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第205章 人口是重要的资源_巍尘

耽美艺术 2020年04月29日

虽然战争的脚步越来越近,但君临的大街上依然熙熙攘攘。各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交织在一起,热闹非凡。

市场中间竖起来一个皮制遮阳蓬,穿着未经染色的羊毛衣、系着当腰带的麻绳、样貌朴实的修士站在遮阳蓬下,大声痛斥王室的丑闻。

国王的寝床上苟合……

太后姐弟**……

被桃色新闻吸引,越来越多的民众聚集在遮阳蓬周围,听得津津有味。

眼看火候已到,修士指着空中那道模糊的红色伤痕,声嘶力竭,“看哪,那就是上天的预示!诸神在呐喊,要我们自我净化,否则便把我们自世间完全抹除!”

远处伊耿高丘上的城堡正好在他身后,彗星则如预兆般高悬于塔楼上。

听众们骚动起来,不少人显然被这天象所震慑,开始与身边的人窃窃私语。

几个仆役打扮的男子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他们的服饰完全相同,都在右胸上绣着数个黑点。

长着一对三角眼的仆役似乎发现了目标,赶快挤过去,拍拍一个青年男子的肩膀。

青年穿着破旧的衣服,茫然回头,满面风尘。

三角眼堆起笑容,“嘿,兄弟,看你也是逃难的吧,从御林还是河间地?”

“关你什么事?”青年男子眼中流露出警惕,这家伙看着不像好人。

据说有些无依无靠的难民,莫名其妙地在城里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三角眼指指右胸上的那一堆黑点,“看看这是什么?”

青年男子仔细观察,发现那人衣服上绣着九只蝙蝠,图案虽小,但惟妙惟肖,衣服的材质似乎也很不错,不由有些羡慕。

对方看了看却无动于衷,三角眼手指连连在胸口上戳来戳去,“赫伦堡,河安家……不知道?魔法骑士总知道吧?”

“魔法骑士知道,他的纹章就是蝙蝠!”青年男子一副我很懂的样子。

“对喽!我就是在赫伦堡,也就是魔法骑士他家干活的。”三角眼得意的一笑。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立刻引来了周围更多人的注意。

滕石镇之战是近期君临最热门的话题,上到王公贵族,下到贩夫走卒,见面总要聊上几句。

魔法骑士家的仆役立刻成了人群中的一个小中心。

他先吹嘘一番当年曾亲眼见到过魔法骑士,引来众人艳羡。

接着就开始说魔法骑士悲天悯人,不忍心看到背井离乡、逃避战乱的人们在君临忍饥挨冻,在赫伦堡建立了收容所,只要卖点力气,就能让一家人吃饱穿暖。

“各位兄弟,看你们也都是年纪轻轻,每天在君临闲逛,干看着妻儿子女活受罪,于心何忍?”三角眼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围观者多半都是难民,闻言不禁默然。过了一会才有人喊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人啊?”

“谁敢冒充魔法骑士家的人,不要命了?”三角眼张大了嘴,非常吃惊,“蓝礼大人知道吗?那可是风息堡公爵,十万大军保护,魔法骑士一不高兴,还不是说没就没?”

三角眼指向刚刚发声的方向,“你敢冒充吗?还是你敢?”

他手指前方的人群纷纷避让,在一片“不敢”的嚷嚷中,生生空出一片地方,显露出地面的石板来。

“可我就会种地,去了赫伦堡,还是什么也干不了。”又有人表示担忧。

“完全不用担心,赫伦堡的事多得干不完。”三角眼掰着指头数,“修路,挖水渠,搬东西,修房子,只要有力气就行。”

围观的人热情高涨,又有人喊道:“我还有点木匠手艺,不想做这些粗活。”

“会手艺?唉哟那可不得了,不仅仅是吃穿,还能积攒不少家当!看你的模样还没老婆吧,告诉你,就你!去一趟赫伦堡,娶个大美女的彩礼就有啦!”

小木匠闻言笑的嘴都合不拢,眼里闪烁着希望与渴望。

“我家有个半大小子,也有活给他干吗?”这是个中年男子,估计被儿子给吃怕了。

“半大小子?好得很!作坊招学徒呐,管吃住,还教手艺,这种好事,错过了可就没有啦!”

人群中一片哄然,不仅难民,连君临本地的平民也忍不住心动,盘算着是不是趁机把自家的孩子送过去学点手艺。

“赫伦堡能装下这么多人吗?君临城里,来逃难的人可不少。”

条件太好,也让围观的人们产生了幸福的烦恼。

“你还担心这个?那可是赫伦堡啊,屋子大得都能给巨人住,就是君临的人全去了,也装得下!”

……

“不知道怎么去?好说,跟我走就行。”三角眼指指北边,“诸神门那里有河安家租的地方,去那里登个记,就能领到十天的干粮,然后就能……”

“走,走,走,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一群和修士差不多打扮的壮汉突然冲了过来,把已经吸引了不少平民注意的河安家仆役们往外赶。

三角眼颇为硬气,“推什么推?你们讲你们的,我们讲我们的,凭什么赶我们走,这又不是圣堂!”

他又拍拍胸口的蝙蝠,“看看,看看这是什么?我们可是河安家的人!我们家伯爵大人带着两万大军,就在国王门外,你们最好小心点!”

修士们闻言一怔,手上的动作缓和下来。

一个年轻的修士又气又急,“每次我们好不容易把人群聚集起来,你们就跑来拉人!这都好多天了,你们有完没完?”

三角眼推开一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脸上神色既得意又不屑,“这还不好说?你们要是也管吃管住,保管人都是你们的,谁来也拉不走。”

年轻修士张口结舌,眼里闪着委屈的泪花,“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

修士们人多,但畏首畏脚;河安家的仆役人少,反而气焰嚣张,双方推搡对骂,各不相让。

想去赫伦堡的难民们不乐意了,纷纷上前帮手。但修士们的支持者也不少,混乱越来越大,局势眼看就要失控。

伴着尖厉的哨声,一队气喘吁吁的金袍子赶到现场,盾牌乱撞,枪杆乱打,好容易才把人群驱散。

这还是铁手杰斯林拜瓦特上任后,严加整训,都城守备队的战斗力才有所恢复。

要是放在以前,这队金袍子多半要被愤怒的平民们打得抱头鼠窜。

带队的守备队小队长还没来得及高兴,马上就感到头疼肇事的两帮人居然被抓住了。

其实也不是被抓住,而是特意留下来,想让都城守备队给自己“主持正义”。

麻雀们说蝙蝠们故意捣乱,干扰他们宣扬七神教义。

蝙蝠们说麻雀们强横霸道,这里是市场,谁都能来。

一边是活跃在君临各个角落的麻雀,一边是风光无限的河安家,他这个小小的都城守备队小队长,谁也招惹不起,夹在中间,欲哭无泪。

街边停着一辆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马车,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骑士随行在侧,虽然遮掩了身份,但谁都明白,马车里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放下窗帘,威廉敲敲马车的木隔板,说道:“走吧!”

玛格丽放下捂住嘴的手,但眉眼弯弯,笑意完全掩饰不住,“不去帮帮这位‘在魔法骑士家干活的人’?”

威廉哈哈一笑,“你看他像要吃亏的样子吗?”

两人只是想悄悄去提利尔家在君临的宅邸,给玛格丽拿几件礼服,没想到看到了这样一出闹剧。

伴着小玫瑰悦耳的笑声,马车缓缓向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