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独尊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一片死寂_中古社

耽美艺术 2020年07月08日

砰!

当第二道光即将被打破时,空间发出声音,第三道光出现了。

一片死寂!

光的缺乏曾使人们战栗,尤其是其中一个信阿徒,谁在最高峰的情况下说唱……

但是现在第三道光裂开了,震撼了每个人。

虽然我不知道该镇的实力,遵守这个决策的舞台是卡修伟,但最低也是五个以上的道家条件,他们部署了时间来扞卫这个令人惊讶和不寻常的双重道家局面是很难打破的,而现在,甚至连不断的裂缝,这让每个人都像一只木鸡。

这是道大高峰与道大第一弟子之间的开口吗?在每一个战斗列表中,只有在战斗的前十年才会出现两次故障……

当出现过程中的尘土和砾石散开时,人们看到了出现过程中的景象。

比赛场地上出现了一个大约3英尺深的大洞。秦宇躺在大洞的中阿央,血肉模糊,森柏的骨架隐约可见。

徐逸夫穿着破烂的衣服,光着大子躺在地上,左手断了,手掌骨也被压碎了,只剩下他的下臂。伤势严重。

当人们颤抖的时候,秦宇躺在儿子身上,慢慢地站起来,身体发出微弱的红光,身体慢慢地升起。

嘶哑!大家倒了空调,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碰撞,秦宇站不起来。

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不觉得他不仅很好,而且呼吸困难?”

“这个普通的弟子虽然有点自大,但他确实有自大的本钱。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经历了这样一个疯狂的问题后,竟然站不起来,这是徐毅伟的失败。”

“为什么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面对旋转的脉搏,关闭的弟子可以坚持这么久,为什么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呢?”

人们害怕无穷无尽的花费,如果他们过去常常嘲笑和嘲弄秦宇,但战后,他们对秦宇的实践日新月异。

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如果一个人拥有自大的肯定权阿力,那么其他人就不会用讽刺和轻蔑的眼光看他,而是用敬畏的眼光看他!

强烈的尊重,弱者的饮食,无论是惊吓动物还是人类,都是如此,哪里是一样的!

当人们颤抖时,徐义夫慢慢地爬了上去。他一团糟,脸上是一个悲惨的失败,但他的脸更令人难以置信和恐惧。徐义夫见秦宇面无表情地站着,脸色阴沉,不情愿。

自从练习以来,他一直在唱歌,似乎从未失败过。他对任何一个十代的门徒都有绝对的信心。在他看来,战斗名单的前100名已经落入了他的口袋。

这一次,他听到了别人对秦宇的侮辱和伪造的评论,这让他很生气。他应该教导那些不懂天地的普通弟子,他们有勇气去羞阿辱那些伪造的东西。

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会以为秦宇不可能在所有的戏法中被征服,但现在他不能在所有的牌中获胜,这使得徐的失败令人难以置信和无法接受。

他无法想象,站在他面前,散发着巨大力量的门阿徒们,会有力量穿上。

更让徐逸夫无法接受的是,秦宇似乎比以前释放出更强烈的气氛…

徐逸夫的骄傲已深入骨髓。他不愿输给道大界的一个弟子。这不是大博,而是他内心的骄傲和自尊。

徐逸夫的名望是老师赐予他的。他可以用自己的喜好在生活中失败,但只能失败一次。从一次失败中吸取教训就足够了徐逸夫不想在道家里打败一个弟子。

我不会归档的!徐逸夫嘶哑地吐出几句话,看了下决心,突然在身上爆发出夺走了怒吼。

令秦宇吃惊的是,徐逸夫体内的咆哮声有一定的节奏。如果你像我在早晚的鼓声中那样仔细聆听,那就不是鼓声在一起唱,而是他的声音里有着无穷的气势,这就使得河流变得无尽的爱。

这是他了。秦宇跳了起来

必须说,秦禹上将这些失败。这家伙的手段是无穷无尽的此外,他对骨骼发声能力的掌握似乎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达到了天地之间的共鸣水平。

回首往事,徐逸夫的拳法令人难以忍受。秦宇不敢轻视徐义夫

你应该知道,自从习惯了指向天堂,指向天堂一直是他的杀手锏,没有什么比这更强大,很少有人能真正跟随。

现在,徐逸夫的骨架是有一定节奏的,一股s的香气。

不仅仅是我创造骨骼的能力?

这一刻的力量…是徐一川创造的?

这怎么可能?

秦宇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被五雷轰击!

几乎不可能描述秦宇此时的战栗

就在此时,秦玉新先生仍神志不清。生与死的秘密是什么?

一开始,据说关明的权力是从一个朋友那里获得的。虽然他不知道他的朋友从哪里弄来的,但他可以把它和他所说的关于洪水荒地的话联系起来。此时,关明的权力可能源于洪水荒地。

这也不是秦宇得知徐军战败后实力会变强时不怎么颤抖的原因。他认为这是阴生阳死区的神秘思想之一。

但在徐逸夫的畸形面前,秦瑜却极不可理解,同时也思考了各种各样的情况。在我的心中,我想知道,这些骨头召唤的力量是否只有一个旋转身体脉冲的主人和它的门徒才能适应习惯。

但是不管你怎么想,秦宇从来没有想过关明的力量…是徐义夫创作的!

在秦宇看来,能造骨的人的成就当然是旺季,这可能是一代又一代的。但现在秦宇听到徐义夫的话,完全害怕呆在那里。

透过徐义夫的软瘫,秦宇的心轰鸣起来,一时无法接受现实……骨明的力量怎么可能是徐逸夫创造的?

如果是徐义夫创造的…但是时间一点都不合适。逃荒的朋友绝对是在洪荒时期,在洪荒时期……洪水和饥荒的地方存在…

秦宇越想,越乱。这一次的错误让秦宇无法接受

等一下。

如果骨明的力量真的是由徐义夫创造的,它能证明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吗?还是虚幻?

秦宇情不自禁地看着整个决胜场的牌桌。他看见一张脸战战兢兢,一张脸上满是呆滞的老虎在吹口哨,还看见一只呆滞的木鸡,像玉林峰夏若柳星子人。

它们是如此的坚硬,如此的坚硬以至于秦宇不再恍惚。

如果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为什么这么拥挤?

这些生死之谜究竟是如何存在的?

阴生阳死派的强大力量,真的用反天的手段使阴生阳死派保持在顶峰吗?所以,这里是一个秘密的国阿家,一切都是真的还是假的?

秦宇的收缩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甚至有一种失落和空虚的感觉……如果他们都是虚幻的,那么…不用担心他们是否根本不存在……

也就是说,汾不担心高峰期阴盛阳盛宗的存在。但是今天,它变成了一杯黄土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