只是冷绿色的眸子牢牢地盯着下方。

“通灵之术!”

烟幕散去,天天正坐在一头雪白的巨兽肩上喘着气。

可恶,要不是因为体力不支的话……

“纳尼?!”鸣人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指着那个三米高的白色巨兽,对李大声嚷道,“那个表情凶恶的怪物是什么?!”

李:“……”其实他也第一次见,真的。

“那是天天的通灵兽,笨蛋。”卡卡西合上小黄书,‘梆’地往鸣人头上一敲,“好好看着吧,天天的比试会很精彩。”

而且,她在暗部所学还没发挥出来呢。

天天身上伤痕累累,她平复了一下气息,望向手鞠:“是我大意了……看来光凭忍具是不能打败你了。”

“你还是赶紧认输吧!”手鞠高高地举起三星扇,划出了一道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大的弧度。通灵兽镰多利乘着飓风,抓着镰刀攻过来。

“拜托你了,恩霸。”天天一跃而下。

恩霸力量强大,一拳砸下去就是一个大窟窿,而镰多利小巧灵活,动作敏捷,两者相比不分上下。

恩霸被镰多利的风掀起,摔向手鞠站立的位置,手鞠冷哼一声,轻巧地躲开了。

恩霸站起,继续进攻。这又是一场激烈的、速度与力量的对决。

天天和手鞠都紧咬着牙关,死死地盯着通灵兽激烈的比拼。

‘砰’一声巨响,两只通灵兽同时力竭消失。

趁着风浪,天天再次跃到半空解封卷轴,无数忍具连接着钢线,如骤雨般落下。

“没用的。”手鞠轻蔑一笑,掀起巨扇。

“手鞠!后面!”勘九郎一声惊呼。

“什么?!”

手鞠往后望去。

雪亮的长刃已经架在了她的脖颈处。

手鞠此时站立的地方撒满了天天一开始使用双升龙时留下的暗器,而那些暗器如有生命般腾起,竟在手鞠身后瞬间形成了一个小型傀儡的模样,扎破了手鞠的三星扇的同时直接威胁到了她的生命。

快!太快了——

是查克拉线?还是钢线?

即使勘九郎发现了,也根本来不及反应。

关键是最后的反击悄无声息,令人丝毫没有察觉。恐怕在死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什么所杀。

即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被对方察觉了,失去武器也毫无还手之力了。

“嘛,嘛,毕竟从事的是暗杀工作嘛。”不愧是他曾经的部下。卡卡西死鱼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继续打开小黄书看了起来。

干得不错,天天。

天天从半空轻盈落下,深褐色的长发全部向上飘起,如展开了一片亮滑的褐色锦缎,然后又轻轻落回她的肩背上。

她的微笑像雨后初霁破云而出的晨曦,明媚而动人。

“我赢了。”

***

“哼,”手鞠检查了一下千疮百孔的三星扇,然后扭头傲慢地盯着她,“果然,你让恩霸故意被摔过来,为了引我站到这里。”

天天点点头。

这一点,还是借助了曾经鹿丸和手鞠对战时的经历。

一开始,双升龙的武器里就连接着查克拉线,为了不让对方发觉,她将查克拉降到了最低。

即使对方没有进入陷阱,最后链接着钢线的忍具攻击里,也混杂着查克拉线,并且查克拉线比钢线延伸得更远一些。这样,在钢线还没有击中目标之前,查克拉线就已经开始运作了。

严谨、迅疾、而且绝对要成功。

无论如何,结果只能有一个。

这是暗部暗杀必备的。

而之所以有信心她的忍具在疾风之下不会射偏,是因为……

天天抬眸,看了一眼宁次。

对方抱着双臂站在高高的看台上,冷淡的神情在触碰到天天的视线后似乎松动了些,微不可见地轻轻点了点头。

“当扇子被戳破时,它就没有威力了哦。”天天回眸,冲着手鞠一笑,“只有打败了你,才能证明我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们以前见过?”即使输掉了比试,手鞠并没有任何慌乱或者窘迫,仍是一副从容而强势的态度。她冷冷地问出了从一开始就存在的疑惑。

天天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月光疾风轻咳两声,声音清晰,掷地有声。

“第五场比试,胜者是……天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