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族长 第574章 印证万年前动乱的真相_山人有妙计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大夏身在西北北疆,虽说隔着紫电、巨木很远,山野荒芜之地多凶险。

但人是活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各部皆是以强者护送武者,进入大夏疆土,开始刺探大夏的情况。

这种情况,夏拓也早有准备,探子这东西是杀不绝的,除非将探子背后的主子给吞并了。

这玩意堵不住,在大夏的地盘上又岂能放任他们肆意妄为,只要露出尾巴,就留下肥田吧。

沉吟了片刻,他看着鹿长老说道:“既然他们敢来,只要有露出马脚的,见一个杀一个,这件事情交给你和旸长老去做。”

“是。”

各部朝着大夏派来探子,对于夏拓来说,不过是大夏诸多族务中的一件事情而已,大夏如今拥有八道之地,地域广袤,横跨边荒两域,族民众多,如同一座巨无霸一般盘踞边荒北部。

如此大的地方,自然每天会有很多事情发生。

比如北域巧儿还在忙着寻找金脉,如今已经有了眉目,北域六道各镇疆就任之后,除了稳固原有的城域外,还在从四周吸纳散部流民,准备等族民数量足够了,打造新的城域。

巫院的传送巫阵还在铸造着,为大夏构建完整的交通网络,如今巫院全力运作的只有传送巫阵,传讯巫阵和飞舟三个,剩下的项目都暂时停下来了。

先将通信交通基础构建完成,再推陈出新,去深究更加的高深的巫术。

……

这天,夏拓正在修炼,剑棂从外而来,手中抓着一个手札,上面有巫符显化的封印。

“这是什么?”

“是有人送到黑龙城主府的。”

“人还在黑龙城,是一位神通境强者。”

夏拓接过手札,打量了上面封印的巫纹,随之战气涌动,伴随着精神力冲刷,巫符湮灭成了一团雾气消散。

大夏伯主亲启。

巫印散去,露出了文字,夏拓感到有些诧异。

夏拓打开了兽皮卷,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请大夏伯主一年后青藤古城会盟一叙,共议边荒大事。”

末尾是来自巨木伯部的图腾印记。

将卷轴拿在手中,夏拓露出了思索,看来是洞天圣地出手了,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

会盟,对于蛮荒大地来说并不陌生,人族最初始的时候以部落为居,后来部落多了,各个部落就开始联合起来,一起抵抗外界的危险。

但部落多了,没有一个领头人那怎么行,于是就有了部落会盟,组建了部落联盟,推选出最强大的部落作为联盟主,带领大家一同抵抗天灾人祸。

部落联盟就是王庭最初始的雏形,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部落联盟开始演变,不再是大家坐在一起共同推举的了,而是实力为尊,强者掌控联盟诸部落,开始有了上下尊卑之分,强者为王,逐渐的演变成了王庭制度。

青藤古城会盟,自然不是巨木提出来的,毫无疑问三珠洞天没有摸到大夏背后所谓山海洞天圣地的底细,所想出来的新的办法。

但这也说明,几大洞天圣地已经对山海洞天圣地有了忌惮,承认了大夏有资格加入这场群雄逐鹿的游戏中。

“走,去黑龙城见见来人。”

……

黑龙城主府。

夏拓见到了来人,一个很普通的老者,精神矍铄。

“老夫巨木伯部沐天山,见过大夏伯主。”

“原来是巨木伯部的前辈,我跟巨木伯主有些误会,不打不相识。”

下一刻,听到夏拓的声音,沐天山嘴角一抽,这个一个简单的误会这么简单吗!

明明是你把我巨木族主和大长老都胖揍了一顿。

接着,沐天山轻笑道:“是是,我家族主也说了和大夏伯主不打不相识。”

“沐长老前来送信,不知道这次会盟都有谁去?”

“有紫电伯部、黑龙伯部、我巨木伯部,还有虞氏也会有长老前往。”

和夏拓心中所想的一样,假如他不是造出一个山海洞天圣地,这几大伯部估摸着都不带他玩,至于边荒其余的伯部,根本没有被他们放在眼中。

也就是说,这很可能就是一个划分势力范围的会盟,大家先将西北大地给分了,西北其余伯部就是诸人眼中的肉。

“好,劳请回复巨木伯主,一年之后我准时赴青藤会盟。”

沐天山走了之后,夏拓返回部落后没有停留,直接朝着北域凤鸣道而去。

他想要去搞清楚一个问题,这问题他心中早就有了推测,不过还是想要印证一下,为接下来大夏下一步发展提供参考。

凤鸣山东,一座巨城拔地而起,西靠凤鸣山脉,城外东、南、北都是一片荒原,巨城高五十丈,四面八座巨大城门,每一个城门口都驻守着数以百计的战兵。

城中汇聚了百万人,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有了一种繁盛的初景。

从凤鸣主城中的传送巫阵踏出,夏拓直接朝着悬空在城池上空的镇疆府而去,镇疆坐镇一方,俯瞰城域。

府殿内,熊黎盘坐静修,作为凤鸣道镇疆,他其实更多的是震慑作用,至于城域的发展和扩建有各城司职武者去做。

感受到夏拓的气息出现,熊黎从沉寂中醒来,起身来到府殿门前。

“见过族主。”

“没打扰熊镇疆静修吧。”

夏拓踏步走进府殿,一边出声说道。

“哪里,老夫都这把年纪了,想要提升修为已经是难上加难,静修不过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而已。”

熊黎跟在夏拓身后,重新回到了殿中。

“我来是有件事情想要求证。”

夏拓做到主位上,直接出声说道:“我记得熊镇疆说过,熊氏是在万年前妖乱之后迁徙到边荒北域的,对吧。”

“是。”

熊黎不知道夏拓要求证什么,眼中露出一抹疑惑。

“既然如此,熊氏还有没有万年前的记载,我想要求证一下万年前妖乱的真相。”

闻言,熊黎没有直接出声,沉吟了片刻,说道:“族长,我熊氏族中确实是有传承下来的记载,劳烦族主移步前往熊氏,我将以前的记载给找出来。”

夏拓之所以来找熊氏求证,就是因为姬氏后裔可都有记载的见闻的习惯,比如编撰的蛮荒图录。

既然熊氏是在妖乱后不久迁徙到边荒北域的,那么应该在族记中记载过当年妖乱的事情。

他之所以想要求证这件事,就是想要弄清楚,当年大启王部准王庭欲立,大殷王庭、洞天圣地、妖族,在背后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就是想要求证一下,看看这些人都是什么货色。

移步来到熊氏族中,还是大寨中央的石殿,熊黎作陪,熊祀前去翻找当年遗留下来的族记。

一炷香后,熊祀出现在石殿中,递给了夏拓一摞兽皮卷书、还有骨书、玉书、巫灵书。

“这些都是有关万年前的记载。”

将这些东西交给夏拓后,熊黎和熊祀退出了石殿,留下夏拓独自翻看这些记载。

传承了万年时间的骨书玉册,弥漫着腐朽沧桑气息,至于兽皮卷都是用领主级凶兽腹下的皮子炮制过的,加上熊氏保存的不错,并没有完全的坏掉。

良久之后,等将这些记载翻看完后,夏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熊氏的记载是根据自身为依据来记录的,目的是为了警示熊氏后人,自然里面有些记载会有些偏差,但也问题不大。

其中一道玉书上记载,熊氏当年的先祖带领族人迁徙到北域,并不是一路安稳,在边荒东北域遇到了大殷虎贲卫。

这些虎贲卫并不是沿途追杀他的一批,而是本来就在边荒域执行任务的另外一批人,熊氏先祖边战边退,从东北域来到了北域之地。

其中还详细的记载了当年流传甚广的一个传闻,洞天圣地会盟,配合大殷覆灭大启王部,引妖域入侵边荒。

熊氏先祖在言语间还怒叱了大殷王庭的恶毒,为了自己的目的,置边荒无数子民血裔于不顾。

联想到凤栖侯部的覆灭,再到大启王部的覆灭,大殷王庭都出了手,至于洞天圣地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此刻他也有了推测。

是气运。

洞天圣地为了借助气运重振各自传承,配合了大殷王庭的动作,却撕裂了亿万人族同胞血裔的血,对于大殷王庭和洞天圣地来说,这不过是一场气运之战,仅此而已。

大殷王庭为了自己的气运不被大启王部分割,洞天圣地为了借助跌落之后重振的气运大势,目的不同,但心思却相同。

恐怖,让人浑身冰凉。

边荒这片天穹,笼罩了万年的妖患,甚至时至而今还有很多地方被妖族肆虐。

高高在上的洞天圣地,自诩高贵,自诩是这片天地的天,将边荒大地山的人族视为蝼蚁,视为蚍蜉,自以为蚍蜉之力,撼树尤为不能,撼天更是痴心妄想。

人如蚍蜉,但蚍蜉真的不能撼天吗?

夏拓将这些骨书玉册整理好,面容恢复了淡然,看来这场明面上和诸部,实际上和洞天圣地的会盟,他还真的要小心了。

不仅如此,部落制度的这个皮,大夏还是得留下。

毕竟环顾四方,都他娘的没好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