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 第49章 四七_七*******幸

耽美艺术 2020年05月22日

某一天开始,气温忽然像发育期的少年般蹭蹭地窜高。走在林荫道上都能嗅到草木挥发的味道,辛辣而带着甘甜回味,是盛夏特有的气息。

在学生党眼里,这样的变化意味着冰火两重天的到来——期末在望,暑假也已经可以当成个盼头了。

临近期末时人总是很忙的,洛宇还准备暑期留校考研,正在附近积极地找着零工,于是忙上加忙。以他那排得满满的日程表,只消稍微注意回避一下,跟魏晋巧遇就是极小概率事件。

然而再小的概率还是有发生的可能。对洛宇来说,这巧遇的时机尤其地不巧。

魏晋出现时,他身边正坐着黄鹂。

洛宇跟魏晋一起泡过那么多次图书馆,俩人选座位都是有惯性的。洛宇忘了这茬,所以黄鹂请他辅导一篇论文时,他按照往日的习惯将人约到了图书馆,又坐到了窗边那个最常坐的位置。

刚刚跟黄鹂说了几句话,一抬头就看见了几步之外正在走来的魏晋。洛宇几乎是下意识地别过脑袋,仿佛指望着借此隐藏身形,刹那间又意识到这掩耳盗铃之举的可笑,讪讪地将脑袋扭回去:“哟,这么巧。”

魏晋刚借了本参考书准备坐下来读,也是无意中走到这儿的,洛宇那一系列反应他全看在眼里。虽然已经说服自己忘却了那份妄想,但瞧见洛宇的慌乱,多少还是有点不是滋味。魏晋笑了笑:“学长,黄鹂,在做题呢?”

黄鹂抢着答道:“是我在写一篇论文,还在找头绪呢。”她的目光在魏晋和洛宇之间溜了一圈,暧昧得颇有点表演性质,“魏晋你要看书?过来坐吧?”

魏晋正要找个理由婉拒,洛宇已经默默站起身挪了个位子,给他空出了地方。魏晋盯着那空位子看了两秒,又有点钻牛角尖,觉得此刻拒绝显得自己放不下。他要豁达也必须是豁达得最好看的那个,当下微笑着坐下了。

黄鹂继续在白纸上写写划划,不时用耳语的音量问洛宇几个问题。魏晋坐在一边,翻开书本拗着娴静的姿态读了起来,半晌不翻页。

洛宇只在刚才慌乱了一刹那便迅速镇定了下来。其实他本来就没打算逃避问题,只是想沉淀一阵子,多作一些分析再下结论。现在既然遇到了魏晋,索性收集一下第一手数据。

洛宇不动声色,嘴里指导着黄鹂,磨蹭了两分钟后,目光不着痕迹地飘向了身旁。

魏晋还在全神贯注地拗造型。于是洛宇冷静地对着他的侧面端详起来,从一尘不染的衬衫一路下行到浅色的运动鞋,再从小腿的曲线缓缓上移到脖颈的皮肤。或许是因为消瘦,魏晋的喉结很明显,但并不难看,那道决绝的线条接连到下颌,有一种少年特有的锋利皎洁,像出鞘断水的刀刃。再往上是翘起的唇峰……

洛宇一寸一寸地扫描着对方,藏在桌下的右手搭上了自己的左腕,瞄了一眼图书馆的挂钟。

他开始给自己测脉搏。

一分钟后,他放开手腕,又打开了手机上一个测体温的程序。

这样得来的数据不可能太精确,果然下次还是要在身上藏个体温计……

下一秒,魏晋突然转过头来,直直地对上了他的双眼。

四目相对,洛宇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在心中惋惜——可惜不能测量瞳孔半径变化。

魏晋刚才心思全不在书上,余光里隐约瞧见洛宇似乎正望着这边,却总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下了半天决心,终于摆出随意的表情这么一转头,却没想到洛宇真的大喇喇地盯着自己。魏晋心头一跳,面不改色,微微偏了偏脑袋表示疑问。然后就见洛宇射过来的眼神更犀利了。

两人上一次距离这么近,还是魏晋强吻洛宇的时候。

他们莫名其妙地陷入了瞪眼比赛一般的对视中,时间之长早已超过了可用常理搪塞的范畴,偏偏谁也没有先行停止的意思。

直到黄鹂一句拖长了声音的调侃打破沉默:“学长,你脸,红了。”

……

很好,洛宇想,又多了一个参考项。

洛宇自己不知道,他不仅脸红了,连脖子都红了。所幸他小麦肤色,好歹遮了遮,看着不算太惨烈。

魏晋十分诧异,随即想到洛宇大概是尴尬了。毕竟自从自己告白未遂,洛宇已经因为尴尬而产生了各种各样奇怪的表现。

其实魏晋心里清楚,暗恋这等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作的。洛宇是个好人,没欠自己什么。何况他对洛宇的那点情愫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更舍不得对方为难,听见黄鹂调侃,本能地就要挡箭:“是有点热吧,黄鹂你的脸也有点红。”

“欸,真的?”黄鹂将信将疑地摸摸脸,又掏出手机打开前置镜头,对着左看右看。

洛宇终于回过神来,接着魏晋的话音敷衍地扯了扯领子,什么也没说,淡定地凑过去看黄鹂的论文了。

气氛有点诡异,魏晋怕黄鹂看出端倪,收起书本说:“我还有课,先走了。”

他转了个身,习惯性地玉树临风绝尘踏月着往外走,却没料到这一次真的有人在当观众。在他背后,两道犀利的目光带着千回百转的心思,射向了他的臀瓣……之间。

洛宇又给自己把了把脉。

Top